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20章 与她,十指紧扣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走出校门口,聂相思直接拦了辆出租车和夏云舒坐了进去,去了潼市人流最多的步行街。

    为什么要去人流多的地方?因为人多不容易让人注意到她们。

    到了步行街,聂相思和夏云舒将里面的校服拉链拉高,捉着领口往上提,直接遮住了鼻子以下的部位,找了个药店走了进去。

    “老板,我要买验孕棒。”

    一进去,夏云舒直接走到收银台,对药店的服务员real耿直道。

    聂相思,“……”佩服!

    服务员看了眼聂相思和夏云舒身上的校服,许是也见怪不怪了,倒也没什么让两人无地自容的话,走到药架,指着一排各种牌子的验孕棒问,“要哪种?”

    聂相思和夏云舒互相看了眼,异口同声,“都要!”

    服务员盯着聂相思和夏云舒,几秒后,突然就笑了。

    聂相思和夏云舒抽了抽嘴角,瞥那服务员,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

    服务员边笑边将几个牌子的验孕棒分别拿了一个,随后走到收银台,一一扫码,“一百九。”

    聂相思从书包拿出钱夹,掏出两张崭新的一百给服务员。

    服务员找零后,抽了只袋子将所有验孕棒装上,递给聂相思时,“早上验。里面有明书。照着做就行。”

    聂相思脸红红的,闷着头点了点下巴,接过袋子往书包里一塞,拉着夏云舒离开了药店。

    服务员看着聂相思和夏云舒走远,叹息的摇摇头,现在的孩子,都太没有自我保护意识了。

    见现在没人进来,服务员便坐在了收银台后的椅子上,拿出手机打地主。

    “欢迎光临。”

    服务员一愣,放下手机站了起来,朝门口看去。

    就见几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孩从门口走来。

    走在最前面的女孩儿在药店内四处看了看,最后才朝她这边看过来,停顿了几秒,朝她这边走来。

    “需要什么?”服务员问。

    “我就想问问,刚才到你们药店的两个女孩儿,买的是什么。”女孩直接问。

    服务员怔住,看着站在收银台前的女孩儿,又看了看站在她身后的几个年纪差不多的姑娘。

    想了想,,“没什么,就买点感冒药。”

    “买个感冒药神神秘秘的?”女孩儿狐疑的盯着服务员。

    服务员耸耸肩,表示不清楚。

    “……她们真的只是来买感冒药的?”女孩儿不甘心又问道。

    “是的。”服务员。

    女孩儿盯着服务员看了几秒,没再什么,跟那几个女孩儿离开了药店。

    服务员歪头看着几人出去,眯了眯眼。

    现在的校园暴力太可怕了。

    这几个女孩儿跟刚才那两个姑娘年纪相仿,搞不好是一个学校的。

    而且刚带头进来的女孩儿,长得就咄咄逼人,话的口气也相当不客气,听着倒像跟刚才那俩女孩儿有仇似的。

    要是告诉她,她们到店里买的是验孕棒,谁知道她安的什么坏心。

    服务员撇了撇嘴,重又坐到了椅子上。

    ……

    药店外不远的街道。

    “瑾玟,刚才那两个女孩儿你认识?”

    “嗯,有个是我侄女。”战瑾玟插着兜,懒洋洋的在街上走。

    其实一般她是不会来步行街这种人多还嘈杂的地方。

    今天要不是她在网上玩直播认识的美食主播打算在步行街这边做个美食直播,又约了她一起,她想着在家闷着也是闷着,就出来了。

    哪里晓得会在这里碰到聂相思?!

    真是,早知道出门看看黄历了,衰!

    “啊?你侄女?你侄女那么大了?”其中一个女孩儿惊奇道。

    战瑾玟啧了下,无语的瞥了眼那女孩儿,极其不耐烦,“又不是亲的。”

    “……噢,我嘛。”那女孩儿也看出战瑾玟心情不佳,或者,压根瞧不上她们这些,表情悻悻。

    “你们接着玩儿吧,我走了。”战瑾玟着,加快脚步就往前走了,走到路边,从兜里掏出车钥匙打开车门,弯身坐进车里,几秒后,便驱车离开了。

    “切,拽什么拽,不就是比我们多了个有钱的父母么?看她那傻逼样!”

    刚被战瑾玟鄙视的女人抱胸盯着战瑾玟离开的方向语气尖酸道。

    “傻逼开的可是兰博基尼。”另一个女孩哼笑。

    “那是她买的么?”

    “不管是不是她买的,人家有,咱们没有是关键。而且,最主要的是,咱们惹不起。”

    那女孩儿握了握手,满脸不甘,但也没再什么。

    ……

    聂相思回到珊瑚水榭,已经快七点。

    在玄关处换了鞋走进客厅,却见战瑾玟就坐在客厅沙发里,聂相思眼阔缩了缩,有些奇怪。

    “相思,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战瑾玟以一副长辈的姿态问。

    “……在学校做试卷,所以晚了。”聂相思皱眉,奇怪的盯着她。

    在学校做试卷?

