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92章 三叔,我会乖乖的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逸合医院。

    基于徐长洋将夏云舒送到医院时的情况,林淮当即安排医生给夏云舒腹部做了个b超。

    夏云舒被推进b超室一段时间,徐长洋站在b超室门外,神色肃冷。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闻青城犹豫了下,抬手拍了拍徐长洋的肩。

    徐长洋眉头紧锁,看了他一眼,“相思呢,还好么?”

    “廷深带她去外科检查了。”闻青城。

    徐长洋抿紧唇,盯着闻青城,“很严重?”

    “脖子那块全紫了。不过应该只是外伤,没大碍。”闻青城道。

    徐长洋脸沉得厉害,没再话。

    闻青城不动声色的瞥徐长洋。

    这人惯来沉稳泰然,能让人明显看出他动怒的次数屈指可数,而像今天狂怒得恨不得把那人踩死的情况,之前可从未有过。

    由此看来,这人恐怕对夏家千金是动了真格的!

    b超室在两人面前打开。

    医生及两名推着夏云舒的护士从里走了出来。

    徐长洋看了眼推车上的夏云舒,凝向医生,“如何?”

    夏云舒原是闭着双眼,听到徐长洋的话,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眸光在他紧绷严冷的面庞顿了秒,苍白的唇抿了抿,又把眼睛闭上了。

    “情况还好,夏姐只是外伤,因为肚腹的脂肪比较厚,而且有防震的功能,所以夏姐的脾脏和子宫都没有受到伤害。夏姐之所以疼得如此厉害,是因为外伤加重,整块腹部青紫。再加上夏姐是生理期,身体和精神上都比较脆弱,所以承受力比较弱。“医生耐心的跟徐长洋分析。

    听到夏云舒只是外伤,徐长洋心下暗吐口气,不过冷硬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缓转。

    而听到医生连她生理期都的夏云舒,耳尖和脸颊都红透了。

    “辛苦了。”徐长洋对医生道。

    医生愣了愣,摇头,“这是我的职责。”

    徐长洋便走向夏云舒,他身上的薄荷气息拂来,夏云舒不自觉轻咬住了下唇,一双眼睛闭得更紧,睫毛都翘了起来。

    徐长洋看着她绯红的脸颊和耳朵,却是无声叹了口气,让护士将她推去了vip病房。

    ……

    这厢。

    聂相思叫战廷深从外科室牵着出来,脖子已经抹上了凉凉的药膏,手无意识的抚着脖子下的锁骨,大眼翼翼的瞥身畔的冷面男人,欲言又止了n分钟后,才声的挤出了几个字,“三叔,我能不能先去看看云舒?”

    战廷深脸庞寡寒,冷眸阴沉盯了眼聂相思。

    聂相思呼吸都颤了,“三叔……”

    “闭嘴!”战廷深冷喝。

    聂相思肩头一抖,赶紧含住嘴唇,话都不敢了。

    ……

    vip病房。

    翟司默赶来医院后,四个大男人便走出了病房,站在走廊里着什么。

    夏云舒虚弱的躺在床上,聂相思则坐在病床一侧的椅子上,两人四只眼睛都在溜溜的朝站在门口的几个男人身上瞄,耳朵都竖着。

    许是两人偷看偷听的太明显了,外头的四个男人齐刷刷朝两人盯了过来。

    聂相思和夏云舒蓦地倒抽了口气,极其不自然的挪开目光。

    而等她们再看去时,门口连个人影子都没了!

    聂相思和夏云舒,“……“

    聂相思倒不担心某人将她仍在医院自己走了,不管他去哪儿,他最后总会来这边接她。

    “相思,你咱俩走的什么大运?考试结束想放松下唱个歌都能唱进医院里。”夏云舒声音弱弱的,估计是因为疼的没力气。

    聂相思看向她,“你还呢,你姨妈来了你怎么不?”

    “我姨妈来了我有必要么?我难不成拿个高音喇叭全世界宣布我来大姨妈了?多稀奇,一个青春期的少女来大姨妈了!”夏云舒被自己笑了,摸着肚子笑得特难受。

    “……”聂相思特别佩服夏云舒的乐观,刚经历了那茬,现在的她就跟没事人似的和她笑笑。

    “再了,我大姨妈来了,就不能吃个大餐,唱唱歌了?”夏云舒。

    “你不疼?”聂相思皱眉。

    “这都第三天了,疼也是头两天,谁知道那人别的地方不踹,专踹我肚子,疼死老娘了。”夏云舒捧着肚子,表情相当煎熬。

    聂相思看得不忍心,伸手握了握夏云舒的手,“对不起啊。”

    夏云舒怔了怔,盯着聂相思,“你干么跟我对不起?”

    聂相思没话。

    虽然现在还没依据。

    她总觉得今晚两人遇到的事,恐怕是针对她。

    夏云舒见聂相思不话,在心里叹了口气,“其实要对不起,应该我才对,要不是我非拉着你庆祝,咱俩考试结束就各回各家,哪能遇到这种事啊?”

