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89章 某人是在憋着放大招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他表现得这么淡定,她好方!

    眨眼就到了一诊考的时间,聂相思右脸缝合的线在考试头晚便拆了,伤口愈合得不错。

    李恩告知聂相思,她右脸上的伤应该不会留下疤痕,后期按照规定擦药,不久她脸上的疤痕便会慢慢消褪。

    因为脸上仍是能明显看出疤痕,所以聂相思出门前特意备了一副口罩。

    只是她以为像今天这样的日子,某人会送她去学校,不想人家压根提都没提,她还没走呢,他就先离开去了公司。

    聂相思偷偷撇嘴。

    自从上次陆兆年来别墅后,某人这些天就一直别扭着。

    不主动跟她话,但她跟他,他还是会搭理,只是并不热情,一板一眼的。

    而且,也不会像之前那样亲她抱她,严肃得真跟个长辈似的,好似两人之间啥也没发生过一样。

    聂相思郁闷得要死。

    殊不知,某人是在憋着放大招!

    ……

    一诊考,学校是严格按照高考的模式执行。

    第一天考语文和数学,第二天则考综合和英语。

    考试前聂相思还比较紧张,但考试进行过程中,聂相思反而比较平静。

    不知不觉间就考完了。

    最后一门考完,班主任召集全班同学开了个班会,之后按照惯例,留下各自的地址以便寄成绩单,而后便宣布放寒假。

    宣布放假的一刻,全班都沸腾了。

    夏云舒抱着聂相思各种摇,“终于放假了,再不放假我就要断粮了!”

    为了准备一诊考,夏云舒狠心连兼职都没去。

    聂相思假模假式的拍拍她的背,以示安慰。

    两人挎着书包从教室出来,聂相思突然想到徐长洋,便学夏云舒之前耍贱,用胳膊肘拐了拐她的,“诶,夏夏……”

    “我去,你能憋这么叫我么?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夏云舒立刻从聂相思身边弹远,受不了的搓自己的胳膊,嫌弃的瞥聂相思。

    聂相思笑,“我才这么叫你一声,你就受不了了,那我徐叔每次见面都这么叫你,那你岂不是要谋杀我徐叔?”

    夏云舒嘚嘚的凑回来,抬手搭在聂相思的肩膀,“你徐叔这么叫我,我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当做没听到,你跟他能一样么!”

    “那这么来,我还是比我徐叔重要一点。”

    “那是,咱俩谁跟谁啊。”夏云舒冲聂相思抛了个媚眼。

    聂相思啧了两声。

    ”今天考试结束,咱们要不要去庆祝一下。“夏云舒摩拳擦掌。

    “……去哪儿庆祝?”聂相思想了想,问。

    “嗯,容我想想哈。”

    夏云舒收回搭在聂相思肩上的手,老神在在的摸着自己的下巴。

    聂相思受不了她,拍了下她的胳膊。

    夏云舒立刻,“有了!”

    聂相思吓了一跳,哭笑不得的看着她,“你怀啦?”

    “你,你讨厌么!”夏云舒脸涨红,着就要去掐聂相思。

    “好了好了,你快怎么庆祝?”聂相思忙摁住她的手,挽着她的胳膊道。

    夏云舒哼了哼,“我们先去吃个大餐,然后去唱歌,怎么样?”

    “吃饭又唱歌,那岂不是要弄很晚?”聂相思犹豫。

    这几天某人本来就不大搭理她,要是她今天再回去那么晚,会不会直接被撕了啊?

    聂相思表示深深的忧虑。

    “难得一次,好伐?去啦去啦。”夏云舒各种磨。

    “……”聂相思看了看夏云舒,黑眼珠子一转,点头,“去!”

    反正回去某人也不搭理她,那她回去那么早干么,还不如在外面待着。

    要是回去晚了某人发怒骂她几句那就更好了,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对她不理不睬!

    主意一定,两人欢快的去吃大餐了。

    ……

    珊瑚水榭。

    战廷深回来时,没有在客厅看到聂相思,俊逸的眉宇便微拧了起来。

    张惠上前将他脱掉的大衣挂在衣架上,站在一旁看着战廷深换鞋,模样有些犹豫。

    战廷深扫了眼张惠,菲薄的嘴唇轻抿,嗓音凉淡,“思思呢?”

