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98章 三叔,你刚去洗澡了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抬手,默默蒙住了脸。

    战廷深磨了磨牙根,摁着聂相思狠狠吻了通,才从她身上下来,夹带着一身的火离开了房间。

    聂相思从指缝间看见他出来,脸热得像是在火上烤。

    捂着肚子从床上爬起来,朝洗浴室走。

    洗浴室。

    聂相思在马桶上坐了会儿,打开放置在马桶旁的柜子。

    一般而言,她都是将姨妈巾等东西放在里面。

    然。

    聂相思打开柜子,却发现里面除了厕纸,啥都没有。

    聂相思在里面找了遍,还是没有发现。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她不仅在那啥那啥时那个来了,更悲催的是,那个来了,才发现姨妈巾用完了。

    聂相思一脸的愁苦。

    在内上暂时垫了几层纸巾,聂相思捧着肚子弓着腰走出洗浴室,离开卧室去楼下找张惠。

    聂相思下楼时,张惠刚将厨房收拾好从里出来,见聂相思拧着一张脸,腰都挺不直的可怜样,登时惊了惊,快步朝她走了过去。

    “姐,您这是怎么了?肚子疼?”张惠紧张的扶着聂相思的胳膊问。

    聂相思脸有些白,可怜巴巴的看张惠,“张阿姨,我那个来了。”

    那个?

    张惠愣了下,明白了,“那我马上去给你煮红糖姜水。”

    聂相思生理期有腹痛的毛病,严重时床都起不来,手脚冰凉。

    自从她开始经期以来,用了各种方法都没能治好她这个毛病。

    所以,聂相思生理期时,张惠都会专程给她煮两日的红糖姜水。

    张惠这样着,松开聂相思的手就要去厨房。

    聂相思却在这时拉住了她。

    张惠一愣,疑惑的看向她。

    聂相思有些难为情,支支吾吾,“张阿姨,我姨妈巾没了,您能借我一片么?”

    张惠,“……”一张老脸全红了。

    她,她都这把岁数了,哪,哪还用得上那东西。

    “怎么了张阿姨?你脸怎么这么红?”聂相思纳闷。

    “……”张惠咳嗽了几声,抽搐着嘴角,“姐,我早就不用那个东西了。”

    “?”聂相思奇怪的盯着张惠看了两秒,才骤然想到以前看过一本有关女性生理期常识方面的书籍。

    女性一般在四十到五十就会绝经……

    张惠如今五十多了,的确用不到姨妈巾,咳咳。

    聂相思也有些尴尬,“张阿姨,对不起,我忘了。”

    张惠见聂相思一脸的抱歉,又觉好笑,“没事,人要服老。”

    呃……

    “你先去楼上躺一会儿,我现在立刻叫上张政出门给你买回来,嗯?”张惠。

    现在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聂相思点点头,“幸苦你了张阿姨。”

    “这算什么。”张惠笑笑,转身朝外走了。

    聂相思看着她走出去,才转身,抱着肚子往楼上走。

    刚走到一般,聂相思已经痛得全身冒虚汗,两条腿抖得不像话,肚腹处痉挛得仿佛肠子都要拧断了。

    聂相思一只手紧紧抓着扶梯,蹲了下来。

    楼上传来开门声。

    聂相思虚弱的掀起湿答答的眼皮看上去,就见两条大长腿朝她这边急速迈来。

    接着,双腿一悬空,她整个人落进了男人温厚宽阔的胸膛。

    聂相思把脸转到他的胸口,一股淡淡的沐浴后的香气扑鼻而来。

    聂相思许是觉得好闻,勘动巧的鼻翼嗅了两口。

    战廷深凝目盯着她苍白的脸,薄唇严谨的抿着,阔步朝楼上走。

    走到聂相思房间,战廷深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到床上,正要探身起来时,胸口一紧。

    战廷深冷眸快速闪了闪,垂眸盯着身下用力揪着他胸前睡袍的柔弱女人。

    “三叔,我好疼啊。”聂相思闭着眼睛,嘴抖着,弱弱。

    战廷深眉头拧得更深,甩掉脚上的棉拖上床,在她身畔躺下,拥着她进怀。

    聂相思像只没有安全感的猫不停的往战廷深怀里缩,冰凉的脸贴着战廷深温暖的胸膛。

    战廷深一手搂紧她的背,一手从后扶着她的长发,低眸凝着聂相思的冷眸有些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三叔,你刚去洗澡了么?”聂相思声音低低的,有气无力。

    “嗯。”战廷深低头吻了下她的眉。

    聂相思转头,鼻尖抵着他的胸膛又嗅了口,“好香。”

    “……”战廷深胸膛的肌肉一绷,冷硬的俊颜抽动了两下。

    不管怎样,就是再man的男人被一个女人香,听着难免觉得有点娘!

