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12章 三叔,你好厉害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抽了抽嘴角,看了眼被“打击”得似还没缓过劲的陆兆年,默默给他投了一张同情票,便颠颠的朝堂屋快走了去。

    聂相思走进堂屋时,战廷深正将手里的外套放到沙发上,听到脚步声,战廷深眉目清淡朝门口看了眼,见是聂相思,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转身朝楼上走。

    双脚踩到棕红色木质楼梯,放出沉沉的咚咚声。

    聂相思回头朝院子里瞅了眼,见陆兆年双目瞠大,直直盯着那盘棋局看,而战瑾玟坐在陆兆年身边,一个劲儿的安慰他。

    抿了抿嘴唇,聂相思转过头,抬眸朝楼上看,却见战廷深正在他房间门外的走廊,垂眸冷幽幽的盯着她看,心口当即颤了颤。

    聂相思傻兮兮的看着他,也没赶紧上去。

    战廷深眯眼,薄润的唇冷扯了下,转身,朝房间里走了去,嘭的声将房门摔上了。

    聂相思倒抽口冷气,腿肚子都抽筋了,犹豫了下,觉得现在上去解释可能还不完,要是隔了久了,某人怒气更甚,那她就惨兮兮了。

    这么想着,聂相思赶紧跑着上楼去了。

    疾走到他门口,聂相思伸手握住门把,试探性的拧了拧,竟然拧开了。

    聂相思大眼微微一亮,这是不是意味着某人其实也没那么生气?

    不过聂相思还是没敢掉以轻心,心翼翼的将房门打开一条缝,只把一只黑亮的大眼凑到门缝,往里看。

    战廷深背着她,不知道在干么。

    聂相思等了几秒,又将房门往里推开了些,露出两只猫一样的大眼睛瞅着里边,巴巴看着战廷深宽阔的背脊,声开口,“三叔。”

    战廷深没反应。

    聂相思眨了眨眼,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站在门口,聂相思盯着战廷深的背影又看了几秒,睫毛疑惑的垂了垂,反手将房门轻轻关上,步步的朝战廷深那边走。

    走到他背后站定,聂相思不免有些紧张,搅动着一双手,乖乖解释,“三叔,陆兆年不是我叫来的,是太爷爷。”

    聂相思完,顿了顿,见他没反应,秀气的眉头皱了皱,继续,“三叔,你生气了?”

    聂相思知道自己的是废话,某人从她进来就一直背对着她,她话他也不搭理她,不是生气是什么?

    聂相思又等了几秒,某人纹丝不动,她站在他身后,就像透明人似的。

    委屈的撅了下粉唇,聂相思声道,“三叔,没想到你象棋下得这么好。”

    “……”

    “陆兆年可是参加过世界象棋联赛并且还获奖了……三叔,你好厉害。”聂相思拍马屁。

    好吧,也不全是拍马屁,她也是真心觉得她家三叔厉害。

    聂相思眨了眨眼,“三叔,到底有什么是你不会的?你看,你不仅将那么大个战氏集团管理的井井有条,还会做饭,厨艺一流,而且你还会下象……”

    这次,不等聂相思完,战廷深猛地转过了身,吓得聂相思当即噤声,往后退了一步,瞪大眼睛慌张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睨着她,声线微哑,“是你自己要进来的?”

    聂相思,“……”黑人问号脸!

    战廷深眯了眯深邃的眼眸,一个阔步迈进聂相思。

    一股热气扑面而来,聂相思提气,脸木木的,一对大眼珠子却相当灵活的转动。

    当扫到战廷深赤果的胸膛时,聂相思一张脸瞬间飘红。

    突然福至心灵明白过来,某人从刚开始就背对着她的原因。

    某人刚应该是打算换衣服来着。

    聂相思悻悻的,双眼却很诚实的欣赏着战廷深下腹豆腐块似的八块腹肌以及两道性感的人鱼线,喉管默默滑了下,放在身侧的双手手指跃跃欲试的挑动,有点想摸怎么办?

    心脏砰砰砰的在左心口跳跃,聂相思轻咬了下唇,一只手一下子贴了过去。

    “……”战廷深结实的腹部猛地颤动了两下,两处烈火猛然从寒眸深处窜了起来。

    聂相思垂着两扇又长又直的浓密睫毛,纤细柔白的指腹顺着心意一点一点描摹着他性感的肌理线条。

    当她的手指往下时,聂相思双眼也跟着往下。

    指尖滑到他黑色的金属皮带扣,聂相思突然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画面似的,瞳仁急剧扩散,一张轻抿着的嘴长大成了“o”型。

    那里简直像活物般,在她眼前一点点撑了起来。

    聂相思,“……”

    心跳起码停了好几秒,倏地,聂相思快速收回手,一对眼珠子机械的往上翻,一张脸涨红到发紫,一把嗓抖得不仔细听几乎听不懂她在什么,“三叔,你先,先换衣服,我,我出去,等下,等下……”

