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96章 实在是,太委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听得盛秀竹心头猛地一瘆。

    战曜和战津也朝战廷深看了过来。

    战廷深还是那副捉摸不透的淡薄表情,眸光清清寥寥的看着盛秀竹等人。

    聂相思抿着嘴瞅了眼战廷深,心知他就是再生气也不会真对战瑾玟做什么出格的事,所以没有擦嘴,默默的将身上堆满的东西一一放到了面前的茶几上。

    “廷深,你看这都快过年了,咱们一家人和和气气的过个年,啊?”盛秀竹放低声音,用商量的口吻跟儿子。

    “我是想和气的过,可有人不想。”战廷深淡淡。

    有人不想?

    盛秀竹第一个念头就是聂相思。

    眼一跳,看向聂相思。

    聂相思愣住,看她干么?

    又不是她不想!

    “相思,上次的事,瑾玟已经知道错了,她这些日子也在反省,你看,今天我们过来,她都不敢跟着来。”

    盛秀竹这话得颇有点埋怨的意思,好似在怪聂相思的不依不饶和表里不一。

    之前出了事的时候,一副不怪任何人,善解人意大度的模样,现在有人撑腰了,就想来秋后算账?

    盛秀竹轻皱着眉头,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冤枉好么!

    责怪的瞥了眼某人,话也不清楚,害她被误会!

    聂相思郁结的掩了掩长睫毛,看着盛秀竹,“奶奶,那件事已经过去了。而且我知道姑不是有意的,我真的没怪她。”

    “那……”

    “妈,要是战瑾玟让思思划破了脸,你们会如何?”战廷深嗓音由之前的平淡倏地变冷,对盛秀竹这种倒打一耙的行为十分不满。

    盛秀竹怔了怔,讷讷的望向战廷深。

    战廷深神情冷肃,“若是这事发生在战瑾玟身上,你们不在思思脸上划几道会轻易罢休?还会像现在这般云淡风轻,不以为意?”

    “……”盛秀竹脸微僵,看了眼聂相思。

    聂相思垂着睫毛,脸透着抹白。

    盛秀竹心尖一颤,不免又生出些不忍来。

    毕竟,若这事聂相思和战瑾玟对换,恐怕还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算了。

    别她和战津,她了解她的女儿,就是瑾玟本人,也绝不会就这么算了,不把战家闹得鸡犬不宁绝不可能消停。

    所以对于战廷深的话,盛秀竹反驳不了。

    战津皱了皱眉,“事情已然发生,瑾玟是你亲妹妹,难不成你也要在她脸上划几道?”

    “你们以为我没想过?”战廷深声线蓦地一沉,冷眸折射而出的阴光令在场的人皆是呼吸一紧。

    盛秀竹脸轻抖,“廷深,瑾玟再不对,她也是你妹妹。”

    战廷深眉头折痕更深,紧迫盯着盛秀竹,“是我妹妹她就能为所欲为?”

    “……瑾玟,瑾玟她已经知错了……”

    “知错?”战廷深冷哼,“我看她是知错得在法国乐不思蜀!”

    “没有的事。你妹妹她,她是不好意思面对相思,所以才躲到法国,想着等相思好了再回来。而且,你妹妹这段时间在法国也不好过……”

    “妈。”

    战廷深蓦地叫了盛秀竹一声。

    盛秀竹怔住,双眼闪烁的看着战廷深。

    “要我把战瑾玟在法国的行程单给你过目么?”

    “……”盛秀竹一下不出话了。

    其实不用行程单。

    看战瑾玟的朋友圈和微博就知道了。

    战瑾玟这大半个月在法国各处游玩,以及在各奢侈品商场出入时拍了不少照片,都,都发朋友圈和微博了。

    这哪像半分坐了亏心事反思的模样?

    “相思,你,要如何才能放过瑾玟?”战津微沉着脸,目光如炬盯着聂相思。

    他的是放过……而不是原谅!

    聂相思白洁的眉头轻皱,掀起纤长的睫毛看向战津严肃的脸,嘴唇动了动,轻声道,“爷爷,您言重了。我没有想过要追究谁的责任。”

    战津冷扯唇,不以为意,“你跟瑾玟从到大就合不来,这次瑾玟不心划伤你的脸,这件事若就这么平平静静的过去,也着实难为你。你直吧,想如何?”

    聂相思捏了捏指尖。

    她听懂战津的意思了。

    一直以来,战瑾玟跟她合不来,对着干,敢情在他眼里,都是她挑起的,战瑾玟是无辜的。

    所以这次她脸上因为战瑾玟受了伤,她也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想借此为难战瑾玟,不肯让事情就这么过去。

    可天知道,她压根就没那么想过!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聂相思吸了口气,自嘲的扯了扯嘴角,莹润的大眼望向脸色很不好看的战廷深,“三叔,能不能算了?”

    “不能!”战廷深斩钉截铁!

    “你问你三叔干什么?这件事你了算。”战津微眯眼,。

    聂相思含紧下唇,黑净的双眸涌出薄薄一层水汽盯着战廷深。

    实在是,太委屈了!

