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11章 羞臊得想钻地缝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然,聂相思刚站起身,一只脚还没迈得出去,一道清脆惊喜的女声突地从院子里传了进来。

    聂相思一顿,皱眉。

    这不是战瑾玟的声音吗?

    聂相思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才下午四点过就回来了?

    按照以往的惯例,一般战津等人去临市,都要待两日,可这一天都还没到呢。

    那如果战瑾玟都回来了,某人岂不是……也回来了!

    聂相思蓦地倒抽口凉气,朝堂屋外的院子快走了出去。

    走到堂屋大门,聂相思便与刚从大门口跨进来的某人视线撞了个正着,一股寒意当即从脚底心窜了上来。

    聂相思僵停在门口,愣是没敢把双腿跨出去!

    战廷深瞳眸幽深,深刻的面庞情绪淡淡,盯着站在堂屋门口惶惶然的女人看了几秒,遂如常的朝里走来。

    聂相思脸不淡定的抽抽,心里想着,等他一走过来,她立刻开口解释,绝不像上次那样慌得不知道开口。

    然,战廷深走到战曜和陆兆年那边就没再继续往前。

    聂相思见状,心尖往上提了提,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瞪园了,她家三叔,要干么?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战曜瞥了战廷深一眼,因为输得太惨,脸色差得很。

    战廷深仍是淡淡的,“想着你跟思思在家太冷清,就回来了。”

    “你有这么体贴?”战曜递给战廷深一个怀疑的眼神。

    战廷深扬眉,没话。

    战曜哼了哼,对对面站起身的陆兆年,“继续来。”

    呃……

    陆兆年年轻俊逸的脸庞露出为难,再继续,他有点担心今天不能“活着”回家。

    “怎么?瞧不起我老爷子?跟我这种菜鸟下象棋难为你了?”战曜跟个孩子似的,瞪着陆兆年道。

    “……太爷爷您误会了。您若想继续,我陪您就是。”陆兆年擦了把冷汗,恭谦的。

    “哼,那就来吧。我今天就不信我赢不了你一回!”战曜。

    “陆兆年,你快坐吧。”战瑾玟热情的看着陆兆年,笑得想朵明媚的芍药花。

    嗯,虽然战瑾玟人刁蛮任性,但那张脸确实长得好看。

    而且前凸后翘,身材很棒!

    陆兆年对战瑾玟不喜,但在战家也没有明显表现出来,不过对比战瑾玟的热络,陆兆年则显得冷淡许多。

    看了眼战瑾玟,陆兆年坐了下来。

    “这些棋子怎么掉地上了?”战瑾玟惊讶的着,“勤劳”的弯身一一捡了起来,末了,还邀功似的对陆兆年眨了眨眼。

    陆兆年嘴角轻抽,目光极淡的从她脸上扫过,抿唇,沉默的摆棋。

    等到摆好,陆兆年才恭敬的看着战曜,“太爷爷,您先请。”

    “不,这次你先!”战曜抬抬下巴。

    “……”陆兆年又抹了抹汗,自己先出了。

    “陆兆年,吃水果。”战瑾玟叉着一块苹果喂到陆兆年嘴边。

    陆兆年皱眉,“不用了,谢谢。”

    “噢。”战瑾玟被拒绝也不生气,笑嘻嘻的收了回来,喂进了自己的嘴里。

    站在门口的聂相思见战廷深没打算过来,反而站在战曜身后观战,眼珠子转了转,慢慢抬起腿跨出门槛,一步一步朝他那边踱去。

    战廷深没看聂相思,面色看上去也挺正常的,不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好似,真的没在意一回来就看到陆兆年也在这件事。

    聂相思走到他身边,双手轻轻绞着,大眼犹犹豫豫的瞅他,想叫他又不敢叫。

    而解释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适合,毕竟陆兆年本人也在场。

    聂相思在战廷深身边干杵了好几十秒,战廷深方垂眸看向她。

    聂相思纠结的表情一下亮了,大眼讨好的巴巴瞅着他。

    战廷深冷眸波光轻闪,很快将视线从聂相思脸上移开。

    聂相思瘪嘴,心尖尖怕得发抖。

    焦虑之下,聂相思眼角扫到了战廷深垂在身侧的一只大手,大眼随即定在那只干净修长的手上。

    两人站在战曜身后,手正好就在战曜的背后。

    聂相思只微微犹豫了下,靠着他手的手便慢慢的朝他的手靠近,手指随着距离的拉近而不自觉的勾着。

    等到她的手指好不容易靠近他的拇指,准备勾住时,某人忽然将手,放进了裤兜里。

    聂相思,“……”羞臊得想钻地缝!

    聂相思整个着火似的,觉得自己好羞耻好羞耻。

    幽怨抬起通红的眼皮盯着某人泰然仿佛根本不知道她准备勾他手指的俊脸,羞过了头,就有点怒了!

    这个不知道给人留面子的老男人真是太吐艳惹!╭(╯╰)╮

    战廷深看似盯着棋局在看,实则聂相思脸上的表情一个都没逃过他的双眼,看着她羞愤得捂脸,气得想跺脚都不得不忍着的样儿,菲薄性.感的唇,几不可见的扬起一抹弧。

    傻妞!

