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17章 没关系的三叔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所以在某个周六晚,战廷深“孤枕难眠”,深夜潜进了聂相思的房间。

    为了保持充沛的精力和体力,聂相思现在的作息时间很规律,每晚不会晚于十一点上床休息。

    战廷深用备用钥匙打开聂相思卧室的房门时,已是凌晨,聂相思早已进入梦乡跟周公下棋去了。

    卧室的窗帘没有完全拉上,留着差不多半个人宽的缝隙,窗外昏黄的路灯从窗口缝隙洒入,恰恰投在那张粉色的少女床上。

    隔着层层冰丝般透明柔滑的纱帐,隐约能看到床上从丝绒被下微微鼓出的一团。

    战廷深眸光幽暗,放轻动作将房门带上,并且反锁。

    路过门前不远的课业桌,战廷深将手里的备用钥匙放到桌面上,沙沙的脚步声随即朝床上的聂相思逼近。

    单手撑开纱帐,战廷深站在床沿,深眸灼烫得犹若煮沸的开水,波光里似乎都冒着滚滚热气,凝视着床上只露出半张脸的女人。

    冷硬的喉结滚动,战廷深抽开身上睡袍的系带,直接将睡袍脱下扔到床尾的沙发,抬起遒劲的长腿跨了上去。

    睡梦中的聂相思感觉到手臂一侧掷来的热气,不知道是冷还是对温暖本能的倚靠,聂相思转了身子,下意识的朝那抹温暖靠了过去。

    战廷深心满意足的搂住靠过来的聂相思,健硕的体魄紧紧的黏贴着聂相思柔软纤细的身骨。

    本来两人贴得就已经够近了。可他仍在不停的挤着聂相思,仿佛,恨不得隔着衣物就将她凿透般急迫。聂相思被抵得有些疼,嘤咛着将腰往后躲。

    战廷深一只手固定在她腰后,根本不容许她躲他。

    开始聂相思只是觉得温暖,渐渐的,她便有些热了。

    全是冒汗,一张脸像是在桑拿房里的蒸房里用高温蒸着,红得不像话。

    聂相思皱紧眉头,两扇紧掩的长睫毛颤动了几下,缓缓睁开了。

    而就在她打开双眼的刹那,下巴蓦地被抬高,铺天盖地的热吻暴风骤雨般洒了下来。

    “……”

    聂相思吓得瞪大双眼,双手本能的去推,挣扎。

    战廷深直接用两条长腿夹住聂相思摆腾的双腿。

    “是我。”战廷深粗狂的咬聂相思的唇,隐忍却也用力。

    聂相思疼得嘶嘶抽气,一双眼睛在黑夜下因为惊恐和震愕亮得惊人,“三,三叔?”

    “嗯。”战廷深粗粗应了声。直接翻身而起,将聂相思压覆在了身上,三下五除二除掉了聂相思身上的束缚

    聂相思轻呼,有点被他的急切和粗鲁吓到,一双白手紧攀着战廷深肌肉鼓凸的肩膀,“三叔,啊……”

    “我很快,不会打扰你休息。”战廷深一只手捧着聂相思因他的侵进而皱紧的脸,两道长眉亦隐忍着某种疼痛和渴望的皱着,声线极端的沙哑低沉。

    聂相思咬了咬下唇,微微适应了它的存在,打开长湿的睫毛,借着从窗外洒进的点星光芒望着覆在她面上男人微有些扭曲的脸庞。

    当看到他漆深眼瞳里的恳请时,聂相思心尖掠起一丝疼。

    她记得他过,他需要做这种事,不然,会很痛苦。聂相思遂抬起腰主动贴近他,双臂更紧的抱住他的脖子,脸乖孙的匐在他的颈窝,颤着嗓音软软,“没关系的三叔。”

    战廷深背脊一震,旋即深深埋头重重吻住聂相思的肩,彻底放开了动作。

    不过好在,战廷深到底顾忌着聂相思处在高三的特殊时刻,没有太过放肆。四十分钟后自己起身去了洗浴室。

    聂相思虚眯着眼睛看着战廷深,身上出了很多汗,其实很累了,可这会儿,竟是睡意全无。

    听着从洗浴室传出的哗哗水声,聂相思一只手微微往下贴着腹部。

    不知道是不是某人用力过猛,她这会儿只觉得肚子隐隐作疼。

    但想到之前也有过这种情况,聂相思便也没多想。

    约二十分钟,战廷深从浴室出来,上床在聂相思身边躺下,勾过她软绵绵的身子搂进怀里,吻她的眉,“睡吧。”

    聂相思嗅着他胸口的沐浴淡香,抬起脑袋,“三叔,我也要洗澡。”

    “太晚了,明天洗。”战廷深。

    “……不舒服。”聂相思红着脸嘟囔。

    身上黏糊糊的,真的很不舒服。

    战廷深默了默,旋即起身,抱着聂相思去了洗浴室。

    洗浴室里,聂相思被他放进浴缸里,前后左右上上下下的“涮洗”了一遍,便用浴巾裹着她将她抱了出来。

    整个过程没用到五分钟……

    聂相思抽了抽嘴角。

    其实战廷深是担心耽误聂相思的睡眠。

    这会儿丫头得好好的不怪他,要是早上起来精神不好,不往他身上怪?

