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23章 这丫头,越来越坏了【三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好吧,自从上次在ktv这人一脚差点把人活活踩死之后,夏云舒就有点怕他,他那时的凶惨嗜血模样至今还留在她脑海里,印象深刻,挥之不去!

    所以,恶人自有恶人磨。

    像夏云舒这样的“恶人”,就得比她更“恶”的人才能制服她,否则,就她这自带一股“江湖大姐大”的性子,偶尔不吓吓她,她能上天!

    怕归怕,但夏云舒理智还在,非常清楚她刚扔进垃圾桶里的东西不能被他看到,不然就全露陷了。

    夏云舒一双眼快速转了转,挺直腰杆跟徐长洋,“我还没答应跟你订婚呢,你有事没事别总来找我。”

    徐长洋眯眼,眼底迅速闪过一道阴光,挑唇,“就因为你还没答应,所以我才得经常到你面前转悠,刷存在感。”

    夏云舒抽了抽嘴角。

    “况且,你答应不答应重要么?”徐长洋慢悠悠抛出一句让夏云舒抓狂的话。

    夏云舒涨红着脸,瞪着徐长洋的杏眸因为被激怒而濯濯发亮,“哼,只要我不点头,不同意,这个世上谁也别想摆布我!”

    徐长洋看着激动的夏云舒,面色平平,只是凝着夏云舒的眼眸到底还是深了深。

    夏云舒快速朝身后的垃圾桶看了眼,皱着眉毛对徐长洋道,“你回去吧!你今天已经在我面前刷爆存在感,成功让我更反感跟你订婚,所以你以后可以考虑少出现在我面前,不定我还能对你有点好感!”

    “呵。”徐长洋哼笑。

    夏云舒翻白眼,还因为他刚才那句话不舒坦,把脸转到一边,不看他。

    “没良心的东西!”徐长洋恨恨磨牙。

    夏云舒眼角颤了两下,转过脸看他。

    徐长洋板着脸盯着她,“这么快就对你的救命恩人疾言吝色,真是让人寒心。”

    “……”夏云舒气焰一下子就下来了。

    不管怎么,当初的确是他将她从ktv救出来的,而且还帮她出了气,教训了那些人。

    他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夏云舒也觉得不为过。

    “你要不这么凶,我能这样么?”夏云舒理亏的声。

    “我凶?你出去打听打听,整个潼市还有没有比我脾气更好的男人。”徐长洋一本正经脸。

    夏云舒盯着他,脸抽抖,杏眸亮晶晶的,想笑。

    这个老男人还真敢他脾气好?

    不怕笑掉人家的大牙?

    徐长洋当然看出夏云舒在憋笑,薄润的唇亦扯了扯,又朝夏云舒招了招手,“走,带你去吃好吃的。”

    夏云舒眼珠子一转,双手往背后一背,,“先吃什么。”

    “山珍海味,满汉全席,你挑!”徐长洋润润的笑。

    “你的!”夏云舒抬抬下巴,哼哼,“到时候可别我故意宰你。”

    “放心,吃不穷你未来老公。”徐长洋眸光深灼盯着夏云舒,语气不要太暧昧。

    夏云舒俏脸一热,没好气的瞪他。

    老不正经的臭男人,就知道占她便宜!

    徐长洋又朝她身后的垃圾桶扫了眼,率先转身朝前走,“跟我来。”

    夏云舒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捏紧的一双拳头,终于缓缓松开了。

    没再往后看,夏云舒快步跟了上去。

    ……

    徐长洋带夏云舒去的是一家泰国餐厅,是这家的泰国菜做得很正宗。

    吃完不到晚上八点,徐长洋便直接送夏云舒回了夏家。

    徐长洋的座驾是卡宴,黑色系,跟他的人一样,低调不张扬。

    车子停在夏家门前,徐长洋还没什么呢,夏云舒迫不及待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就要下车。

    徐长洋眉心拧起一道折痕,在夏云舒跨下车前,伸手捉住她一只手腕,将她扯了回来。

    而与此同时,他另一只手解开身前的安全带,倾身上前,拇指和食指捏抬起夏云舒的下巴,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蓦地。

    夏云舒瞪大眼,惊吓的盯着骤然凑近的脸庞。

    徐长洋倒也没有很过分,在她唇齿间扫荡了圈便退了出来,松开她的人,坐回了座椅上,哑声道,“去吧。”

    夏云舒,“……”整个人都是木的!

    徐长洋眯紧眼,看着她呆傻的脸,只觉得喉头干涸得厉害。

    一只手放在方向盘上抓紧,徐长洋滑动了下喉结,道,“再不下车,我不客气了!”

    夏云舒这下反应倒是快,转身抱着自己的书包下了车,低着头跟后面有鬼追她似的快步往前。

    徐长洋眉头深锁,凝着她背影的眼眸漆黑且深邃。

    本以为夏云舒会头也不回的回家,却不想,她人走到门口时,突然转了身。

    徐长洋微怔。

    “混蛋,这是我的初吻,你个老流氓,去死吧!”

