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97章 她觉得自己快要晕掉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瑾玟怔住。

    眼看着盛秀竹伸手打开洗手间房门就要出去,战瑾玟眼眶蓦地一红,“妈,你变了。”

    盛秀竹握着门把的手僵了僵,回头看战瑾玟,在看到她通红的眼眸时,心下无声叹息,将房门重新关上,走回战瑾玟面前。

    “妈,以前你是最疼我的。”战瑾玟委屈。

    “妈妈现在也疼你。”盛秀竹微微沉默,低声。

    战瑾玟摇头,“不一样的。你没有以前疼我了。以前我跟你讲话,你从来不会不耐烦,可是现在,我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不是皱眉头就是转身走开。而且,现在三叔要送我出国,你也不紧张,好像我离不离开都已经无所谓了。”

    战瑾玟着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盛秀竹心尖一疼,伸手轻抚战瑾玟眼角的泪,声音软了下来,“瑾玟,你是妈妈的女儿,世上哪有不疼自己孩子的母亲?”

    战瑾玟哽咽,流着眼泪看着盛秀竹,“妈妈,你最近真的变了好多,我好害怕,我怕你再也不爱我,不疼我了。”

    “傻孩子,妈妈怎么会不爱你?要是妈妈不爱你,就不会叫你过来跟相思道歉。妈妈就是舍不得你独自去国外啊你懂么?”盛秀竹。

    “可是,我真的不想跟聂相思道歉。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聂相思她不都已经好了吗?为什么还要道歉?聂相思她就是仗着我三哥给她撑腰,在我们家,谁都得让她三分,我就是看不惯我三哥对她那么好,更看不惯她恃宠而骄的傲慢样子!我这次要是给她道歉了,以后她不得更得踩到我头上作威作福?”

    战瑾玟越越伤心,越眼泪掉得越快。

    盛秀竹着实担心她收不住哇哇大哭起来,忙伸手抚她的背,温声细语道,“你想多了。我们跟相思又不住在一起,而且平日也不经常见面,她哪有时间跟我们耀武扬威?”

    “平时见不到,可总有见到的时候。妈,我真的不想给聂相思道歉,我也不想再出国了,我要留下来,我哪儿都不去。”战瑾玟拉着盛秀竹的手,烦闷得又是跺脚,又是哭的对盛秀竹。

    盛秀竹一面心疼她哭个没完,一面也心烦得紧,耐着性子道,“可是现在你要是不道歉,你三哥就会把你送到加拿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三哥的性子,相思的事,他从来都是一不二。”

    “呜……”战瑾玟想到非得跟聂相思道歉,都气哭了。

    “乖宝贝儿,你就跟相思道个歉吧,走走过场也行啊。你总不希望以后你三哥一见到你就没个好脸色吧?你乖点,跟相思道歉,你三哥不定还觉得你懂事大度,以后也会对你更好。”盛秀竹劝道。

    听到她这么,战瑾玟哭声一停,迷惑的盯着盛秀竹,“我给聂相思道歉了,我三哥真的会觉得我懂事大度,然后对我好?”

    “……嗯。”盛秀竹眼睛快速一闪,点头。

    战瑾玟眼角卡着的泪滚了出来,她抬手抹掉,眼底纠结。

    盛秀竹看着她,没再话。

    但她觉得,战瑾玟应该会同意跟聂相思道歉。

    “好,我跟聂相思道歉!”

    好一会儿过去,战瑾玟下定决心般的深吸口气,对盛秀竹。

    盛秀竹如释重负的吐气,笑着握了握战瑾玟的手,“这就对了。”

    ……

    大约二十分钟过去,盛秀竹和战瑾玟才从洗手间出来。

    聂相思朝两人看了眼,嘴角当即就抽了抽。

    战瑾玟脸色苍白,两只眼睛红得厉害,一看就是哭过。

    她其实也能理解,战瑾玟在她面前向来爱摆架子,一副她高高在上,聂相思连她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她的傲娇样,而且一直以来都把她当成头号假想敌。

    要她对她的敌人道歉,本身就很难以接受。

    聂相思觉得。

    今天要是战瑾玟跟她道歉,战瑾玟绝对要难受好一阵子,每当想到她,就恨不得把她撕了那种。

    战津见战瑾玟眼眶通红,眉头便锁死了。

    战曜盯了眼战瑾玟,撇了撇嘴。

    战廷深压根不看战瑾玟,面无表情的靠坐在沙发里。

    盛秀竹走过来,便坐到了沙发里。

    战瑾玟跟聂相思分别在长方形的茶几两端,聂相思坐着,她站着。

    战瑾玟握紧手,一脸的难以启齿。

    起码站了近三分钟,才张了张唇,含糊对聂相思,“对不起。”

    聂相思挑眉,老实,她只勉强听到一个“对”字。

    不过,已经够了。

    本来她就没想她跟她道歉。

    聂相思舔了口下唇,“没……”

    “刚才有人话?”战廷深凛然开口。

    聂相思,“……”

    战瑾玟咬住下唇,提气,盯着聂相思,“聂相思,对不起!”

