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33章 擦枪走火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吞了吞喉管,谢云溪没再继续这个让她呼吸都快停滞的话题,偏头,对梁雨柔牵强的扯了扯微白的唇,,“起聂姐,我今天还在医院撞到了她,她和……战先生一起。”

    “聂相思和我三哥?”战瑾玟微怔,思绪被谢云溪带走,“她跟我三哥去医院干么?我三哥怎么了?”

    战瑾玟第一反应是战廷深,好吧,她只关心战廷深如何,至于聂相思怎么样,跟她无关。

    梁雨柔也看着谢云溪,双眼微深,漂浮着疑惑。

    “不是战先生,好像是聂姐不舒服。”谢云溪。

    “噢。”战瑾玟听到是聂相思,随即耸耸肩膀,心里怎么想的,她表现出来的也是如此,不在乎。

    “相思不舒服?”梁雨柔这时开口,“她怎么了?”

    “听她,好像是生理期的问题。”谢云溪刚才之所以突然提起聂相思,只是为了转移视线。

    现在两人的视线都转移了,谢云溪对这个话题便有些意兴阑珊,心不在焉。

    “生理期的问题?”

    梁雨柔垂下睫毛,眉头亦蹙紧,低喃。

    “雨柔姐,你别管她了,她聂相思活蹦乱跳的,能出什么事,咱们就别替她操心了。”战瑾玟。

    梁雨柔面色印着丝不易察觉的深思,闻言,抬头看了眼战瑾玟,没什么。

    之后的整个午饭过程,梁雨柔都很少话。

    战瑾玟全程都在讨好谢云溪,张口闭口都是打听陆兆年的事。

    谢云溪内心烦躁不已,但又不能表现出来,一顿午饭吃得她都快结食了!

    是以,两人都没注意到梁雨柔的异常。

    吃完饭,战瑾玟提出几人一块去逛街。

    不料,梁雨柔和谢云溪都以有事为借口拒绝了。

    战瑾玟有些郁闷,就中午这点时间,根本就不够她从谢云溪那里了解陆兆年,而且,谢云溪在她问有关陆兆年的问题时,也总是含糊其辞,所以,她根本没从谢云溪那里得到什么有关陆兆年方面的信息。

    虽是沮丧,但战瑾玟到底没勉强两人。

    于是,三人吃了午饭,便在明月阁门口分开了。

    ……

    珊瑚水榭,午饭后,战廷深陪聂相思在卧室午休。

    许是怀孕的缘故,聂相思觉特别多。

    两人躺在床上时,聂相思还精神抖索的,可没几句话便窝在战廷深怀里睡熟了过去。

    战廷深垂眸看着聂相思。

    她半边脸贴在他的胸口,粉红的嘴轻张着,发出浅细的呼吸声,呼吸时,巧的鼻翼会随着轻轻堪动,偶尔像婴儿般抿抿嘴,又张开,看着格外的乖巧娇憨。

    战廷深菲薄的唇角满足的轻扯,低头在聂相思睡得红扑扑的脸上啄了啄。

    本来只是想亲亲她的脸,嘴唇碰到她柔腻温暖的肌肤时,忍不住又往她鼻尖亲了亲,鼻尖亲了又想亲她的嘴……

    战廷深眼眸温热盯着聂相思的唇。

    因为她怀孕,他最近亲都没敢亲她,就怕……擦枪走火伤到她和孩子。

    嗯,他的自制力如今在她面前,几乎为零。

    战廷深喉结滚动,散发着热量的薄唇一点点朝聂相思的嘴唇靠,正要触碰到她的唇时,战廷深猛地止住,却又自虐般的不肯退离。而抱着她身子的双臂也随着两双唇的靠近而越收越紧。

    正当战廷深脑海里正经受着一场天人交战时,聂相思忽地又抿了几下自己的唇,随即在战廷深怀里拱了拱身子,一条细腿也不安分的搭在了战廷深的腿上,还各种不安分的蹭动。

    战廷深提气,忍无可忍,蓦地低头嘬住了她的双唇。因为聂相思轻张着唇,战廷深不费吹灰之力便探索了进去。

    呼吸受阻,聂相思当即皱了眉头,但没醒。战廷深见状,吻得更是深入大胆,一只手,甚至从聂相思宽松的家居服衣摆伸了进去。

    很快,聂相思不仅感觉呼吸困难,而且胸口处亦传来阵阵的微痛感。

    聂相思呼吸急促,嘤咛的皱着眉,缓缓打开了惺忪的大眼,一对翩长的睫毛懵懂的扇动,大眼雾蒙蒙的,看着挤着她脸的俊颜。

    这下好了。战廷深见她醒了,干脆放开了手脚,快速撩起聂相思的衣服,俯头而下。

    聂相思抽气,拧紧秀眉,眨掉眼眸里最后那点不清醒,轻喘的低头看战廷深,颤着嗓音声叫他,“三叔。”