    战廷深在聂相思后背的大掌往前,从她衣摆探进,贴在她平淡细腻的肚腹。

    温暖的热流从他的掌心渗透进,聂相思嘴角扯动了下,她家三叔的手掌,好像有个太阳,暖暖的。

    感受到她浅弱的吐息拂到他胸口,战廷深抿唇,又在她侧脸吻了下,柔声道,“很疼是不是?”

    “……嗯。”

    聂相思声音的,听上去极为可怜。

    战廷深心疼不已,掌心贴着她的肚子敷了会儿,便抽了出来。

    聂相思娟秀的眉毛皱了皱,慢慢打开眼睛,颇有点怨怼的抽着战廷深。

    战廷深不禁笑,低头在她轻撅的嘴上亲了两口,温柔,“我下楼给你煮红糖水。”

    “我要你陪我。”聂相思贴着他,颇有点耍赖粘着他不放的意思。

    战廷深呢。

    极为享受她此刻对他的依赖和不自觉在他面前露出的娇憨模样。

    温笑着搂着聂相思抱了会儿,而后干脆用被子将她纤柔的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抱起朝卧室外走了出去。

    聂相思苍白的脸颊浮现出粉红,黑琉璃般的两颗眼珠子微微转动,对于某人的举动,表示没有任何异议。

    于是闭上双眼,嘴角浅浅勾着,将脑袋靠在他胸口。

    ……

    下楼。

    战廷深一手搂着聂相思,一手提了把椅子朝厨房走,步伐稳健,跟什么都没提似的轻松。

    而聂相思也一点也不担心他会摔倒自己,对他,百分百信任。

    到了厨房,战廷深将椅子安放在厨房门一侧,遂把聂相思放了上去,正要松手时,聂相思忽然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战廷深挑眉,薄唇贴着她的耳畔低哄,“我很快。”

    聂相思这才慢慢松开了他的脖子。

    战廷深将她的手往被子里一塞,高大的身形站直,将两边睡袍袖口挽高至手肘处。

    从冰箱里拿出红糖和姜片,拿出专门给聂相思煮红糖姜水的锅放到天然气灶上,熟练的打火,往锅里倒纯净水,盖上锅盖子。

    水沸后,放进红糖和姜片熬。

    大约一刻钟,关火,拿出碗,从锅里倒了一碗红糖姜水出来,放到厨台上。

    打开水槽水龙头,洗净了手,用干毛巾擦干,才折身走回到聂相思身边,将她从椅子上抱了起来,走出厨房。

    客厅里,战廷深将聂相思放到沙发上,快步走回厨房,将那碗红糖姜水端了出来。

    聂相思软塌塌的靠坐在沙发里,长长的睫毛低低垂着,将她一双大眼都遮住了。

    从睫毛空隙看着朝这边阔步走来的男人。

    那一霎那,聂相思一颗心都被这个男人塞得满满的,很暖,很满足。

    如果。

    如果是他的话。

    她或许,可以更勇敢一点的,对不对?

    聂相思唇角轻轻翘起。

    战廷深坐到聂相思身边,舀起一勺红糖姜水喂到聂相思唇边,“趁热喝。”

    “嗯。”聂相思乖顺的张嘴。

    战廷深抿着薄唇,英俊沉毅的面庞十分认真,仿佛喂聂相思吃个红糖姜水是多重要的事搬。

    聂相思心里甜滋滋的,乖乖将一碗红糖姜水喝完。

    看着战廷深将碗放到茶几上,聂相思突然喊他,“三叔。”

    战廷深闻声,转头看她。

    而就在这瞬间,聂相思忽地朝他扑了过来。

    战廷深胸膛一重,忙伸手搂住她的身子,谨防她从沙发里掉下去。

    聂相思的唇莽撞的撞上来时,战廷深是意外的。

    战廷深黑眸闪过轻讶,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一双眼亮得惊人,张开两片嘴,含住了他的下唇。

    战廷深,“……”只觉得一阵火燎从腹腾涌而上,搂着她腰背的双臂蓦然收紧。

    聂相思显然也很紧张。

    毕竟。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亲吻一个男人。

    而且对方,还是她一直视为长辈的男人。

    这个吻的意义,却也远不止是谁主动吻谁的意义。

    这相当于。

    聂相思的接受,以及,她对他的心意。

    同时,亦包含着聂相思的勇气。

    战廷深不由轻张了薄唇,重重提气,在聂相思即将从他唇上退离前,一只大掌猛地移上,强扣住聂相思的后脑勺,摁紧,瞬时掌握了主动权。

    唔……

    聂相思瞪大眼,盯着眼前这张沉俊完美的脸庞。

    战廷深没有闭眼,一双眸子,黏稠而厚重的锁着聂相思。

    在那大海般深淼无垠的冷眸里,好似整个世界,除了她,再也没有其他了。

    聂相思心口震动。

    两人对视了约莫十几秒的时间,聂相思长直的睫毛颤动了两下,旋即,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而与此同时,战廷深亦重重阖上双眸,抱紧聂相思,猛然加深了这记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