    “……”张惠脸上闪过一丝为难,“姐,姐……”

    战廷深脸庞微沉,眸光幽冷盯着张惠。

    张惠眼角颤了颤,不敢迟疑,快速,“姐,她晚上不回来吃晚餐了,是今天考试结束,要跟她朋友庆祝庆祝,还会回来得较晚。”

    张惠一口气完,心翼翼的去看战廷深。

    发现某人除了眉头拧紧的褶皱更明显,以及脸色更沉以外,好像,好像也没别的,咳咳。

    战廷深在玄关站了几秒,什么也没,凉薄的唇抿直,抽出皮手套往鞋柜上一放,径直朝楼上走了去。

    张惠讪讪的看着战廷深,“先生,晚饭好了。”

    战廷深没回应。

    张惠嘴唇张了张,到底没再继续。

    看了眼被某人放置在鞋柜上的手套,张惠在心里叹息一声,掉头朝厨房走。

    不想,人还没走进厨房。

    就听到楼上传来开门的声响。

    张惠一愣,偏头朝楼上看。

    就见某人换了一身行头,面色冷硬朝楼上走了下来。

    张惠转身,怔怔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抿着唇,什么也没,在玄关换了鞋,拿起之前放在鞋柜上的手套就出了门。

    张惠,“……”

    ……

    聂相思和夏云舒所谓的大餐,其实就是在某知名的韩式自助烧烤店吃了一顿烧烤,嗯,还得自己动手烤,并且,聂相思连烤都不会烤,被夏云舒各种嫌弃。

    所以整个烧烤的过程,基本是聂相思负责吃,夏云舒负责烤。

    夏云舒郁闷得不行不行的,早知道就不来吃自助烧烤了,还得伺候某个手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姐!

    虽然夏云舒很嫌弃聂相思,不过两人还是吃得很欢乐。

    吃完烧烤,两人便去了银座ktv唱歌。

    因为只有聂相思和夏云舒两人,所以就要了一个包。

    包房里有两个麦,正好两人一人一个,还不用抢。

    聂相思和夏云舒都还年纪,嗨起来特疯,好好唱不到几首歌,两人就闹了起来,在包房里各种跳各种扭。

    正当两人嗨到忘乎所以,音乐声亦是震耳欲聋,包房门忽地被从外推开,三四个穿着暴露特风骚的男人扭着跨从外走了进来。

    夏云舒正拿着话筒压在聂相思身上各种挑逗她,见势,唱歌的声音戛然而止,瞪大眼木然的盯着那几人。

    聂相思也看到了几人,同样目瞪口呆,什么情况?

    这时,一名穿着红色抹胸短裙爆乳的女人从外走进,一只手从那几个男人胸口一一拂过,站到聂相思和夏云舒面前,声音嗲得让女人起鸡皮疙瘩,两位姐,人已经带来了,您二位看看,是全部留下,还是从他们四个里挑两个?“

    exo?

    聂相思忙将木住的夏云舒从身上推开,坐起身,嘴角抽搐的看着那女人,“不好意思,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女人笑了笑,“姐,您是对这几位不满意是么?没关系,还有。”

    女人话落,打了个响指。

    起码有七八个着装妖艳的男人从外走了进来。

    聂相思和夏云舒,“……”

    几时见过这种场面,心下直呼辣眼睛!

    两人就算再懵懂,也明白这些男人是干什么的。

    可是,她们俩什么时候要,要这种服务了?

    聂相思和夏云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彼此脸上看到了茫然。

    女人见聂相思和夏云舒不话,挑眉对进来的那些男人道,“看来这两位姐有些难以抉择,你们就一个一个的给这两位姐介绍下自己,能不能让这两位姐留下你们,就看你们各自的本事了。”

    “别,别,不用了。那个,你应该是弄错了,我们来只是想唱唱歌,没,没别的。”夏云舒连连摆手。

    “两位姐,你们的包房是309号,而且你们定金都交了,所以我才带着人过来的,怎么会弄错?”女人娓娓一笑,。

    什么鬼的定金?

    她们什么时候交这种定金了?!

    聂相思和夏云舒瞪大眼,完全摸不着头脑。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伺候两位姐,让两位姐舒舒服服的。”

    女人眼瞳里快速闪过一道精光,扫了眼包房里挤着的十几个男人。

    那些男人看了眼那女人,便从四面八方朝聂相思和夏云舒涌了过来。

    “啊……”

    聂相思和夏云舒吓得惊叫,毕竟两人才十八岁,这样的场面实在太震骇,对两人的心脏的承受力,着实是不的挑战。

    那些男人被聂相思和夏云舒的叫声惊得一愣,而后彼此看了眼,皆是淫淫一笑,旋即又朝两人走了过来。

    “啊……你们,你们别过来,别过来!”

    “快跑啊!”

    聂相思白着脸,抓着夏云舒直接从面前的玻璃桌踩过,朝包房门口跑。

    然而,两人还没冲到门口,房门便被那女人从外关上了。

    聂相思甚至还看到,那女人的脸在房门关上前一刻,对她露出的一抹诡笑。

    聂相思和夏云舒抽了口气,握住门把用力扯了扯,都没能将房门扯开。

    而与此同时。

    两人明显感觉到,朝两人这边逼近的嘈杂脚步声。

    聂相思和夏云舒脸色发白,忙转过身,背脊贴着冰凉的房门,瞪大眼警惕的盯着站在狭窄包房里缓慢朝两人走来的十几个男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