    战廷深放在沙发上的一只手攥得骨节都发白了,厉声道,“过完年,战瑾玟立刻去加拿大,没毕业之前,不准再回来!“

    盛秀竹一震,“那怎么行?”

    “没得商量!”

    “瑾玟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谁也别想强迫她!”战津嗓音亦是一冷。

    “可以试试!”战廷深声线炎凉。

    “战廷深!”

    战津怒得从沙发里站起来。

    “给我坐下!”

    一直未出声的战曜看到战津蹭的从沙发里站起,脸一黑,爆喝出声。

    老爷子就是老爷子,够威严。

    一开口成功让客厅安静了下来。

    战津拧眉看着战曜。

    战曜瞪着战津,“坐下!”

    战津绷着唇,坐了下来。

    盛秀竹一脸的郁苦,忧愁的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战曜闭了闭眼,这会儿特别的糟心。

    倒不是因为战廷深,更多的是战津。

    自己的女儿有错在先,来都来了,不能好好替女儿话,放低姿态道个歉?端什么父亲的架子!

    而且,他刚的那些话是人话吗?

    战曜这会恨不得把战津塞回她娘的肚子里回炉重造!如果他娘还健在的话……

    这样一想,又想到了已故的老伴。

    战曜心里酸酸的,她倒是走得干脆,把这么一个榆木脑袋的家伙留给他带,他真是烦都要被他烦死了!

    稳了稳心神,战曜叹息的看着战廷深,“廷深,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让瑾玟亲自来这边给相思赔不是?“

    “爸……”

    “你给我闭嘴吧!还嫌不够乱?”战曜恼恨的瞪战津,脑子呢?

    战津压着眉,把脸转到了一边。

    战曜哼了哼,微微吸气,遂又商量的看着战廷深,“行不?”

    聂相思也看向战廷深。

    其实她压根就不稀罕战瑾玟过来给她道歉,但如果这样能让某人不再追究,此事就此翻篇,她觉得也挺好。

    战廷深表情漠冷,双唇薄情的抿着,没出声。

    但似乎是默认了战曜的话。

    到底,战瑾玟这次的确不是故意弄伤聂相思,且两人是亲兄妹,战廷深也不可能把战瑾玟真怎么样。

    当然,如果是蓄意而为,那就不一样了。

    见战廷深默许了,战曜叹了口气,皱眉看了眼盛秀竹。

    盛秀竹有些为难。

    依战瑾玟的性子,肯乖乖道歉才怪!

    但目前看来,貌似除了道歉也没有别的选择。

    于是,盛秀竹只好硬着头皮给战瑾玟打电话,让她立即过来。

    战瑾玟满心以为战廷深已经不怪她了,高高兴兴的从老宅过来了。

    不到四十分钟,战瑾玟一身新衣加身从别墅外跟只翩跹的蝴蝶般飞了进来,直往战廷深怀里冲。

    只是人还没近得了战廷深的身,战廷深一个凌厉的眼神朝她射了过去。

    战瑾玟心尖狠狠一抖,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欣悦的脸颊僵住,怯怯的盯着战廷深,“三哥。”

    “瑾玟,给相思道歉。”

    战曜直接了当的对战瑾玟。

    战瑾玟,“……”

    惊愕的看向战曜,那双眼睛分明写了三个大字——凭什么?!

    战曜脸拉着,“快点!”

    “我不!”战瑾玟一扭身,拒绝。

    “你……”

    “爸,我先跟瑾玟。”

    盛秀竹见战曜火了,忙起身朝战瑾玟走,伸手拉着战瑾玟的手朝客厅的洗手间拖。

    “妈,你干么啊?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战瑾玟不耐烦道。

    盛秀竹瞪了她一眼,“你给我老实点。”

    “……”战瑾玟嘴巴一撅。

    盛秀竹见她这样,头疼得厉害。

    ……

    洗手间。

    “什么?我三哥他要我过完年就去加拿大,而且不毕业不准回来?”战瑾玟既震惊又受伤的看着盛秀竹。

    盛秀竹点点头,“所以瑾玟,你听妈妈的话,跟你三哥服个软,给相思道歉,嗯?”

    “我凭什么给她聂相思道歉?妈妈,我才是战家的正牌千金,我三哥的亲妹妹,她聂相思算个什么东西,我给她道歉她承受得起么?!”战瑾玟抱着胸,气愤异常道。

    盛秀竹嘴角抽得厉害,“你的什么话,这次本来就是你不对,你道个歉能怎么样?再,你爷爷了多少次了,相思她也是我们战家的人,跟你是一样的,你给她道歉,她怎么承受不起?”

    战瑾玟深呼吸,不服气道,“妈,我绝对不会跟聂相思道歉,大不了我过完年就去加拿大再也不回来!”

    听到她又拿“再也不回来”这样的话威胁她。

    盛秀竹脸冷了冷,原本握着她的手松开,盯着战瑾玟的脸看了几秒,淡淡,“随你吧。”

    完这话,盛秀竹掉头就要出了洗手间,真就不管战瑾玟了。

    战瑾玟怔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