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06章 会被看见的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还想什么,一道踏夜而来的冷魅嗓音忽地从堂屋门口洒了过来。

    聂相思和战曜皆是一怔,齐齐朝门口望去。

    当看到来人时,聂相思惊了,喃叫,“三叔。”

    堂屋里开着暖气,战廷深抽掉手里的手套,将外套一并脱了下来,走到沙发这边时,将手套和外套随手放到了沙发里。

    战曜挑挑眉,笑看着战廷深,“今儿回来这么早?不打牌了?”

    战廷深扯唇,坐在沙发上,“嗯。”

    就一个“嗯”字,也没有解释。

    战曜笑笑,没有追问。

    聂相思奇怪的盯着战廷深,心里有个感觉。

    他家三叔一反常态这么早回来,是因为……她。

    战廷深抬眸,看向聂相思,眼眸深沉,所以看不出他此时的情绪,不过沉峻的面庞难得的淌动着缕缕清软的浅笑。

    看着没有平日那么冷,反倒让人觉得有些温暖。

    聂相思乌黑的眼珠子转动了下,脖子根微微透着红,从战廷深身上移开目光,去看战曜,“太爷爷,您接着。”

    “不了,不了。”战曜瞥了眼战廷深,摆摆手笑道。

    “吧太爷爷,我想听。”聂相思知道战曜是因为某人在有些抹不开面,难为情,于是拉着他的胳膊撒娇道。

    “……以后再,以后再。”战曜讪笑。

    “我刚进来时在院子里听到您提起奶奶了。”战廷深看着战曜,适时开口,面容恬淡,没有半丝取笑揶揄的意思,“我也想听听您和奶奶以前的事。”

    他竟然想听?

    战曜微怔,盯着战廷深,“你真的想听?”

    战廷深点头。

    战曜笑了,“嘿,行,既然你和思思都想听,那我就讲讲。”

    战廷深背脊往沙发背一靠,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势。

    因为有了刚才战廷深的一句话,战曜起往事时,兴致便更高昂了。

    娓娓了许多他和妻子年轻时甜蜜往事,而在这些回忆中,饱含了他对妻子的爱慕,疼惜以及欣赏。

    到最后,战曜才提到了为什么他直到现在还坚持守岁的传统。

    原来,自从他和妻子结婚以后,两人每年除夕都会一同守岁,从无例外。

    聂相思听完,看着战曜满足的脸和甜蜜上扬的嘴角,鼻尖却有些泛酸。

    太爷爷,一定很想念太奶奶。

    与其他执着于守岁,倒不如,他执着于对太奶奶的爱情。

    守岁,在他看来,是他和太奶奶之间的约定。

    而他,不愿意违约。

    聂相思挽紧战曜的胳膊,将头靠在他肩上。

    虽然太奶奶已不在人世多年,可太爷爷仍是不变初衷的爱着太奶奶,思念着她。

    这样的爱情和相守,让她羡慕!

    自从奶奶去世,这也是战廷深第一次听战曜起他和奶奶的往事。

    很平凡很普通的一件件事,经年过,回忆起,件件都是甜蜜和珍贵。

    他有理由相信。

    战曜如今也是靠着这些甜蜜的回忆在生活。

    战廷深抬眸,眸光幽邃缓缓凝向聂相思,眼眸深处涌动的情感深沉而澎湃。

    ……

    近凌晨四点,聂相思困得实在不行了,便起身到外面的院子里透透气。

    聂相思出来没一会儿,战廷深就出来了。

    两人视线对上的刹那,都不约而同想到了战曜和他妻子的故事,心头掠过温柔。

    战廷深步下台阶,走到聂相思面前,伸手摸了下她的头。

    聂相思脸蛋红红的,朝堂屋看了眼,声,“太爷爷呢?“

    “可能等会儿会出来溜达。”战廷深的嗓音也因为熬夜有些沙哑,但挡不住的好听。

    聂相思鼓鼓腮帮子,点头,挑起眼皮一角瞅战廷深,“往年你都要跟徐叔他们通宵打牌,今天这么早回来?”

    “嗯,你徐叔有事。”战廷深。

    聂相思不解的皱皱眉头,“大过年的,我徐叔有什么事?”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你徐叔现在是有身份的人。”

    哈?

    聂相思更不懂,几个意思?

    “他现在是别人的未婚夫,自然不会在除夕之夜撇下自己的未婚妻不顾。“战廷深挑眉。

    未婚妻?

    聂相思愣了半响,才明白某人话里她家徐叔的未婚妻是谁。

    可……据她所知,云舒还没答应嫁呢!

    “在你徐叔心里,她已经是了。“

    “……”聂相思听到战廷深的话,嘴角抽了抽。

    她家三叔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么?连她想什么都知道。

    战廷深伸手握住聂相思一只手。

    聂相思出来时没戴手套,所以手有些凉。

    战廷深抿唇,沉默的将聂相思另一只手握住,把她两只手放在掌心里轻轻搓。

    聂相思嘴角上扬,看着他,“徐叔走了,不还有闻叔翟叔和楚叔么?”

