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16章 三叔,我错了【三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这话一出,温如烟剥虾的动作猛地顿住了。

    聂相思见状,眼皮微微一跳。

    温如烟看着聂相思,眉头蹙着,印着无端愁绪,眼神复杂。

    “……”聂相思捏紧筷子,突然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莽撞唐突。

    毕竟,女儿,恐怕是她心底最深的伤疤。

    “温阿姨,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冒犯您。只是觉得,您对我太好了,所以……”聂相思真诚的看着温如烟,语气里含着歉意。

    “你跟我道什么歉呢?你又没做错什么。”温如烟很快恢复如常,带着笑。

    聂相思盯着她,还是有些愧疚。

    “思思,你幸福么?”温如烟继续剥着虾,语气稀松的问,似乎并没有深层次的含义。

    聂相思顿了顿,点头,“嗯。”

    温如烟没话,睫毛垂得很低,聂相思无法看到她眼底的情绪。

    温如烟将一盘虾剥光,取下手上的手套,抬头看向聂相思。

    聂相思正低头吃着虾,感觉到她投递过来的视线,停了下来,掀起眼帘朝她看过去。

    “吃啊。”温如烟。

    “……您也吃。”聂相思道。

    “你别管我,我是大人。”温如烟伸手,摸了摸聂相思的头,姿势亲昵。

    聂相思眼珠子转了转,耳尖莫名有些热,对温如烟腼腆扯扯嘴角。

    温如烟亦盯着聂相思笑,眼神温柔如水,散发着母性的光芒。

    聂相思含了口下唇,掩下睫毛。

    虽然温如烟没回答她刚才的话。

    但她觉得,她一定是将她当成了她的女儿,所以才对她异常的关怀和照顾。

    ……

    聂相思和温如烟吃完饭,服务员进来将餐桌收拾干净,又送了壶茶进来,才退出包房,将空间留给聂相思和温如烟两人。

    “要把窗户打开么?”温如烟问聂相思。

    聂相思摇摇头,“我怕冷。”

    温如烟点点头,“你畏寒。”

    “嗯?”聂相思愣了,迷茫的看着温如烟,“温阿姨,您刚什么?”

    温如烟皱眉,“我,你许是体寒。刚才我牵你手的时候,就发现你手冰得很。”

    “噢。”她这样,聂相思也就没再在意。

    温如烟拧起的眉头,却再也未舒展过。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会儿,聂相思的手机响了起来。

    聂相思从羽绒服里摸出手机,看了眼手机屏幕,见是某人打来的,便对温如烟,“温阿姨,我接个电话。”

    “嗯。”温如烟。

    聂相思起身,边接电话边朝包房外走。

    “三叔。”

    “在哪儿?”战廷深语气平平。

    “……我跟云舒在外面逛呢。”聂相思语气自然的回道。

    “逛什么?”战廷深问。

    “就随便逛逛。”

    聂相思一走出包房就觉得冷,微微耸起了肩,声音也有些哆嗦。

    “声音怎么了?”战廷深敏锐听出聂相思声音的异常,磁性的嗓音紧了紧。

    “……没事,就是有点冷。”聂相思吸了吸鼻子,。

    “去暖和点的地方逛。”战廷深道。

    “嗯嗯。”聂相思用手搓着手臂,轻轻抖着腿。

    聂相思刚完,身旁的包房门打开,温如烟拿着聂相思的外套走了出来。

    看到聂相思站在走廊一边冻得直发抖,轻拧了眉,“思思,衣服穿上。”

    聂相思都没来得及蒙住话筒。

    “聂相思!”

    “……”(⊙﹏⊙)

    “思思,怎么了?怎么这幅表情?”温如烟将外套披到聂相思身上,见聂相思表情囧囧,好笑道。

    聂相思咬住下嘴唇。

    内心骤然刮过一阵凄凉的冷风。

    怎么每次她做“坏”事,总能被某人逮个正着?

    是她智商有问题?

    温如烟有些不明白的摇摇头,笑着走回了包房,没再打扰聂相思讲电话。

    看着温如烟一走进包房,聂相思连忙认错,“三叔,我错了。”

    “胆肥了是不是?”战廷深沉沉道。

    “……没肥,瘦着呢!”

    “贫嘴?”

    “我错了!”

    “在哪儿?”

    “……世茂商城。”

    笃笃笃笃……

    聂相思最后的“城”字刚出口,那端便将电话撂断了。

    聂相思拿下手机,看着手机屏幕,脸一颤一颤的。

    ……

    半个时后。

    一辆银白色g-tr轿车劲风般滑停在世贸商城前。

    聂相思一看到那辆车,赶紧跑了过去,拉开副驾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包和围巾堆在腿上,聂相思侧向某人,双手合十放在嘴边,巴巴的看着某人,“三叔,是我的错,我不该骗你跟云舒在一块。我现在就回去写一万字的检讨,保证下次绝不再犯。三叔,三叔,我错了,真的错了。”

    战廷深蹙眉,盯着聂相思,这丫头有这么怕他?他再气还能吃了她不成?(聂相思:三叔,您谦虚了。您老忘了前几次是怎么对我的了么?)

