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99章 一副正人君子的禁欲模样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而与此同时,战廷深亦重重阖上双眸,抱紧聂相思,猛然加深了这记吻。

    张惠将聂相思要的姨妈巾买回来时,聂相思和战廷深坐在客厅沙发。

    一个翘着腿拿着一份财金杂志看得认真,一个裹着被子握着手机刷网页,也刷得相当认真。

    张惠纳闷的盯着聂相思和战廷深,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姐,您要的东西买回来了,我给您送到楼上去?”张惠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一双眼仍在手机上,“谢谢张阿姨。”

    张惠,“……”嘴角抽动了两下,双眼往聂相思手里拿着的手机上瞟,好奇她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

    不看还好,一看张惠眼角也跟着抽了起来。

    手机屏幕都是黑的好不好?

    张惠各种凌乱,索性不再想,提着东西朝楼上走了去。

    聂相思余光快速看了眼张惠,见她上楼了,挺直的腰板瞬间塌下。

    被子里的身子却抖了起来。

    不为别的,只因为她现在上半身……光着的。

    如果不是听到别墅外传来的汽车引擎声,两人不定这会儿还黏在一块儿呢。

    而且,她胸口好疼……

    聂相思脸涨红,鼓着嘴偷瞄她身边坐着的男人。

    比起她的窘迫,某人相当的淡然,一派正人君子的禁欲模样。

    更主要的是,她衣服都被他剥了,他自己却还衣冠楚楚,身上的睡袍规整没有一丁点的褶皱。

    真是奇了怪了!

    明明她刚刚也有……脱他的啊……咳咳!

    战廷深放下手里的杂志,转眸看聂相思,菲薄的两片嘴唇湿润且,微肿。

    特别像刚被蹂躏过。

    聂相思耳根飞烫,心尖也颤颤的。

    战廷深挑起她的下巴,在聂相思的唇上啄了下,在聂相思害羞得眼神直闪时,勾唇谑然,“刚咬我的时候怎么不害羞?”

    聂相思脑门立刻蹦出一个大写的“囧”字。

    “我哪有咬。”聂相思垂着眼睫毛,低哼哼。

    “嗯,亲的。”战廷深指了指自己的唇。

    聂相思极快的看了眼他的唇,脸悻悻的,还不如承认是她咬的。

    要把人嘴亲成那样,不知道得多猴急多用力。

    聂相思嘴唇蠕动了两下,对此无话可就干脆转移话题,娇滴滴道,“三叔,你抱我上楼吧,我怕把被子弄脏了。”

    战廷深吻了吻她的脸蛋,才和着被子将她抱起,大步朝楼上走。

    张惠将东西放到洗浴室的柜子,从聂相思房间出来,就见战廷深抱着聂相思从楼下上来。

    张惠站到房间一边,眉眼染着笑,感叹的看着两人。

    以前没往那方面想,现在,她越看两人越觉得般配。

    要是能这样好一辈子,就好了。

    因为刚才在沙发坐了少儿不宜的事,所以聂相思这会儿不太好意思面对张惠,被某人抱着从张惠面前经过时,聂相思也没好意思去看张惠。

    张惠也没多想,看着两人进屋,便朝楼下走了去。

    下了楼,张惠从客厅路过,眼尾不经意扫过客厅沙发。

    张惠一顿,诧异的看过去。

    一件米白色的家居上衣此刻正安静的躺在沙发里。

    “……这不是姐早上穿的衣服么?”

    张惠奇怪的自言自语。

    望着那件衣服看了十多秒,张惠眼睛一瞪,什么都明白了。

    难怪她刚才从别墅外进来时,聂相思表现得那么不自然和僵硬,原来……

    “嘿。”张惠笑了声,摇摇头,装作没看到,离开了客厅。

    而张惠一离开,战廷深便从楼上下来了,拿起沙发上聂相思的衣服,又上了楼。

    ……

    因为姨妈的到来,聂相思又在家蹲了两天。

    聂相思姨妈期间虽有腹痛的症状,不过经期比较短,每次三四天便结束了。

    头两天会比较疼,后两天除了后腰有些酸软外,跟平常时没什么两样。

    以往过年都是在老宅过,所以这边也不需要准备年货什么的。

    倒是张惠,过几天就要回乡过年了,一得闲她便带着张政外出购买年货,想着等放年假了,就带着回乡。

    这天,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到的楚郁突然来了。

    聂相思看到他,惊了惊,“楚叔,你不是在美国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楚郁一双凤眸上挑,长了一张比女人还要妖孽好看的脸,皮肤白得过分,可身形却颀长高大,话间也自带着一股匪痞气。

    楚郁着,朝沙发里岿然不动坐着的某人抽了眼,走上前,探手拍了拍聂相思的脑袋,“几个月不见,貌似长高了。”

    “楚叔,你少哄我了,几个月能长高多少?”聂相思翻白眼。

    楚郁笑了笑,将手里的一个包装高大上的礼盒递给聂相思,“楚叔给你的礼物。”

    “哈,还有礼物?”聂相思奇怪的盯了眼楚郁,“楚叔,可以啊,去美国住几个月,人变得浪漫不少么。”

    “你这丫头,要不要?”楚郁笑。

    “不要白不要。”聂相思喜滋滋的结果,二话没就拆开了。

    看到包装外壳里的银白色精美礼盒,聂相思挑眉,看着坐在她边上的楚郁,“楚叔,你送给我的不会是珠宝吧?”

