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102章 三叔,你别这样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话刚出口,包房门忽然被从外一脚踹开了。

    太过突然,聂相思嘴角的弧都还没得及收回,便被从外跨进的人撞了个正着。

    聂相思和陆兆年皆是一脸愕然的看着从门外走进的男人。

    男人身着黑色立领衬衫和修身黑色西裤,衬衫衣摆扎进西裤里,流畅的衬衣线条贴合着他精瘦的上身肌肉线条,将好身材完美的展示出来。

    男人衬衣外的黑色羽绒服,长至脚踝,一米九的挺铸身形加上显高的长羽绒服,将他显得更高大更挺拔。

    他站在门口,脸色一贯的冷漠没有表情,仿若出自上帝之手精心雕琢的深刻轮廓立体而深邃,一双幽潭般深寂的冷眸凉意深浓,睨着聂相思傻傻扯着还没来得及收回的嘴角,菲薄的两片嘴唇抿成了一道凌厉的弧。

    “三,三叔?”聂相思满满的惊讶。

    “过来!”战廷深语气淡淡,却不容置疑。

    聂相思,“……”

    战廷深见聂相思不动,眉间折痕加重,周身的戾气滋滋往外延伸。

    陆兆年微吸了口气,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快步朝战廷深走去,年轻帅气的脸上挂上几分尊敬,“三叔,您也来这边用餐吗?”

    战廷深眯眼,冷不溜秋的盯了眼陆兆年,没话。

    对于战廷深的冷酷和沉默寡言陆兆年是有耳闻的。

    想着他这“爱答不理”的性子并非只针对他,所以没在意,勾唇道,“三叔,您用餐了么?没用的话,我们一起吃吧。”陆兆年邀请道。

    战廷深面无表情看着陆兆年。

    他是真拿他当聂相思长辈在看吧!

    暗呲了声,战廷深轻敛起长眉,瞥向这会儿意过味来坐在位置上开始忐忑的聂相思。

    他凛冽视线一射过来,聂相思蓦地提口气,脸绷紧了,忙站起身朝他走过去,”三叔……“

    聂相思刚开口,战廷深便转了身,夹着一身的寒流,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房。

    聂相思,“……”

    陆兆年,“……”

    聂相思杵在原地足足愣了三秒,旋即快速折身,从椅子上拿起背包外套和围巾,甚至都来不及跟陆兆年一句,便着急忙慌的追了出去。

    陆兆年,“……”

    陆兆年这会儿完全就是彻底懵了的表情,而等他回过神追出去时,已经找不到聂相思和战廷深的踪影。

    ……

    黑色的大切诺基车里,聂相思惴惴的缩坐在副驾座的座椅上,手抱着背包围巾和外套,一双黑净的大眼鹿斑比似的瞅着侧颜冷翳开着车的男人。

    不知道是不是某人的脸色太过难看,以及车内的气压太低的缘故,大大影响了聂相思大脑运转的功能,脑子里白点太多,直接影响了聂相思组织语言的能力,以至于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解释解释解释,然而,始终没解释得出口。

    聂相思就这么傻不拉几的盯着战廷深看了一路都没解释。

    车子滑进珊瑚水榭别墅,聂相思脑子哐咣响了下,胸口提着口气,眨眼看着某人解开安全带,霸气的推开车门迈下了车,理都没理她,凛凛朝别墅里走了去。

    聂相思脸发白,一只白净的手颤抖的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两条细腿有些抖,下了车,抱着怀里的东西,往别墅里跑。

    ……

    聂相思一进别墅,张惠便迎了过来,拿走了她怀里的东西,“姐,您跟先生又怎么了?”

    聂相思都快哭了,压根不知道该怎么跟张惠。

    张惠见她眼眶红红的,急得不行了。

    也没再问,赶紧蹲下身从鞋柜里拿出拖鞋,“快换了去找先生吧。好好,先生最疼你。“

    聂相思用力点头,换了鞋就朝楼上冲。

    聂相思上楼,朝书房和主卧分别看了看,最后朝主卧走去,跟平时一样,伸手就要开门。

    哪知,拧不开……

    所以,某人在主卧里,并且,把门反锁了!

    聂相思脸又白了一层。

    像今天这样把门反锁,将她拒之门外的事,以前从未有过。

    聂相思意识到,某人这次真是生气了,并且,是生大气!

    他现在一定以为是她骗他。

    去见太爷爷是幌子,真正的目的其实是去见陆兆年。

    这样想着,聂相思忽然又想起她生日宴那晚的事。

    那晚他就是因为生气她介绍陆兆年是她男朋友狠狠惩罚了她,并且不顾她是第一次,那么狠……

    而今天的事,岂不是比那次更严重?!

