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29章 思思,你听话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解开身前的安全带,朝聂相思倾身过去,他身上干爽的气息混合着淡淡的烟草味拂了过来,聂相思猫眼微颤,本能的缩紧肩头。

    战廷深扬眉,随后,聂相思听到了安全带扣解开的声响。

    聂相思乌沉沉的双眸定了定,脸慢腾腾的红了起来,她还以为他要……亲她呢!

    战廷深哑笑,大掌抚了抚聂相思的脸,掐着她的腰,将她从副驾座提坐到了他腿上。

    聂相思脸颊发烫,乌黑的大眼越是黑亮,迷惑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背部靠在椅座上,一手稳稳揽着聂相思的腰肢,一手温柔的落在聂相思的肚子上。

    “……”聂相思眼阔扩大了圈,傻兮兮的看着他。

    战廷深面庞清和,一向性子冷硬的男人,此时周身竟也弥漫着缕缕柔软。

    聂相思眨眨眼,低头看着他手掌贴着的肚腹处,“三叔,你喜欢孩子么?”

    “不喜欢。”战廷深耿直。

    聂相思愣住,抬头盯着他的脸。

    战廷深容颜温和,薄薄的嘴角也微微翘着,整个人的气场都很平和雅然。

    可他却,他不喜欢孩子。

    如果不喜欢孩子,那他干么爱不释手的摸着她的肚子?

    并且,在以为她将孩子打掉的时候,那般疯狂愤怒。

    聂相思眼底露出深深的疑惑。

    战廷深在这时柔软掀起黑睫,眼眸里像是揉进了万千星辰,温柔而清亮,“除了我们的孩子。”

    聂相思一震,一对乌黑的眼珠子往里缩,看着战廷深。

    他的意思是,他不喜欢孩子,但他喜欢,她和他的孩子,是这个意思么?

    聂相思歪了歪脑袋,模样看着有些木讷。

    战廷深扬高唇,抬手,在她白洁的脑门上轻弹了弹。

    “……”聂相思惊,忙蒙住额头,似是怕他继续“虐待”她的额头般,撅着嘴,不满的瞪他。

    而就在这时,战廷深忽然捏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唔……

    聂相思眼珠子瞪大,两只白手下意识的抵在他的肩头两侧,在心里吸着气。

    嘴唇在他双唇间吞吐,他密密封着她的唇,却又不像在吻她,而是,通过这种方法,表达他此刻愉悦欣喜的心情。

    到最后,聂相思两片唇已经麻木得没有知觉了他才松开她的唇。

    聂相思立即张唇,带着缕缕湿气的大眼迷蒙的盯着他,大口呼吸。

    战廷深用指腹轻轻摩挲聂相思因他的吻而绯红的脸颊,凝视着她微肿润唇的冷眸里,波光暗沉。

    战廷深闭了闭眼,忽而又凑向前,将薄唇贴在聂相思唇面上,不轻不重的触碰,出口的声音极度沙哑,听着像是正在忍受着某种折磨和痛楚,“思思,思思……”

    聂相思看着他绷紧涨红的俊颜,有些心慌,抬手轻放在他的两边肩上,声,“三叔,我,我还是,还是坐到旁边吧。”

    战廷深睁开眼,眸光暗暗深深的盯着聂相思看了几秒。

    倐而将唇从她唇上退离,精壮的上半身亦随之往后靠,与聂相思拉开一定距离,但他的一只手仍搂在她的腰上。

    聂相思眨了眨眼睛,将眼睛里的雾气眨散了些。

    腰肢挺得笔直笔直的,一动也不敢动。

    不为别的,只因臀下的某处,硬得硌人!

    其实战廷深也不想如此,一开始只是难掩心头狂喜,所以想亲亲她,抱抱她,宣泄内心的喜悦。

    可亲着亲着,抱着抱着,就……失了控,想,再多一点,再多一点。

    战廷深张唇,重重吐了口浊气,抬手捏了捏鼻梁,哑声道,“下次不会了。”

    聂相思,“……”不知道该什么。

    隔了会儿,战廷深放下手,暗涌的冷眸恢复冷静,看着聂相思,面色极其认真,,“生下来。”

    “……”聂相思皱皱眉,大眼爬上一丝忧郁,没出声。

    战廷深坐直身,大手抚向聂相思的脸,睨着她的眸光有了丝柔和,语气温绵,“思思,相信三叔么?”

    聂相思愣了愣,看着他。

    “相信么?”战廷深又问。

    “……”聂相思点头。

    战廷深扯唇,指腹摁了摁聂相思柔嫩的脸颊,“嗯,那就继续相信三叔。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要一直相信,嗯?”

    聂相思望着他的脸,心尖蓦地划过一抹不安,“三叔,你要干什么?”

    战廷深将额头抵着她的,出口的嗓音越是清软,“其他事的别想,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养胎,知道么?”

    养胎?

