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24章 她怀孕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然而,聂相思就这么盯着试卷看了半个时,手里的笔,却始终没落下一次。

    客厅。

    战廷深在沙发里坐着看了约四十分钟的财经新闻,关掉电视机,起身便要去楼上书房。

    被他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

    战廷深垂眸看了眼,见是徐长洋打来的,冷眸微眯,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将茶几上的手机拿了起来,边接听边朝楼梯的方向走。

    “出来喝两杯。”

    徐长洋清淡的嗓音传来。

    战廷深往前的步伐停顿,回眸朝墙上的石英钟瞥了眼,“现在?”

    “嗯哼。”

    “不去。”战廷深果断拒绝,迈步朝楼上走。

    “噱~~”徐长洋嗓音笑涔涔的,“廷深,你今晚不出来也行,往后要是出什么事,可别怪兄弟们没提醒你。”

    战廷深含唇,大约在楼梯的三分之一处停下,深邃的双眼半眯,声线沉沉,“在哪儿喝?”

    “星辰。”徐长洋笑得志得意满,笃定了战廷深回去般。

    战廷深低哼一声,将手机挂断,抬眸朝聂相思的房间看了眼,折身往楼下走。

    “先生,您要出去么?”张惠收拾好厨房出来,就见战廷深从衣架上拿下大衣朝玄关走,疑惑道。

    “嗯。”战廷深看了眼张惠,“张姨,待会儿给思思准备些吃的送上去。”

    “我知道先生。”张惠。

    战廷深抿唇,没再什么,拿起鞋柜上随手放着的车钥匙出了门。

    张惠听到别墅外传来汽车远去的声响,方转身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水果,打算给聂相思做个水果拼盘。

    做好,张惠端着水果盘走出厨房,穿过客厅朝楼梯上走。

    上楼,张惠站在聂相思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谁?”

    少女清脆软甜的嗓音隔着门板传来。

    张惠嘴角扯了扯,“姐,是我,我给你送水果来了。”

    聂相思没出声,不过张惠听到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没一会儿,房门打开。

    张惠将手里的果盘递给聂相思。

    聂相思抓了一颗葡萄放进嘴里,方接过果盘,含糊的问张惠,“张阿姨,我刚听到引擎声,是我三叔出去了么?”

    “是的。”张惠。

    “噢。”聂相思眼珠子转了转,又对张惠笑了笑,“谢谢张阿姨的爱心果盘。”

    张惠笑,“别谢错了人,是先生让我给你准备的。待会儿我再去给你做点点心什么的,你学习累了饿了可以吃着点心歇会儿。”

    “嘿嘿。辛苦你了张阿姨。”聂相思。

    “这是我的工作。”张惠道,“好了,我不打扰你学习了,你也别太拼,累了就歇会儿。”

    “嗯。”聂相思点点头。

    张惠转身,朝楼上走。

    聂相思看着张惠步下一级楼梯,才慢慢将房门关上。

    端着水果盘走到课业桌坐下。

    聂相思将水果盘放在课业桌一角,一只手肘支在课业桌上,掌心托腮,想某人。

    这个点了,出去干么?有重要的事?

    聂相思想了想,也没想出个什么来。

    于是深吸几口气,稳了稳心神,重又拿起手边的笔,试着凝聚精神专心做试卷。

    ……

    星辰高级休闲会所。

    这间会所是徐长洋和翟司默合股开的,不过,虽然是两人开的,但两人都没怎么管,将管理职责全全交给星辰的总经理严宇珩。

    503号包房是两人长期预留出来,几个兄弟聚会时用的。

    包房里有棋牌室,台球桌,健身房,练歌房等等,很大就是了。

    战廷深到达包房时,徐长洋和翟司默在台球室打台球。

    看到战廷深来,翟司默眉头竟是一皱,那瞄着战廷深的双眼仿佛还带着些些不待见和不爽。

    战廷深面无异色,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放到一边的单人沙发里,双手插兜,身姿笔挺,清清淡淡的看两人。

    徐长洋看了他一眼,“来一局?”

    “没兴致。”战廷深道。

    徐长洋挑眉,也没强求。

    继续和翟司默打台球。

    待一局结束,三人一同走出台球室,去了聊天室。

    聊天室里,三人分坐在三把白色的单人沙发上,中间是一张白色的圆桌,上面摆着几瓶红酒和几只高脚杯,且,每人面前都放着烟和打火机,以及各人的手机。

    战廷深手里夹着一根烟,不过没点燃,眼眸低低垂着,面色冷峻,看上去给人一种谁惹到他的不开森样。

    但徐长洋和翟司默知道,并非有人惹他,而是他本身太冷,所以总给人不易亲近且很不好惹的感觉。

    “酒也喝了,该正事了。”战廷深抬眸,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笑,“什么正事?找你出来目的就是喝酒的。嗯,当然,如何喝酒也算正事的话。”

    “别卖关子了。十点不回去,思思该打电话催了。”战廷深。

    徐长洋注意到,战廷深唯有在起聂相思时,那双冷恬的眼眸里才会有光闪现,且嘴角会不受控的上卷。

    徐长洋微掩眸,顿了片刻,转头看向翟司默,“东西呢?”

