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37章 一心想要嫁给他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眉梢当即掠过一道峭寒,声线微沉,“她来干什么?”

    张惠见战廷深这般,暗暗替聂相思感到欣慰,毕竟,梁雨柔将会嫁进战家,成为战家的三太太,几乎是潼市公开的秘密。

    之前不知道战廷深对聂相思的心思,张惠也以为梁雨柔不久就会嫁进战家,当这个家的女主人。

    不过现在看来,她家先生应该对她没半点那方面的意思,姐才是她家先生最看重的人。

    这般想着,张惠一五一十将梁雨柔带着荔枝和龙眼上门的事告知了战廷深,并将她的顾虑也了。

    她担心梁雨柔恐怕是知道他和聂相思的事,也知道了聂相思怀孕的事。

    战廷深听完,本就冷峻的面庞更冷了,漆深的眼潭闪动着寒光,声线阴鸷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

    ”诶。“

    有了战廷深这句话,张惠表示一百二十个心都放下了。

    ……

    自怀孕以来,聂相思很少有睡不着的时候。

    可这晚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好不容易来了点睡意,又总是做梦。

    梦境光怪陆离,场景跳跃极大,到最后聂相思也不知道自己梦的是个什么鬼。

    因为聂相思睡不好,战廷深一整晚却是没合眼,抱着聂相思轻轻拍她的背。

    凌晨五六点,聂相思才算真正睡熟。

    然而,不到八点聂相思便醒来了。

    战廷深见她睡着才下的床,去洗浴室冲了澡围着浴巾出来,就见聂相思迷迷瞪瞪的坐在床上发呆。

    战廷深长眉蹙了蹙,跨步走过去,提起滑到聂相思肚子上的被子往上裹在她肩膀上,自己则坐到她身后,轻拥着她,“饿了?”

    聂相思深吸气,往后靠在他身上,抬起两只迷迷糊糊的眼睛看战廷深刚洗过的清爽脸庞,声音惺忪,”不饿。“

    “那怎么起来了?”

    聂相思刚睡着不过两个多时,所以见她醒来坐在床上,战廷深便以为她是饿了。

    毕竟从怀孕开始,丫头的食量见长的不是一点点。

    “不知道,反正就醒了。”聂相思耸耸肩膀,语气里也颇有点无奈。

    战廷深从侧亲了下她的脸,醇声,“再睡会儿。”

    “不睡了。”聂相思摇头。

    “怎么?”战廷深抿唇。

    聂相思对他眨眨眼,“反正也睡不着。”

    战廷深敛目盯着她看了会儿,,“那就起来吃了早餐,等有了睡意再睡。”

    “嗯。”聂相思乖巧的点点脑袋,随后朝战廷深伸出两只胳膊,软软撒娇,“三叔,我要洗脸漱口,抱我去。”

    战廷深无奈刮了下她的鼻尖,长臂有力的将她抱起,朝洗浴室走。

    ……

    吃了早餐,战廷深陪聂相思去花园走了会儿。

    回到客厅,聂相思坐在沙发吃水果,战廷深则上了楼。

    约一刻钟,战廷深穿戴整齐从楼上下来。

    聂相思往嘴里塞了颗葡萄,乌溜的大眼瞅着战廷深。

    周六去公司也就算了,周末也要去?

    战廷深走到聂相思面前,伸出两根长指挑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亲了亲,便要往门口走。

    “三叔。”

    聂相思忙坐直身,伸手拉住他一边袖口,声叫他。

    战廷深顿住,英俊的面庞浅浮着柔软,垂眸看聂相思,“嗯?”

    “最近公司很忙么?”聂相思问。

    战廷深挑唇,俯下身,将双臂撑到聂相思身体两边的沙发,薄唇凑到她嘴角,边啄边挑着眼皮看她,“你见过三叔闲着么?”

    过年的时候。

    聂相思在心里。

    不过,除了过年,他貌似一年四季真的都挺忙的。

    其实仔细想想也能想通。

    战氏那么大的集团,许多事务都等着他决断,而且三天两头都有应酬,动不动就要出差四处飞。

    而且每天从公司回来也不能休息,晚上还得去书房办公。

    这般一琢磨,聂相思忽然觉得战廷深挺辛苦的,有点心疼。

    于是,聂相思主动会亲了亲战廷深的嘴角,松开了战廷深的袖口,软绵绵,“那你去吧,我在家等你。”

    战廷深眼角笑出两道性感的纹路,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又在她脸上亲了几下,才起身朝门口走去。

    看着战廷深离开,听到别墅外汽车引擎声驶远,聂相思才收回目光。

    在客厅坐着吃了会儿水果,睡意来袭,聂相思便打着哈欠上楼睡回笼觉去了。

    ……

    某高档咖啡厅,战廷深到达时,梁雨柔已经到了。

    看到战廷深出现在咖啡厅门口,梁雨柔欣喜的从位置上站起,脸上的喜悦毫不掩饰的袒露,双眼放光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面无表情朝梁雨柔这边走来,坐到她对面的位置。

    上午咖啡厅人不是很多,大厅里零零散散的有些人,但战廷深出现在这里,还是吸引了这些人的注意。

    毕竟像战廷深自带光环又身份显赫的人,就像一块吸睛石,到哪儿都是焦点。

    感觉到众人的目光,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梁雨柔挺直腰身,下巴也抬高了分,脸上的笑意深浓,含情脉脉的看着对坐的战廷深,柔声,“深哥,我没想到你会主动约我出来,我很开心。”

    战廷深面容清淡,甚至带着些许疏离,冷眸无温看着梁雨柔,“我们认识多久了?”

