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44章 心都要暖化了【二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少年走进,将书房放到病床一侧的床头柜上,坐到病床一侧的椅子上,看着病床上双唇干燥,眼眸有些迷茫的女孩儿,声线醇朗好听,“要喝水么?”

    听到声音,女孩儿睫毛微颤,缓缓转头望向坐在床侧椅子上少年清隽阳光的脸庞,女孩儿迷茫的双眼倏地闪现一抹光亮,唇角轻扯出一抹浅弧,“兆年……”

    “表姐,不好意思,现在才来看你。”陆兆年俊脸挂着歉意。

    谢云溪轻轻摇头,“你现在高三,学业紧张,我能理解。”

    “现在感觉怎么样?”陆兆年看了眼她手背上插着的针管,拧眉问。

    “你一来,我就感觉好多了。”谢云溪虚弱的笑。

    陆兆年扬眉,“我又不是药。”

    你就是我的药。

    谢云溪在心里。

    “兆年,给我倒杯水。”谢云溪软声。

    “好。”

    陆兆年答应,起身去饮水机接水。

    谢云溪望着陆兆年,眼眸里藏着很深的眷恋。

    陆兆年接好水转身朝她这边走来时,谢云溪已经很好的将眼底的情绪掩藏。

    陆兆年将病床升高,让谢云溪靠在床头,打开床头柜下的抽屉,从里拿出吸管放到水杯里,递到谢云溪唇边。

    谢云溪对他笑笑,张开干燥的唇含住吸管,慢吞吞的吸水喝。

    一杯水,谢云溪喝了个底。

    陆兆年拿着空空的被子,问,“还要么?”

    谢云溪脸上飘过一抹红晕,摇头。

    陆兆年点头,将空杯子放到床头柜上,手还没从杯子上完全撤离,就听谢云溪,“你跟聂姐最近怎么样?”

    陆兆年尚未收回的手一顿,继而僵硬的收回手,清俊年轻的脸上快速掠过一丝落寞,看着谢云溪道,“表姐,你就别操心我了,安心把身体养好。”

    谢云溪盯着陆兆年的脸,眼阔微缩,“你跟聂姐,发展得不顺利?”

    其实。

    自从过年那次去了战家老宅以后,他便没跟聂相思过一句话。

    这学期开学,刚开始还能远远的看她一眼,到最后,连看她一眼都成了奢侈。

    陆兆年微垂着眼皮,半响,抬起双眼,脸上挂着清清爽爽的笑,“马上高考了,一切等高考以后再。”

    他虽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

    但这话已经很明显的暗示她,他的确跟聂相思发展得不顺利。

    谢云溪掩下睫毛,心头松口气的同时,有些酸疼。

    因为无论是他黯然的脸,抑或是落寞的语气,无一不表明他对聂相思的喜欢,以及,不放弃的决心。

    谢云溪指尖微握着,睫毛遮掩着的眼圈无法自抑的发红。

    病房门在这时又一次被从外推开,谢云溪睫毛微抖,深吸口气,硬生生的压制住眼眶里涌出的热潮,掀起眼皮看向门口。

    当看到提着保温瓶走进来的温如烟时,谢云溪眉头倏地皱紧,一张脸也绷了绷。

    “兆年,你来了。”温如烟看了眼冷冷看着她的温如烟,握紧手里的保温瓶,温婉看着陆兆年道。

    陆兆年赶紧从椅子上站起,“舅妈。”

    “快坐。”温如烟走过去,将保温瓶放到床头柜上。

    陆兆年站到一边,“舅妈,您坐吧,我待会儿就走。”

    “刚来就要走?”谢云溪眼皮微跳,双眼浮出不舍,看着陆兆年。

    “嗯,我妈在家等我吃饭。”陆兆年。

    谢云溪轻咬着下唇,没话。

    温如烟分别看了眼谢云溪和陆兆年,转身,拧开保温瓶,最上层是两个瓷碗,她取了出来,放到床头柜上,再打开下一层盖子。

    瞬间,鸡汤的清香从保温瓶里溢出。

    陆兆年吸了下鼻子,“舅妈亲手熬的吧。好香。”

    温如烟厨艺很好,从温如烟跟谢毅阳结婚,陆兆年第一次尝到温如烟做饭的手艺,便被温如烟的厨艺俘虏,那时,他觉得能吃到温如烟亲手烧的菜,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谢云溪看到陆兆年皱鼻子的模样,嘴角便禁不住上扬。

    “兆年,喝了汤再走。”

    温如烟倒了两碗鸡汤,将其中一碗递给陆兆年。

    “我不喝了,您是给表姐熬的汤,我哪好意思喝。”

    陆兆年挠挠头,赧颜的。

    “有很多。你表姐也喝不完全部。来,接着。”温如烟含笑道。

    “是啊兆年,我喝不了那么多,我们一起喝。”谢云溪也道。

    “那行吧。”陆兆年也没再继续推辞,毕竟这样推来推去的挺尴尬的,于是爽快的伸手接过,“谢谢舅妈。”

