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93章 别闹了,我洗脸呢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这晚,聂相思跟战廷深去了他的主卧。

    两人先后洗了澡,便上床了。

    聂相思有些害羞,身体蜷缩在战廷深怀里,脸滋滋冒着热气。

    战廷深轻拥着她,好半响没动静。

    聂相思由刚开始的紧绷,渐渐放松下来。

    毕竟闹了大半宿,聂相思也困得厉害,靠着的,又是她最信赖的港湾,没一会儿,眼皮子就开始打起了架。

    也就在她快睡着时,身子蓦地被放平,柔软温润的嘴唇覆了上来。

    聂相思呼吸一颤,蓦地睁大了双眼,睡意全无。

    战廷深随之起身,健壮的身形似一块黑幕覆盖而下。

    聂相思紧张的揪住他的睡袍,轻掩的睫毛颤得不像话。

    不像之前两次那么急躁,战廷深这次很温柔,聂相思就像躺在温泉池里被他爱抚着,整个人软成了一滩水。

    然而这次,他只是细致的亲吻她,极尽温柔柔情,没有做到最后一步。

    待他从她身上翻躺到床上,再次被他拥进怀里时,聂相思全身汗湿,滚烫的脸贴着他微微从睡袍里露出的精壮胸膛,张着嘴呼吸。

    耳根一湿,他沙哑性.感的嗓音酥酥麻麻的灌进她耳朵,“睡吧。”

    聂相思睫毛抖了几下,娇的身子往他怀里更缩了缩,察觉到他猛地僵了下,聂相思当即不敢再动。

    两人都没再话。

    彼此的呼吸都有些喘和急。

    聂相思身子细微的抖动,好一会儿后,在他胸口声道,“三叔,我还是回我房间睡吧。”

    “就在这儿睡。”战廷深微微沉默,。

    聂相思腰肢往后挪了挪,黑暗下的脸绯红,“三叔,你不热吗?”

    战廷深轻阖的双眸睁开,盯着不住往后缩的丫头,薄唇抿了抿,从她颈后抽出手,掀开身上的羽绒被,下床,径直朝洗浴室走了去。

    聂相思登时长长舒了口气。

    她觉得他要是再不松开她,她估计就要烧起来了。

    ……

    翌日,聂相思醒来时,某人已经穿戴整齐站在窗口接电话,脸庞透着萧冷和严肃。

    聂相思揉了揉眼睛,没有吵他,轻手轻脚的起身下床,朝洗浴室走了去。

    战廷深回头看了眼聂相思,对着电话道,“楚郁,你是你,楚陵是楚陵,这件事,我不会把账算到楚家或是你头上,楚陵敢动相思,就是找死!”

    楚郁跟战廷深闻青城几人私交甚好,彼此都是过命的兄弟,只是近来楚郁人在美国管理家族事业,没回潼市,所以最近几人也没聚到。

    楚家,战家以及闻家,隶属于潼市四大家族。

    楚郁如今是楚家的掌权者,而楚陵是他亲弟弟,因为比楚郁几岁,所以楚陵在楚家是香馍馍,金宝贝,全家上上下下都宠着他,也养成了楚陵跋扈乖张,办事全凭心情的性子。

    在外。

    楚陵要是三天不整点什么事出来,楚家人都不习惯。

    加之楚郁又是个极护短的人,楚陵在外搞事,大事都是楚郁在后给他擦屁.股。

    因为没有后顾之忧,想着不管做什么事,总有人善后,近几年,楚陵在外更是嚣张到了一定境界!

    本来楚陵在外怎么惹是生非,纨绔任性,他们都管不着,也不想管。

    但他千不该万不该动聂相思!

    在潼市谁人不知聂相思是战廷深的心尖宝,谁动聂相思就相当于动他战廷深!

    楚陵若是不晓得聂相思是战廷深的人还好,偏偏楚陵是明知故犯,所以就更加罪无可恕!

    不知电话那端的楚郁了什么,战廷深冷叱一声,将电话挂断了。

    在窗台前站了会儿,战廷深转身,将手机随手扔到床上,朝洗浴室走了去。

    洗浴室里。

    聂相思漱了口,刚将脸上揉满了洗面奶,洗浴室房门就被从外打开了。

    聂相思一愣,顶着一脸的泡泡去看走进来的战廷深。

    战廷深瞧见聂相思的样儿,轻挑了下眉峰,走到聂相思身后,两条长臂从聂相思后腰穿过,搂住她,低头亲她的后颈,边亲边挑逗似的从镜子里盯着聂相思看。

    聂相思缩缩脖子,有些害羞道,“三叔,我洗脸呢。“

    “嗯,你洗你的。”战廷深温声,继续亲聂相思的脖子和耳朵。

    聂相思受不了,他这样,要她怎么洗?

