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83章 快被他逗哭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然,卓萱却并不打算就此终止这个话题.

    盯着聂相思的背影,浅幽着嗓音道,“不过若战先生和聂姐感情不好,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的。毕竟战先生和聂姐已经好到,战先生可以在深夜随意出入聂姐这个侄女的闺房。”

    聂相思猛地顿住,脸沉下,偏头,双瞳冷锐射向卓萱。

    卓萱心尖竟是被聂相思盯得直颤,蓦然倒抽了口凉气。

    似乎没料到会在看似柔弱乖巧的聂相思眼底看到如此骇冷幽芒的颜色。

    “聂姐……”

    “卓老师,您想什么?”聂相思声线严冷,看着卓萱的双眼亦没有一丁点温度。

    “我,我没想什么。”卓萱嗓音低颤。

    聂相思回身,走到卓萱面前,“卓老师,您也算为人师表,理应比谁都清楚语言的杀伤力。卓老师刚才是在我面前那些话,我可以当做没听到。但若是卓老师这番话出去了,其他人会怎么想,怎么传,卓老师想过么?还有,今天这番话如果被我三叔知道……”

    “聂姐,你是在威胁我么?”卓萱脸色苍白,双眼却带着一股傲气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眯眼,“我是在提醒您,恶语伤人以及……祸从口出!”

    卓萱,“……”

    聂相思目光凉淡,“复习吧。”

    完,聂相思转身,走到沙发前,坐在地毯上,拿出耳机和英语试卷,开始听听力。

    卓萱握紧双手,眼眶通红盯着聂相思。

    她刚才那番话,分明就是在威胁她。

    她刚才的那些话若是被战廷深知晓,别她在这里待不下去,就连整个潼市恐怕都再无她的立足之地。

    卓萱暗自磨牙。

    看着聂相思的双眼狠狠掠过怨恨。

    一个养女罢了,主人宠了她几年,还真把自己当跟葱了!

    ……

    中午,战廷深没回别墅吃午饭。

    聂相思在餐厅吃了饭,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没有跟卓萱过多交流,连基本的客套和寒暄都省了。

    回到房间,夏云舒的电话便打来了。

    聂相思坐在课业桌前,拿着一支笔在指尖转。

    “相思,你什么情况?怎么又没来学校?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夏云舒急火火的。

    “是啊,我被毁容了。”聂相思懒洋洋。

    “呵呵,你就胡吧你。”夏云舒压根不信。

    聂相思撇撇嘴,“要不要我给你发张我现在的丑照?”

    “拿来!”夏云舒豪气。

    “你做好心理准备,别回头吓着你了晚上做噩梦。”聂相思自嘲。

    “……我去,你丫的不会是真的吧?”夏云舒听着聂相思的口气不对,顿了顿,惊道。

    “那还有假啊。”聂相思。

    “什么情况?你被谁毁容了?我靠聂相思,我丫谁都不服,就服你!这学期你丫三天两头的出幺蛾子,你能耐啊你。”夏云舒明明很担心,还故意这些话臊聂相思。

    聂相思苦笑,“我也服我自己了。”

    “我都不知道你什么好了。怎么样?这次伤得严重么?到底谁这么大胆子敢毁你的容啊?不怕你家三叔撬了她!”

    “不是故意的。”聂相思。

    “谁啊?你得跟我是谁。不然我不知道该崇拜谁。”夏云舒吊儿郎当的。

    “去你的!”聂相思低哼。

    “嘿嘿。”夏云舒笑嘻嘻,“真的,到底谁啊?”

    聂相思叹了口气,,“还能有谁啊,跟我天生不对盘的战瑾玟呗。”

    “那你还她不是故意的!如果是战瑾玟,我看她百分之九十是故意的。”夏云舒气哼哼道。

    “这次真不是故意的。”聂相思道。

    “你家三叔知道战瑾玟弄伤的你,啥反应啊?”

    好吧,夏云舒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什么啥反应?”

    聂相思别别扭扭的。

    “切。”

    聂相思抿唇,“反正,挺生气的。”

    “那他有什么对战瑾玟怎么样?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夏云舒兴冲冲的问。

    “我三叔回来的时候,战瑾玟跟爷爷奶奶出国了。现在还没回来呢。”聂相思道。

    “啊。”

    夏云舒的嗓音颇为遗憾。

    聂相思翻白眼,“夏云舒,你难道不觉得你现在最应该关心的是我么?”

    “嘿嘿,关心关心。我下午下课了就过去别墅看你好不好?”夏云舒。

    聂相思意外,“你敢来?”

    自从聂相思十五岁生日那天夏云舒来了之后,就再也没来过。

    聂相思现在想想。

    大概是因为夏云舒看到了她家三叔亲她了,所以被吓着了,之后就一直刻意回避来别墅这边。

    “的什么话啊,我有什么不敢来的!世界之大,就没有姐姐我不敢去的地儿。”夏云舒大言不惭道。

    “呵呵。”

    “相思……”

    “夏夏……”

    夏云舒的嗓音混合着一道温润的男声从手机里传来。

    聂相思一愣,当即坐直了背脊,耳朵也竖起来了。

    “你,你怎么来了?”夏云舒声音愕然。

    “家伙,明知故问是不是?”

