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81章 我们家先生嘴太损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却,身体还没完全转过去,一道沉喝声便凛然掷了过来。

    聂相思一僵,整个人以一种很怪异的姿势呈现在战廷深眼前。

    战廷深眉心微拧,黑眸凉凉的睥着聂相思,“去哪儿?”

    聂相思白皙的手蒙着右脸,极慢的转正身体,双眼无辜的看着战廷深,“三叔,你怎么过来了?”

    “脸疼?”

    战廷深见她捂着脸,也顾不上追究她看到他就躲的举动,沉声道。

    聂相思听他这么一问,将脸蒙得更严实了,摇头,“不,不疼。”

    战廷深抿唇,“过来。”

    聂相思不动。

    战廷深冷眸微陷,眯紧寒涔涔的盯着她,“不会走路了是么?要我过去抱你?”

    抱?

    聂相思耳尖滚过烫意,忙摆动脑袋。

    “过来。”战廷深嗓音似是柔和了分。

    聂相思顿了顿,还是迈步朝他走了过去。

    一走近,垂在身侧的一只手便被他温热的大掌握住。

    聂相思睫毛轻抖,看着他。

    战廷深拉着她坐在他身边的床位,冷眸深沉凝着她轻捂着的脸颊,盯着她的眼睛,声线清和问,“吃药么?”

    聂相思摇头,“不疼。”

    战廷深皱眉,伸手便要去拿聂相思覆在她脸上的手。

    “三叔。”

    战廷深伸出的手微停,疑问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把右脸往一边偏了偏,支吾着声,“你已经连续好几天没休息了,你快回房休息吧。”

    战廷深薄唇绷直,望着聂相思的眼眸掠过一抹冷意,“赶我?”

    聂相思飞快看了他一眼,便掩下了长睫毛,轻撅了下嘴角,,“我哪有赶你。是你,再不休息,身体扛不住。”

    “我的身体我清楚!”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脸色不悦,似乎是认定了聂相思是在赶他!所以很不高兴!

    “……你哪儿清楚了?要是清楚,能连续这么多天不睡觉?”

    聂相思皱着眉头,低低,语气裹着显而易见的关切和……心疼。

    只是此刻一根筋认定聂相思躲他,逃避他,赶他的战廷深没听出来。

    战廷深捏紧聂相思的手,浑身散发而出的气压很低。

    聂相思感知到,缓缓掀起睫毛看向他。

    当看到他阴风飒飒的脸庞时,暗惊了惊,“三叔,啊……”

    聂相思刚出口,便被他一手摁着肩膀,往后摁压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而随即,他昂藏的体魄亦压覆了下来。

    聂相思惊惶不已,瞪大一对乌黑慌张的猫眼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横跨在她身上,人又高,身体又健壮。

    娇的聂相思在他身下,显得跟个未成年的孩子似的。

    蒙在脸上的手,被他强行擒住,举高,固定在她头顶的床上。

    聂相思想到自己这幅丑样子被他看到,心口便揪了揪,慌忙把右脸往一侧偏了偏,轻喘着气,微哽的低低哀求,“三叔,别这样。”

    战廷深见她把脸转到一边,双眼也不看他,仿似根本不想看到他的样子。

    浑身的戾气更浓,俯下身,吻上她从睡衣领口露出的一截粉颈。

    湿湿热热的触感犹如泥鳅在她颈子上窜缩。

    聂相思轻吸气,脖颈那一片酥麻不已。

    战廷深从她的脖子吻到脸颊,在她脸颊停留了片刻,大掌强势掰过聂相思偏到一边的脸颊,迅速吻住了聂相思轻张的粉唇。

    聂相思转过头,也看到了他赤热的眼眸,吓到了,颤声道,“三叔……”

    战廷深盯着她,摁在她肩上的大手,从她睡衣领口蓦地滑了进去。

    “三叔……“

    聂相思胸口狠狠一缩,整个人战栗不止,长睫湿了一片,“呜,三叔,你弄疼我了。”

    舌苔滑进涩咸的液体,战廷深手一顿,暗涌的寒眸隐忍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缩着肩,脸上又忧伤,睫毛上结着一串一串晶莹剔透的珍珠,红着眼眶柔弱可怜的看着他。

    战廷深瞬间有种,欺负未成年少女的罪恶感……

    冷硬的薄唇轻抽,战廷深压抑着内心涌动的躁烈,从聂相思身上下来,翻身,躺在她身边,一条胳膊抬起,覆在双眼,两片微润的唇紧抿着,精壮的胸膛烈烈起伏。

    聂相思忙整理了身上凌乱的睡衣,眼角挂着泪珠坐起,迅速缩到床脚,抱着腿,远远的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胳膊下的眉宇蹙紧。