    战廷深没应她,只是将双手插进她双手的指缝里,握紧。

    聂相思脸热腾腾的,羞得厉害,轻闭上眼不去看。

    战廷深也就过过嘴瘾,估计着聂相思的身子没敢进行到底。

    不过这一番折腾下来,两人都出了一身汗。

    战廷深翻躺在聂相思身边,一把勾过她,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力道极大。

    聂相思感觉抱着她的就像一块坚硬的石头,他身上每一根线条都是硬的。

    聂相思在他胸口睁大眼睛,眸光亮灿灿的,一动不敢动,连呼吸声都放得很轻。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战廷深沉沉喘了声,猛地松开聂相思,起身下床,径直朝洗浴室走了去。

    聂相思也随之从床上坐起来,涨红着一张脸怔怔看着洗浴室的方向,心脏处勃跳着,仿佛随时可能冲破薄薄的胸口皮肤蹦跳出来般。

    ……

    等到战廷深从洗浴室出来,聂相思已经歪歪斜斜倒在羽绒被上睡着了。

    战廷深擦着湿漉漉的短发出来看到,拿着聂相思浴室里的吸水毛巾擦头发的大手顿了顿,冷眸旋即露出无奈,将毛巾放在脖子上挂着,几步上前,心的将聂相思抱起,塞到羽绒被下,将羽绒被盖到她胸口。

    一切就绪,战廷深坐在床沿,垂眸温柔凝视聂相思,好一会儿,他俯身在聂相思脑门上亲了口,起身,离开了聂相思的房间。

    ……

    聂相思再次醒来时,已经近下午三点。

    没有在房间里看到某人,聂相思也没觉得奇怪。

    因为知道,这个点,他要么去公司了,要么在书房。

    起床,聂相思去洗浴室洗了把脸,随即到楼下觅食。

    好吧,她是饿醒的。

    聂相思下楼,走到厨房,就又见张惠已经在研究晚上做什么了。

    “姐,你醒了。”张惠笑眯眯的。

    聂相思点头,走到冰箱打开,从里拿了个梨,关上冰箱门,正要去洗。

    张惠便从她手里拿过了梨,到洗水槽洗了洗,将梨上的水渍用吸水纸擦了擦,又才递给聂相思。

    “张阿姨,你真好。”聂相思嘴甜的。

    张惠对她笑笑,“出去待着吧。”

    聂相思点头,边啃着梨边朝厨房外走。

    “对了姐,你的手机下午一直在响,你去看看。”

    聂相思刚走出厨房,就听到张惠的声音从后传来。

    聂相思朝客厅看了眼,回头答应了声,朝客厅走。

    因为怕手机辐射,所以在家时,某人非要把手机拿到离她十万八千里的地方不可。

    中午上楼休息时,手机就被某人强硬放到了楼下客厅。

    聂相思走到客厅沙发,从沙发前的茶几上拿起手机,打开手机屏幕,解锁。

    就见手机上的确有几通未接来电。

    聂相思点开,看了眼手机号的备注,是……温如烟。

    上次温如烟给她打过电话后,她就将她的号码存了起来。

    聂相思想了想,还是回拨了过去,毕竟她给她连续打了这么几通,万一真有事呢?

    手机刚打通,那端便接了起来。

    “思思?”

    手机里传来温如烟柔婉的嗓音。

    “……是我,温阿姨,您之前给我打电话了?”聂相思坐在沙发上。

    “是啊。上午在医院我不是跟你过,要去找那位老中医开方子么?现在方子我开来了,而且还在他的中医馆抓了几服药,你现在得空么?”温如烟。

    聂相思有些发愣。

    没想到温如烟竟然真的去找老中医开方子了,而且还,这么迅速……

    “……温阿姨,这太麻烦您了。”聂相思意外到不知道该什么好。

    “麻烦什么,我经常去那里找他,都熟悉了。”温如烟温柔。

    聂相思有些吃不消温如烟对她的好,总觉得太过……莫名其妙和突然。

    “思思,你现在能出来么?或者你告诉你现在的地址我给你送去。你放心,不麻烦的,司机可以送我过来。”温如烟。

    听着温如烟周到体贴的话,聂相思心里有那么点受之有愧的感觉。

    轻轻提气,聂相思对着手机,“温阿姨,我出来拿吧,谢谢您。”

    “你这孩子,跟我还客气。”温如烟听到聂相思答应出去拿,开心的笑。

    聂相思,“……”

    “那我们还是约在之前的蓝鸢?”温如烟问。

    “好。”聂相思道。

    温如烟笑着了句“我等你”,才挂了手机。

    聂相思从耳边拿下手机,在沙发里坐了几秒,将手机和手里刚吃没几口的离都放到了茶几上,起身就要上楼换衣服。

    就在这时。

    一阵由远及近的汽车引擎声蓦地从别墅外传来。

    聂相思往楼梯方向转的脚尖一顿,诧异的朝门口看去。

    “是谁来了?”

    张惠擦着手从厨房出来,快步朝门口走。

    将将走到玄関口,就看到了门外往台阶上迈来的女人。

    看到女人的脸,张惠微惊,“梁姐?”

    一听到这三个字耳膜便是一震,聂相思果断转身就朝楼梯的方向快步走。

    “相思。”

    然,聂相思人还没走上楼梯,梁雨柔刻意提高了音量的嗓音从后传来。

    聂相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