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08章 他是独一无二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坐在沙发上的战廷深望着走过来的聂相思,黑眸里尽是纵容和宠溺的柔软波光。

    八点半,一行人准时出发前往墓地给战家先辈拜年,拜完年,战曜跟往年一样,都要在墓地逗留些时间陪已故的妻子,战津和盛秀竹则在墓地外的车内等候,不打扰战曜和妻子相处。

    按照惯例,战曜都会在今天跟妻子汇报这一年所发生的事,待他将这些事口述完,差不多已是中午十分。

    战廷脩和战瑾瑶拜完年,便离开墓地,忙各自的事。

    噢,忘了。

    战瑾瑶是国际一线影星,主演过无数电影电视剧,凭借出色的演技和靓丽个性的外形深受广大群众追捧和喜爱,是目前国内微博粉丝数目最多的女星。

    同时她也是电影电视剧圈是出了名的工作狂。

    一年三百六十多天,她至少有三百五十天在工作。

    身家高达数亿,已经连续三年位居福布斯全球最高收入女演员前三。

    不靠战家这个大后台,战瑾瑶如今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富豪。

    不过让战瑾瑶众多死忠粉担忧的是,如今战瑾瑶已经三十有三,却仍是独身一人,连个可炒作的绯闻对象都没有。

    有许多粉丝曾在战瑾瑶微博评论下担忧发声,担心女神的终身大事,更担心自己的女神哪一天突然爆出出柜吓坏他们的心脏。

    咳咳咳,不得不,众网友也的确是为战瑾瑶操碎了心了。

    但其实,战瑾瑶曾有过一段隐婚经历,那时候聂相思还,七八岁的样子,印象中,战瑾瑶的确带过一个男人回老宅,男人的长相聂相思记不太清,不过很帅就对了。

    只是两人的婚姻持续不到三年便无疾而终,聂相思隐约记得盛秀竹过,好像因为孩子什么的……

    自那之后,战瑾瑶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整个战家上上下下,也对那件事只字不提,就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而战瑾瑶三十几岁,战家上下也从未在她面前提过让她交男朋友,催她再婚的事。

    比起战瑾瑶,战廷脩更是神秘。

    战家家业由战廷深掌管,战廷脩这个长子非但没有进战氏工作,并且,没有人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他也几乎没再媒体上露过面,所以整个潼市只闻其名却从未见过战廷脩本人。

    聂相思曾好奇问过战廷深战廷脩的职业,战廷深似乎是知道的,但当时他只是摸了摸她的头,她一个孩子管那么多干么,然后也没告诉她战廷脩是做什么的。

    战廷深对此讳莫如深,聂相思之后便也再未询问过。

    知道战津和盛秀竹会在车里等战曜一同回去,战瑾玟等不及,让司机送她回老宅了。

    而聂相思和战廷深,则一同去了颐陵墓地,也就是,聂相思的父母安葬的地方。

    ……

    车子抵达颐陵墓地,聂相思透过车窗望向父母亲墓碑的方向,放在膝盖上的一双手,捏得很紧。

    战廷深看了眼墓地的方向,冷眸缩紧,偏头看着侧脸发白的聂相思,轻声,“去吧,三叔在车上等你。”

    聂相思缓缓转头看向战廷深,微微吸气,对他笑了笑,“三叔,谢谢你。”

    五岁那年,战廷深不仅收养了她,还帮她厚葬了她的父母。

    并且,每年初一,他都会亲自送她到颐陵墓地。

    战廷深看上去冷漠,可心思却很细腻,嗯,当然,这份细腻也仅仅只针对聂相思。

    每年他将聂相思送到墓地后,都会体贴的在车里等聂相思,不去打扰聂相思和父母亲的独处。

    战廷深给聂相思的,不仅仅是一个家,一个躯壳,他给她的,是满满的爱,和尊重。

    所以在聂相思心里,战廷深永远在第一位。

    除了她自己偶尔对他的牢骚外,其余任何人在她面前一句战廷深的不是都不行。

    也因为战廷深在她心里独一无二的位置,不论战廷深对她做了什么,她都做不到真正的讨厌或是憎恶。

    看着聂相思清莹的眸子,战廷深抬手碰了下她的鼻尖,柔声道,“傻气。”

    聂相思扯唇,对他笑,“那我去了。”

    “嗯。”战廷深轻声应。

    聂相思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了车,走到后车座,捧起后车座里的白兰花,朝墓地里走了去。

    战廷深凝目望着聂相思纤盈的背影,沉铸的面庞却浮出一抹深沉和复杂。

    ……

    聂相思沿着墓地的石阶往上,走到安葬着父母双亲骨灰的一行墓碑,侧身正要往前走时,便见一名身着中国红旗袍外罩白色丝绒长外套的女人正朝她这边走来。

    聂相思愣了下,抿唇往上一级台阶迈了步,给她让路。

    却不想,那女人走到她面前时,停了下来。

    聂相思疑惑的看着她。

    “你是聂姐?”女人盯着聂相思看了几秒,忽地挽唇。

    “……”聂相思吃惊,“你认识我?”

