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40章 三叔,咱能不能含蓄点【三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闻言,暗淡的双眸倏地一亮,提气,转身快步朝屋里走去。

    聂相思一进去,张惠便将手机递给她,“是老爷子。”

    聂相思,“……”

    明亮的脸微僵,垂下长睫毛,聂相思暗吸了两口气,才接过手机,接听,“太爷爷。”

    “思思,你在哪儿呢?”战曜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

    “我在家……”

    聂相思完,才骤然意识到不对,轻吸口气,,“太爷爷,您有什么事么?”

    “上次让你们回老宅你们也没回,太爷爷也没什么事,就是想你了。好几次想去看你,你三叔不让。你马上高考,学习紧张,我过去找你会打扰你学习。哼。我会么?我不知道你学习紧张?你三叔就是杞人忧天!”

    战曜着着还气起来了。

    聂相思扯了扯唇,朝沙发走,“太爷爷,您别怪三叔,他也是为我好。”

    “你看你,每回我你三叔,你总是帮他,就没有一次站在太爷爷这边帮太爷爷你三叔!”战曜口气酸酸的。

    聂相思吐吐舌头,坐进沙发里,“我哪有帮三叔。”

    “哪有帮三叔。”战曜哼哼道,“我看你处处都在帮他!”

    聂相思笑。

    “对了,你刚你在家?”战曜突然道。

    “……”聂相思脸抽动了下,坐直身,“嗯。”

    “你们学校不是刚放学么?你这么快就回去了?”战曜道,“我一直在校门口等你呢,也没见你出来,难不成是我没看到?”

    “……”

    聂相思睁大眼,抓住战曜话里的重点,“太爷爷,您您现在哪儿?”

    “你学校啊。你三叔不让去别墅找你,所以我只好来学校了。”战曜颇有点心酸。

    呃……

    聂相思舔舔下唇,“太爷爷,放学的时候人多,可能是没看到。我吧,我这会儿在回家的路上。”

    聂相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坦荡。

    “在回去的路上了。”战曜语气失望,还带着轻微郁闷的叹息声。

    “……”聂相思听着,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起来她也有一个多月没见到战曜了。

    这般想着,聂相思道,“太爷爷,您要过来么?”

    “我不过来!”战曜立刻。

    “……为什么?”聂相思奇怪。

    “哼。你三叔不让啊,我敢过去么我!”战曜。

    “……”聂相思黑线。

    她大约知道战廷深不让战曜过来的原因。

    可能是怕战曜察觉到什么。

    但是现在肚子里的孩子还不到三个月,肚子平平的,妊辰反应也没那么强烈,光是肉眼肯定看不出她已经怀孕的事。

    思及此,聂相思对着手机,“太爷爷,您过来吧,我想您了。“

    “我,我不过来!”战曜“硬气”的。

    聂相思憋笑,故意用失落的语气道,“太爷爷,您真的不过来么?”

    “嗯!”

    “太爷爷,您是不是不喜欢我了?”聂相思“忧伤”的。

    “……谁的?是不是战廷深那混子的?!我跟你讲思思,他就是嫉妒我们俩关系比跟他好,故意在你面前挑拨,所以他什么你都不要相信!你真不知道你三叔那人有多“黑”!”战曜愤愤。

    某人腹黑,又谁比她更清楚?

    她可是切身经历了某人的腹黑好么!

    对于战曜战廷深“黑”,聂相思还是非常赞同的!

    “太爷爷,您如果不是不喜欢我了,为什么不肯过来看我?您分明就是不喜欢我了。”聂相思“孩子气”道。

    “……”

    战曜一下子不话了。

    聂相思挑挑眉毛,也不着急,优哉游哉的靠在沙发背上。

    大约七八秒钟,战曜的声音再次传来,“思思,你等着,太爷爷这就过来。”

    这个结果在聂相思的意料之中。

    但听到,聂相思还是故作惊喜道,“真的?”

    “嘿,真的!”战曜笑道。

    “嗯嗯,那我在家等您。”聂相思。

    聂相思跟战曜结束通话没一会儿,战廷深便回来了。

    战廷深在门口换了鞋,见聂相思坐在客厅沙发里,走过去,低头便要亲她。

    不料,聂相思却直往后躲。

    战廷深皱眉,抿唇不悦的盯着她。

    聂相思悻悻的,伸手手抓着他的胳膊,让他坐到她身边。

    战廷深勉强算配合,但面庞冷冷的,显然还在不高兴聂相思刚躲他。

    他挂念了这丫头一天,回到家连亲都不让亲!

    这般想着,战廷深磨磨牙根,盯着聂相思,“让不让亲?”

