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28章 妊辰六十七天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被聂相思这么精神抖擞一通吼得战廷深,非但不怒,反而淳淳笑出了声。

    聂相思脸抽了抽,斜挑着眼皮一角,极其郁闷的瞪某人。

    她刚都快被他那架势吓死了好么?!还笑!

    “请注意,现在播报一则寻人启事,请聂相思聂姐听到这则广播后立即给一位夏云舒姐回电,请聂相思姐听到广播后立即给夏云舒姐回电。”

    聂相思,“……”脸一震,接着就囧了!

    夏云舒这二货竟然用医院的广播找她……

    聂相思一张脸阵红阵青,相当尴尬。

    战廷深挑眉,冷眸却是划过一抹赞赏,斜挑起薄唇,在聂相思身边的椅子坐下,一手霸道的握住聂相思放在腿上的一只手,另一只手拿出手机,拨出徐长洋的号码,“人我找到了,在三楼等候区。”

    战廷深完,也不知道那端了什么,他回,“上来再。”

    而后他便挂了电话,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放进裤兜里,随即偏头,眼眸流转清柔波光凝着聂相思窘窘的脸,“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自作主张。”

    聂相思轻噘嘴,咕哝了句什么,战廷深也没听清,估计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战廷深哼了哼,抬手捏了下她的鼻尖,“之前问你有没有什么要跟我的,为什么不告诉我怀孕的事?嗯?是不是还想着等结果确认了流掉孩子以后再告诉我?”

    “我没想打掉孩子!”聂相思气鼓鼓道。

    都了她没想打掉孩子,还一个劲儿的,存心的吧!

    战廷深清幽幽看着她,“那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就想等确认了结果再告诉我,万一测试有误呢?”聂相思皱着眉头,声。

    战廷深盯着她,顿了顿,,“若是结果出来,真的怀了,你打算怎么做?”

    聂相思睫毛低低垂掩,隔了半箱,才嘟囔道,“我打算有用么?还不是你了算!”

    “……”战廷深抿唇,深盯着聂相思,“那我生下来呢?”

    聂相思心头猛地一紧,抬眸看着他,脸印出几分苍白,明润黑亮的眼眸亦浮出不安和慌乱。

    生下来,得轻巧。

    就算她……就算她肯暂时休学生下孩子。

    可她突然休学,老宅那边怎么解释?

    等她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又该怎么?

    聂相思不愿想那么多,可一桩桩一件件偏偏自己蹦到她脑子里,让她无法忽视不见。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纠结忧郁的脸,英逸的眉宇微拧,轻启薄唇正要什么。

    一道黑影风一般窜了过来。

    战廷深一顿。

    “相思,相思,你,你没做傻事吧?你脸色,脸色怎么这么白?”

    夏云舒慌张的握聂相思的手,发现她的手也冰冰凉凉的,心也跟着沉了沉,瞪大眼惶惶的看着聂相思。

    该不会,该不会真的打掉了吧?

    聂相思回神,看着冲到她面前,半蹲着握着她手,一张脸颤抖,紧张万分望着她的夏云舒,抿唇,反手握了握她的手,“没有,你们都误会了。我来医院不是要做流产手术,而是血hcg检测。“

    “……血,血hcg检测是什么东东?”夏云舒懵着,问。

    聂相思抽了抽嘴角,“就是检查我是不是真的怀孕了的一个检测。”

    夏云舒,“……”脸轰得大红,她貌似,制造了好大一个乌龙。

    夏云舒杏眸心虚的闪烁,她要不要告诉聂相思,其实,其实是她打电话通知徐长洋,她,她到医院来做流产手术,让他们赶紧赶去医院阻止她的事……

    感觉了,她会跟她绝交……

    原本以为她这么了,夏云舒会松口气,岂料完她抽抖得更厉害了。

    聂相思费解,盯着她,“云舒,你没事吧?”

    夏云舒咬了口下唇,决定还是不了,等她自己发现吧!

    于是,夏云舒果断摇了摇头,松开聂相思的手,乖乖坐到了聂相思另一边的沙发,直到聂相思拿到检测结果,夏云舒都斯文娴静得没有一个字。

    检测结果其实已经没有任何悬念。

    聂相思怀孕了,妊娠六十七天。

    聂相思怀孕,最高兴的莫过于战廷深,尽管那张面瘫脸上的情绪不明显,可看着聂相思那双柔亮异常的眼眸却泄露了他的喜悦。

    聂相思一手拿着检测报告,一手放在自己依旧平坦的腹,只觉得无比神奇,内心的感觉无法语言形容。

    ……

    从医院离开,一行四人在医院门口分开。

    徐长洋送夏云舒回学校,战廷深则载着聂相思回珊瑚水榭。

    聂相思请了一天的假,再加上终于确认自己怀孕的事,内心种种情绪无法平复,这样她去学校也不能安心复习,所以战廷深送她回别墅,她表示没有异议。

    徐长洋载着夏云舒前往蔚然高中的路上。

    徐长洋略微奇怪的从后视镜看从一上车便表现得异常沉默的夏云舒。

    夏云舒靠在椅背上,书包和外套都放在后车座上,所以她放在腿上的双手只拿着一只包裹着黑色印着一顶银色鸭舌帽外壳的手机,脸偏向车窗口,从侧都能看到她轻拧着的眉头和略带忧虑绷着的侧脸。

    徐长洋薄唇抿了口,浅声道,“在想相思怀孕的事?”

