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04章 我的女人,我的妻子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他可以容忍她包容她任何事,唯独不能容忍她的背叛,也决不允许她跟除了他以外的男人有什么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那么聂相思,你死定了!

    聂相思没来由的胆寒。

    这个男人,太霸道,太强势了!

    “再让我发现一次,你背着我约会那个姓陆的子,聂相思,你就等着脱成皮吧!”

    战廷深冷声完,两只大掌夹起聂相思的腰,将她提拎到了床上,起身凛冽朝衣帽间走。

    只从被子里露出个头的聂相思盯着某人不知不觉又怒起来的背影,心头惴惴。

    ……

    战廷深从衣帽间出来时,已经换上了干净的家居服,深蓝色的针织衫和同色休闲长裤,配上他那张坚毅冷硬的脸庞,显得尤其严肃和冷漠。

    聂相思见他瞧也不瞧她一眼就朝门口走,心头委屈得直冒泡,在战廷深即将走到卧室房门时,红着眼眸看着他声道,“我没有。”

    战廷深往前迈的双腿一定,秀芹的身姿微转向后,深沉的眼眸落到聂相思脸上。

    聂相思抬着一张巴掌大的脸,眼睛鼻子和嘴都红红的,因为刚才哭得太惨的缘故,盯着战廷深的双眼满是倔犟,沙哑着嗓音,“我没有背着你跟陆兆年约会。”

    战廷深眸光微深,身形彻底转向聂相思,抿唇等聂相思下去。

    聂相思提口气,道,“真的是太爷爷约我出去的。可是我到了星都广场,没看到太爷爷,就给他打电话,才知道太爷爷误会我跟陆兆年……所以擅作主张安排的约会。我是见到陆兆年以后才知道太爷爷的计划。并不是我主动约陆兆年,我出去的时候,也没有骗你,那时候我的确以为是太爷爷独自在星都。”

    到这儿,聂相思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抹了抹眼泪,嗓子眼愈发哑了,“是你,不听我解释,没弄清楚情况就给我判罪。我讨厌你这么对我。”

    战廷深怔住。

    没想到事实是这样。

    当时她离开别墅跟他老爷子心情不好,独自一人在星都黯然伤神,还指明不让她带他一起去,他便觉得不对。

    以老爷子那颗强大的内心,就算心情不好,也绝不会跟自己过不去。

    他要是心情不好,绝对当场就把惹他不高兴的人给“手刃”了,哪会忍气吞声一个人郁闷?

    完全不符合老爷子的人设啊!

    之后他便给张政打电话,让他留意。

    不想留意到的结果竟是,她跟姓陆的子在一块,而且两人还去看了电影。

    电影都看了,不是约会是什么?

    还有,他亲眼看到陆兆年拉着她的手进的那家日料店,他踹开包房门,看到的她嘴角的笑,更是刺眼。

    所以便认定了是这丫头仍旧不甘心不情愿与他在一起,背着他和陆兆年交往,怒极也恨极,满脑子只想着惩罚这不听话不安分的丫头,根本没半分心思听她解释。

    战廷深拧紧眉,抬手捏了捏鼻梁,嘴角自嘲轻扯。

    这个丫头,轻易便能摧毁他所有的理智。

    让他总有自己现在不是三十岁,而是跟她一样,十七八的毛头子,感情上一点风吹草动,便能让他暴跳如雷,变得不像他自己。

    聂相思看着战廷深,见他又是皱眉又是捏鼻梁的,有些茫然,不确定他信没信她的话。

    战廷深放下手,望向聂相思的黑眸感情深沉。

    聂相思不解的皱眉,轻咬着下唇盯着他,“你不相信我么?”

    战廷深摇头,朝她走过去,站在她面前,低眸深深看着她,“我信。”

    听到他这话,聂相思喉咙哽咽了下,伤心的皱着鼻子,哑着嗓音道,“所以呢?”

    战廷深在床沿坐下,探手握住聂相思抓着被角的白手,眼眸柔情盯着她,“你想要三叔怎么做?”

    什么叫她想?

    而是,他不觉得他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吗?

    要她把被子掀开给他看看她都被他折磨成什么样了吗?

    聂相思难过皱紧眉,轻轻的抽嗝,瞥着战廷深的双眼尽是控诉和幽怨。

    战廷深心尖微疼,“好了,是三叔不对,三叔给思思道歉,行么?”

    “……一点都不,不真诚?”聂相思哽咽,”我,我不接受!“

    战廷深挑眉,自知这次真是把丫头惹伤心了。

    微微思,战廷深扯唇,轻声,“三叔答应你三个要求,并且,无条件兑现承诺。“

    三个……

    聂相思水汪汪的大眼一滞,盯着战廷深,明显动心了。

    “可以么?”战廷深抬手,温柔抚了抚聂相思的眼角。

    “……可以!”聂相思只犹豫了三秒,就同意了。

    三个要求?

