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94章 吃醋!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梁雨柔一怔,愣住了。

    “张阿姨,你回来了。”

    张惠提着两大袋食材,零食,酸奶以及一些日用品等从门口进来,看到迎上来的聂相思,勾起了嘴角,“放心,你要的零食给你买回来了。”

    聂相思笑,主动从她手里接过一袋东西。

    张惠在门口换了鞋,穿过玄关就看到了客厅里坐着的梁雨柔,登时愣了愣,“梁姐来了?”

    梁雨柔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在她的家教里,佣人就是佣人,主人就是主人。

    像聂相思这种跟佣人打成一片的性子,她十分不以为然,反而觉得聂相思骨子里其实就是跟佣人差不多的下等人,让她嗤之以鼻。

    张惠对梁雨柔冷淡的态度也不以为意,笑了笑,提着东西朝厨房走。

    “梁阿姨,张阿姨买了很多零食,你要吃吗?”聂相思礼貌的问。

    “不用了,我不吃那种东西。”梁雨柔顿了顿,“我是,我没有吃零食的习惯。”

    聂相思挑挑眉毛,没再什么,提着零食袋也去了厨房。

    梁雨柔看着聂相思走进厨房,挂着柔和淡笑的脸霎时凉了下来。

    她今天专程在战廷深不在家里的时间段过来,其实就是想确认一件事。

    确认他们目前并不知道聂相思那日在ktv发生的事,其实是她主使。

    楚陵很早就开始爱慕她,也一直在不遗余力的追求她,她因为心系战廷深,所以一直没有答应楚陵,但也没有与楚陵保持距离,反而拉拢他成为她忠实的维护者。

    那日也是楚陵邀请她去ktv唱歌,刚到ktv就看到了被服务员领着朝包房走的聂相思两人。

    一看到聂相思,她就想到了战廷深那晚对她的羞辱,所以脸色非常不好看。

    楚陵看出来,便询问她原因。

    她没战廷深对聂相思的心思,只每次到珊瑚水榭找战廷深,聂相思总是对她诸多刁难,添油加醋了些罢了。

    楚陵听完如她所想,很气愤,便提出要替她出口气,而她,并没有阻拦,默认了。

    楚陵许是看出她有意整治聂相思,便问她想如何才能解气。

    在楚陵面前,梁雨柔也没隐藏本性,略微思索,将她的想法告诉了楚陵。

    楚陵听完怔了怔,旋即指着她笑了两下,就去办了。

    老实,在楚陵去做这件事的时候,梁雨柔便料到事情会暴露。

    她当时只想要把聂相思搞烂,让她再无跟战廷深在一起的可能,之后事情暴露,战廷深饶是盛怒,要查也只能查到楚陵的头上。

    虽然对楚陵没有十足十的把握不会将她抖出来,但九成的信心还是有。

    而事实证明,楚陵的确没有将她抖出来。

    楚陵的哥哥楚郁知道战廷深要对付楚陵,自然不会坐视不管,毕竟是亲生的两兄弟,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弟弟被战廷深搞残吧!

    再者,楚郁跟战廷深几人关系那么要好,战廷深就算想弄死楚陵,怎么也要稍稍顾及下楚郁的感受。

    所以到最后,楚陵也不会怎么样。

    只可惜。

    她本以为聂相思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却没想到战廷深等人及时出现救了她。

    弄半天,只是虚惊一场!

    梁雨柔恼恨的眯紧眼,后牙槽都咬紧了。

    “梁姐,喝果汁。”

    张惠惊疑的嗓音从耳畔飘来。

    梁雨柔眉心轻跳,这才注意到了站在她身边的张惠。

    紧沉的脸颊僵了僵,梁雨柔快速低下了头,端起桌上的果汁放到嘴边喝。

    张惠狐疑的盯着梁雨柔,几秒后,转身离开了客厅,去了厨房。

    梁雨柔眉头皱紧,看了眼张惠,眼眸闪过懊恼。

    ……

    厨房。

    聂相思正将零食往冰箱里放,眼角扫见张惠进来了,不过眉头却皱着。

    聂相思疑惑的抿唇,关上冰箱门,看着张惠道,“张阿姨,没事吧?”

    张惠走过去,打开另一扇冰箱门,边往里分门别类的放食材,边压低声音,“梁姐真奇怪。”

    “……”聂相思愣,“怎么?”

    张惠声音又压低了一寸,“我刚给梁姐送果汁,梁姐……”

    “相思。”

    张惠话还没完,梁雨柔的声音便从客厅飘了过来。

    张惠闭上嘴,疑虑的朝厨房外看。

    “相思。”梁雨柔又叫了聂相思一声。

    张惠抽了抽嘴角,看着聂相思,,“姐,您快出去吧,梁姐毕竟是客。”

    聂相思受不了的吐气,对张惠,“那我出去了。”

    “去吧。”张惠笑了笑。

    聂相思从购物袋里抓了一把薯片,拿着从厨房出去了。

    张惠看着聂相思出去,拧着眉,模样费解的摇摇头,转头,继续将食材放进冰箱里。

    ……

    聂相思出去后,梁雨柔愣是没再放聂相思走。

    这也是聂相思第一次发现,梁雨柔话竟然这么多。

    抓着她硬是了一个下午,并且,毫无重点。

    本以为她会等某人回来,不想,都到了下午五点半,梁雨柔却提出离开了。

    聂相思纳闷不已。

    将梁雨柔送出门。

    临上车前,梁雨柔长辈般握着聂相思的手,“相思,现在你也放假了,没事的时候到梁阿姨家来玩儿,嗯?”

