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86章 这个女人,真是太狠毒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真是,大清早的就撩拨她!

    叮铃铃~~~

    这时,客厅的座机忽而响了起来。

    聂相思微楞,看向座机,这么早,会是谁?

    “姐,您接下电话。”

    张惠听到电话响声,从厨房出来,看了看战廷深,又看了看聂相思,最后没敢劳驾战廷深,只好对聂相思道。

    “噢。”

    聂相思答应了声,从战廷深手中抽出手,起身去接电话,“您好。”

    “思思,是我,太爷爷。”战曜中气十足的嗓音响来。

    “太爷爷。”聂相思惊喜,“您怎么这么早就打来?”

    “呵,太爷爷五点过就起来了。”战曜笑哈哈。

    “嘿嘿。您这么早打来有事么?”聂相思坐到座机旁的沙发。

    “哼。没事就不能给你们打电话了?”战曜佯怒哼道。

    “能,当然能。”聂相思汗哒哒瞅了眼嘴角微卷,垂眸看报的战廷深。

    “你脸上的伤怎么样?听李恩,给你缝了线,疼不疼?”战曜关切道。

    聂相思摇头,摇完头才想起现在接电话,战曜也看不到她摇头了,虽乖乖,“现在不怎么疼了,就是偶尔有点痒。”

    “痒?哎呀,你可千万不能挠,回头又把伤口挠破了。”战曜紧张。

    聂相思笑,“知道啦太爷爷。”

    “唉。”战曜叹气,“太爷爷还是不太放心,等你下午下课了,太爷爷到珊瑚水榭看你。”

    咦~

    太爷爷难道不知道她没去上学?

    聂相思看了看战廷深。

    “思思,太爷爷不多了,不打扰你吃早餐,省得待会儿上课迟到了。”战曜。

    “嗯,太爷爷再见。”

    “呵,再见。”

    战曜笑呵呵的挂了电话。

    聂相思放下座机,起身走到战廷深旁边坐下,歪头看他,狐疑,“三叔,你没告诉太爷爷我没去学校上课啊?”

    “嗯。”战廷深淡淡应了声,“怎么?”

    聂相思倒被他反问得一愣,随后摇摇头。

    战廷深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聂相思笑着靠在他胳膊上。

    战廷深扬眉,抽出胳膊轻圈住她的肩,让她靠在他的胸口。

    战廷深看他的报纸,聂相思则嘬她的牛奶。

    张惠端着早餐去餐厅,眼角扫到客厅里依偎着的两人,不觉笑了笑。

    ……

    刚吃完早餐,谷丽华就来了。

    聂相思本想送战廷深去上班再去书房复习,但谷丽华一来,她这个想法当即宣布破产,被谷丽华拎着去了书房。

    战廷深在楼下看着聂相思乖得跟什么似的被谷丽华带着进书房,长眉轻扬了扬,拿起大衣和牛皮手套出了门。

    上午大约十点,张惠端着果汁和茶去书房,进去时,发现聂相思坐在地毯上做试题,而谷丽华就坐在她边上的沙发,腰杆挺得笔直,眼睛往下,不苟言笑的盯着聂相思做题。

    张惠能明显看到聂相思写题的手都在发抖。

    张惠抽了抽嘴角,踩在地板上的步子也不由得放轻了许多。

    轻手轻脚将果汁和茶放到茶几上,张惠挑眼看了看谷丽华,才又离开了书房。

    谷丽华见张惠出去,而聂相思又正好做完一套试题,便开口道,“休息会儿吧。”

    “……噢。”聂相思抿唇,放下手里的笔。

    “把试卷给我。”

    聂相思点头,将试卷双手递给谷丽华。

    看着谷丽华接过试卷的那一刻,聂相思突然觉得谷丽华就像古时候皇宫里的皇太后,而她呢,就是皇太后身边的一宫女。

    书房里有单独的洗手间,聂相思见她在看她的试卷,便轻然起身去了洗手间。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时,就见谷丽华皱着眉头表情相当严峻的朝她这边看来。

    聂相思心里咯噔一跳,脸轻颤,往前走的双腿一下子放得极慢。

    “这道题你看下。”

    聂相思一走进,谷丽华便将试卷递到她面前,指了指上面的一道物理题。

    聂相思忙接过,坐在沙发上,仔仔细细的看了遍……没发现任何问题。

    所以,聂相思有点懵,抬起一双大眼,无辜而懵懂的看着谷丽华。

    谷丽华一见她这样就知道她没意识到问题,嘴一瘪,,“这道题为什么要简算?”

    呃……

    因为她觉得简算能节省很多时间。

    聂相思心里想,但没敢。

    “我跟你讲,这道的解题思路和最终答案都没有错,但是,假如你在高考的时候这样子写,是要扣分的你知道吧?”谷丽华一口气这么多,聂相思才听出她带了点上海口音,咳咳咳,好吧,这不是重点。

    “谷老师,高考的时候我不会这么……

    谁能保证?习惯成自然。高考的时候你一做题一兴奋就这样子写了呢?万一就差这一一两分你就能上你心目中的大学,你悔不悔?“

    悔!