    这个诱惑太大了。

    她要是不答应就是脑子秀逗了。

    但是……

    “除了这个,你还得答应我一件事。”聂相思坚定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温笑,手指从她眼角抚下,掬起她颈侧一缕发丝把玩,磁性的嗓音慵懒,“来听听。”

    “以后不许再这样。”聂相思完,脸就红了。

    “哪样?”战廷深看着聂相思,那样子,仿佛真的不知道聂相思的什么。

    聂相思眉毛抽搐,耳根和脖子蒙上了一层粉红,盯着他看了几秒,才,“不,不能像今天这样,一生气,就,就不顾我的意愿,强,强来!”

    话毕,聂相思都想把头塞回被子里了。

    不过她没那么做,而且脸颊通红,表达决心般定定盯着战廷深。

    仿似在告诉战廷深,他要是再这么做,她一定不会接受,更不会再原谅!

    战廷深却皱眉,抿了口薄唇,看着聂相思,“我可以答应你不强来。但是,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有需求,我需要做这件事,我要的时候你必须配合我,给我,不能找借口推脱,更不能敷衍我。”

    聂相思耳尖红透了,感觉自己呼出来的气都发烫,黑琉璃的大眼瞪着战廷深不出话来。

    老实,她从来就没想过,有一天会跟他面对面,这么直接的讨论男欢女爱如此隐秘亲密的事。

    所以在听战廷深这般直白的对她出他的诉求,聂相思显得很无措,而且,蜜汁尴尬不适。

    而战廷深其实也没有他展现出来的坦然和理所当然,他也担心在他出这番话时,从聂相思脸上看到排斥和嫌恶。

    可好在。

    聂相思除了尴尬和羞窘,并没有露出一丝他所担心的嫌弃。

    战廷深微眯眼,心下微吐了口气,眼瞳灼深的看着聂相思,缓声,“思思,我没有拿你当晚辈看,你在我眼里,是女人,我的女人,我的……妻子。”

    妻子……

    聂相思瞠目,惶然的望向他,“三叔……”

    “叫我的名字。”战廷深突然。

    “……”聂相思眼珠子险些从眼眶里瞪出来,表示受到了惊吓。

    战廷深眯眼,倏地倾身。

    聂相思惶恐,下意识的往后仰。

    不想用力过猛,直接仰躺到了身后的大床上。

    而战廷深亦在这时,将她牢牢的覆在了身下。

    聂相思猛地咽动了两下喉咙,在他身下大气不敢出的看着他。

    战廷深将她实力困在身下,高挺的鼻翼抵上她的,眼眸如同之夜寒星深沉而柔亮的锁着聂相思恍然不知所措的脸,喑哑着声音,“以后只有你跟我在的地方,叫我名字,嗯?”

    “……”也要她叫得出口啊!

    叫了十几年的三叔,突然改口……这太挑战她了!

    “叫一声。”战廷深引诱。

    聂相思,“……”臣妾真的做不到!

    战廷深扯唇,嘬了口她不自觉抿着的唇,“我的名字,或者……老公,你选。”

    越来越离谱了!

    这身份转变得跨度远远超过了她现在心里所能承受的下限好么?

    聂相思脸僵硬的抽动,出口的声音抖得厉害,“结婚,结婚证是,是什么时候的事?”

    聂相思两个都叫不出口,索性转移话题。

    “你十八岁生日。”战廷深也不在意聂相思的转移话题。

    这件事,得慢慢来。

    先让她有这个意识,其余的,以后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所以,不着急。

    我去!!!

    聂相思瞪战廷深,完全无法接受这个答案!

    十八岁生日当天,她刚成年他就去把证给扯了!到底是有多迫不及待?

    “你,你怎么能这样?”聂相思眼瞧着又要被气哭了。

    战廷深忙抱住她,翻身躺在床上,而聂相思则趴在他身上。

    这样一来,聂相思一愣,慌盯着他就忘了哭。

    战廷深满意扬唇,大掌在聂相思后背轻抚,语气相当的想当然,“早晚都一样,所以,为何不早一点?”

    这只是早晚的问题么?

    领证是人生大事,他有想过她这个当事人的感受么?

    证都领了,她完全不知情,连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好像她知不知道这件事都无所谓。

    聂相思捏紧拳头,闭了闭眼,故作平静的看着战廷深,后牙槽却咬得紧紧的,“如果不是今天发生这件事,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我好好的一个花季少女变成了已婚少妇这件事?”

    花季少女变成已婚少妇……

    战廷深深邃的眼眸掠过一缕笑,声线淳淳,“不知道。”

    不知道……

    他竟然不知道?

    聂相思不可思议的盯着战廷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