    战廷深抬起黑睫,黑眸灼深的盯着聂相思,菱形的薄唇轻撩,“我现在也是有家室的人。”

    聂相思,“……”脸通红,上下嘴唇害羞的含紧,大眼圆滚滚的瞅着他。

    战廷深目光扫过她的唇,眼眸微眯了眯,握着聂相思的手将她往他面前拉近了近,低头就要吻她。

    “别。”

    聂相思抽气,脑袋往后仰,大眼快速朝堂屋门口看了眼,红着脸声,“会被看见的。”

    战廷深皱眉,“我们出去。”

    “?”聂相思茫然,“出去哪儿?”

    “门口。”战廷深着,拉着聂相思往外走。

    ……

    “思思,廷深,这俩坏孩子,我刚还听到话呢,怎么这么会会儿就不见人了?”

    战曜含着笑的无奈嗓音从院子里传出时。

    聂相思正被某人压在那道石柱上封住了嘴唇。

    聂相思紧张到了极点,偏偏某人完全不顾就在院子里踱步的战曜,对她肆意妄为。

    等他终于餍足放开她时,聂相思因为缺氧大脑一片空白,张着嘴不停的吐息。

    战廷深将从她羽绒服里抽出来,轻抚她绯红的耳尖和侧脸。

    两人额头亲密的挨着,相比之聂相思的呼吸湍急,战廷深吐气不要太稳。

    “还好么?”战廷深哑声开口。

    聂相思却在他开口的一瞬紧张了,慌张抬起软绵绵的手捂住他的嘴,大眼水蒙蒙的盯着他,冲他焦急摇头,示意不要出声。

    战曜就在院子里,要是被他听到怎么办?

    战廷深挑眉,没再话,只用那双深邃惑人的深眸不动声色却又炙热无比的盯着她。

    聂相思心跳爆棚,大眼闪个不停。

    她家三叔平时看着正儿八经不苟言笑的,可撩起她来从没含糊过,哪怕就这样的一个灼热眼神,都能让她心潮澎湃,就,就更别提别的了。

    聂相思慢慢放下在他唇上的手,出口的声音低得不能更低,战廷深只能通过她的嘴型猜她的什么。

    “太爷爷就在院子里,我们怎么办?”

    战廷深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的石柱上,俯低身,吐着热气的薄唇贴近她颤动的耳朵,声音嘶哑,“我先进去,你等会儿再进来。”

    因为有了一次经历,聂相思不用问,就知道为什么要她待会儿再进去。

    估计她现在的嘴也是肿得不像样了。

    眼角抽动了下,聂相思不满的掐了掐他的腰,“那太爷爷要是问起我,你怎么?”

    “你去洗手间?”战廷深从侧接着门前灯笼里折射而出的昏黄灯光看聂相思粉润剔透的脸颊,哑声道。

    注意虽然好,但……

    “我待会儿要怎么进去?洗手间在里面。”聂相思。

    “我想办法让爷爷进屋,到时你再进来。”战廷深道。

    “……”聂相思想了想,点头,“现在也只有这样了。”

    战廷深笑了笑,吻了下她嘴角,“我进去了?”

    聂相思噘嘴,埋怨的瞥他,“都怪你。”

    如果不是某人非拉她出来干坏事,现在也不至于这么尴尬。

    “嗯。”战廷深对聂相思的责怪照单全收,态度不要太好。

    聂相思见此,想多他几句都不出口了!

    于是,战廷深跨过大门朝院子里走了进去。

    战曜看到战廷深从外进来,微惊,“怎么从外边进来?出去了?”

    “在外面走了走。”战廷深面不改色,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着淡定。

    听得还站在门口的聂相思都替他不好意思。

    战曜也没起疑,朝战廷深身后看了眼,“思思呢?”

    战廷深微顿,“我出去的时候思思肚子疼去洗手间了。”

    院子附近有个单独的洗手间。

    “肚子疼?不会有事吧?这都进去多久了?”战曜不放心的朝洗手间的方向看。

    “……”战廷深又是沉默了几秒,,“没去多久。放心吧。应该没事。”

    “没去多久么?我出来都快十分钟了。”战曜。

    “我也刚离开十分钟。”战廷深一本正经。

    战曜盯着他,好一会儿,才点点头,似乎也觉得战廷深没有哄他的必要,所以没再纠结这个话题。

    跟战曜在院子里站了三五分钟,在战曜再次提到聂相思为什么还没从洗手间出来前,战廷深道,“爷爷,外面凉,我们先进屋吧。”

    战曜往洗手间方向又看了眼,对战廷深,“我等思思一起进去吧,那丫头从就怕鬼,我在院子里待着,能给思思一个心里安慰。”

    战廷深,“……”

    被怕鬼的聂相思,“……”

    聂相思听得是又感动又纠结。

    她一个人夜路都敢走,还怕啥鬼啊?

    太爷爷,您要是想在院子里等我一起进屋,您直行么?o(╯□╰)o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