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91章 把这两个杂碎给我剁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三叔,我在银座309号房,救命。”

    看着消息发送出去,聂相思心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

    谨防他回电话过来,聂相思谨慎的将手机调成了静音,在洗手间墙壁上靠了两分钟,随后镇定自若的冲了马桶,打开水龙头洗手,开门走了出去。

    夏云舒一见她出来,立刻道,“相思,就这么会儿功夫我就输了七八万了,你不会怪我吧?”

    “才七八万!瞧把你紧张的。”

    聂相思摇头笑,问那两男人,“现在我一共输多少了?”

    “不多,三十二万。”其中一个男人叼着烟,冲聂相思乐着道。

    “三十二万?那离一百万还远着呢。来,咱们接着来。”

    看着聂相思坐到沙发上,两个男人相视一笑,“行。”

    聂相思又连续输了四五十万,那两人赢得爽了,自然不会想到那茬上,光想着,怎么从聂相思身上多赢点。

    很明显,聂相思已经成功被两人当成了“人傻钱多”的傻比了。

    聂相思没喊停,继续打,表面看着镇定,其实手心攥了一把汗了。

    突然。

    聂相思再次伸手抓牌时,被其中一个男的蓦地捏住了手。

    聂相思心下大骇,长长的睫毛狂抖了下。

    “姐,您很热啊?”男人的指腹摩挲过聂相思汗涔涔的手心,眼眸忽然迸射出一道阴光,盯着聂相思,阴测测道。

    聂相思心头揪着,笑着试图从他手中抽出手,不想她刚动,男人便将她的手攥得更紧。

    聂相思轻咬了口下唇,看着那男人,“打牌打嗨了,再加上包房空调温度开得比较高,所以出汗了。”

    “温度太高了是吗?我去点。”夏云舒着就要起身去调空调温度。

    “调什么空调温度,两位姐要是真热,不如把毛衣脱了。”那男人精明的盯着聂相思和夏云舒。

    聂相思和夏云舒今天都穿得比较宽松。

    来的时候外套和校服外套都脱了放在沙发上。

    此时两人身上宽松的长毛衣,聂相思的是套头黄色毛衣,而夏云舒则是开衫。

    两人毛衣里头,就剩下贴身的保暖衣。

    聂相思眼眸快速转动,,“待会儿再脱嘛,你看我现在都输了快一百万了,等下还得出去给两位转账,又得穿上,多麻烦。”

    “转账什么时候都能转,不着急,我们还有一整晚的时间。”

    那男人着,猛地将手里的牌啪的摔到了茶几上,跃身朝聂相思扑了过来。

    聂相思心惊肉跳,拉着夏云舒快速朝一侧躲。

    聂相思这一躲不要紧,手机从她宽松的校服裤兜里滑了出来,直接砸到了地毯上。

    并且好巧不巧的,手机在这时亮了起来。

    聂相思倒抽了一口冷气,快速朝手机屏幕看了眼,是某人打来的……

    空气里诡异的安静了几十秒。

    聂相思和夏云舒头皮都绷紧了,心的咽动喉管去看那两个男人。

    只要那两个男人不是傻子,这会儿应该猜到了两人拖延时间求援的把戏。

    那两个男人亲眼看到手机是从聂相思裤兜里滑出来的,而聂相思之前又去了洗手间一趟……

    意识到聂相思可能做了什么。

    两个男人脸色霎时变得很难看,瞪着聂相思的目光恨不得要她生吞活剥了!

    其中一个男人一脚踩到了聂相思的手机屏幕。

    咣一声脆响,聂相思的手机就这么光荣的报废了!

    聂相思皱紧眉。

    那是她三叔给她买的好不好?她跟她三叔用的是同一款,而且都是黑色!手机里还有很多她偷拍她三叔的皂片!

    聂相思看着手机在她眼前报废,心疼不已!

    就在聂相思还在心疼手机时,肩头突然一重,她整个人直接被从沙发里提了起来。

    “你干什么?放开她!”

    夏云舒见此,又急又怒,抓起茶几上的一只烟灰缸猛地朝茶几上砸去。

    这丫头力气真大。

    愣是将茶几给砸出了几道缝。

    两个男人见此,愣了愣,拽着聂相思的男人眼眸一阴,看了眼另外一个男人。

    那男人点点头,一跃上前抓住了夏云舒的头发。

    “啊……”

    夏云舒疼得太阳穴直抽。

    而他这一抓,也成功的激起了夏云舒全部的怒火!

    nnd!

    她最讨厌拽她的头皮!

    夏云舒火大,反手揪住了男人的两只耳朵,灵活的身子在男人身前反转,面对男人,屈膝猛地朝男人跨上顶了去。

    男人顾上耳朵,就没顾得上下面。

    被夏云舒这么一顶,当即痛得直嚎,松开了夏云舒的头皮捂着下身倒靠在沙发上,嗷嗷直叫。

    聂相思看呆了!

    她果然没交错朋友啊,女中豪杰!