    聂相思附和的点头,道,“谷老师,我知道了,我下次注意。”

    “你是该注意了。你看看你这些题,要是不简算,我能给你满分的。”谷丽华。

    聂相思干笑,脸硬得不行。

    谷丽华见聂相思态度不错,也就没再继续,道,“休息好了么?”

    “……好了。”聂相思。

    “嗯,那继续吧。上午再做一套试题。”谷丽华从她皮包里抽出一套数学试题,“这套题是我自己出的,你做一做。”

    自己出?

    好厉害!

    聂相思忙接过,“谢谢谷老师。”

    谷丽华一顿,似乎是对聂相思笑了下,又似乎没有,道,“做吧。”

    “嗯。”

    做这套数学题时,聂相思愣是没敢“偷工减料”,大题的每个步骤都没敢省略。

    谷丽华看到,满意得直点头。

    不过最后,聂相思做完,谷丽华批阅后,还是给扣了一分,理由:卷面不整洁!

    聂相思,“……”

    ……

    中午,聂相思吃了午饭,谷丽华特批午休一个时。

    而张惠也在三楼给谷丽华整理了一间客房午休。

    下午一点半,聂相思和谷丽华都十分准时的出现在书房。

    一点半到五点半,中间三个时,聂相思做了一套英语试卷后,谷丽华递给她一份英语听力磁带,让她听完把内容告诉她。

    磁带里的录音共三十分钟,聂相思忐忑的听完,将大致内容告诉了谷丽华。

    谷丽华听完没什么反应,不夸奖,也没聂相思得不错。

    总之,聂相思对谷丽华是相当的摸不透。

    下午六点,谷丽华离开别墅,走时也没给聂相思布置任务什么的。

    送谷丽华离开,聂相思长长吐了口气。

    回到别墅,张惠从厨房出来,看着聂相思的眼神那叫一个同情。

    聂相思瘪起嘴,整个往沙发一靠,来了个“葛优瘫”。

    张惠赶紧端上水果,坐在聂相思身边给她捏手,活像聂相思不是去学习,而是受难去了。

    “姐,你你何必这么辛苦,不是有先生吗?”张惠道。

    “我总不能一辈子靠我三叔啊。”聂相思低低。

    “有什么不能的?我看咱们先生巴不得你靠一辈子呢。”张惠笑着道。

    聂相思脸微热,抿着嘴角没话。

    张惠见状,也没继续什么。

    给聂相思捏了会儿手,便去厨房继续准备晚餐了。

    聂相思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

    她知道她可以不用这么努力,继续在某人的羽翼下过安逸,无忧无虑的生活。

    可她更想,有朝一日能通过自己的努力,站在他身边,与他并肩作战。

    而不是,躲到他背后享福。

    她希望,自己能帮到他,哪怕只是微末。

    而且,就算不能帮他。

    她也希望,自己能离他近一点。

    ……

    约莫六点半,战曜来了。

    只是让聂相思万万没想到的事,跟战曜一起来的还有,陆兆年!

    聂相思看到陆兆年的一刻,惊得都快丧失语言能力了。

    而陆兆年在看到聂相思的脸时,也是愣得半响没话。

    “相思,你的脸怎么伤得这么重?“

    半响过去,陆兆年突然冲到聂相思面前,少年英挺的眉宇紧皱,盯着聂相思受伤的右脸,眼底的关心很浓。

    聂相思吞了吞喉管,“还,还好。”

    “什么还好?明明这么严重。怎么弄的?”陆兆年心疼的看着聂相思,两只手似乎是想去握聂相思的,但纠结了半响又怕唐突了聂相思,所以始终没敢真的握住她的手。

    聂相思心情复杂得很,他的话在她耳边也是嗡嗡嗡的,听得不太真切。

    她现在最怕的,倒是某人待会儿回来看到陆兆年……

    聂相思这样一想,头都大了。

    “还不是瑾玟那丫头,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她那天早上闹的什么。”战曜哼道。

    瑾玟?战瑾玟!

    陆兆年呼吸微沉。

    他之前在学校就见过她为难相思,现在又把她的脸弄成这样。

    这个女人,真是太狠毒了!

    “很疼吧?”陆兆年更是疼惜的看着聂相思。

    他上次去战家,除了老爷子,其余人明显不是很喜欢聂相思,大约是因为聂相思是领养的缘故。

    聂相思现在都十八岁了,还被战瑾玟那般欺负,时候恐怕被欺负的次数更多。

    想到聂相思可能受过的苦,陆兆年心口就闷闷的疼,这股心疼劲儿一上来,陆兆年也顾不上许多,伸手便紧紧握住了聂相思的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