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03章 她……被结婚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被子下的两只拳头捏紧,聂相思悲愤交加,靠着这股子气性蓦地从床上坐起来,红着眼瞪着战廷深道,“战廷深,我要告你!”

    战廷深寒凉的眼眸骤然聚起一股沉鹜,箭步上前,一把捏住聂相思的下巴,沉沉道,“再一遍!”

    “我要告你!你这是gj!”聂相思被怨气和怒气冲昏了头脑,见他现在还这么咄咄逼人,凶狠霸道,更是觉得委屈!

    一次,两次,三次……

    真是够了!

    战廷深怒极反笑,没想到自己亲手养大的崽子竟然要告他!

    “好,聂相思,你好样的!”

    战廷深阴鸷点头,甩开聂相思的下巴,站直身大步朝外走。

    嘭——

    房门猛地被砸上的声响震痛了聂相思的脑仁儿。

    聂相思捏紧手指呆呆坐在床上,瞪着房门口的双眼,越来越红。

    却,不到两分钟,房门从外打开,某人气势汹汹的从外走了进来。

    聂相思下意识的挺直腰板,全然一副防范的姿态盯着他。

    忽地,有什么东西重重扔到了她身上。

    聂相思,“……”

    愣了,大眼迷迷蒙蒙的看着站在床侧插着胯部,凌冷盯着她的男人。

    喉管咽动了两下,聂相思慢慢低头,看向砸到她身上的东西。

    目光触到那两本红色的方形本时,聂相思眼底流露出更深的迷惑。

    顿了片刻,聂相思伸手,将两只红本拿起,葱白的指尖翻开红本。

    落入眼帘的两张一寸红底照片刹那刺到了聂相思的眼球。

    聂相思突然慌了起来。

    阖上红本,盯着红本的封面上。

    上面印着的三个红字,落在此刻的聂相思眼中,格外的刺激人。

    竟然是——结婚证!

    聂相思整个人哆嗦了起来,再次翻开结婚证,盯着上面的两张照片看。

    而那张照片,分明,分明就是她和他啊……

    聂相思由彻底的慌,变成了彻底的懵!

    两只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证件上的证件照。

    突然,肩膀一侧被一只大掌猛地钳住。

    聂相思低垂的长睫毛颤动了两下,整个人已然被再次压覆进了身下柔软的大床。

    隔在两人中间的羽绒被大力抽开,灼然的触感危险逼近,那股身体被从中间劈开的剧痛感再次冲袭到脑部神经。

    聂相思捏紧手里的红本,大眼惶恐的盯着面上的男人。

    战廷深面庞因为欲念涨红的有些狰狞,“我跟我自己的女人在自家床上做.爱做的事,谁敢有异议?嗯?”

    他用力,逼着聂相思。

    聂相思疼得牙关打颤,心灵亦同时经受着巨大的震撼。

    痛得迷迷糊糊间,聂相思脑子里闪电般掠过一个念头。

    她……被结婚了!

    许是这个认知对聂相思而言太过“惊悚”,所以即便疼得要死,她也没有再晕过去。

    终于等到某人大发善心放过她,聂相思整个人就像刚被人从海里捞起来,浑身湿透,包括一头秀发也湿哒哒的黏在她苍白的脸和细长的颈子上。

    战廷深完事就从她身上下去,看也没看聂相思一眼,径直去了洗浴室。

    聂相思虚弱的眯着眼看着战廷深走进洗浴室,虽然委屈难过,但没顾上哭,颤抖的拿起一直紧捏在指尖的红本看。

    她反复看了无数次,证件上面的两张照片仍是她和某人,而不是其他人。

    而且,两人照片上的钢戳那么明显,也不可能是假造的。

    所以,她们真的领了结婚证?

    意识到这个。

    聂相思瞬间有种被打击到体无完肤的崩溃感。

    她才十八岁好不好?高中都还没毕业!

    青春期都还没过完,就直接越过变成.人妇了?

    聂相思打死也接受不了!

    更难以接受的是,她是莫名其妙就成了人妇啊,事先她压根就不知情。

    恋爱都还没正式开始几天,求婚也没有,什么都没有,她就把自己嫁了?

    这样一点都不浪漫好么?

    聂相思盯着手里的结婚证,终于没抑制住体内潮水般汹涌的委屈和愤懑,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这叫什么事啊!

    哇呜~~/(tot)/~~

    正在洗浴室冲澡的战廷深咋然听到从外传来的哭声,大手竟是一抖。

    战廷深水都没顾得上关,抬手扯过一条浴巾往腰封一围,疾步朝外走了去。

    打开洗浴室房门,战廷深深敛的眸子精准的盯向躺在床上“伤心欲绝”大哭着的女人,呼吸重了分,几个大步走到她身畔坐下,凝目盯着她苍白且泪迹斑斑的脸。

    “呜呜……”

    聂相思闭着眼睛哭个不停,那模样,真跟经历了人生最大的挫折失意般失落悲伤。

    战廷深紧绷的面庞更是绷紧,倾身,伸手裹着被子将聂相思抱起,放到他腿上。

    聂相思微微打开一条眼睛缝瞅了眼战廷深冷邦邦的脸,更伤心了,把脸往一边一撇,哭得都开始抽嗝了。

    战廷深抽了抽嘴角,还带着湿气的大掌捧着聂相思的脸,将她掰转面对他,冷眸深沉,深藏着疼惜盯着聂相思,“疼?”