    哎哟我去~~~这声音太酥了!

    聂相思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不对……

    聂相思眼皮一跳。

    这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

    笃笃笃~

    聂相思本来还想再听听那道声音,通话便被夏云舒挂断了。

    聂相思,“……”

    ……

    聂相思皱着眉头,一脸狐疑的开门从卧室出来。

    砰的下,就撞进了一堵坚硬的“墙壁”。

    聂相思嘶了口气,抬头看去。

    当看到那张熟悉的俊颜时,聂相思愣住了,“三叔?”

    他不是有应酬中午不回来的么?怎么现在回来了?!

    战廷深轻搂了搂她的腰,垂眸责备的看着她,“在想什么,路都不看。”

    他掌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针织衫传进皮肤里,让聂相思一下想到了早晨两人交叠的一幕。

    耳尖蓦地涨红,不自然的扭着腰身就要从他怀里退出。

    战廷深察觉到她的意图,手掌猛地摁了摁她的腰。

    聂相思当即便动弹不得,粉唇轻撅了撅,略不满的看着战廷深。

    “问你话呢?在想什么?”战廷深低问,语气却带着几分坚毅,仿佛在告诉聂相思,她若是不,他就不会放开她一般。

    “没想什么。”聂相思语气里也带着丝丝任性,白洁眉头怨怨的皱褶。

    战廷深勾着她的腰将她往她房间里带。

    聂相思心尖一紧,迅速朝走廊两边看了看,发现除了两人,没有其他人,揪紧的心尖方松缓了下来。

    战廷深搂着她进卧室,抬腿踢上了房门,转身便将聂相思压在了门板上,俊逸非凡的面庞伏低,冷眸沉谙盯着聂相思不住扇动的睫毛,低哑着嗓音道,“想我没?”

    “……”聂相思脸大热,脑袋朝一侧偏,嘴唇紧紧抿着,不吱声。

    战廷深嘴角嚼笑,在她粉润的侧脸啄了下,随即含住了她一只粉嫩的耳朵。

    聂相思后颈一片酥麻,呼吸一下快了,两只手轻推着战廷深,“三叔,别,痒……“

    痒?

    战廷深眼眸倏地一深,精壮的体魄全副压在聂相思娇的身子上,轻碾,嗓音沙哑魅惑,“哪儿痒?”

    聂相思哪懂他这些荤话。

    他这么问,她就如实答了,“耳朵。”

    战廷深一只手握着她的腰,垂眸盯着她粉红的脸颊,“那要三叔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

    松开啊!

    聂相思眼眶红红的,快被他逗哭了!

    她不明白。

    是不是每个男人都这么恶趣味!

    战廷深坚硬的喉结微滚,在她腰上的大掌,忽地燎起她的衣服钻了进去,而且是,往下。

    “啊……”

    聂相思轻叫,一手慌张的摁住他的手,爆红的脸也随即转向他。

    而就在她转头面对他时,他的唇,便信誓旦旦的而压了下来。

    聂相思睁大眼,乌黑的眼眸里沁出层层薄雾。

    “还疼么?”

    战廷深挣开聂相思摁住他的手,没再执意往下,收了回来,覆在她平滑的肚子上,边吻着她嫩软的唇边哑哑问她,“早上看你捂着肚子,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聂相思轻喘,的身体被他困在身前控制不住的战抖,眼底水雾蒙蒙,“我要去复习功课……”

    战廷深看着她水雾迷蒙的眼睛,“下次我会注意,不会再让你疼。”

    “……”能别了么?

    聂相思长长的睫毛湿了湿,羞燥不已,颤着嗓音,“卓老师还在书房等我。”

    战廷深盯着她,顿了片刻,在她唇上,“她走了!”

    “……”

    what?

    聂相思茫然的看着他,“什,什么意思?”

    战廷深搂紧她,从她唇上退开,吻了吻她的鼻尖,才垂眸看着她,“心术不正,不配教你。”

    聂相思顾不得被他抱得这么紧,皱眉道,“你什么时候让她走了?”

    刚才她们还一起吃午饭呢。

    难不成就刚刚她跟夏云舒接电话的功夫?

    战廷深温柔的抚了抚聂相思皱紧的眉头,浅声,“不提她了。晚些时候,你徐叔会带新的家教过来。”

    刚开了一个家教,又请?

    聂相思抽了抽嘴角,声道,“三叔,其实我可以去学校的。大不了我中午的时候不去食堂吃饭,打包到教室里吃就行。”

    战廷深柔情款款的睨着聂相思,扯唇,“舍不得你那么辛苦。”

    聂相思看着他浅浅上扬的薄唇,心尖晃了晃,酥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