    “嗯哼。”

    “……”还真是!

    聂相思打开,果见盒子里的是一条珍珠项链。

    珍珠粒不大不,颗颗晶莹剔透,像是刚从深海蚌壳里拿出来的。

    这条珍珠项链躺在盒子里,特别闪亮。

    聂相思不否认这条项链很漂亮。

    但同时,她也清楚,必定价值不菲。

    再者,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一般的东西也送不出手。

    聂相思关上礼盒,笑眯眯去看楚郁,“楚叔,我生日你都没出现,今儿个回来却专门给我买了礼物,我觉得不是很正常,你觉得呢?”

    楚郁眯眼瞅着聂相思那股聪明劲儿,挑了挑嘴角,“你楚叔我对你有那么不好么?你生日楚叔都已经订了机票准备回来了……”

    “可是飞机晚点,临时有事,然后就没回来得了,对吧?”聂相思帮他了接下来的话。

    楚郁嘴角抽了两下,指了指聂相思,“楚叔就喜欢你的聪明。”

    聂相思撇撇嘴。

    “思思,记住三叔一句话。”战廷深清幽幽开口。

    “……什么?”聂相思愣了愣,。

    “无事献殷勤。”战廷深盯着楚郁,“非奸即盗!”

    噗……

    聂相思眼睛里满满的笑意,也歪头濯濯看着面不改色的楚郁,“嗯,我一定会把三叔这句话当成人生格言铭记于心。”

    楚郁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听着“叔侄”俩一唱一和的对话,挑挑长眉,“所以,现在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是没有了对吧。”

    聂相思可乐的笑着。

    战廷深暗哼,没话。

    楚郁今儿个来的目的他再清楚不过。

    “我等下打算去趟医院。”楚郁忽然没头没脑的了这么句话。

    聂相思看着他,“去医院?你不舒服么?”

    楚郁看了眼聂相思,随即盯着战廷深,“是我弟弟,楚陵。”

    “?”聂相思眨眨眼。

    因为楚郁跟战廷深的关心,所以聂相思跟楚郁很熟,而对他的弟弟楚陵,除了见过几面外,并没有过多的交集。

    战廷深轻垂着睫毛,没出声。

    楚郁眯了眯眼,继续,“不久前楚陵干了件特混账的事。”

    所以?

    聂相思看着楚郁。

    “我今天一回来就教训了他一顿,出手重了点。”楚郁淡淡。

    聂相思,“……”

    他想的是,他弟弟楚陵被他揍到医院了么?

    “断了两根肋骨。”楚郁声音极轻。

    “……”

    聂相思一张脸上,表情相当精彩!

    都把人打断了两根肋骨,对他来,只是出手“重”了点?!

    聂相思不能理解他们的脑回路!

    打的又不是别人,是他亲弟弟好伐?

    “医生,也就在医院躺个一月就能出院了,没什么。”楚郁道。

    “咳咳。”聂相思咳嗽,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挑战。

    战廷深闻言,这才抬起黑密的睫毛淡清清看向楚郁,“祝你弟弟早日康复。”

    “借你吉言。”楚郁。

    战廷深眯眼,“既然你回来了,晚上叫上长洋青城他们聚聚。”

    “行。”

    战廷深点头。

    聂相思,“……”不是在他弟弟被打进医院的事么?这个话题这么快就翻过了?

    而且,她觉得他们两人的对话特别奇怪!

    还有。

    人弟弟都进医院了,他们还要聚聚?

    聂相思古怪的瞅了眼两人,却被两人平静的表情再次“打击”到。

    深吸了口气,受不了的摇了摇头。

    楚郁斜睐了眼聂相思,凤眸轻眯,看向对面的战廷深。

    他之所以这么急从美国赶回来,无非就是想赶在战廷深对楚陵动手前,先一步下手。

    至少他自己来,还有个轻重,顾及楚陵的死活。

    而现在楚陵也只是被他弄断了两根肋骨。

    但若是战廷深亲自动手,楚陵别两根肋骨,就是两条胳膊都能让某人给卸了!

    当然。

    他动手的时候也会顾及顾及他,所以只是卸他的胳膊,不会要了他的命!

    不过这件事错在楚陵,就是揍得他进医院趟两个月,他都不觉得有什么。

    毕竟,若是相思真因为他受到什么伤害,不仅楚陵自身难保,就是他跟他之间的兄弟情义也不保。

    再者,相思也是他看着长大的,于公于私他都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楚郁在别墅没多久便离开了。

    聂相思看着他走出别墅,一双大眼立刻看向战廷深,惊叹般的,“三叔,你觉不觉得楚叔太残暴了?”

    战廷深瞥了眼她一眼,冷静,“不觉得。”

    聂相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