    聂相思,“……”脸爆红。

    三叔,咱们能不能稍微含蓄点?!别这么简单粗暴。

    战廷深明显就是因为没亲到聂相思而不爽,心头反正就很堵。

    聂相思见他脸色越来越难看,无法了。

    大眼快速瞅了眼门口,倾身,将软软的唇主动送了上去。

    战廷深眼阔微缩,但还是不高兴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抽了抽嘴角,大胆探入。

    “……”战廷深冷眸倏地暗沉,伸手一把揽过聂相思的身子,箍紧在怀里,另一只手从后穿过,扣着她的后脑勺,反客为主。

    张惠在厨房瞄到,捂了捂自己的脸,再没敢往客厅看一眼。

    一吻毕,聂相思都快断气了,趴在战廷深怀里,好一会儿一点力气都没有。

    战廷深沉隽的面庞飘着一丝薄红,下颚抵在聂相思的肩头,大掌从后轻抚着聂相思的长发,冷眸深邃,透不进一点光。

    半响,聂相思恢复了些力气,便立即从他身上退开,从沙发上下来,朝洗手间走。

    战廷深微顿,眉头皱得似老头子般。

    在沙发里耐着性子坐了十多秒,战廷深坐不下去了,猛地起身,朝洗手间大跨步走去。

    洗手间房门没关,战廷深走到门口,就见聂相思白皙的手捧着水“洗嘴”。

    战廷深一张脸瞬间黑如锅底,薄唇绷成凌厉的直线,迈步进去,扯住聂相思捧着水又准备往嘴上送的手。

    聂相思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掌心里的水全洒了,还把她的衣服都打湿了些。

    聂相思脸皱巴巴的,不解的去看战廷深。

    当她看到战廷深沉然阴翳的面庞时,聂相思心尖尖都抖了抖,眼里的光更是莫名。

    “嫌弃我?”战廷深沉盯着聂相思的冷眸要吃人似的。

    “?”聂相思疑惑,她什么时候嫌弃他了?

    “恶心是么?”战廷深眼角都赤红了,声线更是阴狠。

    聂相思仰起的脖颈僵硬,惶恐的看着战廷深越发沉鹜阴鸷的脸,大脑快速运转。

    “聂相思……”

    “三叔,你,你先别激动。”

    聂相思听到他连名带姓叫她紧张。

    所以战廷深一开口,聂相思紧忙扑到他怀里,用剩下的那只手紧抱住他的腰。

    战廷深一怔,低头看聂相思。

    “三叔,你一定是误会什么了。我,我什么时候嫌弃你了?恶心就更谈不上了。”

    聂相思一脸的着急,慌慌张张的抬起脑袋看着他,“你给我个提示,你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想法,我跟你解释。”

    战廷深敛紧眉,斜了眼洗手台。

    聂相思朝洗手台看了眼,瞬间,脑子像是被什么东西敲了下,恍然大悟。

    意识到战廷深误会她的原因,聂相思委屈得不行,她刚之所以拿水洗嘴,是因为嘴唇有些红肿,她担心战曜过来看到,所以想用这种方式让嘴唇快点消肿,岂料会被他误会。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郁闷的脸,黑睫微闪。

    “三叔,太爷爷过来了。”聂相思皱着眉。

    “……”战廷深眼眸掠过微讶,“爷爷?”

    “嗯。”聂相思噘嘴,声气的应,“估计快要到了。”

    战廷深想了想,看着聂相思,“所以呢?”

    所以?

    还需要解释么?

    聂相思抽了抽嘴角,“我不让你亲,不是嫌弃你,更不是恶心,而是保险起见,避免让太爷爷撞见。而我刚才用凉水冲嘴,是因为嘴巴太……太肿了,担心太爷爷看见起疑。”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冷绷得俊颜,弧度的抽搐了几下。

    聂相思心累,就要从他怀里退出。

    不想她刚动,战廷深便又将她扯了会去。

    聂相思轻吸气,抬头看他。

    而就在她抬头的瞬间,他的唇也压了下来。

    聂相思眼眸猛地扩散,盯着战廷深骤然逼近的英俊面庞,呼吸声浅了浅。

    战廷深并没有像之前在客厅那般深入,在聂相思唇面上稍稍停留,便退开了。

    聂相思脸颊嫣红,双眸含着秋水般清清澈澈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隽永的脸庞重新染上柔和,拇指指腹在聂相思粉扑扑的脸颊摩挲了下,低低哼,“不早。”

    聂相思,“……”总算见识到什么叫“恶人先告状”!

    她早,也要他给她机会才行啊!

    这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着想先她解释再动怒?

    聂相思嘴角轻抽,不满的看战廷深这会儿春风拂面的脸。

    都女人翻脸比翻书快,她看这话用在战廷深身上也相当恰当!

    ……

    误会解除,两人从洗手间出来约十分钟,别墅外便传来汽车的引擎声。

    猜测可能是战曜来了,聂相思忙问战廷深,她的唇还肿着不,战廷深答已经看不出异样,聂相思这才落下一颗心,朝门口走去,迎接战曜。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