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39章 羞得话都不好意思说【二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还没转身,就听谢云溪冷然的嗓音从后拂来,“思思,是聂相思吧?”

    温如烟脸上的白添了一重,回身看向谢云溪,眼角红润,“云溪……”

    “聂相思是你女儿?”谢云溪冰冷的盯着温如烟,质问。

    “……”温如烟看着谢云溪故作平静的模样,心下不是不慌不乱的,但是,她没有否认,“是。她是我女儿。”

    砰——

    温如烟话音刚落,手机,便被谢云溪狠狠砸到了温如烟脚下。

    温如烟睁大眼,低头看着被摔碎的手机,背脊轻颤。

    “骗子!骗子!”

    谢云溪双眼涨红,劈手指着温如烟,明显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满脸恼怒,“当初你嫁给爸爸时,明明过没有儿女,可你现在却,你有个女儿,而且,那个人还是聂相思!骗子!”

    温如烟睫毛颤抖的抬起,难过的看着谢云溪愤懑疯狂的脸,“云溪,我从来没有过,我没有儿女。”

    “你没有过,可是爸爸了!他跟我你没有孩子,你们结婚也不会再要孩,我就是你们唯一的孩子!”谢云溪大叫。

    温如烟握紧手,没有选择在此时靠近谢云溪。

    谢毅阳当时为了让谢云溪同意他们两人的婚事,所以在没有跟她商量的情况下,告诉谢云溪,她没有孩子,甚至,她根本没有结过婚。

    并且还跟她允诺,他们以后都不会要孩子,她是他们唯一的孩子。

    谢云溪这才慢慢放下对她的仇视和敌意,接受了她。

    可她结过婚也有孩子的事,谢毅阳是知情的。

    “云溪,你冷静点,听我解释好么?”温如烟低声。

    “你想解释什么?解释聂相思不是你的女儿么?还是解释,聂相思才是你这辈子最爱最牵挂的人?你就是个骗子,你骗了我这么多年,你骗了我这么多年!”

    谢云溪越越激动,猛地抓起床上的枕头往地上砸,而后又将被子从床上扯下,扫下床头柜上的闹钟书籍等东西,又暴走到梳妆台前,一股脑将梳妆台上的化妆品等物品全扫到了地上。

    一时之间,房间里只剩下,咣咣噹噹的声音,以及谢云溪愤怒的吼声。

    谢云溪偏激的性子,温如烟不是第一次见识。

    可就算她习以为常了,仍是有些被她疯狂的举动吓到。

    温如烟僵硬站在门口,含泪看着谢云溪将房间里所有能砸能扔的东西都砸了都扔了。

    喉咙哽颤,捂着嘴不出话。

    “骗子!温如烟,你就是个骗子!聂相思才是你最重要,最爱的人是不是,那我呢?我爸爸呢?我们算什么?我们算什么?啊……”

    谢云溪抱着头,歇斯底里的惊叫嘶吼。

    温如烟泪流满脸,哑声哀求,“云溪,你别这样,你冷静点好么?”

    “你让我冷静是么?好,好,我冷静!”

    谢云溪几大步上前,一把握住温如烟的双肩,双眼瞪到最大,眼珠子血红,原本清秀的脸庞此刻透着扭曲和狰狞,“你现在立刻给聂相思打电话,你不要她了,你跟她,你只有我一个女儿。你跟她了,我就冷静。今天的事,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我还是把你当成我的亲生母亲尊敬爱护。你给她打电话,你给她打!”

    “云溪……你别这样……”温如烟摇头,心脏揪疼,她怎么能打这个电话,她怎么能这么伤害她的亲生女儿?她做不到,死都做不到!

    “你给她打!你现在就给她打,你打啊!啊……”

    “云溪,云溪……”

    谢云溪最后一道叫声刚吼出声,她双眼蓦地翻白,栽到温如烟身上,晕了过去。

    温如烟骇叫出声,忙托抱着谢云溪,哭着喊人,“李妈,李妈……”

    李妈在楼下早就听到从楼上传来的动静,听到温如烟叫她,立即朝楼上跑,却,跑到半路,又听到温如烟慌张的嗓音从楼上传来,“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李妈一个急刹车,顾不上迟疑,白着脸转身又冲跑下了楼,拿起座机拨打120.

    ……

    战廷深下午便回了别墅,在客厅里不仅没看到聂相思,连张惠也不在,战廷深抿了口薄唇,便朝楼上走了去。

    上楼后,战廷深径直去了聂相思房间。

    拧开房门进去,眸光精准落到粉色纱帐里床上微微鼓起的一团。

    战廷深菲薄的唇淡扯,放轻动作将房门带上,缓缓朝床的方向迈去。

    “三叔……”

    然。

    战廷深还没走进,就听到从粉色纱帐里传来聂相思忍笑的嗓。

    战廷深脚下一顿,英逸的眉宇登时拧了下,故意板着脸瞪向粉色床上的某团。

    “嘿嘿。”

    聂相思翻了个身,笑嘻嘻的盯着战廷深这边。

    战廷深嘴角狠实一抽,没再刻意放轻脚步声,走过去,拂开纱帐,坐到床沿,压着眉,严严厉厉盯着床上侧躺着,冲他抿唇笑的丫头。

    “嘿嘿……”

    聂相思笑个不停,笑到,让战廷深都产生了错觉,反思自己刚才的举动真的有那么搞笑?

