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38章 知道害怕,才能小心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明白过来,梁雨柔只觉寒气入体,冻得她后背止不住的战栗。

    战廷深扫了眼梁雨柔惶然中带着些许不可置信的脸,语气平平,“我还有事,先走了。”

    完,也不等梁雨柔开口,起身头也不回的往咖啡厅门口走。

    梁雨柔没有挽留,双手用力攥紧,眼眸通红,死死盯着战廷深挺括的背脊。

    心头嫉恨得发狂。

    能让他这样花费心思的看重和在意,她聂相思,究竟凭什么!凭什么!

    ……

    因为前一晚的失眠,聂相思吃了早饭再回房间睡,睡得异常的熟和香。

    中午若不是张惠叫她起床吃午饭,她恐怕会一觉睡到晚上。

    嗯,前提是,中途不会被饿醒。

    聂相思去洗浴室洗了把脸,又对着镜子拍了拍,有了些精神,才离开卧室,朝楼下走。

    她刚走到楼梯,张惠在楼下看到她,便,“姐,您的手机又响了一上午。”

    聂相思,“……”

    心头微微一鼓,下楼的步伐急了些。

    走到客厅茶几前,聂相思拿起手机,解锁。

    乌润的眼眸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未接来电和十几条消息,有些傻。

    愣了好几秒,聂相思才伸出指尖点开未接来电,当看到这些电话都是温如烟打来时,聂相思呼吸密了密,心脏跳动的弧度也沉了沉。

    缓缓咽动了下喉管,聂相思退出未接来电提醒,打开短信息。

    十几天信息,无一例外都是温如烟发来的。

    前十来条,无非是恳求她接电话的内容。

    后三条……

    聂相思握紧手机,双眼蓦地滚热,盯着那三条信息。

    “思思,对不起。是妈妈不好,妈妈没有早一点找你,没有早一点跟你相认。妈妈不会为自己辩解什么,你埋怨妈妈,恨妈妈,妈妈都全部接受。因为是妈妈对不起你。”

    “思思,妈妈很想你,这十几年,妈妈无时无刻都在思念着你,可是妈妈没去找你,是妈妈的错,不是你的原因。妈妈很爱你,很爱你。你仍然是妈妈最爱的宝贝,最爱的思思。你是妈妈这辈子最大的牵挂,没有人能比得上你。”

    “思思,你不原谅妈妈也没关系,只要你过得好,过得幸福,妈妈就心满意足了。”

    “……”

    聂相思握着手机,只觉得手机屏幕在她眼前越来越模糊。

    张惠从餐厅出来,见聂相思仍站在沙发前握着手机一动也不动,有些奇怪,便走了过去。

    待走近,张惠看清聂相思此刻的模样,眉心狠狠一跳,惊道,“姐,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干什么哭了?”

    是的。

    聂相思这会儿正拿着手机,啪嗒啪嗒的掉眼泪。

    “姐……”

    “张阿姨,我没事,您别担心。”

    聂相思用力吸鼻子,腾出一只手慌忙擦脸上的泪,在张惠走近前,聂相思拿着手机快步走进了客厅的洗手间。

    “姐。”

    张惠不放心的追过去。

    “张阿姨,我真的没事!”

    聂相思这话是从洗手间里传出来的。

    洗手间的房门被聂相思从里关上,并且反锁了。

    张惠走到门口,便束手无策,只能站在门口干着急。

    洗手间里。

    聂相思坐在马桶盖上,用手背抹了抹眼睛,拿起手机在屏幕上快速滑动,不一会儿,一条信息便在她指尖编辑好。

    “为什么过去这么多年不找我?为什么明明知道我是谁不认我?当年发生了什么?你是不是一直知道我在哪儿?你……真的是我妈妈么?”

    聂相思看过温如烟夹在钱夹里的照片,照片里跟她在一起的女人,气质跟温如烟很像,温柔婉约,可乍一看,温如烟跟照片上的女人就好像两个人。

    就算十三年,会一个人的样貌发生或多或少的改变,可她不觉得能变得这么彻底。

    所以昨天在看到温如烟钱夹里的照片,结合温如烟对她莫名其妙的关心和爱护,聂相思便觉得温如烟很有可能就是她的母亲,但她并不敢肯定。

    因为温如烟和照片里的女人,外貌差别很大。

    聂相思将消息发送出去后,便红着眼眶等温如烟的回复。

    可她等了许久,都没等到温如烟的消息。

    聂相思眼眶浸湿,用力咬了口下唇,打开短信编辑框。

    “如果昨天不是我不心看到那张照片,你是不是永远不打算跟我相认?真的就当我已经死了,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了?”