    “三叔,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就不要跟我一个女子一般计较了吧。”聂相思不遗余力的抬高战廷深,最好能抬高到他都不好意思让她写检讨。

    战廷深冷哼,“人呢?”

    “……”聂相思装傻,“什么人?”

    战廷深抿唇,沉默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抽了抽嘴角,认怂,“走了。”

    “谁?”战廷深眯眼。

    “……”聂相思不敢啊!好害怕啊,谁来救救她?/(tot)/~~

    “不是么?”战廷深嗓音骤然降至负度。

    聂相思点头,“。”

    战廷深看着她。

    “……但是三叔,你得保证我了你不能生气。”聂相思壮着胆子讲条件。

    “嗯。”战廷深答应得相当干脆。

    聂相思,“……”不信!

    “还不?”战廷深皱眉。

    “……”聂相思抓了抓耳朵,声,“是陆兆年的舅妈。”

    “……”战廷深微怔,盯着聂相思,“谁?”

    聂相思瞥了眼他惊疑的俊颜,嘴抿了抿,“陆兆年的舅妈。

    “聂相思,你找死!”

    火气挡都挡不住的往上涌,战廷深沉绷着脸庞,阴骘的瞪着聂相思。

    聂相思吓得往车窗口缩,白着脸苦兮兮的看着战廷深,“三叔,你,你答应了不生气的?”

    战廷深都火冒三丈了还不生气?!

    战廷深脸上黑得都能刮下厚厚一层墨汁了,看着聂相思那副样,火大得掐死她的心都有!

    “三叔,我只是跟她吃个饭而已,没别的。”聂相思缩在一角,双手抱着腿上的包和围巾寻求安全感。

    “陆兆年呢?也去了?”

    战廷深嗓音怒沉。

    要是她敢陆兆年也去了,他就捏碎她的骨头!

    “没没没,陆兆年没去!”聂相思连忙摆了摆白手,道。

    “她为什么约你?”战廷深盯着她,“帮陆兆年追求你,要你当她的外侄媳妇?”

    聂相思汗,“没有。我们真的只是吃吃饭,聊聊天。而且……”

    聂相思声音低了低,“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提到过陆兆年。”

    战廷深,“……”

    聂相思见战廷深冷眸闪现狐疑,撅了撅嘴,道,“真的没提!”

    战廷深周身的戾气散了分,薄唇抿直,沉吟了片刻,眯眸看着聂相思,“既然不是因为陆兆年,她为何会约你?”

    如果她,是因为温如烟觉得跟她投缘,所以约她,他会不会信?

    聂相思挑眼盯着战廷深,“三叔,我觉得出来你可能不会信。”

    “少废话,!”战廷深冷叱。

    “……”聂相思暗撇了撇嘴,臭老男人,凶什么凶!

    聂相思微微坐直,,“她跟我有缘,看到我就觉得亲切,所以约我出来喝茶吃饭。”

    有缘?亲切?

    战廷深下颚微绷,“你们之前见过?”

    聂相思点头,“见过两次。一次是在学校门口,我跟云舒从学校出来,正好碰见她来接陆兆年,那次了几次话。一次是前几天去给我父母拜年碰到过一次。这次是第三次。”

    反正都了,聂相思也没隐瞒,一五一十。

    战廷深听聂相思完,没一个字,兀自沉默了十多秒。

    随即什么都没,打火,挂挡,驱车驶出了世茂商城。

    而在这辆g-tr车驱动时,站在世茂商城一侧的温如烟,缓缓走了出来。

    望着那辆车离开的方向,温如烟眼眸闪现复杂。

    直到那辆车彻底消失在眼前,温如烟方缓缓收回视线,从手里昂贵的牛皮包里拿出一只钱夹,打开。

    一张两人合照,展露了出来。

    合照上的两人,一个是温如烟,一个是约莫四五岁的女孩儿。

    女儿扎着高高的马尾辫,齐刘海,刘海下一双大眼,宛若琉璃夺目漂亮。

    温如烟眼角续着泪,颤抖抬手,指腹一遍又一遍摩挲着女孩儿漂亮的脸。

    妈妈不求什么,只求你过得幸福。

    你过得幸福,就好,就好。

    ……

    眨眼,聂相思开学已经一个多月。

    因为高三,学业紧张,蔚然高中的教学又是出了名的严酷,高三每个班级教室几乎都弥漫着一股“生无可恋”的沉闷氛围。

    聂相思每天从学校回来,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复习功课,除了吃饭的时候能跟某人上几句话外,其他的时间,战廷深若想跟聂相思单独相处“交流交流”感情,每每都被聂相思严肃拒绝,端出一堆现在是特殊时机战廷深得无条件支持并且理解她的相当正面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

    若是战廷深不这么做,聂相思就拿一双大眼郁郁的盯着他,活像战廷深怎么着她了似的。

    战廷深为此相当躁郁!

    这学期给高三同学的休息时间仍然是周末一天。

    所以在某个周六晚,战廷深“孤枕难眠”,深夜潜进了聂相思的房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