    聂相思看着夏云舒,好一会儿,对她笑了笑,“你,咱俩这算不算同生共死了一回?”

    夏云舒也笑,“绝对算!咱俩的革命友谊又上了一层楼!好基友,一生一起走。”

    “谁要跟你当好基友了?”聂相思笑着撇嘴。

    “除了我,你还有别的选择么?我跟你,为了你我都差点把人家的头皮给薅下来了。”

    “我为了你,差点就拿烟灰缸砸人头了。我当时想,就算把人砸死了,我也不能让他再踹你了。”

    “哈哈,你v5!”

    “意思。”

    “……”

    只是从门口移到了门侧的四个男人,”……“

    ……

    确定夏云舒没有大碍,而且还有徐长洋陪着,聂相思才跟战廷深离开了医院。

    回珊瑚水榭的车上。

    聂相思表现得压根不像刚经历了一场劫难的样子,神色间反而透着隐隐的兴奋感,那感觉就像,她跟夏云舒一起去做了一件多了不得的大事,人生都升华了!

    战廷深见状,脸色黑得都快与黑夜融为一体了!

    她知不知道,若是他们晚去了一步,会发生怎样不可估量的后果!

    收到她求助短信时,他们四人在明月阁喝酒,而明月阁离银座最快的车速也要半时。

    这一路上,他心脏时刻处于被勒紧的状态,恨不得自己有一对翅膀,能立刻飞到她身边!

    而他们赶到时,包房门外还守着一排ktv专门请来维护秩序的打手!

    不过是隔音效果好,所以没听到里面的动静。

    就算聂相思和夏云舒真的从那两人手里逃脱,成功离开包房,有那群打手在,她们就算插翅也难逃。

    聂相思兴奋的也并非这次的死里逃生。

    而是她更加确定和夏云舒的友谊,她觉得她这辈子恐怕再难遇到一个夏云舒了。

    在ktv的经历,她自然也是心有余悸的,只是现下的庆幸和欣喜将那股后怕掩盖了而已。

    ……

    车子滑进别墅,停在别墅门前。

    聂相思伸手解开安全带,就要去推车门下车。

    然,车门还未推开,她整个人便被夹着腋窝蓦地从椅座上提了起来,落座到男人坚实的大腿上。

    聂相思大惊,身子本能的绷紧,惶惶然的看着眼前面色黑沉的男人,吸气,“三叔,唔……“

    聂相思话刚开口,便被扣着后颈拉下头,被对方吻住了嘴唇。

    而与此同时,一只微凉的大掌从她宽松的毛衣里伸了进去。

    聂相思控制不住的战栗,明净的双眸湿了一片,望着面前疯狂吻着她的男人。

    聂相思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而出的戾气和怒火。

    胸口隐隐作疼,聂相思原本抵在他胸膛的双手一软,温顺的被他箍在怀里。

    在他胸前的两只手缓缓往上,轻轻缠住了他的脖子,在他带着怒火的激烈吻势中,温柔而心的回应。

    战廷深后背一震,满身的残暴之气,就这么散了。

    他看着眼前女人粉红晶莹的脸颊,战战兢兢垂着的两扇长睫毛,她轻轻印在他唇上的两片樱唇,以及她心堪动着鼻翼的琼鼻,冷硬的心房软了。

    战廷深蛮力握着她后颈的大掌松了力道,改而轻轻的按揉,菲薄的嘴唇从她唇上缓缓退离,润风细雨般吻她的鼻尖,眉头,眼睛和脸颊。

    正因为他突然而来的温柔,让聂相思的心房更是战栗不已。

    轻吸着气,聂相思缓缓打开双眼,看着他的眼眸里,带着的羞涩。

    战廷深额头抵着她的,高挺的鼻翼摩挲着她的鼻尖,凝着她的冷眸,很深很深。

    聂相思眼瞳轻闪,身子在他怀里,仍不受控制的颤抖。

    缠着他脖子的两只手僵了一秒,而后松开,柔嫩的掌心轻抚上他冷硬的脸庞,抖着嗓音声道,“三叔,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战廷深没话,只是啄了下她的唇角。

    聂相思嘴角扯了下,柔白的指腹有些不熟练的抚着他的脸颊,声音细细柔柔的,“三叔,我以后会乖乖的,听你的话,不惹你生气。”

    战廷深几不可见的扬了下眉,很明显,他对她这句话的信任度几近于零。

    战廷深掩下黑软的睫毛,鼻尖在她脸上轻蹭,心情似乎也变好了些。

    聂相思暗自在心里吐口气。

    徐叔之前跟她得没错,她家三叔只要生气了,只要顺着他,腻着他,些好听的话,她家三叔准保不会再继续跟她生气。

    而不生气的三叔,就算是一头狼,在她面前也是一头温柔的狼。

    聂相思在心里喜滋滋的想。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