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22章 背着老公勾搭男人【二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手一顿,长眉浅蹙,回眸微诧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脸僵了僵,很快恢复如常,笑嘻嘻的走近战廷深,“三叔,你今天送我去学校,我已经很开心了,拿书包这种事哪还能让你来。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嘿嘿。”

    聂相思着,从沙发里拿起书包,纤细的手指随即滑进战廷深垂在身侧骨骼雅致的大手指缝里握紧,对战廷深讨好的,“走吧三叔。”

    战廷深冷眸微敛,看了眼聂相思,什么都没,牵着聂相思朝玄关走。

    聂相思看着淡漠的脸,心口揪紧得厉害,都快窒息了。

    ……

    从珊瑚水榭到蔚然高中这一路上,聂相思像只欢快的喜鹊在战廷深耳边叽叽喳喳的个不停。

    战廷深话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听她,偶尔给她一句回应,让她知道他在听。

    直到车子停在蔚然高中校门前,气氛都很和谐。

    “三叔,我到了。”

    聂相思了一路的话,早就口干舌燥了,这会儿一开口,嗓音都有些哑。

    “去吧。”战廷深。

    “那我走了。”聂相思抓起书包,对战廷深。

    战廷深伸手摸了摸她的耳朵,“嗯。”

    聂相思弯了弯大眼,打开车门下了车,站在车外歪头又对里面的战廷深挥了挥手,方将书包跨在肩膀上,转身朝校门口脚步轻快的走了去。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的背影,没有立刻叫张政开车去公司,而是盯着朝校门口走的聂相思,眼眸深讳幽长。

    聂相思走进校门口,在路口转了弯,背影也在战廷深眼前消失,战廷深才淡声开口,“开车吧。”

    张政点点头,驱动车子,驶离蔚然高中。

    而在车子驶出两分钟后,一道纤盈的身影从校内路口拐角,缓缓走了出来。

    聂相思站在路口,一张脸泛着白,看着校门外某人的车之前停驻的地方。

    那人实在太精明,尤其是对她的事,格外的敏锐,她知道那是因为他关心她在乎她。

    所以今早的事才让聂相思忐忑,担心某人会因为她的举动察觉到什么。

    若是某人有所察觉了,那么离她在他面前暴露就不远了!

    聂相思愁闷的拧紧眉,往背上背着的书包看了眼,只觉得自己背的不是书包,而是一块上吨的巨石。

    ……

    教学楼一楼厕所最里面的隔间。

    聂相思和夏云舒站在隔间里,两人的眼珠子都黏在抽水马桶盖上那一排验孕棒上。

    每只验孕棒上皆显示两根红线。

    而这样的结果,两人其实都不用看明书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相思,你打算怎么办?”夏云舒猛地提口气,好容易将视线从一排验孕棒挪开,看向身边脸发白的聂相思。

    聂相思抿着此时有些发青的唇,摇头。

    夏云舒吞了吞喉管,面对这样的情况,她也束手无策,毕竟对于两人现在的年龄而言,怀孕这样的事,简直可以用“可怕”来形容。

    “告诉你三叔么?”夏云舒声问。

    聂相思皱紧眉,没点头也没摇头,更没有话。

    夏云舒提气,抖开手里的塑料袋,将马桶盖上的验孕棒一一塞回袋子,裹成一团往宽大的校服里揉,一只手抱着肚子谨防东西往下掉,一只手打开厕所隔间,拉着聂相思往外走。

    这会儿时课间休息时间,只有十分钟。

    两人已经在厕所里待了七八分钟,再待下去都得上课了,到时候两人再进教室,就聂相思这苍白的样子,肯定能收到很多的异样目光。

    这一天下来。

    聂相思除了偶尔盯着黑板发呆外,倒也没什么异常,照常写作业做试卷复习课本,夏云舒完全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下午放学,两人背着书包往校门口走。

    “云舒,你帮我找个地方扔一下。”聂相思忽然对夏云舒。

    夏云舒愣了愣,旋即才明白聂相思让她帮忙扔的是什么,认真道,“放心吧。”

    “谢谢。”聂相思对她笑笑。

    “跟我客气什么。”夏云舒用胳膊肘撞了她一下。

    聂相思看了看夏云舒,随即垂下睫毛,没再什么。

    夏云舒见状,在心里叹了口气,对聂相思道,”相思,我觉得这件事还是得跟你三叔一下,他比我们年长,阅历心性都比我们丰富成熟许多,告诉他,他会想办法的。你别一个人闷着,知道么?“

    聂相思眉头锁了下,听到夏云舒这么,眼眸里的凝重和沉郁反是越浓了些。

    她不是不想告诉他,而是,她清楚。

    如果把她怀孕的事告诉某人,某人肯定会让她把孩子生下来,绝不可能同意让她把孩子打掉。

    还有。

    其实她现在最纠结的倒不是要不要告诉战廷深,而是,她自己也没想好要拿肚子里突然而来的豆芽怎么办。

    狠心打掉他,继续学业么?