    “三叔别闹了。”聂相思抖着一把嗓,撒娇道,“我洗脸呢。”

    战廷深许是也察觉到聂相思施展不开。

    果真松开了她的腰。

    不过人还贴着她的后背站着。

    他人高,站在聂相思身后,轻轻松松将聂相思衬托得像个矮子似的。

    聂相思撅了下嘴巴,弯下身就要用清水冲掉脸上的泡沫。

    哪知刚弯腰,臀部就抵上了一个东西。聂相思愣住,三秒后,大叫着迅速转过身子,腰肢贴着洗手台边沿,就是满脸的泡沫都掩盖不了她脸上的红晕。

    聂相思边叫边瞄战廷深的下腹。

    她越瞄叫得便越大声。

    因为,他的反应随着她瞄的频率在放大。

    聂相思想哭,赶紧抬手蒙住自己的眼睛和脸,拖着哭腔道,“三叔,你出去啦!”

    战廷深望着聂相思从睡衣里露出的一截粉色脖颈,只觉口干舌燥。

    “三叔!”聂相思羞窘得厉害,忿忿的跺脚道。

    “咳。”战廷深咳嗽了声,实在担心某丫头的嗓子再这么叫下去准得叫哑,微悻的摸了摸鼻子,离开了洗浴室。

    走出洗浴室没多远,战廷深顿住了。

    一对长眉拧紧,菲薄的两片唇亦是抿直。

    他为什么要出来?直接这样那样不就好了?!而且他现在怪难受的!

    这样想着,战廷深转身便要折回。

    却,脚尖还没完全转过去,洗浴室房门啪的声被关上了。

    并且,战廷深听到房门被反锁上的声音。

    战廷深,“……”这算不算,过时不候?

    战廷深眉宇拧得越紧,低头朝某处看了眼,轻启薄唇,微吐了口浊气。

    ……

    因为ktv事件后,聂相思已经连续三天没出门了。

    倒不是战廷深不准她出门,而是她自己觉得自己的心脏也需要缓缓,所以就没出,但她每天都会跟夏云舒联系。

    逸合医院是闻城集团旗下的,徐长洋和闻青城又是铁哥们,夏云舒在逸合医院自然是享受至尊级的待遇,用的药亦是最好的药。

    所以夏云舒的伤恢复得相当不错,据再有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这天下午,聂相思拿着本书正要去花园凉亭看书,许久未曾出现在别墅的梁雨柔却来了。

    其实吧,她来她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她竟然挑在她家三叔不在别墅时来这边。

    而且梁雨柔一见她,就相当热情,抓着她的手就不放。

    因为她在战曜面前挑唆的事,聂相思现在面对她,心里怪怪的。

    好吧,其实她面对她,一直心里就怪怪的。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就是没法喜欢。

    “相思,我上午才听你受伤了,现在没事了吧?“梁雨柔关切的看着聂相思。

    受伤?

    聂相思奇怪的看着她。

    她知道她在ktv发生的事了?

    “唉,你瑾玟出手也没个轻重,我听她后,也了她一通。“梁雨柔接着。

    呃……

    原来是战瑾玟划破她脸的事!

    她就嘛。

    这件事她家三叔是严令不准传出去的,大概是担心某些媒体就此大作文章。

    不过。

    她被战瑾玟不心划伤的脸事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

    以梁雨柔跟战瑾玟的关系,竟然现在才知道?

    聂相思挑挑眉,看着梁雨柔,“梁阿姨,我姑她也不是故意的,而且我脸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

    梁雨柔盯着聂相思的右脸。

    的确如她所,好得差不多了,现在只有浅浅的一条粉色印记,相信再过不了多久,就能完好如初了!

    梁雨柔垂了垂眼睫,她还真以为如战瑾玟所会毁容呢!

    聂相思都这么了,梁雨柔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道,“一诊考考完了吧?”

    聂相思点点头,从她手里抽出手,”考完了。“

    “考得怎么样?顺利么?”梁雨柔仿佛很关心聂相思般。

    “……挺顺利的。”聂相思。

    梁雨柔盯着聂相思,“也是,你这么聪明,区区一诊考又怎么会难到你。”

    聂相思干笑。

    跟她真的,没话聊!

    梁雨柔眼睫微闪,突然,“考试完这几天,你都在家待着?没出去走走,庆祝下么?“

    “在家待着挺好。”聂相思盯着梁雨柔,眸光里浅浅浮动着一层探究,缓缓。

    老实。

    她也并不觉得梁雨柔跟她很有话聊。

    她今天趁她三叔不在家找上门她就觉得挺奇怪,这会儿她对她表现出的在意和关心更是让她觉得别扭!

    当然,聂相思也没单凭这个,就将梁雨柔突然上门的原因联系到几天前她在ktv发生的事。

    更不会想到,梁雨柔才是这件事幕后的推手。

    “下学期是高中最紧张的一学期,开学后就没时间玩儿了,没想趁这个寒假出去旅旅游吗?”梁雨柔又。

    聂相思微眯眼,嘴角轻扯,“再过十来天就过年了,旅游的事,还是等到下学期高考以后再吧。”

    梁雨柔颔首,张嘴还要什么时,聂相思突然从沙发站了起来。

    梁雨柔一怔,愣住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