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9章 心脏要爆炸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三叔出去了?”聂相思惊。

    “你三叔出去很奇怪吗?那么大的公司要管,哪能待在家里?”张惠。

    聂相思微皱眉。

    可他快三天没有休息了!

    “那位就是你的家教老师?”张惠朝聂相思的身后看去。

    聂相思侧身,看了看坐在战廷深大班椅上的卓萱,“嗯,姓卓。”

    张惠着重看了眼那张大班椅,点点头,对卓萱,“卓老师,您也下来吃饭吧。”

    “好。”

    卓萱轻声应,从大班椅站了起来,绕过书桌朝门口走。

    “走吧姐。”张惠收回目光,看着聂相思。

    “嗯。”聂相思点头,看着卓萱走近,才跟张惠走了出去。

    一行人下楼。

    卓萱在后见聂相思和张惠朝餐厅走,抿唇,轻声道,“不用等战先生吗?”

    “刚给先生打电话,先生快到了,这会儿估计都进别墅了。去餐厅等也没关系。”张惠回头看了眼卓萱,。

    卓萱朝门口看了眼,没再什么,默默跟着聂相思和张惠朝餐厅走。

    ……

    餐厅里,聂相思和张惠刚坐在餐桌边,战廷深磁性的嗓音便从客厅传了来,“思思呢?”

    “在餐厅呢。”张惠。

    而后,战廷深的声音便没在传来。

    卓萱垂了垂眼睛,随后挑起眼皮,深深看着对面的聂相思。

    聂相思没注意她,一双眼直直盯着餐厅入口。

    没一会儿,沉沉的脚步声朝餐厅逼近。

    率先印入眼帘的,是一条穿着黑色贴身西裤的大长腿。

    聂相思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三叔。”

    战廷深走进来,第一时间对她扯了扯嘴角,“站起来干什么,坐。”

    聂相思鼓了鼓嘴巴,坐下。

    “战先生。”卓萱有些拘谨的坐在位置上,看着战廷深的目光也透着局促和紧张。

    战廷深看了她一眼,淡淡颔首,随即坐到了聂相思对面的位置。

    不巧的是,卓萱就在他右侧的位置。

    他身上清冽的气息拂来,像是裹着春.药般,钻进她的毛孔里,让她的血液都开始沸腾。

    卓萱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猛地揪紧。

    怔怔望着战廷深轮廓坚毅的侧颜,心跳犹如脱了缰的野马,狂跳不止。

    这么多位置,他为什么专挑她身边的位置坐?

    是,故意的么?

    “卓姐,我们家先生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张惠端着煲好的汤从餐厅外走进,就见卓萱一脸激动的盯着战廷深,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眯了眯眼,笑着道。

    嗯?

    聂相思愣了愣,茫然的去看卓萱。

    卓萱提气,脸颊大热,倏地收回视线,一只手捂住了面对战廷深这边的脸颊,轻张着吐气。

    聂相思见状,长长的睫毛垂了下。

    顿了两秒,粉唇轻撅,去看对面的战廷深。

    战廷深面无表情,仿佛压根没听到张惠的话似的。

    聂相思皱了下鼻子,心口莫名的发闷。

    吃饭的过程中,战廷深习惯性的给聂相思夹菜,自己压根没怎么吃。

    卓萱开始不觉得有什么,后见战廷深一直不停的“伺候”聂相思,眉头便微微皱了皱,去看对面的聂相思。

    聂相思脸色恬然,压根不觉得有什么,吃得那叫一个心安理得。

    卓萱嘴角抿紧,一张脸往下拉了拉。

    似乎对聂相思表现出的“理所当然”相当不满!

    聂相思吃饱了,喝了碗汤,停筷。

    战廷深才开始吃。

    聂相思看了看战廷深和他身边的卓萱,本来没打算下桌想等某人吃了一起的,这下瞬间不想等了。

    抿唇从位置上站起来,声调懒懒的,“卓老师,三叔,我吃饱了,你们慢吃!”

    完,聂相思也不等战廷深开口,挺直背脊走了出去。

    战廷深脸色仍是淡淡的。

    只不过聂相思出去以后,他便也停了筷,拿起手边的餐巾优雅的擦了擦嘴,起身,“卓姐慢用。”

    若非念及她是聂相思的家教老师,战廷深连这样客套的话都不想。

    “战先生就吃这么点?”

    哪知,战廷深不过一句客套话,卓萱还接言了。

    战廷深回眸,淡清清盯了她一眼。

    卓萱脸上忙扯开笑,正要什么时。

    战廷深泠然转身,迈步离开了餐厅。

    卓萱一张脸涨红,纯碎因为尴尬!

    ……

    聂相思刚回自己房间把自己摔到床上,房门叩响的声音便从外传来。

    聂相思一愣,从床上爬起来,疑惑的看着房门。

    “思思,开门!”

