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36章 你心里的第一,必须是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漆深的瞳仁儿蓦地紧颤。

    聂相思缠紧他的脖子,长长的睫毛因为用力闭着双眼而往上翘着,睫毛尖儿挂着剔透的水珠,湿漉漉的脸颊却在吻上他时浮出两团嫣红,看上去又娇柔又动人。

    战廷深喉结滑滚了下,抬手捧住她半边脸颊,张唇用力回吻。

    聂相思蓦地喘息,娇怯的将身子往他身上贴。

    战廷深凝视她的黑眸倏地涌上浓郁暗色,在她脸上的大掌不由得用了些力揉她的脸蛋,更深更急的吻她。

    聂相思亦竭尽所能的配合他。

    一时之间,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紧贴的两双唇,久久未曾分离。

    到最后,聂相思实在喘不上气了,才颤巍巍的握住战廷深的脖子,用力将唇抽了出来,张唇大口喘气。

    战廷深亦有些喘,手紧抚着她的脸,隽挺的眉宇蹙得很深,仿佛正在忍受着某种疼痛。

    聂相思闭了闭潮湿的眼睛,呼吸很不规律,慢慢弯下身子,将脸贴到他的胸膛。

    耳边,他勃然跳动的心跳声咚咚咚大声的拂来。

    聂相思耳尖飞烫,湿哒哒的长睫毛颤得厉害,但没从他胸膛退离。

    战廷深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大手从后轻抚她微微有些战栗的背脊,等她呼吸规则了些,才喑哑着嗓音道,“下午发生了什么?”

    聂相思轻掩的睫毛掀开,大眼里水汽氤氲,那股难受劲儿再次涌上心头。

    战廷深拧眉,双手轻扣着聂相思的双肩,将她从他胸前微推离几分,垂眸盯着她湿气更重的睫毛,“思思,三叔永远是你忠实的听众,你可以相信三叔。”

    聂相思脸难过的颤动,抬起眼皮,乌黑的眼眸此时一片潮红。

    战廷深心尖一抽,伸手疼惜的抚了抚她的眼角,出口的声音更温柔了分,“嗯?”

    看着战廷深鼓励的眼神,聂相思张唇呼吸,开口的时候,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三叔,我妈妈,我妈妈,好像还活着。”

    战廷深闻言,黑眸收紧,但面上却是一点惊疑的表情都没有,沉沉看着聂相思,“为什么这么?”

    聂相思在他腿上坐直,皱眉,哽哑着嗓音,“我应该是见到她了。”

    聂相思前后两句话用的词都是“好像”、“应该”之类。

    听上去似乎还不太确定。

    战廷深黑睫垂了下,旋即又抬起眼眸盯着聂相思,“是谁?”

    聂相思看着他,忽然不话了。

    战廷深也不催她,手从她脸上滑到她耳边,轻捏着她软软的耳垂。

    没一会儿,聂相思一只耳朵便被他捏得通红。

    聂相思轻含了口下唇,有些害羞,伸手握住了战廷深在她耳朵上撩动的大手,拿下,放到身前,有一下没一下的掐他修长的骨节,大眼盯着他,声,“陆兆年的舅妈。”

    听到这话。

    聂相思原本以为某人为大感震惊或是意外。

    可等了会儿,某人的反应仍然淡定,而且,看着她的双眼也是轻飘飘的。

    聂相思,“……”迷惑,她家三叔虽然面瘫,但也不至于面瘫到这个地步吧?

    “……三叔,我陆兆年的舅妈可能就是我妈妈,你,你听到了么?”

    聂相思眼睛里还含着眼泪花花,认真盯着战廷深,着重。

    “嗯。”战廷深点头。

    聂相思皱眉,又郁闷又有些神奇的盯着战廷深,“就‘嗯’?”

    “不然?”战廷深。

    “……”无言以对!

    聂相思舔了口微肿着的下唇,突然很无力。

    她知道温如烟是她妈妈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忽然之间都变了个样,可到了他这里,就跟“中午吃了什么”般寻常。

    是她太年轻?

    聂相思拉着眼角,高涨的情绪,瞬间跌至谷底,有股莫名其妙的忧伤感。

    “你怎么想?”战廷深握着她的腰肢,往他身上带了带,语气平静。

    聂相思盯了他一眼,情绪很低落,“什么怎么想?”

    战廷深反手握住聂相思的手,“认么?”

