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84章 都喜欢小一轮的小姑娘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下午,战廷深没再出门,待在书房处理公务。

    聂相思还是蹲在沙发和茶几之间的那方天地复习功课。

    两人各干各的,互不打扰,相当和谐。

    刚过五点,徐长洋便带着家教来了。

    战廷深和聂相思下楼,就见一名比张惠年纪还大的女士端正坐在沙发里,看上起正义凛然,十分,嗯……古板!

    聂相思牙疼了下。

    跟所有学生一样,聂相思最怕的,就是这种过于严肃正经的老师。

    而战廷深貌似很满意,赞赏的瞧了眼徐长洋。

    那眼神好像在:刚开始你就该找这样的!

    徐长洋摊手。

    张惠送上两杯茶和两杯果汁,将两杯茶递给战廷深和徐长洋,果汁则给聂相思和那位老教师。

    “我喝茶就行。”

    却,老教师将张惠放到她面前的果汁一推,。

    张惠看了她一眼,笑,“行,给您换。”

    老教师点点头,“有劳。”

    张惠又笑了笑,端起那杯果汁朝厨房走。

    聂相思默默吞了吞喉管。

    莫名觉得吓人!

    “相思,这位是谷丽华,谷老师。”徐长洋对聂相思介绍。

    聂相思忙点头,起身,对谷丽华九十度鞠躬,“谷老师好。”

    战廷深和徐长洋,“……”

    谷丽华将聂相思从头到脚打量了便,威严的点点头,“嗯。”

    聂相思抿抿嘴唇,挺直腰板坐下。

    “先好,我不住家,早上八点过来,下午六点下班。”谷丽华直接看着这里能做决定的战廷深。

    “可以。”战廷深,“早上我会派人接您过来。”

    “不用,我自己会开车。”她。

    聂相思眼珠子瞪大了大。

    她看上去起码七十了吧?自己开车没问题么?

    不过,她觉得好帅怎么办!

    战廷深亦挑了下右眉,没什么。

    徐长洋笑笑,“谷老师以前是g大的校长,在出版社出了许多有关教学的书籍,另外,曾参与过几届高考的出题。”

    这么厉害!

    聂相思看着谷丽华,内心更生敬畏。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不用刻意提。”谷丽华。

    “您的是。”徐长洋淡淡笑。

    “今天过来主要是看看,了解情况。现在情况我也基本了解了,就不久留了。明早八点我会准时到。”

    话到这儿,谷丽华顿了顿,看着聂相思,“我不喜欢等人。所以,我来之前,你应该保证已经起床了。”

    “保证!”

    聂相思只差没竖起三根手指头起誓了。

    谷丽华点头,站了起来。

    聂相思一愣,忙起身。

    谷丽华看着她,“不用送。”

    “要送的。您请。”

    聂相思走出去,站在外对谷丽华。

    谷丽华板着的脸似乎是掠过了一丝笑,不过看不真切,没再什么,对徐长洋和战廷深颔首,便朝门口走。

    聂相思跟班似的跟在她身后。

    看着聂相思送谷丽华出去,徐长洋禁不住一笑,瞥着嘴角亦是挂着浅浅笑意的战廷深,“到底还是个孩子。”

    战廷深不置可否。

    别墅外传来汽车的引擎声。

    直到再也听不到声响,聂相思才垂着头从外走了进来。

    战廷深眯眼,英俊的面庞挂着柔和睨着聂相思。

    聂相思走到沙发坐下,背往沙发上一靠,“谷老师比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还威仪。”

    “有这么可怕么?”徐长洋笑。

    “不,不是可怕,是神圣不可侵犯。”聂相思道。

    徐长洋挑眉,正要什么。

    一道清亮的嗓音忽地从门外传了进来。

    “相思,我来啦,还不快快出来迎接……“

    徐长洋一愣,继续眼底的笑意更深。

    这,算算缘分?

    “是云舒!”

    聂相思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清柔的身形轻盈的朝外跑了去。

    “相思,啊,我的天呐,你的脸都肿成猪头了!”

    战廷深眉一皱,抿唇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清了清喉管,,“够直率!“

    战廷深低哼。

    “夏云舒,你是来给我添堵的对不对?”聂相思哭笑不得。

    “嘿嘿。咱们家相思就算脸肿成猪头也是美的。”

    “你这话一点可信度都没有。哪有人肿成猪头还是美的?!”

    聂相思牵着夏云舒走了进来。

    “所以你才独特啊,你是第一……”

    话到这儿,夏云舒的声音急促停下。

    聂相思亦被她突地一拽,也拽给停了下来,愣了愣,疑惑的看向她。

    夏云舒一双眼瞪大如铜铃,一张嘴亦轻轻张着,惊愕的盯着客厅沙发的方向。

    聂相思奇怪,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看见了,斜靠在沙发上,似笑非笑凝着夏云舒的徐长洋。

    聂相思眼皮狠跳了两下。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几个意思?

