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50章 尽早让你们结婚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陆兆年要是知道他舅妈就是你妈妈,估计跳黄浦江的心都有了。”夏云舒。

    聂相思,“……”关人家陆兆年什么事?

    “你想啊,陆兆年对你死心塌地的,已经做好跟你打持久战的准备。结果倒好,他叫舅妈的人,成了你的妈妈,你俩极具传奇色彩的由同学变成了表哥和表妹的关系。人间惨剧啊!”

    夏云舒感叹道。

    “你丫会不会话?我刚跟我妈相认,你就人间惨剧!找打是不是?”

    “你知道我的不是这个意思。”夏云舒讪讪。

    聂相思当然知道,只是不想跟她继续刚才的话题。

    她跟陆兆年,不管是不是表哥表妹的关系,他们都不可能。

    这个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陆兆年得知这件事时会有怎样的反应,不是她该关心的。

    相反的。

    她倒是觉得陆兆年知道这个才好。

    这样,他就不必在为她执着。

    “相思,你这么好,这么努力,上天才这么眷顾你,把你的妈妈还给你了。恭喜你。”夏云舒。

    “……”聂相思怔住,“云舒。”

    “可是我妈,永远回不来了。”夏云舒嗓音微沙。

    “……云舒,对不起。”

    聂相思有些慌,从床上坐起,歉疚的皱眉,“我只顾着跟你分享,没有顾及到你的心情,是我不好,对不起。”

    跟温如烟相认,聂相思高兴得忘乎所以。

    夏云舒是她最好的朋友,所以第一时间便想跟她分享她的喜悦,而忽略了她的妈妈已经不在人世的事。

    “嗨,你跟我对不起干么?我是真心替你高兴,也很开心,你跟我分享这个好消息。”夏云舒的声音忽然又变得大大咧咧起来。

    聂相思听着她故作潇洒的声音,只觉鼻尖酸涩得厉害。

    夏云舒的母亲去得早,继女余素华视她为眼中钉,而夏镇候一颗心都扑在余素华和余素华为他生养的一对儿女身上,夏云舒在夏家,仿佛倒成了那个外人。

    在这种境况下,夏云舒不可能不思念已故的母亲。

    “云舒,改天我带你见我妈妈。”聂相思忍着心头酸楚,轻声。

    “好啊。”

    “以后我妈妈就是你妈妈。”

    “……”

    “你这么好,我妈妈一定非常喜欢你。”

    “嘿嘿。”夏云舒傻笑,可聂相思却听到了她声音里的哽塞。

    跟夏云舒结束通话。

    聂相思心口沉甸甸的,忽然很想温如烟。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心电感应,聂相思正想温如烟,温如烟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聂相思一愣,接着双眼便亮了亮,将手机接听,“妈妈。”

    “宝贝,你去医院看了么?没事吧?”温如烟关切的嗓音传来。

    “……没事。医生我啥事没有。是你跟我三叔太紧张了,非不信我是热的,害我被医生鄙视了把。”聂相思皱了皱鼻子,扯谎。

    听到聂相思这么,温如烟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我一直担心呢。”

    “嘿。”聂相思笑,“妈,我刚跟我最好的朋友打电话来着。”

    “是上次在校门口跟你一起的女孩儿么?”温如烟柔声问。

    “嗯,是她。”聂相思道。

    “她很可爱,看得出来,你们感情很好。”温如烟欣慰。

    “是啊,她是我唯一的朋友,我很珍惜她。”聂相思笑着道。

    “唯一的朋友?”温如烟传来的声音有些紧。

    聂相思转了转眼珠,“嗯。可能是我长得太好看了,她们跟我玩有压力吧,所以都不跟我玩。嘿嘿。”

    “怎么会这样?”温如烟心疼道。

    聂相思低着头,“没事啊。有云舒陪我就行。朋友不在多么,有一个能交心的就行,您是吧。”

    “……嗯。改天约你朋友一起出来,咱们一块吃个饭。妈妈也很想认识思思的朋友。”温如烟哑声。

    “我刚要跟您提呢。云舒很好,您见到她一定会非常喜欢她的。”

    “那当然,我女儿的朋友我当然喜欢。”温如烟宠溺道。

    聂相思笑,久违的温暖将她一颗心浸萦得满满的。

    ……

    下午六点过,战廷深从公司离开,直接驾车去了老宅。

    车子抵达老宅,战廷深没有急着下车,而是坐在车上给聂相思打了个电话,叮嘱她乖乖吃饭,跟她了会儿话,结束通话后,方下车,朝老宅大门走去。

    “三哥。”

    战廷深刚走进院子,战瑾玟便从堂屋里蝴蝶似的飞跑了出来,跑到他身边,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我在屋子里就听到引擎声,我就觉得一定是三哥你来了。”

