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14章 思思,我爱你【一更】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因为,整个战家只有一人,进出她的房间从来不会敲门……

    刚进屋时,聂相思将房门反锁上了。

    微微稳了稳心神,聂相思冲门口道,“等一下。”

    拧动的门把手归于宁静。

    聂相思吸了口气,快速抽掉身上的浴巾,麻利的换上卡通睡衣,站在镜子前左右上下看了看,见没什么不妥,才走到门口,将房门解锁,拉开。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身上孩子气的睡衣,眉峰微不可见的皱了皱,迈步走了进去。

    聂相思脸蛋飘红,愣了几秒,将房门关上。

    而就在她关上房门的一刻,某人猛地伸手,直接将房门反锁上了。

    啪嗒——

    聂相思心口跟着一紧,仰起红扑扑的脸看着某人。

    战廷深朝她跨了一步,聂相思眼珠子便颤了颤。

    战廷深探臂,直接将聂相思抱大娃娃似的抱起,转身朝她的粉色床走去。

    聂相思心脏跳得巨快,两只爪子却乖巧的勾着他的脖子。

    走到床边,战廷深将聂相思站放到床上,抬手从后扣住聂相思的后颈拉下,吻住她的唇。

    因为聂相思站在床上,所以比他高了那么一丢丢。

    这样居高临下接吻的方式,让聂相思觉得新鲜,而且,有种莫名其妙的成就感。

    感觉她现在就像女王在宠幸她的男宠,咳咳咳……好吧,她腐剧看太多了!

    两人吻了很久,吻得聂相思嘴唇都麻了,而且弓着脖子也很不舒服,酸胀得难受。

    “三叔……”聂相思一只手轻抓着战廷深后脑勺的短发,身子轻轻发着抖,两只眼睛水汪汪的眯着,喘得厉害,“我,我不舒服。”

    战廷深喉结滚动了下,揽过聂相思的细腰,将她抱了下来,让她的双脚踩在他的脚背上,大掌捧高她的脸颊,俯低头用力吻她。

    聂相思能感觉到他骤然加重的力道,而且,他的呼吸好重。

    战廷深另一只手握住聂相思的腰,在某个瞬间,忽地往下,滑进了聂相思厚厚的睡衣。

    “三叔……”

    聂相思惊呼,涨红着脸,感觉到危险本能的伸手去摁他的手。

    然而她还没碰到他的手,便被他捧着脸压到了身后柔软大床上。

    “思思,不许拒绝我。你现在是我的妻。”

    战廷深眼眸灼深而暗沉,犹如吸附力极强的漩涡深深的吸引着聂相思。

    聂相思轻轻摇头,“我不是要拒绝,我,我害怕。”

    “怕什么?”战廷深温柔吻她的眉心。

    “……疼。”聂相思有些委屈的拧眉,前几次的经历都太不美好,那种疼她打心底里不想再经历。

    战廷深皱眉,盯着聂相思。

    似乎也知道聂相思有这种担忧和恐惧的原因。

    沉默了会儿,战廷深用额头抵着聂相思的,声线磁哑低醇,温情脉脉,“这次不会了,相信三叔。”

    聂相思纠结,“真的不会?”

    “嗯。”战廷深肯定的,“放轻松。”

    “……”聂相思闭了闭眼,吐气,“好,我,我放松。”

    战廷深凝着她颤动的脸,心里柔软极了,也不忍极了。

    指腹抚了抚聂相思的脸,战廷深极尽缠绵温情的吻聂相思的唇,“思思,我爱你。”

    聂相思浑身一震,睁大眼看着战廷深,左心口的位置,像是揉进了一面打鼓,咚咚咚一声比一声大的敲动。

    战廷深褪去聂相思的睡衣,将软得像水的女人覆在身下。

    整个过程的确如他所,很温柔,但也很绵长,长到聂相思都要晕了,他才猛地占有。

    聂相思下意识的皱眉,等了几秒,却没有意料中的疼,反而一片酥胀。

    聂相思情不自禁的叹息。之后的整个过程,聂相思都像浸泡在长白山的温泉池里,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扩张开,每一根筋骨都松散开了。脑子里一簇一簇的烟花竞相绽放,留下了五颜六色的光芒。而这些光在最后,全数褪成了白。

    聂相思整个人不可控诉的剧烈颤抖,缠在战廷深后颈的双手,难以自已的用力掐进他的后背。

    这一瞬间,聂相思有种自己快死了的恐惧感。

    战廷深翻身躺在她身边,勾着她搂进怀里,俊美的面庞浮着不正常的红晕,脑门亦是大汗淋漓,但菲薄的嘴角却满足的微微上扬。

    聂相思软绵绵的靠在他坚硬沸热的胸膛,张着嘴轻轻吐气,猫眼微微眯着,慵懒得一根手指头都不想费劲动。

    两人这样靠着躺了几分钟。

    战廷深低头吻了吻她的耳畔,沙哑着嗓音,“感觉好么?”