    聂相思发出消息,等了近五分钟,温如烟仍然没有回复过来。

    聂相思扣紧手机,鼻尖和眼睛都是通红,又难过,又慌。

    她为什么突然不回复她消息?是不是,她真的不想认她?

    “姐,姐,你还好么?啊?”张惠焦急万分的嗓音隔着洗手间门板传来。

    聂相思用力瘪着嘴角,抬头,努力将涌到眼眶的泪往回逼。

    “姐,你别吓我,你回我一声?”

    门把从外拧动的声响,伴随着张惠急不可耐的声音再次拂入。

    聂相思张唇深呼吸,抬手抹了把眼睛,从马桶上站起,道,“张阿姨,我没事,我马上就出来。”

    听到聂相思的声音,张惠才停止了拧动房门的动作。

    聂相思走到洗手台前,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才走到洗手间门口,将房门打开。

    房门打开的瞬间,张惠几乎立刻便抓住了她的手,满脸紧张和担忧,“姐,您这是怎么了?”

    聂相思双眼仍旧红红的,看着张惠焦灼的模样,有些内疚,哑声,“对不起张阿姨,让您担心了,我现在没事了。”

    “到底出什么事了?你跟张阿姨。”张惠道。

    聂相思想了想,摇头,从洗手间出来,“我真的没事了张阿姨。对了,这件事您别告诉我三叔,免得他担心。”

    聂相思除了声音有些沙哑,以及眼眶红润外,情绪仿佛已经恢复正常。

    张惠皱紧眉,盯着聂相思没答应,“你都这样了,我怎么能不告诉先生?”

    “张阿姨,您真的别跟我三叔,他最近挺忙的,您看大周末的还去公司加班,我不想他为我的事再操心。三叔虽然能力强,但也不是铁人。”聂相思哀请的看着张惠,声道。

    “……那你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不然我心里不踏实。”张惠道。

    聂相思现在是怀孕初期,情绪起伏这么大,她实在是不敢疏忽。

    聂相思虽然将张惠当亲人,但温如烟的事,她觉得现在并不是的时候。

    但见张惠又坚持,聂相思抿抿唇,只好,“张阿姨,我自己跟我三叔吧。”

    张惠,“……”

    “其实我只是不想让三叔知道我哭过,这件事,三叔他知情的。”聂相思。

    “……先生知情?”张惠惊。

    聂相思点头,认真看着张惠,“我没骗你张阿姨,三叔真的知道。所以您别担心了,我刚只是有点控制不住,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谢谢您这么关心我。”

    “……别这些傻话。”张惠叹息,“既然这样,那我不告诉先生。但是姐,您现在是在孕期,又是头三个月,你自己的情绪千万要控制好,孩子现在肚子里还脆弱得很,他可不想我们这些大人。明白么?”

    聂相思愣了愣,白嫩的手掌下意识的抚住肚子,怔怔的看着张惠。

    张惠见她这样,心生怜惜,拉着她朝餐厅走,“你还,不懂这些。但张阿姨的你要谨记。否则若是有个好歹,你哭都来不及。”

    听到张惠这么。

    聂相思一下想到了她昨天从蓝鸢一路狂奔……又想到在花园哭那一通,还有刚刚……

    聂相思脸有些白,吸了口凉气。

    张惠见聂相思吓到,虽然不忍,但也没什么。

    她年纪,现在是头胎头三个月,再像以前那般任性是不行的。

    知道害怕,才能心。

    ……

    谢家别墅。

    温如烟穿着针织衫和长裙,系着围裙在厨房和保姆一起准备午餐。

    “太太,您身体又不舒服么?”保姆关心的看了眼温如烟苍白的脸,。

    温如烟嘴角牵强扯了下,正要回答。

    谢云溪的声音忽地从客厅传来,“妈。”

    温如烟拿着汤勺的手一顿,只因谢云溪很少用这样冷淡的声音叫她。

    温如烟浅蹙眉,放下手里的汤勺,缓缓转头朝客厅看。

    谢云溪站在客厅,手里拿着一只手机,脸上的苍白不比温如烟脸上的少,望着温如烟的双眼,一如她第一次进谢家时,冷漠,防备!

    而温如烟的注意力却不在谢云溪看着她的双眼上,而是,她手里的手机。

    因为那只手机,是她的!

    温如烟单调的身子一震,接着便是一震慌乱涌来,“云溪……”

    谢云溪冷冷扯唇,拿起手里的手机对温如烟举了举,却是什么也没,转身朝楼上走。

    温如烟猛地握紧手,来不及多想,匆匆忙忙追了上去。

    “云溪,云溪……”

    谢云溪快步走进自己房间,却没有关门。

    温如烟有些踉跄的跑上楼,走进谢云溪房间,手指颤抖的将房门关上。

    还没转身,就听谢云溪冷然的嗓音从后拂来,“思思,是聂相思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