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30章 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张惠眉尾一颤,匪思的皱眉,表示看不懂这两人,遂叹了口气,转身去了厨房。

    楼上,聂相思在自己卧室,越想越委屈,越想越觉得憋得慌。

    于是,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打算给夏云舒打个电话吐槽,不然她真的要爆炸了!

    不想,拿出手机,打开屏幕解锁,夏云舒的消息先一步弹了出来。

    聂相思诧异的挑眉,打开消息。

    将消息浏览完,聂相思瞬间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敢情她去医院的事是这二货告诉某人的,还误以为她去医院是打胎?脑子呢?

    聂相思突然就不想给这二货打电话了!

    叹了口气,聂相思低头摸自己的肚子,倍感孤独,感觉这世上已经没有知己,没有人能理解她了。(肚子的豆芽:麻麻,宝宝理解你,你快把宝宝生出来吧。)

    ……

    接下来的几天,聂相思没再提参加高考的事,战廷深让她待在家里她就乖乖待在家里,哪儿都不去,就连战廷深要带她出去吃好吃的,聂相思都以要安胎为由,拒绝了。

    不仅如此,聂相思的乖也超出了战廷深对她的了解。

    几乎已经到达,他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他不让她做什么,她就坚决不做什么。

    战廷深让她往东,她绝不对不会往西,整个像是被听话蛊。

    战廷深开始还挺欣慰的,可渐渐的就不对味了。

    因为聂相思虽然听话,也乖巧了。

    但他很少看到她笑,多数时候都是沉沉默默的,一点也没有十七八岁少女该有的活力和青春,反而有些木讷和忧郁。

    察觉到丫头的不对劲,战廷深这天没去公司。

    早上陪聂相思吃完早餐,在聂相思提出要去睡个回笼觉“养胎”时,战廷深头一次没“批准”,而是牵着聂相思去花园散步。

    聂相思同样的没表现出任何异议,乖乖的执行。

    两人手牵手……准确的是,战廷深牵着聂相思,而聂相思没有挣脱而已,走在花园的径上。

    战廷深沉默着,聂相思也不话,气氛不要太诡异。

    终于。

    战廷深蹙了眉,停下脚步。

    聂相思微愣,也停了下来,睁着一双乌润却有些郁郁的大眼疑惑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松开聂相思的手,侧转身面对她,将双手放进裤兜里,垂眸,眸光深幽却也精深的盯着她,两片薄唇微微抿直,俊颜透着严肃,“谁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啊。”聂相思保持着那个表情,。

    “对我不满?”战廷深凝着她,沉沉。

    聂相思摇头。

    “笑一个。”战廷深盯着聂相思看了几秒,突然。

    “……”聂相思嘴角抽搐,他正当她绝对服从指令的机器人?

    战廷深眯眼,“不是听话,怎么不笑?”

    聂相思抿抿粉唇,,“你去让别人笑给你看吧,我笑不出来,我回去了!”

    完,聂相思噘着嘴,转身就要走。

    “清楚,我出去让谁笑给我看?”

    战廷深凛目,从后一把拽住聂相思的胳膊,又将她扯了回来。

    聂相思火气也有点上来了,好吧,她这几天一直有火气,只是憋着呢。

    回头,大眼亮灿灿的盯着战廷深,“你爱让谁笑让谁笑,反正我笑不出来!”

    “这几天不是一直很听话么?让你笑一个就发这么大的火?”战廷深冷声。

    “是我发火么?明明是你无理取闹,霸道强势,大男子主义!”聂相思一句话了战廷深“四大”罪名。

    无理取闹,霸道,强势以及大男主主义!

    战廷深眯眼,“我大男子主义?”

    “你就是大男子主义。”聂相思大声道,眼睛却红了,情绪仿佛已经到了发泄的临界点,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战廷深注意到,松了松抓着她手臂的力道,冷眸深深凝着她,没再什么刺激她。

    事实上,他也只是想借此让她把她憋在心里的话出来,不然他不知道这丫头心里到底憋着什么委屈。

    “如果你不大男子主义,就不会不让我参加高考。你不知道我有多重视这次高考么?为了高考我多久没睡过一次自然醒了。”

    到这个,聂相思就委屈!

    上学期她每个周末她还能任性一次睡个饱,这学期压根就没有过,多睡一会儿罪恶感马上就出来了,真是够了!

    她争分夺秒的复习了这么久,他不让考就不让考,没这么霸道的人!

    “你不就是想要一个听话的娃娃么?我现在都听你的。你让我静心待在家里养胎,我就待在家里,哪儿都不去,我把孩子生出来了再出去行不?你什么不好不让我做,我就不做,吃什么好我就吃什么,让我什么时候休息我就什么时候休息,你让我陪你散步我就陪你,你还要我怎么样?还不满意是么?既然对我这么不满意,你去找个让你满意的不就好了?”