    “看你,这都忘了。”

    梁雨柔撅唇,“我现在二十六,快二十七了,我们也认识快二十七年了。”

    的确快二十七年!

    战曜跟梁雨柔的爷爷梁予奂是几十年的好友。

    梁予奂十年前离世,且不其在世时,两家关系亲密。

    就是梁予奂去世后,两家也时常走动,梁予奂的夫人徐佩龄在战廷深孩提时便对他极好。

    因为喜欢战廷深,所以梁雨柔出世,徐佩龄便提出两家定娃娃亲,让梁雨柔长大后嫁给战廷深。

    当时盛秀竹和战津都要答应了,还是战曜给否了,都什么年代了,还学古人定什么娃娃亲,等两个的长大,真有缘分就在一起,没有也不强求,不用这套把俩破孩给绑在一起。

    战曜这一否,让徐佩龄还有些不高兴,不过也没再提这事。

    但不知道是不是从徐佩龄就跟梁雨柔提这事,倒是梁雨柔从一双眼睛就黏在战廷深身上,到现在都没变过,一心想要嫁给他。

    战廷深呢?是真的对梁雨柔没感觉。百分百确定不可能娶她。

    可这人寡言少语惯了,也懒得解释和明。

    再者,他从始至终从头到尾都没承认过跟梁雨柔有关系,在他看来就是对她解释都有点浪费他的时间。所以一直懒得。

    但现在不同。

    “喜欢我吗?”战廷深real直接。

    “……”梁雨柔脸一下红了个彻底,双眼闪着光看着战廷深,“深哥……”

    “喜欢?”战廷深又问,脸上的表情却相当冷静。

    梁雨柔心跳飞快,羞涩的垂了垂眼,含着下唇,轻轻点头,“喜欢,从到大,一直喜欢。”

    “我不喜欢你!”

    战廷深道。

    梁雨柔,“……”

    脸上的红在一瞬间换上苍白,睫毛震颤,受伤的盯着战廷深,有些委屈道,“深哥,你问我喜不喜欢你的目的,就是为了拒绝我么?”而且还这么不给她面子,这么直白无情!

    战廷深眯眼,“我只是告诉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不喜欢你,过去不喜欢,现在不喜欢,将来更不会喜欢。”

    梁雨柔放在桌面上的双手攥紧。

    来赴约时狂喜,在顷刻间被击碎得一点不剩。

    而且,她现在觉得自己很讽刺,很悲哀!

    梁雨柔双眼涨红,嗓音里压着哽咽,“深哥,你怎么能对我残忍?你知道我接到你约我出来的电话,我,我欣喜若狂,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约我,竟是为了跟我这些伤人的话。”

    事实上,战廷深连这样的话都不想跟她!

    战廷深淡漠的看着梁雨柔,“战家和梁家算是世交,我不想因为我们破坏两家的关系。”

    梁雨柔微怔,盯着战廷深。

    一时分不清他忽然这话是什么意思。

    “雨柔,如果可以,我希望梁家能继续保持友好的关系。上次你在我酒里下药我没有追究,权当是给徐奶奶面子。但是,不要再有下一次。”战廷深。

    “……”梁雨柔捏紧指尖,心头百转千回,暗自琢磨战廷深前后这两翻话。

    他先是不想破坏两家友好的关系,又提起已过去数个月的事,是想表达什么?

    上次她给他酒里下药都过去大半年了,过去几个月他都没提,没追究,现在却提起……

    梁雨柔双眼低垂,眼皮下的瞳仁却在快速转动。

    忽然。

    梁雨柔眼阔猛地一颤,放在桌上捏紧的双手更是攥紧,抬起双眸盯向战廷深沉铸的面庞。

    她明白了。

    他一定是知道她昨天去别墅的事了。

    也知道,她用荔枝和龙眼试探聂相思的事。

    他担心她知道后,会对聂相思不利,做出伤害聂相思的举动。

    所以今日才一反常态第一次主动约她出来!

    上次她给他酒里下药他都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对她忍让,可如今,却因为担心聂相思而约她出来!

    字面上虽是提醒她不要破坏两家的关系,实则是在威胁。

    倘若她真的对聂相思动手,就别怪他不顾情分,对付她们梁家!

    明白过来,梁雨柔只觉寒气入体,冻得她后背止不住的战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