    ……

    跟战曜下了两局,两局陆兆年都赢了。

    战瑾玟崇拜的看着陆兆年,一个劲儿的夸他。

    让本就心情不美丽的战曜,心情更不美丽,捏着双手抵在大腿上,绷着脸喘着粗气瞪陆兆年,那样子,像是要把他吞了般。

    陆兆年特别想叫战瑾玟闭嘴,因为她每夸他一句,他就能感觉到战曜盯着他的视线杀气就重一分。

    “不来了!”战曜气得从椅子上站起来,背着手怒冲冲的朝堂屋走。

    陆兆年无措的拧眉,看着战曜的背影。

    “爷爷,您看您,不就是输给了陆兆年么,怎么还生气了?”战瑾玟乐呵呵冲战曜。

    聂相思,“……”情商太伤人了!

    这不变相战曜输不起,还没风度么?

    陆兆年脸庞亦是狠抽,无语的盯着战瑾玟。

    战瑾玟偏偏还将陆兆年的“无语”看成了感激她替他话,顿时朝他笑了笑,,“你是凭实力获胜,不需要觉得不好意思。我爷爷他就是要面子。等他冷静下来,就没事了。“

    陆兆年眼角往下一拉,他现在可以走么?

    战曜听到战瑾玟的话,气得吹胡子瞪眼,这是亲生的孙女么?他觉得他有必要考虑要不要跟她断绝爷孙关系!

    因为战瑾玟的话,战曜僵滞在原地,回来也不是,继续朝里走也不是,不是一丁点的尴尬。

    聂相思看了看战曜,又看了看战瑾玟和陆兆年,考虑要不要点什么圆场,但顾及着身边的某人,又不敢擅自开口。

    而这时,某人开了口,”陆公子有没有兴趣跟我来一局?“

    啥?

    聂相思惊讶的看着战廷深,“三叔,你会下象棋?”

    战廷深平静的瞥了眼聂相思,“时候下过。”

    时候下过?

    “多?”聂相思问。

    “七八岁吧。”战廷深回答得相当淡定。

    聂相思闻言,后脑勺滑出了n根黑线。

    人家陆兆年可是参加世界级的象棋比赛而且还得奖的象棋高手啊,您老就七八岁的时候下过象棋,要想赢一个高手,可能么?

    聂相思有点担心战廷深输了没面子,瞄了眼对面的陆兆年,身子往战廷深身边凑了凑,声提醒,“三叔,陆兆年参加过世界象棋联赛得了季军。”

    战廷深浅蹙眉,黑眸甚是迷惑的看聂相思,“所以呢?”

    所以?

    所以!

    聂相思瞪大眼盯着他,他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

    他跟陆兆年不是输定了么?

    既然注定要输,干么还要跟他下,不是自取其辱?

    “三叔……”

    “陆公子,来么?”没等聂相思完,战廷深望向对面盯着他身畔的聂相思的陆兆年,浅声道。

    听到战廷深的话,陆兆年这才将视线从聂相思身上移开,看着战廷深,扯唇,“兆年奉陪。”

    “好耶好耶。陆兆年,加油哦!”战瑾玟兴奋的盯着陆兆年。

    陆兆年脸微僵,没什么,重新坐到了位置上。

    战瑾玟在陆兆年身边像个勤劳的蜜蜂,一会儿问他渴不渴,一会儿问他要不要吃水果,下了这么久的象棋手酸不酸,要不要她给他按摩……

    陆兆年脸有些黑,眉间隐约有了不耐的皱褶,但隐忍着。

    战瑾玟就好像没发现似的,继续我行我素。

    聂相思佩服得不禁想对她竖大拇指!

    果然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

    在陆兆年面前,连战瑾玟一向最黏的三哥也得靠边站。

    战曜见陆兆年和战廷深摆好棋局开始“pk”,忍了忍,没忍住,别别扭扭的走了过来,加入围观。

    不比战曜跟陆兆年的“速战速决”,战廷深和陆兆年则是一场持久战。

    眨眼过去半时,两人仍是不相上下,战局亦相当紧张。

    聂相思受战曜的熏陶对象棋略知一二,虽然知道的不多,但她觉得自己还不至于看都看不懂。

    可战廷深跟陆兆年“厮杀”的过程,聂相思愣是好几次没看懂。

    战瑾玟不懂象棋,坚持看了半时,坚持不下去了,搬了把凳子出来坐在陆兆年身边,陆兆年专心致志下棋,她就目不转睛的看他的人。

    而聂相思身边的战曜呢,整个人比下棋的两人还紧张,目光炯炯有神。

    一局持续了近一个时才结束。

    “承让。”

    战廷深优雅的起身,对眉头紧锁呆坐在椅子上的陆兆年轻颔首,随即便朝堂屋里走了去。

    聂相思傻傻的看着战廷深挺括的背脊,他真的就七八岁下过象棋?

    聂相思抽了抽嘴角,看了眼被“打击”得似还没缓过劲的陆兆年,默默给他投了一张同情票,便颠颠的朝堂屋快走了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