    聂相思边抹着眼泪边控诉,委屈大发了!

    听聂相思前一段话,战廷深冷眸里浮现深思,然后听到最后,双眼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严厉的盯着聂相思道,“聂相思,你再一次让我去找别人你试试,看我能不能剥了你的皮!”

    “你剥啊!”

    聂相思一般在极度生气或是极度委屈的时候是不怕战廷深的。

    所以听战廷深这么,当时就呛回去了。

    战廷深英挺的眉宇拧成了“川”字,也非常果断的上前,一把勾住聂相思的脖子,低头堵住了她倔犟的嘴儿。

    “唔……不,不要亲我……去,亲让你满意的,啊……”

    聂相思还没完,舌头便被狠狠咬了口,疼得她整张脸都抖了起来。

    战廷深另一只手箍紧她的细腰,用力得似要将她拦腰截断般狠。

    聂相思睫毛眨个不停,眼泪汪汪的。

    只觉得他的唇像是一种武器,碾磨得她的唇脱了一层皮般的刺痛。

    聂相思抽着气,受不了的都开始跺脚了。

    偏偏怎么推他都推不开。

    聂相思又疼又委屈又无计可施,种种情绪堆积下,眼泪哗哗掉了下来。

    嘴里尝到涩咸的液体,战廷深动作一顿,从她唇上退开,冷眸暗深盯着她痛到一张脸都皱皱巴巴的模样,喘息密而粗。

    聂相思伸手捂住自己的嘴,挑着一双绯红的大眼怨怼的瞪着他。

    战廷深敛紧眉头,喉头滑滚了两下,抬手要去给她拭泪。

    然而,手还没碰到她的脸,她便将脸转到了一边。

    战廷深手微停,旋即抿紧唇,捧着她的脸直接将她的脸掰转了过来。

    聂相思看着他冷峻的脸,这下直接哭出声了。

    一个人,怎么能霸道到这个份儿上?!

    难道是她长得像包子?

    “呜呜……”

    聂相思悲从中来,感觉自己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了,好蓝瘦啊!

    战廷深,“……”

    两道长眉往鼻翼的方向拢,都拢成一条眉毛了。

    在她腰上的手也松开了,两只手掌抚上她的脸,无声的给她擦眼泪。

    聂相思一面蓝瘦的哭一面去看他,委委屈屈的抽噎。

    战廷深见怎么也擦不净她脸上的泪,心口微缩,停了下来,冷眸沉沉的凝着她,“别哭了。”

    聂相思现在的情况能不哭就不哭?

    她都憋好几天了,才哭这么一会儿,哪够?

    吸了吸鼻子,聂相思不话,继续哭她的。

    战廷深轻提气,又慢慢舒了口气,展臂将聂相思轻轻拥进怀里,坚硬的下巴抵在聂相思的发丝。

    隔了会儿,他缓柔的嗓音从聂相思头顶洒下,“我会安排好。”

    “……”聂相思哭声微顿,抽颤的身子僵了僵。

    战廷深从下看,能看到她微微竖起的耳朵。

    薄唇无奈轻撩,大掌揉了揉她的背部,接着握着她的双肩,将她微微推离他的怀,低眸看着她,眼角眉梢皆夹带着对聂相思无可奈何的妥协,“让你参加高考。”

    聂相思包满泪珠的猫眼陡然睁大。

    因为她这个举动,她卡在眼睛里的泪珠簌簌全砸了下来。

    聂相思手忙脚乱的去抹脸上的泪,心脏怦怦跳着,紧张且期待的盯着战廷深,哑着嗓子,“真的?”

    战廷深颔首。

    “……”聂相思挂着泪痕的脸倏地亮了,像是抹了珍珠粉。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欢喜得话都不会的样儿,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这辈子也算是折在这丫头的手里了!

    这个丫头,捏着他的命门!

    稍稍使点下把戏,在他面前哭一哭,他能把命都给她!

    战廷深望着聂相思的眼眸里,此时除了无奈,便是满满的柔情和甘愿。

    “三叔,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聂相思突然跳起来去抱战廷深的脖子。

    吓得战廷深赶紧伸手抱住她的腰,后背的冷汗都出来了。

    在聂相思两条腿夹在他腰上时,当即沉眉在她屁股上拍了两下,“聂相思,你皮又痒了是不是?”

    “嘿嘿。”聂相思破涕为笑,松开他的脖子捏他的耳朵,笑得像个傻子。

    战廷深压着眉,仍为她先前的举动胆战心惊,所以聂相思对他笑,他也板着个脸没给她一点好脸色瞧。

    聂相思这会儿百毒不侵,见他这般,笑嘻嘻的捧着他的脸,低头,软香的嘴便主动覆在了战廷深微凉的薄唇上。

    战廷深背脊便是一震。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