    聂相思讪笑。

    战瑾玟着“对不起”,口气却像是要咬聂相思般愤懑。

    聂相思瞥了眼某人,悻悻,“没,没关系。”

    战廷深这次没开口。

    战瑾玟眼泪却啪的掉了下来,捏着双手杵在客厅。

    战津心揪住,从沙发里起身,走到战瑾玟面前。

    战瑾玟看着战津,眼泪掉得更凶,不能更委屈。

    战津一脸的心疼,伸手握住战瑾玟的手,“跟爸回家。“

    战瑾玟抿住嘴巴,却是去看战廷深。

    战廷深还是那副冷漠样,她来这么久,也没看她一眼。

    战瑾玟“伤心欲绝”,对战津点点头。

    战津什么都没,带着战瑾玟离开了别墅。

    盛秀竹见此,忙起身,看了眼聂相思,重重叹息一声,追着战津和战瑾玟去了。

    聂相思看着盛秀竹几人走出别墅,莫名有种,自己把他们全都欺负了的负罪感。

    聂相思瞥了眼某人,这叫什么事啊!

    战廷深看着仍端坐在沙发上的战曜,薄唇轻启,“爷爷,要留下来吃午饭?”

    “……我吃你个头!气都气饱了!”战曜没好气的瞪战廷深。

    聂相思脸浮上歉疚,看着战曜,“太爷爷,对不起。”

    战曜一愣,朝聂相思望去。

    见聂相思眉头紧紧皱着,一脸的负疚,猛然意识到丫头恐怕是误会了。

    战曜对聂相思招了招手。

    聂相思起身,坐到战曜身畔。

    战曜握住聂相思一只手,道,“相思,太爷爷没有怪你,生的也不是你的气。我生气的是你三叔和你爷爷。还有那个不懂事的战瑾玟!”

    聂相思看了眼战廷深,声,“太爷爷,我三叔他是因为我,想给我出气,所以……”

    “你呀,就知道帮你三叔话。”战曜无奈。

    聂相思脸微热,低低,“哪有。”

    战曜哼了哼,“有没有太爷爷心里清楚。”

    聂相思没再出声。

    战曜摇摇头,捏了捏聂相思的手背,“相思,你是个懂事的孩子,这件事瑾玟跟你道歉是天经地义,是应该,你不需要觉得对谁愧疚。唉。”

    战曜着就叹了口气,“要怪就怪太爷爷,生了你爷爷那么个是非不分蛮不讲理又盲目的东西!也幸好,你三叔随了我,没随他爸。”

    呃……

    哪有这么贬低自己儿子,抬高自己的亲爸?

    聂相思含住下唇,哭笑不得。

    战廷深闻言,亦是抽了抽冷冰冰的脸。

    ……

    战瑾玟的事就这么告一段落了。

    之后的几天,聂相思除了偶尔跟战廷深出去跟闻青城等人聚聚会吃吃饭以外,都窝在家里看看书,复习复习功课什么的。

    而战廷深忙过了年底,现下也清闲了不少,所以公司没什么事,他就在家待着。

    这天吃了午饭,聂相思回自己房间,打算睡个午觉。

    人刚到床上,卧室房门便被打开,颀长挺铸的男人身姿从门外走了进来。

    聂相思傻愣愣的盯着他。

    战廷深自若的将房门关上,并且……反锁了。

    聂相思心里咯噔一跳,身子都微微绷紧了。

    战廷深朝她走来,高大的身形就站在床畔俯视她,深瞳幽幽灼灼的盯着她。

    “三叔,唔……“

    聂相思刚开口,床畔的男人蓦地俯身,薄唇迅速啄住了聂相思轻张的嘴唇。

    那抹湿润感,一下子侵袭了聂相思的感官。

    聂相思肩头耸高,后背抖个不停。

    战廷深一只手的虎口拖着聂相思的下巴抬高,以便他更好的索吻。

    另一只手从聂相思腰间穿过,搂着她,缓慢的将她放平在床上。

    而他自己也随之覆了上去。

    聂相思脑子里似是在放烟火,一阵一阵的绚烂充盈着她的脑海。

    他的气息包围着她,浓烈的独属于男人的阳刚之气和强郁的荷尔蒙气息灌满她的鼻息。

    她只觉得自己快要晕掉了。

    然而,就在战廷深沉身下来的瞬间。

    腹部突然传来一阵绞痛,聂相思迷离的双眸霎时清晰,抬起两只纤白的手抵住战廷深,一把嗓抖得厉害,“三叔……”

    听出聂相思嗓音里的痛苦,战廷深只得硬生生顿在那儿,满头热汗的抬头看向聂相思,“怎么?”

    聂相思白皙的额头亦是铺上了一层薄薄汗珠,樱红嘴透出丝苍白,哆嗦,“我,我那个好像来了,肚子疼。”

    战廷深眉骨狠狠一跳,脸霎时黑如锅底。

    聂相思,“……”抬手,默默蒙住了脸。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