    “我靠!你好意思找我要东西?你丫是不是人,是不是人?你那双爪子金贵,爷我的手就是随便可以糟蹋的?徐长洋,你丫,你丫忒賊了!”

    翟司默咬牙,恨恨道。

    “自家兄弟,这些干什么?伤不伤感情?”徐长洋皱眉,很无奈的。

    “窝草,劳资好想打死你!”翟司默呲牙。

    徐长洋嘴角一抿,几秒后,盯着翟司默,“你打得过我?”

    “……”翟司默表示自己已经被气死了!他遇到的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个个全是“人面兽心”的祸害!

    徐长洋见翟司默脸都气紫,幽幽叹了口气,倾身,抬手拍了拍翟司默的肩,,“好了,今天辛苦你了,这件事的功劳全是你的,行了吧?”

    “……”翟司默还是瞪着他,然,几秒后,翟司默抬手抹了把脸,哼道,“这还差不多。”

    徐长洋,“……”其实有时候他也不知道他是真傻呢,还是真傻呢,还是真傻。

    在两人闹的时候,战廷深淡定的拿起打火机将烟点燃,叼在薄唇间浅浅的吸,灰白的烟雾从他薄唇和鼻间袅袅淡出,犹如一层不甚分明的薄纱罩在他脸上。

    “廷深,虽然这件事我觉得你做得挺不厚道,但是我觉得吧,还是应该告诉你。”

    翟司默严肃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抽烟的动作停了停,两根漂亮修长的手指夹着烟从唇间抽离,将烟雾从薄唇间全部吐出,眯眼盯着翟司默,磁性的嗓音此时带了些抽烟过后的沙哑,“什么事?”

    翟司默看了眼徐长洋,遂才起身,走出聊天室,很快又从外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只黑色塑料袋,俊逸的脸庞略微带点嫌弃。

    徐长洋看到翟司默那样,把脸往后转,忍笑。

    翟司默狠狠瞪徐长洋,“徐长洋,你就黑吧,早晚有一天你得落我手里!”

    徐长洋面色平常的转过头,甚是无辜的看着翟司默。

    翟司默白眼都快翻到天际了。

    将手里用几层塑料袋装着的东西放到圆桌上,对战廷深,“你先看。”

    战廷深没动,挑眼看翟司默。

    “打开看呀!难不成还要我给你打开?”翟司默见他那样,顿时激动道。

    战廷深不言不语,但那副模样分明就是在等翟司默打开。

    翟司默气得眼睛充血,就因为他年纪最,一个两个的就“欺负”他,什么道理?

    气归气,翟司默皱着眉,从圆桌上的纸盒里一口气抽出n张餐巾纸,把他两只手包得严严实实的,遂才伸手,将一层一层塑料袋打开。

    当最里层白色塑料袋里的东西曝光在空气里时,徐长洋和翟司默同时拧了眉。

    战廷深眯眼盯着塑料袋里的东西,冷眸里暗潮沉涌,看向徐长洋和翟司默,“这是什么?”

    “不会吧你,验孕棒你都不认识?”翟司默无语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眉心蹙紧。

    验孕棒他当然认识,但他不太明白两人给他看这东西是何意。

    徐长洋斜睐翟司默,温声,“廷深不是这个意思。”

    翟司默目光轻缩,也觉得战廷深不可能连验孕棒都不认识。

    抿紧唇,翟司默坐到沙发里,对徐长洋道,“你跟他吧。我不清楚。”

    “……你堂堂一大导演,连事件都阐释不清楚,你怎么给你的演员讲戏?”徐长洋盯着他。

    “你少埋汰我!”翟司默撇嘴。

    徐长洋皱皱眉,看向目光紧凝在桌上验孕棒上的战廷深。

    停顿了几秒,开口,“这是夏夏下午鬼鬼祟祟扔到垃圾桶里的东西。”

    战廷深放在裤兜里的一只手捏紧,盯着徐长洋,“她怀孕了?”

    “……”徐长洋被噎了下,“不是她!”

    那丫头的初吻该折到他手里,若怀孕的是她,也不可能。

    而据他所知。

    夏云舒从就独来独往,直到高中认识聂相思,两人一见如故,成了朋友。

    聂相思是夏云舒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

    怀孕的若不是夏云舒,那么能让夏云舒劳心劳力帮忙扔这种东西的,恐怕除了聂相思,没第二个人。

    所以徐长洋怀疑,怀孕的不是夏云舒,而是……聂相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