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85章 她在跟她三叔谈恋爱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因为徐长洋在,夏云舒本来不想留下来吃晚饭的,但架不住聂相思一直挽留,所以就留了下来。

    餐厅。

    聂相思和夏云舒坐一方,徐长洋则和战廷深坐一方。

    好巧不巧的,夏云舒和徐长洋面对着面。

    夏云舒看到徐长洋那张挂着温润淡笑的脸,心里是相当的别扭。

    聂相思这会儿是看着对面的两人都很别扭。

    一顿饭在一片安静中开始,又在一片安静中结束。

    从餐厅出来,夏云舒提出离开,聂相思便打算让张政辛苦下送她回玉阳路夏家。

    然,聂相思还没把她的打算出口,徐长洋便开口道,“正好我也要走,一起吧。嗯,听咱们顺路。”

    徐长洋言笑晏晏的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脸抽动了下,“太麻烦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不麻烦,顺路。”徐长洋着,绅士的探手往前,做了个“请”的动作。

    “……”夏云舒脸僵了僵,快速看了眼聂相思。

    聂相思收到夏云舒投来的眼神,清了清喉管,对徐长洋,“徐叔,我还想跟云舒待会儿,您有事就先走吧,等会儿我让张叔帮我送云舒回去。”

    “不着急,我正好也有事跟你三叔谈。你们聊你们的,走的时候叫我就行。”徐长洋语调始终温温霭霭的,仿佛没有脾气的样子。

    聂相思和夏云舒嘴角皆抽了下。

    在原地顿了两秒,聂相思只好带夏云舒朝楼上走。

    看着两人上楼,徐长洋微眯了眯眼,嘴角勾出一道意味不明的弧。

    战廷深淡看了眼徐长洋,“有事跟我谈?”

    徐长洋只笑,不话。

    战廷深扬了扬眉宇,两人一同朝沙发走了去。

    ……

    夏云舒刻意在聂相思房间里待到晚上近十点,想着这个点徐长洋应该等不及已经走了,这才跟聂相思从房间出来。

    两人偷偷摸摸的走到琅玕往下看,发现客厅果然没人,两人都松了口气,人也大胆起来,朝楼下走。

    “我让张叔送你回去。”聂相思边下楼边对夏云舒。

    夏云舒没拒绝。

    毕竟这么晚了,这一片是富人别墅区,白天就很不好打车了,就更别提晚上了。

    “你自己好好养伤,咱们考试那天见。”夏云舒。

    “嗯。”聂相思点头。

    两姐妹刚下楼走到客厅,正要朝门口走,一道清寥的嗓音冷不丁从背后拂了来。

    “要走了啊?”

    聂相思和夏云舒同时抽了口气,瞪大眼齐齐朝后望去。

    徐长洋站在楼上,笑眯眯的,看上去各种“和蔼可亲”。

    夏云舒看到他那样,心都凉了。

    聂相思略尴尬,讪讪,“徐叔,这么晚了,您还没走呢?”

    “嗯。”徐长洋笑着,双手插兜慢步从楼上下来,“好了要送夏姐回去,怎么能食言?你徐叔我,可是真正的绅士。”

    “……”呵呵。

    聂相思干笑。

    徐长洋下楼,走进两人,目光淡然从聂相思脸上拂过,盯在夏云舒隐隐抽动的脸上,唇边的笑意加深,“走吧,夏姐。”

    夏云舒闭了闭眼,看向徐长洋,皮笑肉不笑,“那就麻烦徐叔叔了。”

    哼。

    聂相思叫他徐叔。

    她跟聂相思是同学,叫他一声徐叔叔不为过吧?

    “呵。”

    徐长洋还是笑,修长规整的长指指了指夏云舒,眸光带着几分温宠,“调皮。”

    聂相思和夏云舒抖了抖身板。

    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最后,夏云舒被徐长洋带走了,聂相思搓着手臂一脸感叹的在客厅站了会儿,就要上楼回自己的房间。

    “思思。”

    某人低醇的嗓音从头顶洒下。

    聂相思微楞,抬头看去。

    战廷深站在书房外的走廊,垂眸凝着她,“上来。”

    聂相思瘪了下嘴巴,点头。

    战廷深扯唇,转身进了书房。

    看着他走进书房,聂相思这才移步朝楼上走了去。

    ……

    聂相思走进书房,战廷深站在书桌后眸光浅柔的看着她。

    聂相思面颊不由得一热,背着双手慢吞吞的朝他走,嗓音带了点害羞,声,“有事?”

    战廷深勾着薄唇,没话。

    待她靠近书桌,方朝她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

    聂相思微怔,懵懂的看着他的脸。

    “嗯?”战廷深挑眉。

    聂相思鼓了鼓嘴巴,将自己的手放到他的掌心里。

    战廷深紧紧握住,牵着她绕过书桌走到他跟前。

    聂相思站在他面前,立刻被他衬得矮矮的,他在她面前,像山一样高大伟岸,将她围得密不透风。

    聂相思有些局促,长长的睫毛闪个不停,“三叔,你让我过来,干嘛?”