    “……“聂相思后背轻震,眼阔收缩,白净的脸浮出一丝慌和茫然。

    “如果她就是你母亲,要认么?”战廷深又问。

    聂相思嘴唇抿动了几下,一双乌黑的眼珠子四处转动,答不上来。

    战廷深见此,心里却已经有了答案。

    ”你母亲,对你好么?“战廷深看着她,声音悠闲放松,仿佛只是在跟聂相思寻常聊天。

    这也让聂相思微有些别扭的心情没那么别扭了。

    想了想,聂相思低低,“嗯。我印象中是很好的。其他的细节我记不清,但我记得,她总是对我温柔的笑,看着我的眼睛,能让我清楚感觉到她对我的疼爱。”

    完,聂相思眼眶有些潮润,喉咙干咽了下,轻轻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心头一动,几秒后,他坐直身,薄唇在她鼻尖上碰了碰,冷眸近距离的凝着聂相思的眼睛,“如果你想认,三叔替你安排。”

    聂相思讶然的提气,极其意外的盯着战廷深,“三叔……”

    聂相思是真的没有想到,战廷深会这么……通情达理。

    毕竟,她从五岁开始就住进战家,算是战廷深和战家将她抚养长大的。

    现在她的亲生母亲出现,战廷深不仅表现得淡定,而且还提出安排她们相认?

    难道他就没有一点其他的感觉?

    如果她现在立刻就要认回温如烟,他不觉得心酸么?

    他养了她十三年,栽培了十三年……就这么轻易让她跟自己的亲生母亲相认?

    战廷深看着她这样儿,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只是,他倒不是通情达理,而是,有另外的打算。

    “三叔,你,你不介意么?”聂相思心看着战廷深。

    “介意什么?”战廷深挑眉,反问。

    “……”还能介意什么?聂相思抿唇。

    战廷深拿起聂相思的手在唇边啄动了两下,醇声,“只要你的心是向着我的,就行。”

    聂相思愣了愣,脸闪过一抹霞红,赧颜的看着战廷深。

    好好儿的,怎么突然煽起情来了,弄得她好措手不及。

    聂相思言不由衷的想。

    战廷深扬唇,冷眸灼亮逼人,盯着聂相思,“是向着我的么?”

    呃……

    聂相思大眼亮晶晶的瞅着他,虽没话,但眼神已经给了战廷深答案。

    战廷深嘴角弧度加大,抬手忽地勾下聂相思的脖子,再次袭上她的唇,蛮力撬开聂相思的齿关,一股脑伸了进去缠着她,霸道,“思思,在你心里排第一的,必须是我!”

    聂相思心尖战栗,手缠紧他脖子时,很轻很轻的应了声,“嗯。”

    战廷深涔涔笑出声。

    聂相思涨红了一张脸,握着拳头羞涩的垂他的肩,讨厌!

    ……

    虽然战廷深要安排她和温如烟相认。

    但聂相思自己却还没下决定。

    当年,她们一家三口出游,回来时在高速路上出了车祸。

    两辆车相撞,她们所乘坐的车被那辆车直接撞翻,整个车斜立。

    而在撞车的瞬间,温如烟将她护在了身下,随后又将她从车窗口推了出来。

    汽油味很浓,她被温如烟拼尽全力推出车,她大哭着,伸手想去拉她出来。

    温如烟脸上全是血,半边脸都插进了玻璃渣子,那双眼睛,聂相思至今都还记得,血红血红的,她让她快走,一个劲儿的让她走。

    车外大雨倾盆,聂相思哭得嗓子都哑了。

    一直对她温柔宠爱的温如烟第一次对她了狠话,她跟她,她要是再不走,她就一辈子不理她,一辈子生她的气,不要她了!

    聂相思在大雨中边哭边走,特别害怕温如烟不要她。

    那晚的雨是真的大,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的聂相思走在高速路上,有好几次都险些被狂风吹走。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

    忽然。

    轰隆一声巨响从后传来。

    聂相思有些恍惚,竟分不清是雷声还是车子的爆炸声。

    一道闪电下来,照得聂相思一张脸煞白。

    她缓缓转过头往后看去,只能在半空中看到零碎的火星子。

    聂相思突然哇的声大哭起来,边哭边往回跑。

    然而,还没跑近,聂相思便栽到柏油马路上,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时,就被告知,她的父母车祸身亡。

    明明已经“身亡”的人,为何会忽然“复活”出现在她面前?

    这些,聂相思都还没弄清楚,而且,她现在仍然有些怀疑温如烟到底是不是她的母亲。

    同时,她也不确定,她,想不想认她?

    如果想,为什么见了这么多次,她却不肯告诉她,她就是她的母亲?

    而这些顾虑,让聂相思对于和温如烟相认这件事,产生了犹豫和迟疑。

    ……

    晚饭后,聂相思心事重重的上了楼,而正打算上楼的战廷深却被张惠叫住。

    “先生,您等等。”

    战廷深往楼梯迈的步伐停顿,回身微疑的看向张惠。

    张惠朝楼上看了眼,走到战廷深面前,,“有件事,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告诉您。”

    战廷深双手习惯性的往裤兜里放,看着张惠,“什么事?”

    “下午的时候,梁姐来过别墅。”张惠缓缓。

    战廷深眉梢当即掠过一道峭寒,声线微沉,“她来干什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