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48章 有损你霸道总裁的威严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和温如烟从茶餐厅出来,便见战廷深长身站在那辆g-tr车身旁,一身裁剪精良的黑色商务西装,内衬白色衬衫和黑色条纹西装马甲,气质清冷矜贵,冷冷默默的站在那儿,跟不食人间烟火似的。

    聂相思看到他,抽出挽着温如烟胳膊的手,朝他跑着过去。

    战廷深拿出放在兜里的大手,见她跑来,长眉便拧紧了,严严厉厉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站定在他面前,看到他板着的俊颜,才猛然意识到自己肚子里还揣着个的。

    像她刚才那样跑,实在是不应该。

    悻悻的吐了吐舌头,聂相思睁大亮亮的眼睛看着战廷深,“三叔,你怎么来了?”

    战廷深没答应她,伸手便握住她的手,将她往他身边带了带。

    聂相思微僵,下意识的要从他掌中抽出手。

    可战廷深握得极紧,无论她怎么抽都抽不出。

    聂相思有些着急,她妈妈还在后面呢,看到会怀疑的。

    战廷深淡然扫了眼聂相思焦虑紧张看着他的眼睛,冷眸轻眯,松开了手。

    聂相思一愣,皱眉,怪异的望向战廷深。

    刚她怎么抽他都不松,这会儿怎么松的这么痛快?

    “思思。”

    温如烟柔婉的嗓音自后传来。

    聂相思的思绪一下子被温如烟带去,转头看向她。

    温如烟握紧手里的包,慢慢朝聂相思和战廷深这边走来,神情有些拘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某人气场太强势的缘故。

    战廷深看着温如烟走过来,面色一贯的冷肃冷静,只是一双眼眸越是深邃,望不见底。

    温如烟站在聂相思和战廷深面前,望向战廷深的双眼微微闪烁。

    好吧。

    但凡是个正常人碰到战廷深这样天生冷漠不苟言笑轮廓又带着几分坚硬凌厉的男人,恐怕想做到泰然都难。

    更何况,像温如烟这种,性格温软到骨子里的女人。

    “战先生,您好。”温如烟出口的嗓音有些紧绷。

    聂相思听出来,乌黑的眼珠子转动了几下,走到温如烟身边,一只手臂轻柔的挽住温如烟的胳膊,对战廷深道,“三叔,我给你介绍下,她就是陆兆年的舅妈……我妈妈。”

    战廷深眯眼,盯着聂相思。

    其实,她不提“陆兆年”这三个字更顺耳!

    不过,妈妈?

    战廷深轻挑眉,冷深的眸转向温如烟。

    他的目光一落在温如烟身上,温如烟便不自觉轻提了口气,背部也下意识挺直了些,看着他,“战先生,多谢您这么多年对思思的抚养和照顾,我和思思都不会忘记您的恩德。”

    恩德?

    战廷深黑软的睫毛低低垂了下,“伯母言重了,我抚养照顾思思是我情愿,我只做让我自己舒服的事。恩德谈不上。”

    更何况,他一开始选择收养思思,还掺杂着其他……

    温如烟这下还没注意到战廷深对她的称呼。

    听到战廷深这么回答她,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尴尬的。

    她满怀诚意道谢,结果换来人家的“不领情”。

    温如烟悻悻扯唇,“战先生仁义收养思思,不计较回报。但我和思思不能不记在心上。我和思思永远都记得您的恩情。”

    着,温如烟偏头去看聂相思。

    张口想什么,却发现聂相思一张脸像火烧,登时吃了一惊,“思思,你的脸怎么了?突然不舒服么?”

    温如烟着,紧张的伸手抚摸聂相思霞红的脸蛋,触手的滚烫让温如烟一下拧紧了眉头,“天,这么烫,肯定是发烧了。”

    战廷深俊逸的面庞亦是绷着,冷眸紧凝聂相思。

    聂相思无地自容。

    她哪是不舒服发烧啊。

    她是觉得脸上臊得慌。

    她家三叔真是个牛人啊!

    她叫他“三叔”,她妈妈叫他“战先生”,他呢?叫她妈妈“伯母”?!

    exome?

    伯母?

    聂相思好想采访采访他,到底怎么叫出口的。

    而且,他们这关系也真够乱的!

    聂相思想捂脸。

    “去医院!”

    战廷深完全没觉得是因为自己那声称呼的关系,还真以为是聂相思不舒服,当机立断,上前就要抱聂相思。

    聂相思赶紧往后退一步,大红着一张脸看着两人道,“没,我什么事都没有。”

    “什么没有?你看你脸都红成什么样了?思思乖,我们去医院看看,啊?”

    温如烟紧张得不得了。

    战廷深抿直薄唇,盯着聂相思,“思思,听话!”

    聂相思,“……”怨怨的看了眼战廷深,好想叫他反思反思他自己了什么啊。

    “思思……”温如烟急不可耐。

    “妈,我真的没事,我就是有点热。”

    这句话出口,聂相思自己都觉得蹩脚。

    默默在心里嫌弃自己一秒钟。

    “还有几日才到五月,就热?”温如烟果然不信。

    战廷深见聂相思别别扭扭的,冷眸微缩,划过沉思。

    “妈,你给我几分钟时间,我马上就好了。”聂相思讪讪。

    温如烟一怔,旋即蹙眉,“什么傻话?你时候不舒服就喜欢用这招逃避去看医生。”

    啊……

    不会吧!