    聂相思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她这会儿一点也不想跟他话,她只想静静!

    她哭成这样,战廷深能放她静静才怪。

    搂紧她抽颤的身子,战廷深抿直唇,大手从被子空隙伸进,抚向聂相思的腿根。

    聂相思背脊一栗,哭声微微一停,双腿绷紧,掀开濛濛泪眼惶恐控诉的盯着战廷深。

    感受到她的紧绷,战廷深皱了皱眉,,“你当我是禽兽么?”

    她都哭成这样了,他还能对她如何?

    难道不是么?

    他也不看看他之前怎么对她的?

    她怎么求他,他都不肯停下来,也不肯温柔,她都痛晕过去了,他也没见停下来。

    现在又来假惺惺的关心她,心疼她?虚伪!

    聂相思撅着粉唇,在心里哼道。

    战廷深瞧了眼聂相思,“给你上点药。”

    战廷深遂将聂相思放到床上,起身去拿药膏。

    聂相思一点也不领情。

    他这样,跟打人一巴掌再给人一颗甜枣有什么分别?

    而且,她竟然结婚了!结婚了,婚了,了……

    想到这个,聂相思不禁又一次“悲从中来”,眼泪哗哗的掉。

    战廷深拿来药膏,见聂相思又哭了起来,眉心紧蹙,默然坐在床边,掀开聂相思身上的被子,欲给她上药。

    却不想打开被子,看到的便是聂相思痕迹斑驳的双腿,青青紫紫的,似是刚经受了一场家暴。

    战廷深呼吸微紧,脸沉沉的。

    握着被子继续往上掀了掀,当看到聂相思腰际两侧的手指印时,薄唇狠实一抽。

    捏紧了紧手里的药膏,战廷深深蹙着眉,缓缓抬眸看向泪流不止的聂相思,难怪这丫头哭得这么狠,想必是,痛极了。

    战廷深深冷的眼眸掠过一抹懊悔,探身往前,吻了吻聂相思湿哒哒的眼睫毛。

    这一吻,饱含着他的歉意和心疼。

    战廷深给她上药时,聂相思因为太害羞,所以暂停了哭声,双手蒙着脸,两片唇紧紧含着,一声不吭。

    脸色却由苍白过渡到了爆红,那抹霞红,直蔓延到她的耳根和脖子根。

    约莫二十分钟,战廷深终于将聂相思浑身上上下下的痕迹全抹上了药膏,将被子重复覆在她身上,战廷深又吻了下她的嘴唇,放拿起药膏从床沿起身,将药膏放回原位后,又才折回坐到床边。

    聂相思飞快从脸上拿下一只手拉起被角往上,将自己的脸全蒙进了被子里。

    战廷深见状,薄凉的双唇轻抿,伸手再次将聂相思从床上抱了起来。

    聂相思在被子底下弧度的挣扎了下,没挣过某人的大力,最终还是被某人摁坐在了他厚实坚硬的大腿上。

    战廷深垂眸盯着将自己蒙在被子里的聂相思,叹声,“不怕把自己闷坏了。”

    聂相思在被子底下翻白眼,两只手还握着一本结婚证。

    战廷深眉心轻动,伸手把被子往下拉了一寸。

    聂相思的脑门和一对红肿的大眼便露了出来。

    聂相思一愣,白洁的眉头瞬间皱起,伸手就又要将被子往上拉。

    “非要惹我生气?”战廷深严厉的盯她。

    聂相思手就那么僵住了,然后很怂的没敢在碰被子一下。

    毕竟,她是真的不想再经历第四次那样的强迫!

    战廷深望着聂相思委屈泛红的眼睛,又将被子往下拉了拉,聂相思的鼻子和嘴也露了出来。

    聂相思倔犟的抿唇,把脸偏转到一边。

    战廷深没管她,冷眸凉幽幽的盯着她苍白的侧脸,语气忽地阴狠,“聂相思,我今天把话跟你清楚。不管你在外面怎么闹,天塌下来都有我给你顶着,我纵着你,宠着你,但是,你要是再敢跟我耍心机聪明,背着我偷偷约会男人,我先撬了那个男人,再来收拾你!”

    聂相思背脊战抖,乌黑的眼珠子在眼眶里颤悠悠的转。

    他的话她听明白了。

    他可以容忍她包容她任何事,唯独不能容忍她的背叛,也决不允许她跟除了他以外的男人有什么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那么聂相思,你死定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