    “……”聂相思睫毛一抖,又赶紧紧紧闭上,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

    什么叫……感觉好么?

    多叫人难为情!

    战廷深心情好的扯唇,不停的亲聂相思的耳朵,和侧脸。

    亲的聂相思都抖起来了,受不了的睁开眼睛,气呼呼的瞪他。

    岂不知她此刻面颊酡红,两只眼睛里似是灌入了水银,格外的清亮水润,且淌着丝丝迷离,一看就是刚被滋润过的模样。

    她这幅样子落在战廷深眼里,战廷深心口鼓噪得紧,特别想又这样那样一番,不过,忍住了。

    沉沉吐了口气,战廷深恨恨的咬了口聂相思的脸颊。

    “疼。”聂相思娇气的推他的脸,软糯着嗓音埋怨。

    战廷深笑,捏她的鼻子,“矫情不?”

    聂相思翻白眼,撅着嘴把下巴搁在他胸口,睁着一双分明的大眼瞅着战廷深。

    战廷深好笑,“这么看着我干么?”

    “……三叔,你……喜欢么?”聂相思红着脸,声问。

    “……”战廷深眼眸倏地一暗,灼灼盯着聂相思,“嗯。”

    聂相思眨眨眼,点头,将脸贴到他胸口藏着,低低,“喜欢就好。”

    战廷深呼吸骤然沉着,垂眸凝着聂相思的冷眸瞬间聚起情潮仿佛能毁天灭地。

    这个……傻丫头!

    “啊。”

    聂相思突地叫了声。

    战廷深眉骨耸高,疑惑的看着突然从他胸口抬起脸的女人,“怎么了?”

    “……三叔,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聂相思的表情有些惶恐,大眼也揉着慌张。

    战廷深面色微凝,严肃起来,“什么问题?”

    聂相思咬了口下唇,贝齿硬是将下嘴唇咬出了一道白痕。

    “松口!”战廷深皱眉,严厉。

    “……”聂相思眼角抽了抽,忙松开,可怜巴巴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抿唇,大手轻抚她的脸,“吧,什么问题让你这么紧张?”

    “……我会不会怀孕?”聂相思担忧的,但也有点害羞。

    战廷深眼眸缩紧,抿唇看着她,没出声。

    “这几次我们都没做措施……会不会……”聂相思脸都白了。

    她现在才十八岁,可不想这么早就怀孕!

    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要是怀孕……聂相思觉得自己会崩溃的!

    战廷深沉默的盯着聂相思看了会儿,冷静开口,“不会。”

    战廷深的声音不可谓不笃定。

    聂相思皱眉,不解的看着战廷深,“三叔,你怎么这么确定?”

    战廷深微眯眸,“你忘了你这个月刚来生理期的事?”

    聂相思愣了愣。

    恍悟,“对对,我刚来的姨妈,怀孕了就不会来姨妈了。呼……”

    聂相思拍拍自己的心脏,大松口气。

    然,一颗心还没完全放松。

    聂相思似又想到了什么,整个人再次紧张起来。

    战廷深望着她。

    “三叔,这次……”也没有做措施。

    不等聂相思完,战廷深就开了口,“放心,你是安全期。”

    “安全期?”聂相思从未关注过什么安全期不安全期的,毕竟,她压根没想到自己这么早……咳咳。

    所以对于这些完全不了解。

    战廷深面色淡静,“嗯,我查过,生理期前后十天是安全期,做不会怀孕。”

    生理期前后十天?

    照这么,一个月三四天,生理期前后十天,就是二十天,加上姨妈的几天。

    一个月岂不是只有几天是不安全的?

    照他这么,还挺安全的。

    聂相思想了想,觉得战廷深没必要骗自己。

    毕竟他可能也不想她这么早怀孕吧……

    这样一想,聂相思彻底放了心,他是安全期,那就肯定不会发生她担心的事。

    对战廷深,聂相思选择了无条件的全心信任。

    但聂相思的这份信任,不到两个月就被啪啪打脸了,因为……

    战廷深低眸望着在他怀里安心闭上眼睛的聂相思,一双冷眸幽幽转深。

    ……

    战津和盛秀竹初四才从临市回到老宅。

    战廷深和聂相思初五回的珊瑚别墅。

    张惠是在初五那天下午从乡下赶回的珊瑚别墅。

    高三提前一周开学。

    所以聂相思初十就得去上学。

    于是从老宅回来,聂相思便开始复习功课,狂补暑假作业。

    而战廷深在回珊瑚别墅的第二天就去了公司处理公务。

    这天,聂相思正在自己房间疯狂补作业,被她放在课业桌上的手机突地响了起来。

    聂相思抽空抬眸看了眼手机,见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一串陌生的手机号码,便以为是骚扰电话。

    握着笔的手伸过去就要挂断。

    却不想手刚伸出去,那端先一步挂断了。

    聂相思眨眨眼,也没在意,就要收回手继续写作业。

    而就在这时,一条信息从手机屏幕上跃了出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