    ……

    第二天,战廷深七点准时起床,聂相思还在睡,并且睡得很香。

    战廷深想着是周末,昨晚又弄到很晚,就没叫醒她。

    离开聂相思的卧房回隔壁自己的房间洗漱,换衣。

    七点二十,战廷深从房间出来,朝聂相思的房间看了眼,遂才朝楼下走。

    听到下楼的声响。

    张惠从厨房出来,看到是战廷深又走回了厨房。

    将准备好的早餐从厨房端到餐厅后,张惠洗了手,从厨房出来,穿过客厅朝楼上走,准备去叫聂相思起床吃早餐。

    “张姨,今天让她多睡会儿。“

    战廷深淡漠的嗓音拂来。

    张惠一顿,想着聂相思最近学习挺累的,已经连续一个多月没有睡个饱觉了。

    听到战廷深这么,也就没再上楼去叫聂相思。

    看了眼坐在沙发里的战廷深,张惠道,“先生,我去给您泡杯咖啡吧。”

    “不用了。”战廷深拿起沙发前茶几上的报纸,起身,朝门口走。

    张惠见他这样,便知他是打算去公司了。

    以前聂相思早起,他总要陪聂相思吃完早餐才离开。

    今儿个聂相思还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等她起床陪她吃早餐也不现实。

    ……

    近十点,聂相思还没从楼上下来。

    张惠拿着鸡毛掸子弹灰,边弹边奇怪的朝楼上看。

    都十点了还没起床,不会是不舒服吧?

    张惠握着鸡毛掸子的手一紧,想起了聂相思之前急性阑尾炎那次,心头不由打鼓,放下鸡毛掸子便往楼上快步走。

    走到聂相思房间门口,张惠稳了稳心神,抬手镇定敲门,“姐。”

    隔了几秒,没人应。

    张惠等不及了,又敲了敲,“我进来了。”

    而后握住门把手拧开房门,疾步走了进去。

    朝那张粉色床看去,果见聂相思还在睡,整颗脑袋都在被子里,只露出一片黑黑的头发。

    张惠走过去,拂开纱帐,屏息,伸手将聂相思身上的被子往下扯了扯。

    “嗯……”

    张惠胆战心惊的一扯,聂相思皱着眉头哼哼了声,抬手揉着眼睛就那么醒了,了……

    张惠,“……”

    “张阿姨。”

    聂相思惺忪的从床上坐起来,顶着一头相当凌乱的长发,眯着眼睛哑哑的叫张惠。

    张惠,“……”仔仔细细盯着聂相思瞅了瞅,见人就是睡过头,也没有一丝一毫那里不舒服的征兆,紧悬的心这才落回了原地。

    “张阿姨,您来叫我吃早饭么?”聂相思又揉了揉眼睛,大眼乌黑纯亮看着张惠。

    “……现在吃早饭也不是不可以。”张惠。

    “嗯?”聂相思不解。

    张惠不好意思打击她,就,“快起来吧,我下楼给你热早餐。”

    热早餐?

    聂相思皱皱眉。

    张惠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房间。

    呃……

    张阿姨今早好奇怪!

    聂相思这么想着,掀开身上的被子,下床。

    双脚刚着地时,聂相思两只腿弯蓦地一软,差点就坐到了地板上。

    幸好她眼疾手快伸手扶住了床头桌。

    聂相思冷汗都出来了,低头看着两条抖得能发条似的腿,不能更无语,这可怕得”后遗症“。

    聂相思站了两分钟,双腿恢复了些力气,才朝洗浴室走去。

    因为昨晚某人给她洗澡洗得太粗糙了,所以聂相思在洗浴室认真洗了个澡,洗漱后方从洗浴室出来,去了衣帽间。

    换上纯白色的长毛衣,和打底裤从衣帽间出来。

    一阵晕眩感猛地袭来。

    聂相思伸手撑着额头,整个人往后退了两步。

    这股晕眩感持续了好几分钟,才慢慢缓解。

    聂相思眉头和脸皱紧,双手揉了揉额头,心,看来得让张姨给她炖点红枣枸杞鸡汤补补了,严重缺血。

    又过了几十秒,那股眩晕感才彻底消失。

    聂相思甩了甩头,无意识的抬头,然后一不心就看到了墙上的时钟……

    “啊……十一点,快十一点了!呜呜,张阿姨,我房间的时钟是不是坏了呀?”

    聂相思低叫着冲出房间,蹬蹬蹬往楼下跑,一把嗓音惊恐万分。

    张惠正将早餐端到餐厅摆放,听到聂相思的声音,不禁笑出了声。

    “啊……张阿姨,客厅的时钟是不是也坏了?”聂相思的声音别提多罪恶了。

    张惠都要乐坏了。

    所以战廷深的顾虑是对的。

    因为从那天起,聂相思以他严重干扰到她的学习效率,扰乱她的学习计划为由,整整一个礼拜没给他一个好脸色瞧。

    战廷深面色淡淡,一副照单全收的模样,心头却磨刀霍霍。不就是六十多天么,他等得起!丫头片子,给他等着!

    嗯,六十五天后,聂相思高考结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