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41章 适婚单身优秀女青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猜测可能是战曜来了,聂相思忙问战廷深,她的唇还肿着不,战廷深答已经看不出异样,聂相思这才落下一颗心,朝门口走去,迎接战曜。

    聂相思走到门口,就见战曜已经从车里下来。

    现在入春,战曜穿着一套中厚款的唐装,饶是九十多,仍然精神抖擞,看上去至多七十。

    “太爷爷。”聂相思欣喜的往外跑,跑了两步,不知想起了什么,又停了下来,斯斯文文的站在台阶上等战曜。

    战曜一见聂相思就笑眯眯的,步上台阶。

    聂相思便亲热的挽起他的胳膊,脑袋在他胳膊上蹭了蹭。

    “孩子。”战曜宠溺的摸了摸聂相思的脑袋,笑得满足。

    “爷爷。”

    淡清清的一道男性嗓音。

    战曜听到,一张脸瞬间板了起来,虎目瞪过去,“要不是思思,我才不来。”

    战廷深弧度的挑眉。

    聂相思看了看战曜,又看了看战廷深,笑着对战曜,“太爷爷,我们先进屋吧。”

    战曜低头看相思,严肃的脸庞又换上柔和温暖的笑。

    而战曜这般,又让聂相思再次感触,果然男人才是翻脸比翻书快!

    ……

    客厅里,战曜拉着聂相思的手,不停的问长问短,从日常点滴问到高考压力,还给聂相思讲了一系列因为高考压力过大而产生的悲剧,目的在乎告诉聂相思,让她不要过度紧张于高考,就算她考不上大学,或者不上大学,在他们战家都不算事,以后有他。

    而事实上,战曜的确早早为聂相思做了安排。

    战曜和聂相思话期间,完全忽略战廷深,战廷深坐在沙发里,就像一件摆设。

    “太爷爷,您放心,我自己有分寸的,不用担心我。倒是三叔,您得帮我他。”聂相思忽然。

    战廷深挑了下眉尾,轻讶的凝着聂相思。

    战曜哼哼的瞥了眼战廷深,语气硬邦邦,“没空他!”

    聂相思悻悻,“太爷爷,在这个家,也就您的话,对三叔起点作用。”

    “……”战曜自己都不相信!

    战廷深现在就是他们家的霸王,他爱怎样就怎样,谁都管不得。

    他的话要是起点作用,也不会他想看看相思都要经过他的同意。

    这般想着,战曜突然觉得酸酸的。

    聂相思其实就是见战曜和战廷深不话,所以才故意把话题引到战廷深这边,目的就是让他们爷孙俩有的没的几句。

    聂相思这会儿见战曜神色印着几分酸楚,眉头拧了拧,去看战廷深。

    战廷深则看着战曜,若有所思。

    聂相思在心里叹气。

    若战曜和战廷深关系不好,那倒也不是。

    事实上,在战家,战廷深和战曜的感情,其实远远超跟盛秀竹和战津的。

    其中的缘由,后面再。

    只不过战廷深这人沉默寡言惯了,许多事情,他心里敞亮,但不。

    而战曜呢,越老越傲娇,跟她还好。

    跟战廷深这几个后辈,要多嘴硬有多嘴硬。

    明明想孙子了,可表现出来的却是嫌弃,别扭得简直没谁了。

    “他怎么了?”

    聂相思正想着,战曜带了点怨气的声音传来。

    聂相思看着战曜板着的脸,有点对战曜的口不对心感到无奈,,“三叔几乎每天都在公司里待着,回家也要在书房工作很晚,每天休息的时间少得可怜。您,就是个机器人也需要充电的时间吧,可三叔不,一天只知道工作,一点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聂相思得还真像那么回事。

    战廷深动了动眉心,凝着聂相思,眼眸里淌着柔光。

    掌管整个战氏的责任有多重,战曜再清楚不过,毕竟他自己也是那么过来的。

    只是,战廷深比他还惨。

    他二十八岁才接管战氏,且一直到四十岁,父亲都一直从旁辅佐,倒也没有太辛苦,辛苦的是父亲去世后的几十年。

    战津志不在从商这一块,战廷脩和战瑾瑶随战津,对商场的事都不感兴趣。

    他不舍得逼自己的儿子从商,所以就将希望寄托在了战廷深身上。

    从战廷深出生开始,战曜便着手培养他,目的就是让他早点从他手里接过战氏,自己好摆脱那块烫手山芋。

    十二岁起,战曜便让战廷深开始接触战氏内部事务,而到十八岁,战氏的事务便基本由他处理。

    因为年龄的关系,战曜表面仍是战氏集团的最高决策人,可事实上,战廷深才是。

    而到二十二岁,战廷深才正式接管了战氏。

    也就是,战廷深到如今三十岁,没有哪一天是过得轻松随性的。

    他在逼着他往前走,战氏的未来也在逼着他往前走。

    战曜甚至一次都没问过战廷深的兴趣什么,梦想是什么。

    因为,不敢问!