    哈!

    聂相思简直要对梁雨柔刮目相看了!

    认识这么多年,第一次邀请她去她家找她玩!

    她今天是存心过来挑战她的心脏承受能力吧?

    聂相思心里这般想着,脸上却没什么变化,笑着,“好啊。”

    “那可定了?”梁雨柔欣喜的。

    “……嗯。”聂相思嘴上答应,但心里明白,她是绝对不可能去的!

    梁雨柔这才松开聂相思的手,上车,系好安全带后,又对聂相思热情的挥了挥手,才驱车离开了别墅。

    聂相思望着她的车子驶远,直至车尾巴都看不见了,张开嘴,长长吐了口气,这一下午憋得她太难受了!

    ……

    梁雨柔离开别墅不到二十分钟,战廷深就回来了。

    战廷深在玄关换了鞋,脱下外套和手套递给张惠。

    走到客厅,就见聂相思以一种特别扭曲的姿势瘫在沙发上,拿着一本书看。

    战廷深皱了下眉头,上前,用脚提了提聂相思的腿肚子,“谁教你这么坐的?”

    聂相思将书从眼前往下拉了一寸,露出一双活灵活现的大眼瞅战廷深,藏在书另一面的嘴咕哝了几句,乖乖坐直了身体。

    张惠将战廷深的大衣挂在衣架上,遂才对战廷深笑着道,“先生,姐憋了一下午了,您就让她释放释放吧。”

    憋了一下午?

    战廷深微怔,疑惑的回头看张惠。

    张惠,“下午梁姐来了,拉着姐在沙发上聊了一下午,水都没喝一口。”

    “她来干什么?”战廷深微沉默,凝向聂相思。

    聂相思一双眼跟长在书上似的,看都不看战廷深一眼,声音却别别扭扭的,“还能干什么呀?来表达未来婶婶对我这个未来侄女的关切之情呗。”

    未来婶婶……

    张惠,“……”

    战廷深,“……”

    张惠抿住唇,要笑不笑,又甚至无奈的看了眼聂相思,摇着头,朝厨房走了去。

    战廷深眉头拧成了“川”字了,“胡八道。”

    聂相思撇撇嘴。

    战廷深脸沉沉的,貌似特别不高兴聂相思称梁雨柔为“未来婶婶”,绷着两片薄唇坐到她身边,凝目盯着她。

    聂相思假装不知道他在看她,继续“专心致志”的看自己的书。

    战廷深眼神变得严厉,探臂将书从聂相思手里抽了出来,一把扔到了对面的沙发上。

    聂相思看了眼被他扔过去的书,腮帮子鼓了起来,气咻咻的扭头瞪他,“我陪了你未来老婆聊了一下午的天,好不容易得空看了会儿书,你又要管?”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气鼓鼓的脸看了半响,沉绷的俊颜忽然舒缓了,抿直的薄唇亦轻扯开了一道弧,一双深邃眼眸荡着似笑非笑睨着聂相思。

    聂相思,“……”被他这样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脸挂不住的颤了颤。

    “吃醋了?”战廷深扬眉。

    “我才没有!”聂相思回答得特别快!而且特别大声!

    她这样,反倒让战廷深嘴角的弧拉大了,看着聂相思的眼神分明就是认定了她是在吃醋的愉悦模样!

    聂相思恼羞成怒,攥紧拳头盯着他道,“不知道不要乱!”

    “哈。”这下好了,战廷深直接笑出声了。

    笑声醇朗,动听。

    聂相思脸暴热,耳尖沸红,像是稍稍摩擦就能着火般。

    聂相思瞪大分明的眼睛盯着战廷深愉悦郎笑的面庞,还想反驳,可又,特别喜欢他现在高兴笑着的模样。

    而且,他的笑声这么好听!

    聂相思纠结了几秒,咬咬牙,狠心没再辩驳,撅着红艳艳的嘴,幽幽怨怨的睨着某个笑个不停的男人。

    战廷深好一会儿才止住从喉咙溢出的性.感笑声,薄唇清越卷高,双眸幽暗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脸红成了熟透的石榴色,被他看得一颗心噗通噗通狂跳,别扭的声嘟囔,“笑笑笑,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

    本来战廷深已经不好了,聂相思这话一出,不知又怎么逗乐了某人,某人又低低笑出了声。

    聂相思,“……”她家三叔今天是被人点了笑穴么?嗯,一定是这样!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