    女人笑了笑,“看来我没认错。我是兆年的舅妈,之前在蔚然高中,我们有过一面之缘。”

    舅妈?

    聂相思看着她,忽然想起,“您是谢云溪的妈妈,陆兆年舅妈?”

    温如烟温婉颔首,“没想到在这里撞见聂姐。聂姐有亲人安葬在这边?”

    聂相思点头。

    “噢?”温如烟仿佛很好奇聂相思来见的亲人是谁,目露询问。

    “……我来见我父母,给他们拜年。”聂相思。

    温如烟双眼轻闪,抱歉道,“真不好意思。”

    聂相思摇摇头,“没事。您也是来见亲人的?”

    温如烟深深望着聂相思,隔了好一会儿,才,“我来见我丈夫。”

    啊?

    聂相思愣住。

    谢云溪的父亲去世了?

    “你误会了。是我前夫。”温如烟倒是坦然。

    “……噢。”聂相思松了口气似的,不然还真不知道什么好。

    “我跟我现任丈夫是二婚。云溪也不是我亲生的孩子,是我现在的丈夫跟前妻的骨肉。”温如烟。

    呃……

    聂相思有些些尴尬。

    毕竟,这些都是她的家务事,貌似没必要跟她讲。

    所以听到她这么,聂相思脸色有些悻悻,不知道接什么话。

    温如烟盯着聂相思,“我跟我前夫有过一个孩子,也是个女儿。”

    感觉她一直,聂相思不话也挺尴尬的。

    于是聂相思顺着她的话道,“那您女儿现在跟你在一起么?”

    温如烟眼眸里一闪而过一道殇然,对聂相思笑笑,“不知为什么,第一次见,就觉得跟聂姐很投机。”

    她没有回答聂相思的话,而是这么。

    “……是吗?”聂相思摸摸头,有点腼腆。

    “嗯。”温如烟温温和和的看着聂相思,“今天我还有事,改天我约聂姐出来喝茶,好么?”

    这个……

    怎么呢?

    聂相思还挺局促的。

    加上这次,她们是第二次见面,第一次两人都没几句话。

    而且她是陆兆年的舅妈,她跟她约不是很奇怪?

    要是让某人知道她跟陆兆年的舅妈走得近,搞不好还以为她在讨好陆兆年的长辈,又要给她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惩罚她一通。

    那她就太冤枉了!

    但温如烟怎么算也是个长辈,而且,聂相思对她也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拒绝吧,又很失礼,搞不好弄得人家很下不来台。

    想了想,聂相思还是,“好啊。”

    温如烟脸上的笑意加深,“那我们改天见。”

    “嗯。”聂相思点点头。

    温如烟盯着她看了会儿,转身,沿着石阶往下。

    聂相思看着她往下走了一段,眨了眨眼,迈下石阶,朝父母的墓碑走了去。

    ……

    墓碑前,聂相思将手里的白兰花放到墓碑前,“爸妈,我来看你们了。妈,您看,我给您带了您最喜欢的花。”

    聂相思将花摆好,便坐到墓碑前。

    其实她对父母的记忆已经很模糊,车祸后五日,她便被接到了战家。

    战廷深安排将她的父母下葬,时间太过匆忙,她的父母竟是连照片都没有一张。

    所以聂相思对父母的长相几乎已经不记得了,而唯一记得的,便是母亲生前酷爱白兰花。

    “爸妈,我十八岁了,已经成年,是个大姑娘了。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我相信你们都在天上看着我,即便我不,你们也都看在眼里。不过有一件事,你们肯定不知道。”

    聂相思翘起嘴角,回头看着墓碑上父母的名字,“我结婚了。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毕竟我现在十八岁,还不到结婚的法定年龄。嗯……其实刚开始知道我结婚了,挺不能接受的。我现在才十八啊,高中都没毕业呢。而且,我还没正式谈过恋爱,我们连真正意义上的单独约会都没有过,我就从青春少女变成了他的妻子,多气人啊!哪有这样的,求婚没有,甚至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结婚了,刚开始拿到结婚证的时候,我只觉得莫名其妙的。嘿嘿。”

    聂相思嘴上埋怨,可琉璃大眼全是甜蜜蜜的光芒,“爸妈,我了这么多,你们最想知道的肯定是,跟我结婚的是谁吧?嘻嘻。偷偷告诉你们,是……”

    聂相思想到什么什么的在墓地待了半时,跟父母亲告别后,聂相思站起身正要离开,目光不经意扫过走出墓地的长阶时,却扫见温如烟此刻正站在石阶上,幽幽朝她这边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