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26章 ,你要干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叫他一通吻,吻得昏昏呼呼,除了本能的从他唇间吸取氧气,什么都想不起来。

    战廷深将她放到床上,精壮的体魄也随之覆压而去,但也心的避开着她的肚子。

    在聂相思背部着落在柔软的床上时,他的吻,也由疾风骤雨变成温雨绵绵。

    聂相思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堆柔软的棉花包裹着,连带着她自己也软得不像话。

    家居服衣摆被他推高,他温湿柔软的唇从她的下巴一路下滑,最后停在她仍是平坦白皙的腹,膜拜般细细的啄吻。

    聂相思整个人却是一震,迷离的大眼瞬息恢复清明,有些惶惶然的低头看着埋首在她肚腹上的男人。

    战廷深却又在这时,欺身而上,吻住了她的唇。

    他这会儿实在太温柔,温柔得聂相思都觉得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

    很快,聂相思的意识又被他轻轻松松带走,陷进他给她编制的温柔陷阱里。

    约半时后。

    房间里旖旎悱恻的氛围安静和谐下来。

    两人都侧躺在床上,战廷深从后轻拥着聂相思,且从后揽着她腰的大手,在前恰巧搁在她的肚子上。

    聂相思一只手放在唇边,轻轻的咬大拇指指甲,琉璃大眼不时的看向放在她肚子上的大手。

    她家三叔,今晚这么异常,该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

    “思思。”

    耳朵忽地被一抹柔润扫了下,聂相思脸通红,轻偏头朝伸手的男人看。

    战廷深眼波暗沉,握着聂相思的肩和腰将她翻转面对他。

    聂相思转过身,整个身子窝陷进他宽阔的胸膛,一双手轻轻曲折在两人胸前,抬起一双无辜清澈的眼睛懵懂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凑近她,在她眉心吻了吻,大手亦从后轻抚她的长发,菲薄的双唇唇角轻抿,看上去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聂相思心下却犯模糊,一只手从两人胸前往上抬,搭在他的肩上,看着战廷深线条柔和的脸,“三叔,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战廷深嘴角嚼着一缕笑,凝着聂相思的眼眸又柔软又温暖,笑起来的时候,特别英俊好看,比板着脸时起码帅了十倍不止。

    聂相思在心里这么想。

    “思思,还记得三叔跟你过什么么?”战廷深挑着聂相思一缕发丝缠绕在指尖把玩,声线磁哑。

    “……三叔,你跟我过很多话,你指哪个?”聂相思想了想,茫然道。

    战廷深温笑,指尖松开她的头发,沿着她精致的脸部轮廓线条往下,指腹点了点聂相思白洁巧的下颌,撩唇,“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其实吧。

    战廷深这话已经暗示得不能够再明显。

    他这分明已经是知道聂相思怀孕的事了。

    可聂相思平时挺聪明一人,这会儿听到他这么,脑子硬是没转过弯来。

    傻兮兮的盯着他温润如玉的脸看了会儿,认真点头,“嗯。”

    嗯?

    战廷深眉心轻拧,冷眸里仍是淌着柔柔软软的笑,宠爱的看着聂相思,这回问得更直白了,“你现在有什么想跟我的么?”

    呃……

    聂相思盯着他,弧度摆了摆脑袋。

    “……”战廷深眸光就这么定了定,直直盯锁着聂相思白里透红的脸,眼底的笑就那么一点一点散去了。

    聂相思脑子打结,见他这般,有些摸不着头脑。

    前一秒不还好好儿的么?有有笑的!

    这会儿怎么就阴云密布了呢?

    聂相思费解的皱紧眉头,抿着唇心的瞅着战廷深,“三叔……”

    “真的没什么要跟我的?”战廷深寒声。

    “……”聂相思望着他冷翳的面庞,纤长浓密的睫毛颤了颤,含着下唇,没啃声。

    战廷深俊美的脸庞彻底变得难看,凝着聂相思的眸光阴沉且锐利,似一头隐忍着怒火的猛虎,而聂相思,则是他接下来要攻击的猎物。

    而最后,战廷深到底也没“攻击”聂相思,在聂相思惶恐迷茫的注视下,凛然翻身下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房门被他猛力摔上的一刻,聂相思心尖狠狠颤了颤,她觉得她这扇门最好换成铁的,不然不知道哪一天就被他给摔报废了。