    聂相思额前滑出三根黑线。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囧囧的脸看了几秒,右眉轻挑,淡清清望向温如烟,“伯母,我带思思去医院吧。”

    “一起……”

    “是啊妈,我三叔带我去就行了,有我三叔,您还不放心么?”不等温如烟完,聂相思接过话道。

    呃……

    温如烟嘴角抽了下,看了眼战廷深。

    如果她坚持跟着一起去的话,他会不会觉得她是不放心他?

    温如烟抿唇,担忧的看了眼聂相思,只好道,“那好吧。”

    “嗯嗯,妈妈,你等我电话。”聂相思担心温如烟想不通又要跟着一起去,麻利扔下这句话,便钻进了车里。

    温如烟皱眉,不舍的看着聂相思。

    战廷深见聂相思上车安全带都系好了,遂才对温如烟颔首,“伯母,下次我跟相思再约您吃饭。”

    “战先生客气了,应该是我请客才是。”

    温如烟连忙道。

    战廷深嘴角微抿,没什么,迈动两条大长腿绕过车头,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温如烟看着战廷深驱车离开,直至连车尾都看不见,才慢慢收回视线。

    在原地站了两秒,温如烟从包里拿出手机,准备给司机打电话让他来这边接她。

    可拿出手机的一瞬,温如烟眼皮蓦地一跳,睁大眼又猛地朝战廷深驱车离开的方向看了过去,表情相当震惊茫然。

    他刚刚是不是有叫她……伯母?!

    还是,是她自己出现了幻听?!

    温如烟深吸口气,连忙安慰自己,一定是她自己听错了,一定是。

    否则,就太玄幻了!

    温如烟眨了好几下眼皮,才缓缓吐着气,拨出了司机的号码。

    ……

    回珊瑚水榭的路上。

    聂相思侧坐在椅座上,背部贴着车窗,脸纠纠结结的看着战廷深淡静的侧颜,一颗心跟被一面鼓不停敲着似的不淡定。

    他怎么能那么轻易叫出口了呢?

    而且,聂相思一直以为,战廷深是那种,就算取了老婆,也酷酷的不会管老婆的爸妈叫爸妈的那号人。

    可他今天突然就对温如烟叫了一声“伯母”?

    聂相思简直大跌眼镜!

    “打算就这么一直盯着我到家?”战廷深英逸的眉宇几不可见的拧了下,沉声。

    聂相思点头,“三叔,你今天太让我意外了。”

    战廷深眉间的折痕清晰了些,从后视镜看了眼聂相思,“因为我叫了你母亲一声伯母?”

    “你还知道啊。”聂相思红着脸声,他还以为他还没察觉到呢。

    战廷深从鼻间发出一声低哼。

    聂相思悻笑,坐直身,歪着脑袋看战廷深,耳尖红红的,“三叔,你不会觉得难为情,有损你霸道总裁的威严么?”

    霸道总裁?

    战廷深眼角抽动,斜睐了眼聂相思,“别忘了你我现在是夫妻!你既然跟她相认,我身为你的丈夫,若是叫她温女士你觉得合适?”

    聂相思面颊发烫,“可你这么叫,会让我妈妈起疑心的。”

    战廷深眯眼,眸底闪过一道暗光,没出声。

    聂相思转过头,背部贴着椅背,长长的睫毛低低垂着,一双手放在膝盖上,十根手指头互相扣动,“那个,三叔,我跟我妈妈相认,你介意么?”

    战廷深抿唇,从后视镜看聂相思,半响,,“知道你的亲生母亲还活着,你开心么?”

    “嗯。”聂相思认真点头,看向战廷深,声音有些哑,“很开心,也觉得,很幸运,很庆幸。”

    从她被领进战家开始,她便跟战瑾玟不对盘,每次两人发生矛盾,吵闹,战瑾玟便会跑去跟盛秀竹和战津告状。

    战津和盛秀竹疼爱战瑾玟,自然偏向她,虽碍于战曜和战廷深不会过分她,但看着她的眼神始终都带着不满和讨伐。

    而战瑾玟因为有盛秀竹和战津撑腰,总是那么随心所欲,趾高气昂,骄傲得像个公主。

    时候,她真的很羡慕战瑾玟,因为她有爸爸妈妈的守护和牵挂。

    而她聂相思,再也没有爸爸妈妈了。

    所以现在知道温如烟还活着,聂相思一面埋怨她没有尽早找她,一面庆幸着她还好好活着。

    尽管温如烟过去十几年一直没有来找她,只要她现在还肯认她,要她,聂相思便觉得自己那点介意,比起她还活着,实在是太微不足道。

    她们已经失去了十几年的时光陪伴彼此,她不希望再浪费时间用在埋怨和责备上。

    只要她还活着就好,她们又在一起了就好,不是么?

    “那就行,”战廷深深深盯着聂相思,缓声道。

    聂相思眼皮轻跳,看向战廷深,心窝处汩汩暖意滋生,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聂相思软软的唇已经印在了战廷深的侧脸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