    聂相思心尖倏地掠过一抹刺痛和酸楚,这个念头,让她觉得自己很残忍。

    虽然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可能只有米粒那么大,但一想到几个月后他就是个活生生的人,她就觉得自己是在残杀生命。

    而且,这个生命,还是她和他的延续……

    可是,若是留下这个孩子,那她的学业怎么办?

    马上就要高考了,熬了这么久终于要熬出头了,难道就这么半途而废,放弃么?!

    于聂相思而言,这两个决定都不是那么好做的!

    所以,聂相思现在很难受,同时很纠结很受折磨。

    在今天以前,她压根就没想过,刚满十八岁没多久的自己,竟然要面临这样尖刻的抉择。

    现在的局面,不得不,于聂相思而言,是有些残酷的。

    夏云舒完,聂相思也没回她,知道她现在心情沉重纠结,夏云舒也没再继续什么,免得无形之中又给她增添压力。

    ……

    这次,夏云舒没有搭聂相思的顺风车,而是坐公交车到玉阳路。

    从公交车上下来,夏云舒特意背离自己家的方向走了两条街道,在一处人不是很多的街巷停下,边从肩上取下书包边做贼似的左顾右盼,见没人注意到她这边,方深吸口气,打开包,从里拿出装着验孕棒的塑料袋捧在怀里,快步走到垃圾桶扔了进去。

    那东西从她手上脱离的一刻,夏云舒如释重负,张唇大大吐了口气。

    然,她抓着书包刚要回身时,一道男性温润的嗓音蓦地从后洒了过来。

    “鬼鬼祟祟干什么呢?”

    “……”夏云舒后背全麻,冷汗当即从额头上冒了出来,惊惶的扭头往后看。

    当看到站在她身后的男人时,夏云舒吓得轻呼,慌忙抬手捂住嘴才没让自己继续失控的惊叫,一对清澈杏眸却似见鬼般盯着眼前容颜温隽的男人。

    徐长洋眉目隽永,薄唇浅浅勾着,姿态闲适的看着一副做了亏心事正好被抓包的夏云舒,声线温煦悦然,“夏夏,你知道你现在的模样像什么么?”

    “……像,像什么?”难为夏云舒还能正常回话。

    “嗯,像背着老公勾搭男人,被男人逮了个正着。”徐长洋。

    “……”夏云舒黑线,身子慢慢站直,自以为巧妙的挡在垃圾桶前,大眼明亮的盯着徐长洋道,“你怎么在这儿?”

    “跟着你来的。”徐长洋。

    跟着她……

    夏云舒惊悚,“你,你跟着我来的?”

    徐长洋好整以暇的盯着夏云舒,“嗯,我在你家门口等你,打算给你个惊喜。不过,你也的确给了我一个惊喜。”

    惊喜个鬼!

    惊吓还差不多!

    夏云舒瞪大眼,头皮都绷紧了,话时舌头也开始不淡定的打结,“我,我给你,你,什么惊喜了?”

    徐长洋不动声色的瞥了眼夏云舒身后的垃圾桶,随即挑眉睨着夏云舒,“喜欢站在垃圾桶旁边跟人讲话?味道好闻么?”

    “……”关你屁事啊!夏云舒脸抽抽,瞪他。

    徐长洋见她这般,却是脸一沉,喝道,“站好!”

    夏云舒吓了一跳,本能的伸手捂住自己的心脏,惶惶然看着徐长洋。

    这人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当本宝宝是吓大的么!

    徐长洋眯眼,脸上的温雅清和荡然无存,眉目犀利冷锐,面庞上亦是不怒自威的严肃,两片唇抿直,不话就盯着人看,分分钟都能把人看得怂怂的。

    夏云舒吞喉咙,明明心里已经焉了,但嘴硬,梗着脖子道,“凶什么凶,怕你啊,老男人!”

    “有种再一遍!”徐长洋声音凌厉。

    “……”夏云舒又不是真的蠢,舔了舔唇,低低哼哧,“你,你让我再一遍我就再一遍,那我多,多没面子。而且,我凭什么听你的!哼~”

    徐长洋差点就破功了,眉头皱紧,忍住了。

    从裤兜里抽出一只手,朝夏云舒勾了勾手指,“过来。”

    夏云舒看了眼他的手,偷偷翻了个白眼。

    我的天,这个动作好闷骚,而且恶俗!只有他这种老男人才做得出来!

    “听到没有?”徐长洋喝道。

    “……我又不是聋子!”夏云舒郁闷,但又,真的怂他!

    好吧,自从上次在ktv这人一脚差点把人活活踩死之后,夏云舒就有点怕他,他那时的凶惨嗜血模样至今还留在她脑海里,印象深刻,挥之不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