    ……

    客厅里。

    聂相思和夏云舒挤在一张单人沙发里,战廷深和徐长洋则分坐在单人沙发两边的长沙发。

    聂相思眯着一对猫眼,看着徐长洋。

    从夏云舒一出现,徐长洋的视线就没从夏云舒身上挪开过。

    而且那眼神,怎么看怎么邪恶!?

    像是要把夏云舒吃了似的!

    聂相思暗哼了哼,道,“徐叔,你面前的茶都凉了,你要不要喝一口啊?”

    徐长洋懒洋洋的看了眼聂相思,撩唇笑,“徐叔现在不渴。”

    聂相思偷偷翻了个白眼,对身边明显不大自然的夏云舒道,“云舒,去我房间吧。”

    夏云舒求之不得,“好啊。”

    “三叔,我跟云舒上楼了。”聂相思对战廷深。

    战廷深轻颔首。

    聂相思便带着夏云舒往楼上走了去。

    徐长洋眯眼望着聂相思和夏云舒上楼,两人走进聂相思的房间,眼瞳里有什么东西快速晃了下。

    “还不走?”战廷深好整以暇的看着徐长洋。

    “不走,留下来吃晚饭。”徐长洋翘起腿,浅笑着。

    “我邀请你了么?”战廷深挑眉。

    徐长洋盯着他,“没关系,我脸厚。”

    战廷深嘴角抽了抽,连脸皮厚这种话都出来了,他还能什么?

    ……

    楼上,聂相思房间。

    聂相思和夏云舒盘腿坐在床上。

    夏云舒瞪大眼盯着聂相思右脸上的药纱仔仔细细的看,柔软的嗓音夹着浅浅的担忧喃喃道,“怎么这么严重啊?战瑾玟她用什么弄伤你的?”

    “光盘。”聂相思拉着她的一只手。

    “难怪!”夏云舒皱紧眉,“你这不会留疤吧?”

    聂相思眼眸微暗,“不知道。”

    夏云舒一顿,退开,看着她,“其实留疤也没什么,大不了做一下面部微整。微整而已,又不是真的整容。”

    聂相思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唉。”夏云舒叹气,同情的看着聂相思,“真是流年不利。你你是不是被人下蛊了,怎么这半期这么倒霉?”

    聂相思耸耸肩,“别我了。你吧。”

    “我?”夏云舒愣,干笑,“我有什么好的。”

    “哼。还跟我装。老实,你跟我徐叔怎么回事?你俩什么情况?”聂相思抬抬下巴,逼问。

    “……我能跟你徐叔有什么情况?他比你三叔还大两岁,都三十二了,老男人一个。”夏云舒撇撇嘴,语气酸溜溜的。

    聂相思翻白眼,“都到这个份儿上了,还敢你跟我徐叔没什么?”

    停了停,聂相思道,“不过你我徐叔是老男人这点我不太赞同。男人三十一枝花好么?我徐叔正值男人最好最黄金的年龄阶段,哪老了?”

    “得了吧。要不是你三叔,你会觉得三十几岁的男人不是老男人?我才不信!”夏云舒哼哼唧唧道。

    “咳咳。”聂相思咳嗽了下,脸都成了粉红色,言归正传,“少转移话题,,你跟我徐叔到底怎么回事?”

    “……”

    夏云舒皱眉,纠结的盯着聂相思看了半响。

    许是觉得除了聂相思,她也没谁可的,叹了口气道,“上次我爸突然请我吃饭,你还记得么?”

    聂相思想了想,点头,“嗯,记得。怎么了?”

    “……那天我爸跟我,公司出了很大的问题,只有我能帮忙。”夏云舒自嘲一笑,“我一个高中生,我能帮什么忙?”

    聂相思蹙眉,没话,专心听夏云舒。

    “我跟我爸,您就算把我卖了,我也帮不了他什么。结果你猜我爸怎么?”夏云舒挑起眉毛,笑笑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盯着她眼眸里浮出的水汽,握紧了紧夏云舒的手,“你爸怎么?”

    夏云舒深提气,扯唇,“他,有人愿意出资两亿帮助公司度过难关,但条件是,要我嫁给他。”

    “……”聂相思眉心倏地拧紧,“你答应了?”

    夏云舒摇摇头,“还没。”

    聂相思松了口气,看着夏云舒,缓缓道,“那这件事跟我徐叔有什么关系?”

    夏云舒睫毛轻闪,盯着聂相思,没出声。

    聂相思见此,猛地吸了口气,“提出要你嫁给他的,不会就是徐叔吧?”

    夏云舒拉下肩膀,默认了。

    聂相思震惊的什么都不想了!

    而且她也意识到,中午在电话里听到从夏云舒手机里传来的男声,多半就是徐长洋了。

    聂相思面部表情有些复杂。

    她家三叔跟她,徐叔跟云舒……

    难道他们男人都喜欢比他们一轮的姑娘?

    她怎么想着想着,觉得有那么一丝丝变态呢……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