    等下后面的话聂相思都等不及完,转身,埋着头朝门口“飞奔”。

    然。

    聂相思刚走没几步,便被一股大力从后卷住腰肢,猛地扯带了回去。

    后背猝然贴上的灼烫胸膛,让聂相思整个身子不受自控的轻战。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后颈白嫩的肌肤,寒眸里的烈火都要喷射出来了,低喘一声,低头就要吻下去。

    “廷深,廷深,哎哟,我的乖孙子……”

    就在这时,战曜激动又兴奋的嗓音从门外传来。

    聂相思背脊绷紧,惊慌的转头看战廷深。

    战廷深脸庞绯红,绷紧得有些狰狞,冷眸里迸射而出的戾气让人害怕。

    “三叔……”

    聂相思嗓音战栗。

    战廷深闭了闭眼,掐起聂相思的下巴,在她唇上重重吻了下,随即放开聂相思,几步上前,将房门反锁上。

    而与此同时,聂相思看到了门把手从外被反复拧动起来。

    聂相思脸煞白,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廷深,廷深,开门,爷爷找你有事,乖孙子,快开门。”战曜声音相当亢奋。

    战廷深拧压着长眉,回眸看了眼房门,“我在换衣服,您先去书房等我,我换好了去书房找您。”

    战廷深出口的嗓音仍有些沙哑,不过门外的战曜许是太兴奋了,没听出来。

    听到战廷深这么,用特别慈爱的语气,“好,好,你慢慢换,爷爷在书房等你。”

    战廷深没话,两片薄唇抿紧,缓缓转眸盯向吓得杵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的聂相思。

    眼眸掠过心疼,听到门外战曜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战廷深朝聂相思走了过去,探臂,将她轻柔拥进怀里,薄唇疼惜的在她发心吻了吻。

    聂相思的脸贴着战廷深肌肉紧实的胸膛,好一会儿才有了温度。

    伸出两只纤瘦的手臂抱住他的腰,聂相思轻闭着眼睛,有点虚脱的感觉。

    刚才若不是某人反应快,在战曜拧开门之前将房门反锁上。

    战曜进来看到两人这般,到时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了。

    感受到聂相思整个人放松了下来,战廷深搂紧了紧她,遂才松开手,握住她的肩头。

    聂相思睁开眼睛,在他胸膛仰起脸看他。

    战廷深眸光柔情,俯低头吻她的唇。

    聂相思抓紧他后腰的衬衫,瞪大一双琉璃目看着他。

    战廷深抬手抚了抚她的耳朵和侧脸,薄唇微微从她唇上退开,双眸深沉的看着聂相思,缓声道,“不论发生什么事,都有三叔在,不需要害怕,知道?”

    “……”聂相思在心里叹气,将脸贴在他胸口。

    虽然两人现在已经领证了,可在外人眼里,以及整个战家人眼里,他们是叔侄关系。

    若是被人发现这样关系的两个人竟然在一起了,舆论的唾沫都能把聂相思淹死,她自问现在还没那个心理素质承受。

    且不大众的言论,就是战家她从喊太爷爷,爷爷奶奶叔叔姑姑的这些人中的一个,聂相思都招架不住。

    “唉。”

    聂相思不自觉叹息出声。

    战廷深听到,眼眸加深,垂眸深深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是以没注意到战廷深凝向她的目光。

    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叹息”出声了。

    她以为她只是在心里叹气。(⊙o⊙)…

    ……

    因为战曜还在书房等战廷深,担心老爷子等太久不耐烦过来催。

    战廷深搂着聂相思温存了会儿,等身体的反应缓解,便换了家居服离开卧室,去了书房。

    聂相思在战廷深离开卧室后五分钟,才从他房间出去,下了楼。

    刚到客厅,陆兆年和战瑾玟便一前一后从院子里进来了。

    聂相思看到陆兆年,微楞。

    只因陆兆年此刻的脸色紧绷郁沉。

    “陆兆年,你不上学的时候都喜欢玩什么?下学期就要高考了,你打算出国还是留在国内念大学?如果留在国内,你准备报考哪所学校?陆兆年……”

    “相思。”

    看到聂相思,陆兆年面色稍霁,快步朝聂相思走去。

    战瑾玟见陆兆年迫不及待的朝聂相思走,完全不像面对她时的敷衍和不耐烦,俏脸垮了垮,站在原地瞪着两人。

    聂相思看了眼战瑾玟,眉毛挑了下。

    旋即才看向明显被战瑾玟烦得不行的陆兆年,有点同情他。

    因为战瑾玟有一项与生俱来的特殊能力。

    那就是,一旦被她瞄上的人,不论是讨厌还是喜欢的,她都能坚持到底,而且不论经受多少打击,她都始终怀揣着让人难以理解的热情。

    比如,针对她这件事,战瑾玟就从未放弃过。

    (v?v)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