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95章 她家三叔,撩得一手好妹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她家三叔今天是被人点了笑穴么?嗯,一定是这样!

    忽然,身体蓦地腾空。

    聂相思心脏缩紧了,接着,臀部落在了一双坚硬结实的大腿上。

    聂相思懵懵的,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嘴唇便被某人用两根手指从嘴角两边捏起,撅成了金鱼嘴,随即,双唇一温,他微凉淡色的薄唇罩了下来。

    “嗯……”

    聂相思抽气,双眼瞪得老大,盯着近在咫尺的俊美面庞。

    这是在客厅啊三叔!

    张阿姨随时可能从厨房出来,咱们能不能注意点啊喂!

    当他的气息猛地灌进她口腔时,聂相思浑身战栗不止,他竟然,这么深入。

    “先生,姐,吃,啊哟喂……”

    张惠端着菜从厨房出来,话没完,就看到了客厅沙发旁若无人“拥吻”的男女,吓得她赶紧捂住眼,跑回了厨房。

    听她这声音,就是惊得不轻!

    聂相思薄薄的耳朵通红,羞愤得恨不得挖了洞把自己埋了!

    可偏偏某人浑然不觉羞耻,继续纠缠着她的嘴唇,直到聂相思快喘不过气他才松开她,温湿的薄唇从她嘴角滑过她的脸颊,落在她发烫的耳根,哑哑,“我是你的。”

    聂相思从头发丝到指甲盖,麻了一片。

    她家三叔,撩得一手好妹啊!

    不过她……

    喜欢。

    ……

    夏云舒出院,聂相思去接她,战廷深年前忙得差不多了,比平时闲了不少,所以便陪同聂相思一起去了医院。

    两人到达医院,刚从车上下来,就见夏云舒被徐长洋牵着从医院长长的台阶迈了下来。

    聂相思瞄到两人牵着的手,嘴角颤了颤,瞥了眼身边站着的战廷深,那股别扭劲儿又上来了。

    夏云舒走下台阶才看到聂相思,微楞后,一张脸就红了,抿唇用力将手从徐长洋手里抽了出来,跑着走到聂相思面前,心瞟了眼聂相思身边站着的冷面大爷,看着聂相思声道,“都叫你别来了,出个院而已,用得着劳师动众?”

    夏云舒的“劳师动众”,特指聂相思身边的某人。

    聂相思知道夏云舒有些怵战廷深。

    原因嘛。

    某人那张脸实在是太冷了,又不喜言辞,看上去就特别不好相处。

    再加之战廷深的身份摆在那儿,她就越是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聂相思看了眼走过来的徐长洋,,“我们来的时候跟徐叔了啊,他没告诉你?”

    “……”夏云舒微怔,去看徐长洋。

    徐长洋挑唇,眸光温蔼,脾气特别好,“我忘了。”

    呵呵。

    夏云舒皮笑肉不笑。

    经过这几天在医院的相处,夏云舒已经深刻领教过这人的腹黑值!

    如果战廷深是狼,徐长洋绝对是头笑面虎。

    见人就摆着一副笑脸,装出一副温和无害的模样,背地里不知道怎么给人下套呢!

    而且,他刚才必须是知道聂相思和战廷深要来,所以才走出医院时,非要拖着她的手,目的就是要让聂相思和战廷深看到。

    这个心机婊!

    ……

    因为徐长洋和战廷深都有开车,所有最后,还是聂相思和战廷深坐一辆,夏云舒和徐长洋则一起。

    聂相思从后视镜看着车后徐长洋和夏云舒所乘的车,喃喃问战廷深,“三叔,徐叔为什么要娶云舒啊?”

    聂相思问完,等了会儿,没听到战廷深回答,疑惑的从后视镜移开目光,看向驾驶座上的战廷深。

    战廷深目视前方,侧颜冷峻立体,两片唇抿成冷漠的弧,看上去特别的不近人情。

    不过他这样,聂相思表示已经习惯了,所以只当他是正常的情绪。

    “三叔,你听到我话了么?“聂相思顿了顿,歪头看战廷深。

    战廷深细微的点了下头,冷邃的眸子从后视镜盯着聂相思,声线淡静,“你觉得你徐叔为什么要娶夏姐?”

    聂相思想了想,摇头,“不知道。”

    战廷深挑眉,“你徐叔不能是因为喜欢娶她么?”

    “……”聂相思不话。

    战廷深见此,转头看向她,“怎么,觉得你徐叔不喜欢她?”

    聂相思鼓了鼓嘴,“看起来不像是不喜欢。但是。”

    聂相思停顿了会儿,娟秀的眉头皱了皱,看着战廷深,“徐叔不是一直喜欢林姐姐么?”

    “林霰结婚了。”战廷深淡淡。

    聂相思望着战廷深。

    她明白战廷深的意思。

    林霰结婚了。

    她徐叔就算再喜欢林霰,也改变不了林霰已婚的事实。

    并且,林霰很喜欢她现在的丈夫,为了能嫁给他,她吃了很多苦。

    所以,她不觉得林霰会舍得跟她的丈夫离婚,当然也只是聂相思觉得!

