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90章 三叔,救命!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和夏云舒脸色发白,忙转过身,背脊贴着冰凉的房门,瞪大眼警惕的盯着站在狭窄包房里缓慢朝两人走来的十几个男人。

    聂相思吸气,脑子快速运转,在其中一个男人即将靠近两人时,突地大声道,“既然要玩,那就玩!”

    所有人,“……”

    夏云舒傻眼的看向聂相思。

    聂相思握紧夏云舒的手,大眼通透,莹亮,“不过,这个地方太,这么多人在不方便。”

    十几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齐齐看向聂相思,仿佛在问她要怎样。

    聂相思无声清了清喉咙,状似认真的在十几个男人中打量了遍,末了,抬起素白的手随手指了最靠近她和夏云舒的两个男人,“你,你,你们两个留下,其余人可以走了。”

    为什么点最靠近她们的两个男人?

    原因很简单!

    这两个男人恐怕才是被着重“授意”的。

    所以两人才表现得这么积极!

    被点名的两个男人互相看了眼,随后往后一扫,其中一个男人道,“金主选了我们,你们还不自觉点滚蛋!”

    聂相思注意到,这个男人一喝,余下的那群人皆是把头低下了。

    难不成做这行人的也分个三六九等?

    不然他们看起来怎么这么怕他?

    “两位姐,过来吧。您二位堵着门口,兄弟们也出不去。”另一个男人调笑的看着聂相思和夏云舒。

    聂相思和夏云舒立刻往门侧站了站。

    那两个男人见聂相思和夏云舒始终不肯离开门口,便留了个心眼。

    两人顿了顿,同时朝聂相思和夏云舒走了去。

    聂相思和夏云舒肩膀耸高,后颈的寒毛根根竖起。

    “两位姐在门口站着不好玩,要玩咱们里头来玩。”

    其中一个男人猛地勾住了聂相思的肩。

    与此同时,随着他的靠近,一股浓郁的香水味,夹杂着女人身上香艳的脂粉气同时朝聂相思的鼻息涌了进来。

    相比之某人身上干爽清冽的气息,这人身上的味道简直让人作呕!

    更何况,他身上还带着脂粉气,指不定刚从某个女人身上下来!

    聂相思微不可见拧了眉,明亮的眼眸快速掠过一抹厌恶。

    轻巧的从男人臂弯下闪过,拉着夏云舒朝包房里走。

    她算是看出来了,今儿个要是不玩,她和夏云舒就别想走出这间包房!

    两个男人见聂相思和夏云舒走到沙发坐下,其中一人遂抬手对着房门敲了几下。

    聂相思耳根微动。

    这人敲得极有技巧,两轻三重。

    而他敲完,房门便被从外打开,刚才领着这些男人进来的妖艳女人出现在门口,看着聂相思和夏云舒两人笑。

    聂相思眉头拧出一道褶子!

    ……

    银座ktv406号贵宾包房外。

    “这位爷,事情都按照您的交代办好了。”

    “干得不错!这是你们的酬劳!”男人将一张卡插进女人膨胀的胸沟里。

    女人嗔笑一声,冲男人抛了个媚眼,从胸沟里拿出那张卡在男人眼前晃了晃,媚声媚气道,“谢谢爷。”

    男人又伸手摸了把她的屁股,狞笑,“滚吧。”

    “讨厌。”

    女人抚了把男人的胸,扭着腰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离开了。

    待女人下了楼,一抹纤柔的女人身影方从包房里走了出来。

    “喜欢胸大的?”女人媚然靠在门边,眯眼看着男人。

    男人嘿嘿笑,伸手便要摸女人的脸。

    女人俏脸一沉,“别拿碰过别的女人的脏手再来碰我!”

    男人挑眉,直接压了过去,下腹贴过去,双手狠狠揉女人的腰,“吃醋了?”

    女人冷笑,“我为什么要吃醋?”

    男人睨着女人,半响,嘴角掠过一抹哂笑,“也是,你梁大姐一颗芳心都挂在战家三少爷身上,要吃醋也是吃他的醋,我算哪根葱!”

    梁雨柔蹙眉,有些不悦的看着男人,“楚陵,我今天过来不是来跟你吵架的。”

    楚陵眸光深沉盯着梁雨柔,片刻,他笑了笑,低头吻住她。

    察觉到梁雨柔要抵抗时,他蓦地扣紧她的腰,哑声道,“就当是我帮你办事的报酬。”

    梁雨柔身体一僵,挣扎的动作顿了下来,甚至于,缓慢抬手抱住了楚陵的背。

    楚陵猛地低喘一声,抱起梁雨柔走进了包房。

    ……

    309号房。

    其他男人一走,包房里就只剩下聂相思、夏云舒以及聂相思点名留下的两个男人。

    此时,聂相思和夏云舒坐在沙发上,两个男人则站在两人面前的茶几后盯着她们。

    “两位姐,你们想怎么玩儿?”其中一个男人勾了勾自己的皮带,挑眼看着聂相思和夏云舒。

    聂相思恶寒。

    夏云舒只差没蒙住自己的双眼,感觉今晚能平安出去,她一定要拿石灰水洗眼睛!