    即使不去看聂相思,也能预想到她此刻看着他的眼神,防备,警戒。

    呼吸沉了沉,战廷深拿下手臂,偏头,眸光紧凝向聂相思。

    感受到他射来的目光,聂相思迅速把右脸偏到一边,抿着嘴,倔犟的一声不吭。

    战廷深起身,下床,什么都没,沉冷着一张脸离开了。

    房门砰然关上的身体传来,吓得聂相思肩头抖了抖,瘪着嘴十分委屈的看着房门的方向,嘴张张合合,不满的咕哝着什么。

    ……

    战廷深摔门出来,绷着唇在聂相思门前站了片刻,转身,便要回隔壁自己的卧室。

    “……战先生。”

    一道轻柔胆怯的女声适时从背后拂开。

    战廷深一顿,敛眉,回身看去。

    卓萱站在走廊尽头,双臂轻抱着自己的两条胳膊,她身上穿着丝薄的白色睡裙,特别透明。

    她双手虽然抱着胳膊,可抱的姿势却相当巧妙。

    正好把鼓鼓的胸脯露在胳膊以上,这,能不巧妙么?

    而且,她里面的内衣是跟她白色睡裙的颜色形成强烈视觉冲突的红色,看过去,不要太明显!

    战廷深扫了眼,眉头便拧紧了,暗深的眼眸掠过明显的嫌恶,语气淡漠,“有事?”

    别墅有三层。

    张惠住在一层,战廷深和聂相思则住在二层。

    客房在三层。

    卓萱是客,住的地方自然在三层。

    可这会儿,她却穿着睡衣出现在二层……

    卓萱白天头发是扎着的,这会儿披散着,及肩,脸蛋在头发下,显得更。

    “我有点认床,睡不着。”卓萱边,边轻抬步子,柔柔款款的朝战廷深走。

    “……”战廷深半眯眼。

    想。

    她睡不着关他什么事?!

    “战先生,我能问您讨点酒喝吗?我想喝点酒,应该能帮助睡眠。”卓萱走到他面前,红着一张脸,羞怯的看着他,低低柔柔的。

    “餐厅吧台。”战廷深。

    楼下餐厅里有个吧台,什么酒都有!

    不仅如此,别墅还有一个地下酒窖,储存都是市面上难得一遇的好酒。

    战廷深在别墅,一般不喝酒。

    原因嘛,不解释!

    扔下这句话,战廷深就要转身回房。

    “战先生,你能陪我喝一杯么?”

    见战廷深又要走,卓萱也不矜持了,提气期翼的看着战廷深的背脊轻颤道。

    战廷深刚在聂相思那儿带的一身火气还没消,卓萱却在这时对他一再纠缠,能讨得了好吗?!

    战廷深转头盯着卓萱,眸光犀利冷锐,“卓姐,我请你来是给相思辅导功课,不是让你来添麻烦的!既然你接了这份工作,其中所遇到的一切问题,都该由你自己克服。若是克服不了,卓姐也觉得自己无法胜任这份工作,卓姐明日就可离开!”

    战廷深压根没给卓萱留面子,不对,本来已经给足了面子,无奈卓萱实在是没有眼力见,不懂见好就收,反而得寸进尺。所以战廷深这会儿的语气冷且重,不耐和嫌恶很明显。

    卓萱一张脸煞白,双眼瞬间涌现屈辱的红光,抱着胳膊的双手剧烈的颤抖,“抱……”

    卓萱想什么,战廷深已然转身,开门进了主卧。

    房门在卓萱眼前无情关上的瞬间,卓萱仿佛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和骄傲,亦随着关门的这身砰响,碎的渣都不剩。

    卓萱浑身冰凉。

    四肢僵硬,从未有过的屈辱感,让她负重的难受。

    而就在她好不容易抬步,准备离开时,双眼不经意扫到楼下,却见张惠正站在楼下,仰头看着她。

    卓萱,“……”想死的心都有了!

    张惠像是故意站在那儿让她看到的,她一看下来,就对她笑道,“卓老师,您别见怪,我们家先生他就是那个脾气。您不是睡不着想喝酒吗?我这就去给你拿酒。”

    张惠着,还真准备去拿酒。

    “不用了。”

    卓萱出口的嗓音都带着哭腔,和丝丝的恼恨。

    扔下这句话,捂着嘴便蹬蹬蹬的朝楼上跑了去。

    张惠看着卓萱跑上楼,听到楼上传来关门,才抿起嘴角笑起来,嘀咕着朝自己房间走,“先生嘴太损了!好歹人家也是女孩子,一点面子也不给人留,真是!”

    聂相思的房间里。

    听到走廊传来声响就窜到门口,趴在门板竖着耳朵听的聂相思,没再听到外面有声音传来,才慢吞吞转身,在门前站了两秒。

    而后高高翘起嘴角,蹦跳着跑回床边,将自己摔到了床上,又在床上滚了两圈,才抓过被子盖在身上,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

    已是深夜,聂相思睡得正香。

    啪嗒,卧室房门被人从外拧开。

    沙沙的脚步声逐步朝聂相思香软的粉床走来。

    很快,聂相思身边的床位往下陷了进去,男人带着微凉气息的胸膛从后贴近了聂相思的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