    “跟舅妈还客气。”温如烟着,端起另一碗坐到床边,拿起汤勺将汤拌凉了凉,舀起一勺给谢云溪喂。

    因为有陆兆年在,谢云溪心情好,所以没有抗拒,张嘴喝下了。

    温如烟见此,心头松了口气,她真怕她不肯喝。

    陆兆年喝完汤,将碗放到床头柜上,对温如烟和谢云溪,“舅妈,表姐,我走了。”

    谢云溪舒展的眉又拧了拧,看着陆兆年没话。

    温如烟颔首,“去吧。”

    “表姐,你好好养病,我过几天去舅舅家看你。”陆兆年边边朝外走。

    “一定要来。”谢云溪看着他往外走,声音急切。

    陆兆年回头对她爽朗一笑,“知道了。”

    谢云溪被少年脸上阳光般温暖干净的笑晃了眼睛,只觉得心都暖化了。

    看着陆兆年走出病床,温如烟收回视线,又舀了勺鸡汤送到谢云溪嘴边,“云溪。”

    谢云溪仍旧望着门口的双眼轻闪,回眸,盯着温如烟。

    温如烟脸微僵,眼里闪过忐忑,“喝汤。”

    谢云溪双眼快速闪过什么,低眸看了眼汤勺里的汤,张唇喝下。

    温如烟心头松了松,继续给谢云溪喂。

    一碗汤喝了大半,谢云溪才摇摇头,表示不想再喝了。

    温如烟这会儿也不敢强迫她,她不想喝了,她便收回了碗,起身便要收拾床头柜上的保温瓶。

    “妈。”

    温如烟刚站直身,谢云溪忽地开口叫了她一声。

    温如烟整个人都怔了怔,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谢云溪还愿意开口叫她“妈”。

    谢云溪抬头,脸色和看着温如烟的双眼不再如前几天般冰冷,“您先坐下。我有话跟您。”

    温如烟抿唇,将碗放到床头柜上,重又坐在了病床边沿。

    谢云溪看了眼温如烟放在腿上的手,眼皮垂了下,伸手握住。

    “……”温如烟手微抖,望着谢云溪的双眼愈是讶然,“云溪。”

    “妈,对不起。”谢云溪。

    温如烟微震,惊疑的盯着谢云溪。

    谢云溪慢慢抬起眼皮,抱歉的看着温如烟,“妈妈,对不起,之前是我太冲动,对您了许多不好的话,您能原谅我么?”

    “云溪……”温如烟声音微哑。

    “妈,事情太突然了,我一下子接受不了,激动之下了很多伤害您,和过激的言语,现在我冷静下来回想,才知道自己当时做得有多离谱,多不懂事。妈妈,我现在认真的跟您道歉,希望您能原谅我。”

    谢云溪握紧温如烟的手,双眼红润,声线带着几分忏悔的沙哑。

    “不不,孩子,别这么,妈妈都理解的。这件事对你而言,的确太突然。你那样,也属正常。”温如烟性格温柔,耳根子软,白了有点圣母潜质,而她与谢云溪相处十多年,虽不是亲生母女,但情感上,她早已将谢云溪当成自己的孩子在疼爱,所以听到谢云溪这么,她觉得欣慰,甚至,有些感激。

    因为以她对谢云溪偏激性格的了解,她原本以为谢云溪不会这般轻易的原谅她。

    不想她不仅原谅了,而且还在跟她道歉,这对于温如烟而言,是意外之喜,她哪还能责怪谢云溪。

    “妈,您不怪我跟您提给聂姐打电话您不要她那种无理的要求么?”谢云溪心翼翼的看着温如烟。

    温如烟一顿,继而轻轻摇头,“你那时的情绪不稳定,提出这样的要求也不是你的本意。”

    “嗯。”谢云溪点头,更紧的握住温如烟的手,“妈,既然聂姐……不,相思是您的亲生女儿,不如我们接她回家吧,一家人团聚。”

    温如烟,“……”

    如果刚才谢云溪主动跟她道歉请求她的原谅,让温如烟觉得惊讶意外,那么她现在提出让她接聂相思回家,于温如烟而言,便是大大的震惊。

    谢云溪性格偏执,独占欲极强,当初谢毅阳跟她结婚,她担心失宠,甚至不惜自杀相逼,迫使谢毅阳不得不跟她承诺,他们结婚以后不会再要孩,只有她一个孩子,她才勉强同意了。

    所以,谢云溪现今竟主动提出要接聂相思回谢家团聚,温如烟除了震愕,便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妈,相思是您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妹妹。您放心,您拿我当亲生女儿疼爱,我也会视相思为亲生妹妹般对待。您将她接回谢家,我绝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的。”谢云溪坦然盯着温如烟,每一个字都得极认真,且真挚。

    温如烟由震惊转为迷茫,吸气,“云溪,你,你真的想让我把相思接回家?”

    “当然。”谢云溪肯定的点头,“而且,我觉得应该尽快接妹妹回家,我们一家团圆。这些年妹妹寄人篱下,少不得受委屈。咱们把妹妹接回家,一定要好好补偿她。”

    温如烟,“……”看着谢云溪,眼眸里的情绪复杂,陌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