    眯了眯眼,战廷深蓦地俯下身,两只手掌捧高聂相思的脸,照着她咧起的嘴用力印了下去。

    聂相思眼阔蓦地缩颤,呼吸亦是停顿了顿。

    “有这么好笑?”战廷深惩罚似的轻咬聂相思的嘴唇。

    聂相思脸沸红,从被窝里伸出两条胳膊,抱住战廷深的脖子,掀起绵密的睫毛羞羞答答的看战廷深,低颤着嗓音,“我是高兴。”

    战廷深扬眉,蹭掉拖鞋,倾覆到聂相思身上,温柔啄了啄她的唇,“高兴什么?”

    聂相思眨动睫毛,呼吸有些不规律,“你在乎我。”

    这个答案,战廷深还比较满意。

    严厉的冷眸浮现溶软浅笑,战廷深一只手从她脸上移开,往她被窝里伸,吻在她唇上的动作不停。

    聂相思提气,眼眸湿漉漉的盯着他,身子轻轻的颤。

    战廷深滑动喉结,薄唇压着她唇上,沙哑的,“放心。”

    “……”聂相思羞得当即闭上了眼睛,垂在眼睑下的黑长睫毛不规则的抖动。

    战廷深的吻,从聂相思的唇,移到耳畔和颈子。

    “三叔。”

    聂相思颤悠悠的声叫他。

    “嗯?”战廷深吻吻她的肩。

    “疼。”聂相思委屈的。

    战廷深手微顿,旋即收回手,脸紧紧靠在她的颈窝,喘息浓重。聂相思不敢乱动,呼吸凌乱。

    两人就这样躺靠着好一会儿,战廷深才从她身上下来,躺到她身边,和着被子把她搂进了怀里。

    聂相思胸口仍有些麻疼,羞涩的垂着睫毛,脸紧贴在他结实的胸膛,羞到话都不好意思。

    战廷深也没话,只是时不时亲亲她的头发和额头。

    “三叔,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又过了好一阵子,聂相思才瓮声瓮气的在战廷深怀里。

    战廷深冷眸微深,“嗯,没什么事就回来了。”

    “噢~~”聂相思道。

    战廷深眉心轻动,垂眸看聂相思,“不想我这么早回来?”

    聂相思一愣,忙抬头,大而亮得眼睛直勾勾盯着战廷深,“绝对没有!”

    战廷深就笑了,长指捏着她的下巴,低头吻她的唇。

    聂相思怕他觉得她不想他回来,在他吻上她的一瞬,便主动抬起手勾住他的脖子,张唇回应。

    对此,战廷深既觉甜蜜又觉负担。

    冷眸里有温柔也有无奈,丫头存心折磨他呢。

    饶是胀疼得厉害,战廷深也没舍得结束这个吻。

    直到聂相思呼吸不上来从他唇上退离,战廷深才虚眯着赤热的眼眸,低喘的起床,径直朝洗浴室走了去。

    聂相思发愣,傻乎乎的盯着战廷深。

    为什么每次接吻后,他都要去洗浴室一趟?!(战廷深咬牙:你呢!聂相思无辜脸)

    这一天,聂相思直等到夜里十点,都没等来温如烟的回电或是回信

    ……

    周三下午,结束一天复习,聂相思送谷丽华到门口,“谷老师,您慢走。”

    谷丽华点点头,往台阶下走。

    却,走了两步,谷丽华又停了下来。

    聂相思微怔,疑惑的看着谷丽华,“谷老师,您还有事么?“

    谷丽华转身,皱眉望向聂相思。

    因为聂相思站在高处,谷丽华站在两级台阶下,看着她时,便成了仰视。

    聂相思嘴角抽动了下,连忙走下去,站在她面前。

    “……相思,离高考越来越近,虽然你知识掌握得很好,每次测试的成绩也很不错,但是也不能在节骨眼掉以轻心。”谷丽华。

    聂相思,“……”

    “你最近状态不是很好,时常出神,你自己应该知道。”谷丽华提醒道。

    “……是,我最近……”

    “不用跟我解释原因,你自己好好调整过来就行。”谷丽华到。

    “……”聂相思眉头皱着,点头,“嗯。”

    谷丽华便也没再什么,走到车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看着谷丽华驱车驶远,聂相思明净的眼眸蒙上一层郁色,脸色亦是黯然忧郁。

    “姐,您手机响了。”

    聂相思在门外站了有一会儿,张惠的声音忽地从里出来。

    聂相思闻言,暗淡的双眸倏地一亮,提气,转身快步朝屋里走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