    夏云舒听话,把脸从车窗口转向徐长洋,澈亮的杏眸漂浮着缕缕纠结,沉默了片刻,,“不是,我在想,要不要跟相思坦白。”

    “……”徐长洋润眸露出疑惑,看着她。

    “要不是我给你们打电话,你们兴许不会这么早知道相思怀孕的事,因为相思可能也没想这么早告诉她三叔。”夏云舒。

    徐长洋,“……”

    “而且,我以为相思来医院是想打掉孩子,所以她三叔不仅突然得知相思怀孕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还没来得及喜悦,就又知道相思准备打掉孩子的噩耗,当时心情肯定差爆了。你想想,这落差多大啊,是个正常人都受不了。所以,刚在医院我看相思脸那么白,也许就是让她三叔给吓的。”夏云舒化身名侦探对”案情“进行逐一分析。

    徐长洋,“……”

    “如果不是我没搞清楚状况就告诉你们,相思准备打掉孩子,相思就不会被她三叔吓。虽然我们上去的时候,他俩的磁场很和谐,但那因为误会解除了。我吧,我其实是想跟相思坦白从宽的,但我觉得吧,事情都发生了,就算告诉相思是我制造的乌龙,也不能改变任何结果,了也是白,倒不如不。你呢?”

    徐长洋,“……”

    见徐长洋不发一言,夏云舒啧了下,扔给徐长洋一个“要你何用”的嫌弃眼神儿,吸口气,继续自自话,“我现在一坐在车里,越想心里越虚,总觉得还是要跟相思坦白一下才行,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

    徐长洋,“……”青春期的女孩儿都喜欢这么胡思乱想?事化大?徐长洋表示不能理解。

    在他看来,夏云舒之所以将聂相思去医院的事急急忙忙告诉他们,无非是出自对聂相思的关心和着急,出自一片对好友的好心,仅此而已。

    但在夏云舒看来,她觉得自己在没经过聂相思同意就将她怀孕的事告诉其他人,就是对她的背叛。

    而且,她不仅是告诉了,而且还蠢蠢的弄了个乌龙出来。

    所以夏云舒便更觉得心里难安。

    到底,其实还是年级的缘故,加上青春期的女孩儿心里本身比较敏感,情感上也较为脆弱。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好朋友之间容易因为一点事争吵的原因。

    “不行。”夏云舒握住手机,突然道。

    徐长洋蹙了蹙眉心,看着她。

    “我决定坦白!”夏云舒着,翻开短信息,纤细的手指飞快在手机屏幕滑动。

    徐长洋扫了眼,顿时服了。

    不为别的,为夏云舒的手速。

    没几秒钟就打出了n长一串字。

    所以现在的孩子上学都是去学习如何用手机最快速度的发短信?

    不到一分钟,夏云舒就编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发了出去。

    看着消息发送成功,夏云舒松了口气,一抬头,就接受到来自徐长洋“异样”的眼光。

    夏云舒皱眉,冲他挑衅的翻了个白眼,然后又转头,将脸对着车窗口。

    徐长洋眼角轻抽,嘴唇却微微撩起了一点弧。

    难怪这丫头总跟他在一起会有代沟。

    现在看来,貌似还真有!

    不过,有又如何?

    ……

    匀速驶往珊瑚水榭别墅的g-tr车里,聂相思坐在副驾座,从上车到现在已经二十分钟,她的手仍轻轻放在腹的位置,未曾挪开。

    她轻低着头,尚带着稚气的脸此刻挂着与她年龄不符的母性柔光,她今天将长长的头发扎成高高的马尾,低头时,露出莹白的后颈,犹如天鹅颈般优美。

    战廷深从后视镜看着此刻的聂相思,心尖,被暖暖的热流浸润得柔韧且温软。

    忽而,原本往前行驶的车子突然在路边停下。

    聂相思感觉到,诧异的抬起头看了眼车窗口,随后缓缓的转向身旁的某人,分明的大眼湿亮,带着浅浅的疑惑。

    战廷深解开身前的安全带,朝聂相思倾身过去,他身上干爽的气息混合着淡淡的烟草味拂了过来,聂相思猫眼微颤,本能的缩紧肩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