    拽着聂相思的男人也被夏云舒的举动惊得不轻,醒过神来,松开聂相思,绷着脸,凶神恶煞的朝夏云舒跨了过去。

    夏云舒磨牙,从倒在沙发上的男人身上跨过去,大眼快速在包房里找可用的“兵器”。

    “臭娘们!”

    男人骂了一句粗话,跃上前就要扇夏云舒的脸,被夏云舒灵巧躲过了。

    男人更怒,喉咙里溢出嘶吼声凶恶的朝夏云舒扑过去。

    梆!

    然。

    男人还没及行动,后脑勺便重挨了下。

    男人当时就觉得脑子晕了下,抬手捂住后脑勺,男人咬着牙根,恶狠狠的回头,就见聂相思拿着话筒又要朝他脑袋上砸!

    “找死!“

    男人疯怒的狂吼,扭身狠掐着聂相思的脖子,直接将她摁在了地上。

    “唔……”

    聂相思当下便觉得喘不过气,脑门的青筋都蹦了出来,脸颊被掐得涨红,透着紫。

    可即便到了这时候,聂相思仍握着手里的话筒顽强的朝那男人身上摔。

    男人气得恨不得立刻掐死她。

    “你放开她,你个混蛋,人渣!”

    夏云舒见聂相思分明已经喘不上气了,眼睛蓦地涨红,从后拽着男人的头发拼命用力往后扯,“放开她,放开啊混蛋!”

    “啊……”

    男人感觉头皮都要被夏云舒扯下来了。

    无奈之下,只好先松开了聂相思,起身对付夏云舒。

    脖子被松开的一刻,聂相思握着脖子难受的拱着身子,眼泪哗哗的掉,咳嗽都咳不出来。

    “啊……老娘跟你拼了!”

    身后传来夏云舒的惊叫声。

    聂相思心脏骤缩,回头就见那男人将夏云舒摁在墙上,用脚踹她的肚子。

    愤怒一下到达了顶点了,聂相思眼眸赤红,捡起地上的烟灰缸,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举起烟灰缸就要朝男人的脑袋上砸。

    嘭——

    就在这时,身后猛然传来一阵巨响。

    聂相思身形微晃,红着眼睛朝后看。

    可还不等她看后去,她整个人,便被卷进了一抹宽阔温暖的胸膛。

    熟悉的清冽气息夹杂着淡淡的烟草气涌入鼻息,聂相思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

    聂相思颤抖的喘息,扔掉了手里的烟灰缸,转身,一双柔白手揪着男人的黑色大衣,“三叔,快救云……”

    “嗷……”

    聂相思话还没完,一道痛吼声便响彻了整个包房。

    聂相思轻提气,挂着泪珠的双眼惶然转头。

    就见之前狂踹夏云舒肚子的男人此刻被徐长洋一脚踩着脖子躺在地板上,动弹不得。

    聂相思脸发白。

    看了看那男人,又去看徐长洋。

    她从未见过的徐长洋!

    平日她看到的徐长洋,温润,和善,虽然寡言,却雅达斯文。

    可此刻在她眼前的徐长洋,双目猩红,一张斯文英俊的脸庞狰狞狠绝,犹若嗜血撒旦。

    那男人已经被徐长洋踩得直吐血,他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聂相思身体微微发斗,眼尾扫过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痛苦颤抖的夏云舒时,惊骇的吸了口气,“徐叔,云舒。”

    徐长洋身形一顿,残红的眸子看向一旁的夏云舒。

    夏云舒脑门全是汗珠,头发被男人抓得乱七八糟,整个人十分狼狈,像个疯婆子,可那张脸却煞白没有一丝血色,一张嘴亦是惨白。

    徐长洋胸腔怒潮翻涌,一脚将男人踹到一道,走到夏云舒面前,弯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夏云舒痛极了,这会子话都不出来,眼皮都挂着汗珠,虚弱的看了眼徐长洋,便缩起了身子,颤抖的闭上了双眼。

    而就在她闭上双眼的一霎,徐长洋分明看到她嫣红的眼眸里有一闪而过的水光。

    徐长洋心尖尤似被数以万计的细针同时扎着,从未有过的疼。

    抱着夏云舒阔步朝包房外走了去。

    “云舒……”

    聂相思担心夏云舒,下意识的就要跟上去。

    身子却被一条有力的胳膊仅仅箍住。

    聂相思慌乱的抬起头,一双猫眼包满了泪珠,看着头顶那张黑沉冷峻的俊颜。

    战廷深从聂相思的额头,仔仔细细的往下看,当看到聂相思细白脖子上那几根鲜明的手指印时,冷眸霎时刮起飙风,怒沉沉低吼,“把这两个杂碎给我剁了!”

    话落!

    战廷深弯身一把将聂相思抱起,夹带着一股冻死人的阴风,离开了包房。

    剩下的闻青城和翟司默,”……“

    两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

    随后闻青城,“你来,还我来?”

    翟司默本来想“那好吧,你来”,但觉得这样很不仗义,于是,“那不如,我来?”

    “行。”

    然后,闻青城转身就离开了包房。

    翟司默,“……”蓝瘦,香菇!都是套路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