    聂相思脸纠结的皱成一团,“那我要退学么?”

    战廷深冷眸微闪,定定盯着聂相思,沉默。

    他这般,聂相思要还不知道他的意思,那她就真的空有180的智商了。

    聂相思明亮的眼眸倏地暗了暗,几分失落的掩下纤密的睫毛,声,“我可以参加完高考再养么?”

    战廷深看着她失落的脸,有些不忍,大手揉了揉她的脸,温声,“刚拿报告的时候没听医生么,孕妇前三个月是最关键最危险的时刻,不能出丁点差错,所以,从今天开始,留在别墅安心养胎。思思,三叔跟你保证,等孩子出生第二年我就让你复读,再参加高考。行么?”

    “我可以先参加高考,考上大学后,去大学办理休学手续,延期一年再去念。”聂相思打开睫毛,双眼期许的看着战廷深。

    她相信他的能力,要避开高考前的体检,于他而言并非难事。

    她现在将将怀孕两月,高考还有五十多天,也就是,高考的时候,她怀孕不到四月。

    四个月,肚子应该还不会太明显,只要她穿衣服注意,其他人根本不会往她怀孕的方向想。

    高考只有两天,结束后她就可以安心待家养胎,等拿到录取通知书,再在大学规定的报到时间去办理休学手续,等孩子出生,她还可以在家照顾孩子很长一段时间,第二年再去复学念书。

    聂相思越想越觉得她这个方法可行,望着战廷深的双眼里期待的光芒就越浓。

    然而。

    战廷深一句斩钉截铁没有一丝回旋余地的话,便将聂相思眼底希望的光芒打碎,“绝不可能!”

    聂相思嘴角微牵的弧度僵硬,睁大眼不甘心的看着他,“为什么不可能?我觉得可以,人家那些上班族怀孕七个月才休产假,我现在才两个月,高考结束也才四个月,我完全可以参加完高考再待在家里养胎。”

    战廷深态度强硬,“那是别人,你不一样。”

    “我有什么不一样?”聂相思不服气。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表情甚至有些无奈,活像聂相思现在是在跟无理取闹的孩般。

    聂相思抓狂,但忍着,因为深知这人吃软不吃硬,你越是跟他硬,他就要比你更硬,彻底把你压得死死的,没有丁点反抗翻身的余地。

    所以聂相思控制着,仍是软声软气跟他讲道理,“三叔,你如果担心我去学校上课你不放心,那我也可以在家复习,高考的时候再去考。我觉得这两件事完全不冲突,可以同时进行。“

    战廷深还是用那种看幼稚孩的目光看着聂相思,“思思,你听话!”

    “……”聂相思想打人好么!

    聂相思瞪大眼睛瞪着战廷深,呕到不想跟他话!

    这是她的人生和前途,她都妥协为了孩子大学可以休学一年,可他怎么就不能体谅体谅她?

    这个男人真是,真是霸道得不可理喻!

    聂相思气到眼睛发红,想哭。

    战廷深见状,叹气,伸手将聂相思单薄的身子轻搂进怀里,“好了,三叔知道这次委屈你了,等孩子生下来,三叔必定全力支持你复读,不会让孩子打扰到你,嗯?”

    聂相思瘪着嘴,不想话。

    复读?他得跟去菜场买菜似的轻松。

    也不想想为了高考,她从上学期下半期到这学期上半期是怎么过来的,天天抱着一堆试卷做,都快把她做吐了!

    现在明明有两者兼顾的办法,为什么不选这个,非要让她放弃高考,这不过分么?哪里是她幼稚无理取闹了!

    她这会儿只是怀着孩子参加高考,要她真的打算不要孩子也要参加高考,他不得把她吃了啊。

    聂相思郁闷得都快原地爆炸了!

    ……

    两人回到别墅。

    聂相思气呼呼在前,战廷深眼角眉梢则续着温温绵绵的浅笑在后,两人的表现落差不要太大。

    张惠看到,只觉得莫名其妙,而且,诡异。

    因为以她看了两人十多年的相处模式的了解。

    通常情况下,只有聂相思惹到战廷深,战廷深阴冷的板着一张脸,或者战廷深做了什么让聂大姐不痛快了,聂大姐拉长着一张脸,而战廷深的表情同样不好看。

    不像今天,一个气鼓鼓的,一个却看上去心情极佳。

    聂相思上楼时,故意将楼梯踩得很重,发出咚咚咚的闷响声。

    张惠眼角微抽,心这丫头是受多大刺激了,拿自家楼梯出气!

    而且,这个点她不应该在学校上课么?

    想着,张惠心疑惑的去看战廷深。

    本以为战廷深会跟上楼,却不想人已经慢条斯理的坐进了沙发里,并且,他脸上每根线条都显示着他此刻的好心情。

    张惠眉尾一颤,匪思的皱眉,表示看不懂这两人,遂叹了口气,转身去了厨房。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