    “有个东西给你。”他。

    “……什么东……”

    聂相思话还没完,便感觉脖子一凉。

    聂相思惊了惊,低头看去。

    就见脖子上多出了一条银白色的项链。

    聂相思抬头看向战廷深,眼底有惊讶,“三叔。”

    “喜欢么?”战廷深一面着,一面拥着聂相思,从后替她扣上项链。

    他身上的气息犹若罂粟般拂进鼻息,聂相思情不自禁的吸取,脸比罂粟花还红。

    给她戴上项链,战廷深双掌握住她的肩头,身体微微往后退了一步,垂眸温柔的看着她,“很漂亮。”

    “……”聂相思心跳很快,匆匆垂着睫毛看垂坠在胸口的吊坠。

    吊坠是一颗水晶泪石,如牛奶般白透,拇指大,很精致,不会显得很夸张。

    而串联着吊坠的银白色链子,很细,贴合在聂相思白皙的皮肤,既时尚又不乏淑女。

    如他所言。

    很漂亮!

    只是聂相思的漂亮,是单指项链本身。

    战廷深的,则是聂相思本人!

    “你什么时候买的?”聂相思红着脸蛋,轻挑着眼皮一角看战廷深。

    “十八岁生日礼物。”战廷深抚着聂相思颈上的链子,。

    “……那不是买很久了?”聂相思皱眉。

    战廷深点头,看着她,“本来想你生日宴结束给你。”

    聂相思眼珠子转了两圈,哼了哼,瘪着嘴没话。

    战廷深挑唇,食指点了点聂相思的鼻尖,“再惹我生气,就把你关起来!”

    聂相思翻白眼,低头把玩着胸口的泪石。

    战廷深见她爱不释手的抚弄着那颗泪石,嘴角卷高,“喜欢?”

    聂相思低哼,故意反话,“不喜欢!”

    战廷深扬眉,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住她不诚实的嘴。

    聂相思吸气,长睫用力扇了两下,而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战廷深喉结轻滚,在她肩上的大手从她背后往下,用力箍紧她的腰背,低吼了声,加深了这记吻。

    聂相思被他感染,一双手慢慢松开泪石,踮起尖叫,缠上了他的脖子。

    战廷深便纵情深吻着她,两人黏紧的唇,久久分不开。

    ……

    聂相思从书房离开时,一张嘴肿得跟蜜蜂蜇过似的,身上的家居服也皱皱巴巴的,两条细长的腿还在抖。

    回到自己房间,聂相思一下把自己摔到床上来回翻滚了。

    聂相思一面觉得不可思议,一面又觉得甜蜜得无法用言语形容。

    她好像,越来越习惯于战廷深对她的亲热。

    一靠近他,她会心跳加速。

    被他吻,她觉得比吃了棉花糖还要甜。

    他一个温柔的眼神,都能融化她……

    聂相思仰躺在床上,脸红扑扑的,还滋滋冒着热气,一双黑润的大眼水亮的盯着头顶的粉色纱帐,两只手抱着胸口那颗泪珠,嘴轻张着吐气。

    聂相思不是傻子。

    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像什么。

    尽管她到现在都没有过那方面的经历。

    但……她觉得是!

    她在跟她三叔……恋爱!

    对,她现在就是觉得,自己在恋爱。

    聂相思抿住嘴巴,一双大眼弯成了月牙。

    这瞬间用来的甜蜜喜悦,足以让聂相思忽略一切横亘在她和战廷深之间的禁忌和阻碍。

    聂相思翻了个身,左脸轻轻压在床褥上,闭着眼睛,轻轻笑出了声。

    ……

    第二天七点,聂相思便从床上爬了起来,迷迷瞪瞪的去洗浴室冲澡洗漱。

    从洗浴室出来时,才觉得自己清醒了些,伸了个懒腰,去衣帽间换了身衣服,才走出卧室,下了楼。

    “三叔。“

    路过客厅时,聂相思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战廷深,乖乖喊了声。

    “嗯。”战廷深抬眸看她,俊颜柔和。

    聂相思撅了下嘴角,脚步轻快的朝厨房走。

    “张阿姨,早餐好了没?”聂相思走进厨房,笑嘻嘻的抱了抱张惠,而后松开她,蹦跳着走到冰箱前打开,从里拿出了喝牛奶喝了起来。

    张惠笑眯眯的看着她,“快了。你先去客厅待会儿。好了我叫你和先生。”

    聂相思对她比了个“ok”的手势,便拿着牛奶离开厨房,朝客厅走。

    战廷深见她过来,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

    聂相思耳尖红红的,走过去,坐到他边上,大眼往他手里的报纸瞄。

    战廷深伸手握住她放在两人中间沙发的手,指腹摩挲着她细白的手指。

    聂相思心脏的位置突突的跳,微微眯起猫眼,歪头看战廷深,眼底藏着几分羞赧的笑意,暗哼哼。

    真是,大清早的就撩拨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