    外界盛传他最疼爱的就是他这个最的孙子,实则,他对他最残忍,最严厉。

    战曜心口的位置犯疼,聂相思这话,勾起他内心最柔软,也最愧疚的一部分情感。

    战曜眼圈微热,复杂的看着战廷深,出口的声音莫名沙哑,“工作固然重要,但身体才是最要紧的,知道吗?”

    战廷深和聂相思都感觉到了战曜情绪的转变,两人对看了眼,皆又看向战曜。

    “太爷爷。”聂相思轻轻叫他。

    战曜扯唇,伸手拍了拍聂相思的手。

    战廷深则盯着战曜,两片薄唇抿得很紧,什么都没。

    ……

    战曜留下来是晚餐,整个过程,战曜虽没话,但一直用公筷给战廷深夹菜。

    聂相思慢慢吃着,两只眼睛全程在战曜和战廷深两人身上转悠。

    战廷深面无异色,战曜给他夹的菜,他也都一一吃下了,以至于这晚,战廷深吃了比平常至少多大半的饭量。

    吃完晚饭,战曜没有久留,八点左右便提出离开。

    “我送您。”

    战廷深难得道。

    战曜意外的看战廷深。

    战廷深面容坦然,“走吧。”

    战曜双眼闪了下,没拒绝,尽管他自己带了司机。

    战廷深送战曜回去,聂相思自然不会什么。

    ……

    战廷深驾着那辆g-tr送战曜回老宅,司机则驾着送战曜来时的车跟在车后。

    战曜坐在后车座,虎眸炯炯的盯着驾车的战廷深,心头沉沉。

    “爷爷,您这样一直看着我,我很不安。”

    战廷深从后视镜看了眼战曜,薄唇斜挑,难得的带了点玩笑的意味。

    战曜脸抽了下,但还是一眨不眨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冷眸微眯,半响,道,“爷爷,任何事,如果并非我愿,我不会屈从。”

    战曜眼波微震。

    “您了解我,不是么?”战廷深从后视镜直直盯着战曜,眼眸深邃暗沉,犹如一匹野性十足的狼。

    战曜轻提气。

    是,他了解他这个孙子,有野心,征服欲强,自我,凡是他认定的,他便像狼一样,咬住便不松口,一条道走到黑。

    在战廷深的字典里,就没有后悔两字。

    也因为他太过自我,所以这样的人很难驾驭,他认准一件事,要么成功,要么,将错就错。

    他刚才那话,无非也是在告诉他,从商这一条路,是他自己的选择,与人无尤。

    如若他是因此而对他心生愧疚,大可不必,因为没有任何人能逼迫得了他。

    话虽冷硬,却也变相的安慰到了战曜。

    战曜心头的沉重减缓了些,暗自重重叹息了声,战曜有些无奈的扯唇。

    他这个孙子,连安慰人的话都不肯好好,这么酷干么?

    战曜沉郁的心事虽然减轻,但他也不会真的认为,战廷深就甘愿被战氏捆绑。

    不过就今天这事,倒是给了战曜一个提醒。

    战廷深如今都三十的人了,工作又那么繁重,是时候找个人帮衬帮衬他了。

    战曜眯紧眼,在心里默默的做着打算。

    ……

    第二天,战曜硬是强硬的将除了战廷深和聂相思以外的,所有家庭成员都聚齐了。

    战廷脩和战瑾瑶坐在沙发里,两人都是临时接到战曜的电话,连夜赶回来的,所以这会让,两人乏得厉害。

    战瑾玟盘腿坐在沙发里,将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戴着耳机制作她新录制的视频。

    盛秀竹和战津疑惑的看着把大家伙聚起,又久久不话的战曜。

    “爸,您不是要开家庭会议么?”盛秀竹皱眉问。

    战曜严肃的点点头,指了指战瑾玟,“把耳机取下,电脑放到一边。”

    战瑾玟耳机声音开得低,所以战曜一开口,她就听到了,撇了下嘴,战瑾玟乖乖取下耳机,将电脑放到了旁边的沙发上,背脊懒懒的往后一靠,看着战曜,“爷爷,您到底想什么呀?能不能快点,我有事儿。”

    “你能有什么事?天天游手好闲待在家里,就没见你干过什么正经事!”战曜瞪他,话也是真直接。

    战瑾玟听习惯了,都免疫了,伸手掏了掏耳朵,瘪着嘴巴不话。

    “既然是家庭会议,怎么不见廷深和相思?”战瑾瑶问。

    “相思最近高考,时间紧张,所以我没叫她。”战曜。

    “她时间紧张,我们就闲?”战瑾玟翻白眼,嘀咕。

    战曜,“……”想把这动不动就顶嘴的混账东西给扔出去!

    但想到接下来要的正事,战曜忍住没战瑾玟,扫了眼在场的几人,清了清喉咙,道,“你们认识的人当中,有没有适婚的单身优秀女青年?”

    众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