    当然,前提是,能平安出去!

    聂相思和夏云舒谁也不是傻子。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都意识到事有蹊跷。

    她们多半是被人下了套了!

    “包房里怪热的,两位姐还穿这么多,不热么?我帮两位姐脱了吧。”

    一个男的着就要上前。

    聂相思猛地吸气,“不用,我暂时还不热!我们两个刚来,还没唱几首歌,我们先唱唱歌吧。”

    两个男人眯了眯眼,笑着朝聂相思和夏云舒走来,分别坐在了两人旁边的位置,手从后搁着两人的腰。

    聂相思和夏云舒腰抖得不像话。

    “唱歌多没意思。**苦短。咱们还是做点有意思的事吧。”

    男人着,一只手朝聂相思的胸口伸了去。

    “唱歌没意思是吧?那我们斗地主吧!”

    在他的手即将触到聂相思时,聂相思蓦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几人道。

    斗地主?

    两个男人脸都扭曲了!

    谁特么要斗地主啊!

    “我赞成!”

    夏云舒也站了起来,对两人道。

    “斗地主的事不着急,咱们先……”

    “一万的底,不限番。”聂相思不动声色往夏云舒边上靠了靠,手从后掐了掐夏云舒的腰。

    夏云舒眼珠子快速转了转,旋即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聂相思,“一万?会不会太大了?你刚学会斗地主没多久,而且,我也不太会。”

    “嗨,这算什么,出来玩么,钱,不重要。”聂相思对她抬了抬下巴。

    “那,玩儿?”

    夏云舒挑眉,看向那两个男人。

    一万起番,对手还是两个新手……

    两个男人快速看了彼此一眼。

    其中一人笑了笑,看着聂相思和夏云舒,“一万?现金?”

    好吧,这两人犹豫,是因为两人觉得聂相思和夏云舒没钱。

    聂相思豪气一挥手,“我可以支付宝转账啊,我支付宝多的是。你要不信,你告诉我支付宝账号,我立刻给你转个一百万。”

    开口就转一百万?

    两男的脸都抽了。

    “那个,这位姐,支付宝一次最多只能转一万,这一百万……”

    “一般的支付宝当然只能转一万,但我的不同,我可以一下转一百万。当然,你们要是不信,我可以刷卡,我带了信用卡,没上限的。”聂相思整个就一有钱的……傻白甜。

    “是啊,她的卡是黑金卡,没上限的,随便刷。”夏云舒附和。

    两个男人明显动心了。

    “咱们先这样,一个时为限,先记账。一个时到了,结算。到时候我输了,你们跟我一起出去,我们找个atm机我把钱转账给你们,行么?”聂相思睁着一双单纯无害的大眼睛看着两人。

    两个男人这下犹豫不到三秒就愉快的同意了。

    送上门的钱,哪有推出去的道理!?

    要是一个时赢她个十来二十万的,可比接这趟活划算多了!

    于是,堂子扯起。

    聂相思和夏云舒坐在沙发上,两个男人分别坐在茶几的两端。

    刚打了三四把,聂相思就输了快十万。

    两个男人都咧开嘴角乐了,开始跟聂相思和夏云舒有有笑。

    又打了几把,聂相思成功又输出去了十万。

    聂相思面不改色,仿佛那二十几万不过是二十几块。

    “云舒,你帮我打两把,我去下洗手间。”

    这把,聂相思输了四万,便对夏云舒道。

    “行,包房里就有洗手间,你快去快回,要知道我比你打得更烂。”夏云舒接过牌,跟聂相思一唱一和。

    那两男人听到夏云舒的话,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去了,估计这会儿都巴不得聂相思去了洗手间就不回来了。

    正因为洗手间就在包房,所以聂相思提出去洗手间,才没让两个男人起疑。

    “我肚子有点不舒服,不过我尽量快点吧。”聂相思皱着眉,捂着肚子起身,边边朝洗手间走。

    两个男人看到聂相思那般急切,还笑了笑。

    “再来!”其中一个男人叼着烟开始洗牌。

    夏云舒飞快看了眼洗手间的方向,深呼吸,笑着抓牌。

    ……

    洗手间,聂相思刚将房门关上,整个人便瘫靠在了洗手间房门一侧的墙壁上。

    闭上眼,用力呼吸了几口,伸手,哆哆嗦嗦的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没敢打电话,担心外面的人听到。

    纤白的手指不可抑制的颤抖着点开短信,编辑信息。

    十几个字的短消息,因为聂相思的手抖得太厉害了,所以愣是一分多钟才编辑好。

    “三叔,我在银座309号房,救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