    同时。

    聂相思心里也非常清楚。

    她徐叔至今仍喜欢着林霰。

    而林霰这个名字,也成为了几人聚会时的避讳!

    没有人会在他面前提起林霰这两个字!

    不提不是因为忘记,释然。

    恰恰是因为还爱,并且深爱。

    所以,聂相思很不明白徐长洋为什么要娶云舒?

    她不否认夏云舒的魅力,她洒脱,自立,善良,她能一口气出n多夏云舒的优点。

    徐长洋喜欢夏云舒,她不觉得奇怪,但她对他对夏云舒的这份喜欢程度,却要打个问号。

    与其聂相思看到徐长洋和夏云舒的别扭是因为年龄,倒不如是因为林霰。

    聂相思在心里叹了口气,目光也随之移到了车外的后视镜,眼眸中透着满满的纠结。

    战廷深见聂相思眉头拧着,薄唇轻张,似是想什么,不过最后,到底什么都没。

    ……

    因为夏云舒出院,几人打算去明月阁庆祝下。

    然而,还没到达明月阁,战廷深便接到了战曜的电话,是他现在人就在珊瑚水榭,要他们无论在哪儿,现在立刻就得回去。

    无奈之下,战廷深和聂相思只好打道回府。

    得知聂相思不去,夏云舒当时就表示那就谁都不要去了,让徐长洋送她回家。

    徐长洋只笑,但开车的方向却没变,依然是去明月阁的路。

    夏云舒,“……”

    ……

    约半时,战廷深和聂相思赶回珊瑚水榭。

    车子刚驶停到别墅门前,就见战曜以及,不知何时从法国回来的盛秀竹和战津几人就站在别墅门前的台阶上。

    这阵仗……

    聂相思有点呆。

    战廷深则皱紧了眉。

    两人下车。

    盛秀竹忙上前,握住了聂相思的手,快速看了眼战廷深,便拉着聂相思朝别墅里走,“相思,奶奶从法国给你买了礼物,快进去看看。”

    聂相思,“……”被强拉着走进了别墅,连鞋都没来得及换。

    战廷深瞧着盛秀竹拉着聂相思走进别墅,冷眸微眯,看了看战曜和战津,“爷爷,爸。”

    战曜看了眼战津,什么都没,扭头进了屋。

    战廷深迈上台阶,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战津。

    战津张了张嘴,“廷深……”

    “先进去吧。”

    战津刚开口,战廷深就打断了他的话,淡声。

    战津表情略显生硬和尴尬,点点头,也朝别墅走了进去。

    战廷深眯了眯眼,迈步朝里走。

    ……

    客厅。

    “相思,这是奶奶在法国专门给你买的cd机,可以用来听听英语听力,闲暇的时候也可以听听歌放松下。还有迪奥的香水,香奈儿的包,纪梵希的大衣。还有还有,手机。昨晚回来打你手机打不通,才听你太爷爷,你手机不心弄丢了,所以今早,我专门去商场给你买了手机。”盛秀竹。

    聂相思看着身上堆满的各种盒子和袋子,脸都要笑僵了。

    迪奥的香水,香奈儿的包,纪梵希的大衣……

    真的好奢侈!

    聂相思看着盛秀竹笑,“谢谢奶奶。”

    “不用谢,应该的。”盛秀竹笑眯眯道。

    聂相思干笑。

    伸手假装摸额头,掌心却挡着双眼去看战廷深。

    战廷深脸色平静,一脸的高深莫测。

    接收到聂相思的目光,战廷深轻抿了口下唇,看着战曜,“爷爷,您这么着急把我们叫回来,有事?”

    战曜瞅了他一眼,没话。

    他能不知道他们来是因为什么事?

    战曜不话,战廷深便将目光移到盛秀竹和战津身上。

    战津端起桌上的茶抿了口,,“我看相思脸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是啊,脸光光滑滑的,完全看不出一点痕迹。”盛秀竹盯着聂相思的脸,讪讪道。

    战廷深就看着战津和盛秀竹,不出声。

    战曜低哼,“好得差不多了,得倒轻巧,火石被落在自己脚背上是吧?在你们脸上缝十几针试试!”

    盛秀竹嘴角微抽,略埋怨的看向战曜,压着嗓音道,“爸,看您的。”

    “我错了么?”战曜翻白眼。

    盛秀竹汗。

    来的时候明明好了站一条线的,怎么一来,就跟她们唱反调?

    “相思,看到你脸上的伤全好了,奶奶这心里的石头就落下了。”盛秀竹温蔼的看着聂相思道。

    聂相思笑笑,“让奶奶挂心了。”

    聂相思一句礼貌的话,落进盛秀竹耳朵里,莫名让她脸上一臊,表情也悻悻的。

    而这时,战廷深开口了,“你们回来了,想必战瑾玟也回来了!”

    战廷深直接连名带姓的叫战瑾玟的名字。

    听得盛秀竹心头猛地一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