    男人沉沉的嗓音拂进。

    聂相思白眼翻天花板上去了,直挺挺的往后躺,一只胳膊枕在后脑勺,盯着门口,“我睡午觉了。”

    外头好一会儿没传来声响。

    聂相思慢慢从后颈抽出胳膊,又坐了起来。

    一阵啪嗒声传来。

    聂相思眉毛跳了跳,大眼盯着门把,就见门把手在动。

    动?

    聂相思吸气,奇怪的站起身,正要朝前走。

    刷……

    房门从外推开了。

    聂相思,“……”楞在当场,傻兮兮的盯着从门口进来,顺手将房门反锁上,修长的手指勾着一串钥匙朝她这边闲适走来的冷峻男人。

    战廷深走到她面前,屈指刮了刮她的鼻尖,低哼,“以为不给我开门我就没办法?”

    “……三叔,你这不是耍赖么!”

    竟然有备用钥匙!可恶啊!

    聂相思磨了磨虎牙,郁闷的瞪战廷深。

    战廷深混不觉有什么,伸手勾住她的蛮腰,低头就要亲她。

    “三叔。”

    聂相思惊得抽气,脑袋往后躲。

    白皙的脸瞬间红成了石榴色。

    战廷深皱眉,不悦的盯着闪躲的聂相思,两片薄唇绷得紧紧的。

    聂相思吞了吞喉管,慢慢抬手蒙住自己的嘴。

    大眼心翼翼的朝他瞄,低低,“你连续三天没休息了,去休息会儿吧。”

    聂相思的确是心疼他三天没休息。

    可在这个时候这么,难免有逃避排斥的嫌疑。

    战廷深眼阔轻缩,抱大娃娃般抱起聂相思,两步走到床边,直接将她压到了床上。

    聂相思惊喘,惶惑的瞪大眼去看战廷深,“三叔……”

    “亲一下就去休息。”战廷深这种话都板着个脸。

    聂相思脸大热,两只手抵着战廷深宽阔的肩胛,但那点抵抗的力道于战廷深而言,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乖点,三叔不想弄疼你。”

    战廷深寒眸幽深掠过聂相思脸颊上的伤,哑声。

    聂相思心脏要爆炸了!

    她要怎么乖点啊!?

    他是她三叔诶!

    战廷深没管聂相思那点纠结,轻掐着她的下巴抬高她的唇,对着吻了下去。

    聂相思背脊倏地一颤。

    战廷深顾忌着聂相思脸上的伤,吻得轻柔。

    渐渐的,聂相思妥协,软软闭上了双眼,原本搭在他肩上的手,缓缓上移,主动搂住了他的脖子。

    而聂相思明显感觉到。

    就在她抱住他脖子的一霎,他的吻猝然急骤如狂风暴雨。

    叩……

    就在这时。

    一道轻微的敲门声蓦地袭来。

    聂相思身子猛地僵住,盘在战廷深脖子上的双手倏然收了回来,迷蒙的双眼瞬间清醒,惶惑的看向门口。

    战廷深宽阔流畅的背脊亦是绷直,呼吸粗粝,黑眸暗深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闭了闭眼,深呼吸,道,“谁?”

    “……是我,卓萱。”卓萱柔弱的嗓音洒进。

    聂相思抿唇,推了推身上的战廷深。

    战廷深纹丝不动,甚至于,俯下身,亲吻聂相思的脖颈。

    聂相思战栗,眼睫都湿了。

    垂下眼睛,哀求的看着战廷深。

    于是。

    战廷深便黑着脸从她身上下来了,站在床沿,冷眸沉然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嘴角轻抽,慢慢坐了起来,对着门口道,“有事吗卓老师?”

    “我想问你下午什么时候开始复习?”卓萱。

    “……一点……”半!

    聂相思“半”字没出口,眼珠子转过某人,突然改口,“现在就可以。”

    外面顿了下,道,“不午休么?”

    “我不困。”聂相思道。

    “……那好吧。我去书房等你。”卓萱道。

    “好的卓老师。”

    门外,沙沙的脚步声远去。

    聂相思抿了口嘴唇,从床上站起来,低着头试图什么都不朝门口走。

    “走,走一个试试!”

    男人磨着牙根冷哼。

    聂相思脸颤了颤,迈出的步子只好收了回来,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某人冷酷的脸,瘪着嘴声,“三叔,我上午做了两套试题,你猜怎么着,成绩大幅下跌,有一门竟然不及格,我,唔……”

    聂相思胡诌的话还没完,便被男人握住胳膊扯了过去,堵住了嘴唇。

    聂相思提气,黑琉璃般的眼睛瞠大,悸颤的盯着近在眼前俊美脸庞。

    战廷深另一条手臂勾住她的腰,收紧。

    抓着她胳膊的手松开,往上,从聂相思的耳侧穿过,掐住了聂相思的后颈。

    这个吻时而绵长温存,时而粗暴发泄。

    ……

    聂相思从自己房间出来时,已经离卓萱来找她过去了近二十分钟。

    聂相思站在门口,抿着残留着某人清冽气息的唇,秀气的眉头忧伤的皱着,深刻意识到伊歌问题。

    她,堕落了!

    而且,堕落得很彻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