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27章 战廷深,我看透你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夏云舒果断握着手机,翻出徐长洋的号码,拨了出去。

    夏云舒赶到医院,因为有点路痴,所以问了一拨人才找到妇科室。

    虽然才早上九点,妇科室外的等候区已经满满当当全是人,夏云舒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聂相思,打她手机又无人接听,急得脑门直冒汗。

    夏云舒像只没头苍蝇在妇科室楼层找寻聂相思,生怕她做什么傻事。

    夏云舒到医院约二十分钟,徐长洋和战廷深赶了过来。

    看到夏云舒着急得面色发白,额头全是冷汗,徐长洋心尖猛地被戳中了下,几大步走上前,握住夏云舒一只胳膊。

    夏云舒惊得一颤,看清来人时,眼眶蓦地通红,伸出另一只手紧紧抓着徐长洋的袖口,“怎么办?怎么办啊?我找不到相思,我找不到她。打她电话也不接,她,她不会,不会已经……”

    想到这个可能,夏云舒颤抖的双唇狠狠一白,眼泪哗的从眼角滚掷而下。

    徐长洋心脏揪紧,握紧她的胳膊将她扯到他怀里,微微用力搂了搂他,又才松开,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沉沉道,“你先去休息区休息,我跟廷深去找,乖。”

    夏云舒抬头,“我跟你们一起找。”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想着在聂相思还没找到的情况下,她是绝不可能安心的坐在休息区等待,遂点了点头,同意了。

    然,待徐长洋和夏云舒朝原先某人站着的位置看去时,那里,哪还有他的影子。

    徐长洋和夏云舒心头皆是一沉,没有耽搁,继续四处寻找聂相思。

    ……

    战廷深此时整个就像刚从地底下爬出来的恶魔,面容阴森可怖,他一面不停的拨打聂相思的手机,一面朝手术室疾奔。

    聂相思,聂相思,你要是敢把孩子打掉,你要是敢!!

    此刻,刚从检测室出来的聂相思蓦地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因为结果要等会儿才能拿来。

    所以聂相思便在楼层的等候区等待。

    刚坐定在椅子上,包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之前因为做血hcg检测的原因,所以进入检测室时,她将包暂时寄放到了医院走廊的储存室,做完hcg刚拿出来。

    聂相思去包里拿手机时,还以为是夏云舒。

    然而,当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并非夏云舒,而是“wuli三叔时,聂相思心头像是有感应般,忐忑的激跳了跳。

    默默吞了口喉管,聂相思将手机拿到耳边,接听。

    手机接通的瞬间,两端都没出声,沉默得很诡谲。

    忽然。

    那端开了口,“聂相思!”

    “……”

    聂相思心都冷了。

    某人很少这样连名带姓的叫她,除非她把他惹怒极了!

    “聂相思,你给我话!”战廷深沉厉的嗓音几乎是低吼出声。

    “……三,三叔。”聂相思心肝缩着,颤颤的叫他。

    “位置!”

    聂相思被他吼得愣住,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位置是什么意思?

    是她现在的位置么?

    聂相思也是被吼懵了,悻悻的舔了口下唇,低眉顺眼的如实了,“我在医院。”

    “几楼,具体点!”战廷深道。

    “……三楼外的等待区。”聂相思傻乎乎的。

    “待在那儿,哪儿都不许去,听到没?”战廷深严厉喝道。

    “……嗯。”聂相思懵懵的。

    ……

    从聂相思和战廷深结束通话不到两分钟,一阵飓风刮到了聂相思跟前,震得两只腿都僵木了。

    聂相思抬起脸,白白净净,乖乖巧巧的看着站在她面前,面色严峻居高临下睥睨她的男人。

    战廷深脸庞线条根根紧绷,呼吸屏凝,冷寒的眸子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聂相思,声线因为太过紧绷而有些沙哑,“做过了?”

    聂相思懵懵懂懂的看着他,乌黑的眼珠晶莹纯澈,点头。

    战廷深整个人狠狠一震,幽邃的冷眸迅速聚起猩红,盯着聂相思。

    那样子,仿佛是愤怒到极致,仿佛是痛心,又仿佛是……失望!对聂相思的失望!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战廷深对聂相思露出这样陌生而冰冷的表情。

    聂相思两只手不自觉绞紧,嘴唇抿紧到发白。

    “聂相思,是不是我平时太惯着你,你就以为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所以肆无忌惮挑战我是么?”战廷深盯着聂相思,声音那样的冷,锐,厉!

    聂相思心尖虚颤,摇头。

    “十八岁,翅膀硬了,可以自己随意做决定了!”

    战廷深一个字一个字的,凝着聂相思的眼眸,又狠,又怒!