    战廷深看了眼战瑾玟抱着他手臂的手,薄唇微抿,没什么。

    “三哥,我们快进去吧,大家都在等你呢。”战瑾玟声音有点兴奋。

    战廷深黑眸微缩。

    走进堂屋,战廷深朝客厅淡扫了眼,长眉几不可见的拧紧。

    可算是知道了战瑾玟口中的“大家”指的是哪些。

    “深哥。”

    梁雨柔从沙发里站起,含羞带怯的心看着战廷深,声叫他。

    梁雨柔今日将头发梳到一边,编了个大辫,发梢用一根黑色的皮筋绑着,倒也不显得累赘繁琐。

    面上的妆容依旧保持清淡,穿着朴素却质感的长裙子和淑女的高跟鞋,裙子是九分袖,露出右手手腕上一款大气却不失精巧的女士腕表。

    整个打扮得十分大家闺秀,名媛范。

    战廷深面色无异,轻颔首,便将目光落在了与梁雨柔同坐一张沙发的梁父梁母,以及徐佩龄。

    “徐奶奶,梁叔梁婶。”战廷深如常的打招呼。

    “廷深,快过来徐奶奶这边。”徐佩龄笑眯了眼,朝战廷深招手。

    战廷深朝住在主位沙发的战曜看去。

    战曜目光一闪,竟是避开了。

    战廷深嘴角抿了下,这才抽出战瑾玟挽着的胳膊,朝徐佩龄走了过去。

    徐佩龄和梁雨柔之前便是挨坐在一块。

    如今战廷深走了过去,梁雨柔便朝她另一边的梁父梁母看了眼。

    梁母会意,和梁父一同坐到了另一张双人沙发里,将沙发的空间,留给战廷深三人。

    梁雨柔忙扶着徐佩龄往她这边坐了坐,给战廷深腾地。

    战廷深一走进,徐佩龄便欢喜的握住了战廷深一只手,拉着他在她身边坐下,笑眯眯的盯着战廷深打量,“廷深,你徐奶奶都多久没见着你了?可想死徐奶奶了。”

    “徐奶奶身体可好?”战廷深脸上没什么表情,声音又淡,连问候的话都带着丝丝漠然。

    不过徐佩龄倒也不在意,毕竟战廷深什么性子,她也是知道些的。

    能让他开口问候已经不易了,你还能要求他带点感**彩?

    “徐奶奶好着呢,活了八十几年,都快活成老妖怪了。”徐佩龄自我调侃。

    “你八十几就老妖怪,那我岂不是老魔王了?”

    战曜闻言,挑眉。

    徐佩龄笑,“你可不是这家里的老魔王么?”

    战曜撇嘴。

    “深哥,喝点水吧。”

    梁雨柔端起一杯水给战廷深。

    战廷深没看,“我不渴,你喝吧。”

    “噢。”梁雨柔红着脸收回手,双眼却满含爱意的黏在战廷深脸上。

    梁雨柔这样的眼神,除了战廷深视而不见外,在场的其他人都是看在眼底的。

    “妈妈,你看雨柔姐。”战瑾玟坐在盛秀竹边上,用胳膊蹭了蹭盛秀竹的手臂,暧昧道。

    盛秀竹笑,看着梁雨柔。

    心想,有她对战廷深这份全心全意的爱,不怕两人结婚以后,梁雨柔照顾不好战廷深。

    这般想着,盛秀竹含笑看向战廷深,“廷深,这次叫你回来,其实是商量你跟雨柔的婚事。”

    战廷深眸光微凉,抿着的薄唇微有了丝凛冽的弧度,抬眼淡清清的看着盛秀竹,沉默。

    从盛秀竹开口,梁雨柔便盯着战廷深。

    其他人兴许没看出战廷深骤然严冷的轮廓,可她却看得一清二楚,心头不由得狠狠颤动。

    “你今年三十了,雨柔也快二十七,你们俩都到了该结婚的年纪。所以我们两家商量了下,决定将你们的婚事定下,尽早让你们结婚!”盛秀竹这番话多少有些自作多情。

    在战廷深看来,他跟梁雨柔既不是未婚夫妻,也不是正在交往的男女朋友。

    结婚?无稽之谈!

    不过到底是自己的母亲,战廷深倒也不是没猜到盛秀竹的打算。

    她现在干脆将梁雨柔的双亲以及徐佩龄都请到了老宅,无非就是担心他不肯答应与梁雨柔结婚,而有这些长辈在,盛秀竹便以为战廷深就是心里不同意,倒也会顾忌两家长辈都在,为了照顾两家长辈的颜面,也不得不同意。

    今晚盛秀竹叫他回来,给他设的是鸿门宴啊!

    只可惜,盛秀竹到底对她这个儿子还不够了解。

    这世上的事,对战廷深而言只分两种,一种是想做的,一种是不想做的。

    他想做的自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做到,而他不想做的,谁也休想逼他做!

    更何况还是婚姻大事,更何况,这是盛秀竹给他设的局!

    而设局跟算计,在战廷深看来是一个意思。

    倏地,战廷深眯眸,嘴角亦随之勾开一道阴测测的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