    聂相思因为太过慌乱,所以脑子里的思绪亦是乱七八糟。

    越想越后怕,越想越忐忑。

    就在聂相思极端不安惶恐时,聂相思忽然听到了房门解锁的声音。

    聂相思微屏息,目光往下,盯着门把手。

    她的手还在门把上,所以能清晰感觉到门把在她掌心转动。

    倐而。

    房门从里猛地拉开。

    聂相思因为手在门把上,房门往一侧一拉时,直接勾着她的手,她整个人狼狈的栽了进去,惊得她后颈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不等她站稳身形,腰身猛地被从后一卷,双脚霎时悬空。

    聂相思惶然瞪大双眼,一颗心高高吊着。

    砰——

    房门摔上的震响声,似炸弹般在她耳后炸响。

    聂相思身子本能的瑟缩,纤瘦的肩头耸高,大眼惊惶的朝头顶的男人脸看去。

    不看还好,一看,聂相思恨不得从来没来过。

    战廷深脸庞森寒黢黑,两片嘴唇抿成刀锋般锋利的直线,盯着聂相思的冷眸又似南极寒冰,看上去特别暴戾,残酷。

    聂相思心脏因为害怕揪成一团,“三,三叔,你,你听我,听我解释。”

    聂相思嗓子抖成了筛子。

    然,战廷深只是对她阴测测一笑,便抱着她走向大床,直接将她扔到了床上。

    聂相思被摔得眼冒金星,身下的床很柔软,可她却四肢僵硬,动弹不得。

    一双清水般的眸子恐惧的看着站在床头解衬衣纽扣的男人,生日宴那晚的经历,仿如电影片段在她脑海里慢镜头回放。

    聂相思全身发寒,额头直冒冷汗,嘴唇僵冷发白,一个字都不出来。

    战廷深脱掉衬衫,解开皮带扣,便欺身上来,一只手摁着聂相思的肩头,将她微微侧躺的身子放平在床上。

    他便如一头凶暴的猛虎骑压在聂相思身上。

    而聂相思,此刻就是他猛抓下的一只可怜白兔。

    “三,三叔,你别这样……”聂相思吓哭了,两只手僵硬的去推战廷深。

    可掌心所到之处他的胸膛,硬得如厚石,而且,灼烫。

    “思思,我很不高兴你知道么?”战廷深俯身吻聂相思苍白颤抖的唇,声线残狠,没有丁点温度。

    聂相思喉头哽咽,双手从他胸膛往上,抱住他的脖子,“三叔,我,我可以解释,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嗯,你。我听着。”战廷深咬了口聂相思的下唇,盯着聂相思的冷眸猩红如血。

    他虽这么着,可他放在她腰上的一只大掌已经滑下,将她的裙摆推高。聂相思一下慌了,一只手慌忙往下,摁住他的手掌,红着眼哀求的看着他,“三叔,不要……”

    “为什么不要?”战廷深轻松制服聂相思试图抵抗的手,将她的手反剪到她的后腰,手上蓦地一狠,将聂相思身下最后一层束缚猛然剥下。

    “三叔。”

    聂相思战栗,周身僵硬得可怕。

    战廷深盯着她,额头抵着她的,鼻息很重。

    聂相思听到裤链滑下的声音,红润的眼眸倏地睁大,惊恐的看着战廷深,哑声哀求,“三叔,三叔,我害怕……”

    “思思,放松点,你会疼的。”战廷深声线粗嘎,凝着聂相思的黑眸淌动着疯狂和嗜血。而他这句话一落,便骤然压势而入。

    聂相思当即痛得一张脸皱紧了,额头大滴大滴冒着冷汗。

    她太紧张,根本没准备好,而且,太害怕。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她特别的痛苦。

    就好像,有人拿着刀在砍她的骨头缝。

    聂相思痛得话都不出来。

    可饶是这样,身上的人也没有半分怜惜,反而越是猖獗。

    就好似,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什么般。

    聂相思仿佛在经受着一场永无止境的酷刑,她就像一个木偶娃娃,被某人肆意翻来覆去。

    而聂相思除了疼,没有任何感觉。

    她不知道这样的刑罚持续了多久,因为到最后,她整个人已经没了知觉。

    之后,聂相思是在一阵水流声中醒来。

    抬起沉甸甸的眼皮,由心到身的疲惫感和疼痛感侵袭而上,聂相思张了张肿胀的唇,艰难的吐息。

    伸手揉了揉胀痛不已的头,聂相思动了下身子,一股钻心的疼意从腿间传到神经末梢。

    聂相思抿紧苍白的唇,难受的呜咽了声。

    与此同时,水流声戛然而止。

    紧跟着,房门刷的下打开的声音从洗浴室拂来。

    聂相思背脊猛地一僵,莹净的双瞳霎时通红,虚白着一张脸看向洗浴室的方向。

    某人刚冲了澡,墨色短发滴着水,精壮上身赤着,腰上松垮系着一条白色浴巾,浴巾长度到膝盖下,浴巾下露出的两条腿精健有力。

    比起她现在的“半死不活”,某人简直可以用“生龙活虎”神清气爽来形容,差距不要太大。

    这还不算什么。

    他看着她的眼神还那么冷,一点愧疚抱歉之意都没有。

    被子下的两只拳头捏紧,聂相思悲愤交加,靠着这股子气性蓦地从床上坐起来,红着眼瞪着战廷深道,“战廷深,我要告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