    夏云舒像一头愤怒的野豹,吼完还不解气,狠狠将手里的书包朝徐长洋车的方向砸了过来。

    当然,因为距离有点远,夏云舒就是力气再大也不能将书包仍砸到徐长洋的车上。

    徐长洋,“……”

    被夏云舒这泼辣劲骂得有些懵。

    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不见夏云舒的踪影,当然,那只被她扔出来的书包也不见了。

    徐长洋背脊靠在椅背上,微微吸气,又缓缓吐了出来。

    抬眸,看着后视镜里的自己,徐长洋舔了口干燥的下唇,眼眸里闪出几分笑意。

    初吻么?

    嗯。

    如果是这样,那么被骂一声“老流氓”,也是值得的了!

    “呵……”

    徐长洋笑出了声,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几下,随即挑高眉又朝夏家的方向看了眼,这才坐直身,扣上安全带,打转方向盘,背离着夏家的方向驶了出去。

    约一两分钟左右,车子又突地在路边停了下来。

    徐长洋坐在车里,抿唇盯着后视镜后不远的垃圾桶。

    也不知道过去这么久,那丫头鬼鬼祟祟扔的东西还在不在里面。

    而且就算还在,难道他要用自己的手,在一堆垃圾里面,把它掏出来?

    徐长洋皱眉,看了眼自己的手。

    深刻觉得自己的手不是干那事的。

    于是他从仪表盘里拿出手机,拨出了翟司默的号码。

    翟司默:(⊙﹏⊙)

    ……

    珊瑚水榭。

    晚餐后,聂相思如常便要回房间写作业。

    “思思。“战廷深叫住她。

    聂相思迷惑的朝他望去,“有事三叔?”

    战廷深朝她伸手。

    聂相思走过去,将手递给他。

    战廷深握紧她的手,牵着她朝沙发旁走。

    两人紧靠着坐在沙发里。

    聂相思疑惑的看着他。

    “爷爷自从过年以来,一家人没怎么聚过,所以打算这周末让大家聚聚。“战廷深,“你可以去么?”

    “周末?”

    “嗯。”战廷深轻捏了捏聂相思的手,眼眸温存的看着她,“如果不想参加,我跟爷爷,不用勉强,嗯?”

    “我没有不想参加。我也觉得很久没见太爷爷了,怪想他的。所以周末我们过去吧。”聂相思。

    战廷深扯唇,“好。”

    聂相思看着他,“三叔,还有别的事么?”

    战廷深摇头,松开她的手,“去吧。”

    聂相思点点头,对战廷深俏皮笑了笑,“明早见了三叔。”

    战廷深扬眉,没什么。

    聂相思从沙发站起,却没急着走。

    战廷深微讶的抬眸看她,“怎么……”

    战廷深话还完,一抹清新香软便落印在了他的唇上。

    因为错愕,战廷深冷邃的眼眸微微扩展,看着眼前少女紧张羞赧微阖着的黑长睫毛。

    “三叔,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聂相思颤抖的将唇从他唇上退开,大眼水水润润的盯着他,了这么句没头没脑的话。

    战廷深喉结耸动,冷眸内掀起层层暗涌,抬手便要勾下聂相思的脖子。

    然而。

    聂相思似是料到他会有这个举动,在他出手时,飞快站直身体,转身朝楼梯跑了过去,“我去写作业啦,谁都不许打扰我。”

    战廷深握了握手,好笑又好气,这丫头,越来越坏了!

    ……

    聂相思跑到自己房间,关上房门的一刹,转身捂着心口,轻闭着双眼靠在门板上,张唇吐息。

    就这样靠着门板几分钟。

    聂相思睁开眼睛,缓缓看向电脑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捏了捏手指,聂相思站直身走了过去。

    坐在电脑桌前,聂相思打开笔记本电脑,开机。

    等待开机的短短几十秒时间,聂相思心跳如雷,贝齿不停的咬着一只手的大拇指。

    等到电脑开启,聂相思则快速伸手握住鼠标,点开搜索引擎,将鼠标移到搜索框。

    聂相思咽了咽喉管,在电脑键盘上飞快敲下了四个字:逸合医院。

    进入医院主界面,聂相思打开在线预约一栏,快速填信息,预约了周六上午九点的妇科。

    看着电脑屏幕显示预约成功,聂相思有种心脏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的紧张感。

    傻愣愣的盯着电脑屏幕看了好几分钟,聂相思才咽了咽喉管,将电脑关机,阖上。

    起身,走到课作业桌前坐下。

    机械的打开书包从里取出试卷摆在面前的课业桌上,从笔筒里拿出一只笔,埋头准备做试卷。

    然而,聂相思就这么盯着试卷看了半个时,手里的笔,却始终没落下一次。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