    战瑾玟眯了眯眼,暗哼。

    就她聂相思有问题!

    如果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她干么不直接她去了步行街,非要撒谎在学校做试卷?

    “你确定么?”战瑾玟抬了抬下巴,皮笑肉不笑的问。

    聂相思见她这样,心头微微一跳,眼角斜了眼同样坐在沙发里,架着长腿淡清清看着她的某人。

    因为她跟云舒出校门就打车去了步行街,让前来接她放学的张政等了又等都没等到她,最后不放心她,才给她打了电话。

    聂相思就是以在学校做试卷为由,让张政先回去,她待会儿自己坐车回来。

    可见战瑾玟这般,聂相思不由怀疑,她跟夏云舒去步行街时,恰好战瑾玟也在步行街,并且还被她看到了。

    如果战瑾玟去了步行街,而且还看到了她们,那她们去药店买验孕棒,她会不会也看到了?

    聂相思心里乱成一团麻,但面上却维持着镇定。

    暗吸气,将手里的书包放到沙发上,,“在学校做完试卷,我跟云舒去步行街逛了逛。最近学习压力大,都没时间逛,所以就去走了走。”

    “……”战瑾玟皱眉,盯着聂相思。

    本来她笃定聂相思有鬼,但她这会儿又这么坦诚……

    难道真的是她想多了?

    战瑾玟如是想着,低下了头,眉头皱着,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

    聂相思看她这样,却微微吐了口气。

    看来,战瑾玟不知道她跟云舒去药店买验孕棒的事。

    然。

    聂相思的镇定糊弄住了战瑾玟,却没糊弄到战廷深。

    但战瑾玟在这里,战廷深并未聂相思什么。

    战瑾玟留在别墅吃了晚饭,才开着那辆红色的兰博基尼离开别墅,回了老宅。

    看那样子,貌似已经打消了疑虑。

    聂相思高悬的心脏,终于可以稳稳的落回心窝了。

    “思思。”

    聂相思一颗心刚落回原位,就听到战廷深叫她,心尖当即狠颤了颤,黑润的大眼闪过明显的慌张朝他看去。

    战廷深薄唇微抿,一双手放进裤兜里,长眉亦浅浅拧着,凝视聂相思,“过来。”

    “三叔,有,有事?”聂相思屁股黏在沙发里,不肯起,盯着站在沙发一旁,芝兰玉树般秀芹好看的男人。

    战廷深眉心折痕加深,沉应,“嗯。”

    “……什么,什么事?”聂相思轻咬唇,显得很紧张。

    战廷深放在裤兜里的双手微握了握,又松开,取出一只手掌,递向聂相思,“来。”

    聂相思不敢再什么,看了眼他摊开的那只干净大掌,慢慢从沙发里起身,朝他走了过去。

    乖乖将手放到他掌心里。

    战廷深便握紧她的手,牵着她朝楼上。

    聂相思快速扫了眼沙发里的书房,抿着粉色的唇,低着头,跟在他身后上楼。

    战廷深带着她去了他的主卧。

    一进屋,战廷深转身便将聂相思竖着抱起。

    聂相思心一抖,满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微低头惶惶的看着他。

    战廷深扬眉,抱着她朝主卧的沙发走。

    走到沙发坐下,战廷深让聂相思跨坐在他腿上,一条手臂有力的环着她的腰,大掌在她腰后不轻不重的摁揉,似是在帮她按摩。

    另一只手则握着她一只手,带着薄茧的指腹细细的摩挲她的手指骨节。

    聂相思心翼翼看着他,分明的眼眸盈盈水水的,看着格外的娇柔脆弱。

    战廷深倾身吻了吻她的唇角,深邃幽静的冷眸却直直锁着聂相思因他的吻而羞赧颤动的眼眸,“不打算跟我点什么?”

    聂相思抬起眼睫,迷惑的望着他,“什么?”

    战廷深拿起她的手,放到嘴边浅浅的啄,凝着她缓声道,“比如,为什么骗张政你在学校做试卷?比如,你跟夏姐去步行街真正的目的?”

    “我没骗张叔。”聂相思声。

    战廷深捏紧她的手儿,拧眉盯着她不话。

    “我真的在教室做试卷,写完后,我跟云舒临时起意想去步行街走走,因为她步行街有家豆腐脑很好吃,所以我们就去了。”聂相思面不改色,与战廷深精明锐利的冷眸直视,声音也坦坦荡荡的,没有丝毫的破绽。

    战廷深眼阔微缩,轻掩下黑黑软软的睫毛,一根一根掰开聂相思的手指,而后,将自己的长指,滑进了聂相思的指缝里,与她,十指紧扣。

    两只手紧扣的那一瞬间,聂相思仿佛被巨大的电压击中了心脏,心尖酥软,却也,沉重复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