    “三叔……”

    “闭嘴!”战廷深蓦地俯身,恶狠狠捉住聂相思颤抖的下巴,眸光嫣红,似是被人拿着刀对着眼睛狠狠捅了几刀,血一下子溅射到眼部四周,看着十分骇人。

    聂相思控制不住哆嗦,惊惶的看着战廷深莫名而来的愤怒和恨恼。

    “看来是我平时对你太好,让你误以为我对你狠不起来是不是?”战廷深恶魔般盯着聂相思,咬牙字字清晰狠绝道。

    “……”就是到现在,聂相思还有些迷糊!不明白战廷深为何突然这么大的火气。

    难道就因为她来医院做了个血hcg的检测?

    “聂相思,你在残忍打掉我们的孩子的时候,你有想过我么?哪怕一瞬?”战廷深沉峻的面庞在低低嘶吼出这句话时,怒焰将他的面庞逼成了扭曲狰狞的模样。

    残忍打掉我们的孩子?

    聂相思眼皮狠狠跳了跳。

    脑子咣咣响了几下,终于抓住重点!

    聂相思看着战廷深阴骘嗜血的脸,所以,他以为她来医院是来打掉肚子里的孩子的?

    而刚才他那句“做了么”,问的其实也不是她做没做hcg检测,而是“流产手术”!

    聂相思将事情在脑海里捋清,再去看他盛怒的脸时,害怕的感觉已经没有了,剩下的,除了无奈,就是委屈。

    其实,在他前两天突然到她的房间,拽着她就是一通热吻,以及后来两人躺在床上,他莫名对她的那几句话,她便隐约猜到他大约是知道她怀孕的事。

    只是当时她自己有些偏执,总想着等这周六来医院做了检测确认了结果再告诉他。

    尽管这两件事其实没有根本的联系,但她就是想这么做。

    而今天她去检测出来接到他打来的电话,他只以为他是因为她擅自来医院做检测没有提前通知他,所以他生气,愤懑。

    根本没想到他竟然以为她是来打掉他们的孩子的!

    还是,在他心里,她已经没心没肺到可以随随便便挖去她肚子里一块肉而什么感觉都没有?

    聂相思吸了下鼻尖,眼眶红了起来,盯着战廷深哑着一把嗓,“我没有打掉孩子。”

    “……”战廷深瞳眸骤然深陷,沉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垂下睫毛,倔犟的皱着眉毛,“你把手从我下巴拿开,捏痛我了!”

    聂相思负气道。

    战廷深僵住,冷眸敛缩,松开了聂相思被他捏得泛白的下巴,仍站在聂相思跟前,沉沉看她。

    “战廷深,我看透你了!”聂相思突然这么。

    战廷深冷硬的眉骨耸了耸,沉眉看着她。

    聂相思仰起苍白的脸,大眼红彤彤的瞪战廷深,“没想到我在你心里竟然是这样的!”

    “……”哪样?战廷深抿直薄唇,不话就看着她。

    “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恃宠而骄,任性妄为,而且还狠心绝情的人!”聂相思悲哀的瘪起嘴,一副“我今天才看穿你”的模样对着战廷深。

    战廷深嘴角都抽了,两道长眉拢得更紧,耐着性子听聂相思继续。

    “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看我的。”聂相思“寒心”的。

    战廷深,“……”

    “亏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最信任最依赖最重要的人。”

    “……”

    “我……”

    “还要继续演?”

    聂相思还要继续,战廷深耐心用尽,蹙眉冷硬的凝着她冷冷道。

    聂相思瘪住嘴,幽怨的瞥了眼战廷深。

    她才没有演好吧?

    她现在是真的觉得委屈,觉得冤枉!

    天地良心,虽然刚开始知道她怀孕了,她很慌,很乱,也很害怕。

    但她真的没有动过一点要打掉孩子的念头。

    可现在竟然被误会她要打掉自己的孩子,而且这个人还是她信赖的人,聂相思不能不伤心,不能不委屈!

    所以,她发下牢骚怎么了?

    不能发么!哼!

    聂相思心里想归想,但到底没再继续下去。

    而且,她也看出某人是真的着急了,看他脑门上蜿蜒着的一根一根青筋就知道了。

    微微提了口气,聂相思,“我来医院是做检测的,我想确定下我是不是真的怀孕了。你刚问我做过没,我以为你问的是血hcg的检测,所以我才点的头。”

    所以……孩子还安好的在她肚子里?!

    战廷深周身的阴骇之气褪得极快,看着聂相思白净秀丽脸的双眼也慢慢渗出柔软,出口的嗓音温缓了许多,“没骗我?”

    聂相思怒,气咻咻的瞪他,“你看我像骗你的样子么?你当我是铁金刚啊,流产了还能面不改色的在这儿坐着?”

    “呵。”

    被聂相思这么精神抖擞一通吼得战廷深,非但不怒,反而淳淳笑出了声。

    聂相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