    面对房门的方向侧躺着,聂相思大眼分明且透亮,盯着门板看了会儿,随即慢慢掩下了长睫,密集的睫毛将她眼底的情绪尽数遮挡,让人无法窥视她此时眼眸里的颜色。

    ……

    眨眼到了周六。

    这天,聂相思瞒着战廷深跟班主任请了假。

    尽管现在请假有些任性,但班主任看在聂相思成绩优异,平时学习态度端正,也没有过多为难聂相思,只了一些振奋人心的话,比如以聂相思的成绩,轻轻松松能考上国内最好的大学,让她后面的一个多月不要掉以轻心保持住高昂的学习热情,之后,他便同意了聂相思的请假要求。

    早上,餐厅里。

    战廷深和聂相思仍然坐在固定的两个位置。

    聂相思默不作声的吃着早餐,战廷深则凝着眉喝咖啡,全程零交流,连眼神交汇都没有。

    张惠从餐厅路过看到餐厅里安静的气氛,除了觉得诡异还是诡异!

    其实,这样诡异的气氛已经持续了两天了。

    她也偷偷问过聂相思,是不是做错事惹某人不高兴了。

    聂相思只摇头,没有过多的解释。

    见此,张惠也不好继续问下去。

    只是不知道这样诡异的气氛还要持续多久。

    张惠摇摇头。

    聂相思吃完早餐,放下手里的刚喝完的果汁杯,慢吞吞掀起睫毛看向对面的战廷深,“三叔,我吃好了。”

    “嗯。”战廷深头也不抬,冷冰冰的一个“嗯”字打发了聂相思。

    聂相思盯着他看了会儿,抿抿嘴唇,从椅子上起身,朝餐厅外走了出去。

    直到她纤细的身子彻底消失在餐厅,战廷深暗沉的视线方从手里的报纸上移到了餐厅出口。

    ……

    如平常般,由张政送聂相思去学校。

    车子停在蔚然高中校门口,聂相思挎着书包下车,跟平时一样站在车窗外对张政挥了挥手,转身朝校门口的方向走。

    张政看着聂相思走进校门口,方驾车离开。

    而就在张政离开不过两分钟,聂相思又背着书包从校门口走了出来。

    走到马路边,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同学,去哪儿?”司机师傅从后视镜看着一身校服装扮的聂相思问。

    聂相思一双手放在膝盖上搅动,睫毛垂得低低的,回答的声音也很,“逸合医院。”

    “好嘞。”司机师傅启动车子,朝逸合医院的方向驶去。

    从学校到逸合医院比较远,需要差不多四十分钟的车程,而因为是早上,上班高峰期,所以路上有些堵,没有一个时恐怕是到不了的。

    在又一次堵车时,聂相思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聂相思从包里摸出手机,看了眼屏幕,顿了两秒,才将手机接听,“云舒。”

    “相思,你今天怎么还没来?早上第一节课都要下课了。”

    夏云舒声音很低,估计是在教室里。

    而这会儿又是上课时间。

    “我请假了。”聂相思。

    “……请假?”夏云舒惊讶,“请什么假?”

    “去医院。”聂相思没有连夏云舒也瞒着,道。

    “什么?”

    “夏云舒同学!”

    一道严厉的男声从手机传来。

    聂相思听出来了,是数学老师的声音。

    “……你等等!”夏云舒压低声音对她。

    大约一分钟后,夏云舒嘹亮的嗓门冲破手机话筒拂来,“聂相思,你要干么?”

    “什么我要干么?”聂相思看了眼不停从后视镜往她身上看的司机师傅,声。

    “聂相思,聂相思,我跟你,你不要胡来,不要冲动!”夏云舒急得不行。

    “你什么呢?”聂相思皱眉。

    “相思,你在哪个医院?”夏云舒的嗓音夹杂着喘息。

    “……逸合。”聂相思。

    “你,你等着!我这就过来。”夏云舒道。

    “不用,你过来干什么?我就做个……”

    然,聂相思还没完,夏云舒那边已经火急火燎的将电话撂断了。

    聂相思,“……”拿下手机,迷惑的看着还没彻底暗下的手机屏幕,这货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

    挂了手机的夏云舒,满脑子都是聂相思这会儿在医院的事,冲回教室,在数学老师和全班同学异样的注视下,抓起课桌下的书包,又飞奔出了教室,飙风似的。

    数学老师以及全班同学,“……”

    夏云舒一口气一分钟不到冲跑出了学校,见一辆出租车正好载人到校门口停下,夏云舒便又跑了过去,在车里的人下车后,弯身跨坐了进去,声音喘道不行,“师傅,去,去逸合,逸合医院,要快!”

    司机见她这样,还以为是夏云舒家里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也不含糊,加大车子马力,驶了出去。

    夏云舒睁大眼坐在后车座,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捂着自己激跳的心脏。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夏云舒果断握着手机,翻出徐长洋的号码,拨了出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