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8章 这属于家庭纠纷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那个“嗯”字,尾音调高,魅惑深深。

    聂相思被他逗得耳根子通红,低下头,干脆把自己藏进了他怀里。

    战廷深的心坎,瞬间软成了棉花。

    双臂轻拥着她娇的身子,战廷深不停啄吻她粉润的耳尖。

    只觉得,真是满足!

    ……

    约莫半时,徐长洋带着家教以及战廷深要他准备的东西来了。

    看到聂相思脸上的药纱时,徐长洋惊了惊,一贯淡定的人也不由敛眉惊问出声,“怎么回事?”

    聂相思今早没照镜子,压根不知道自己半脸脸颊已经肿得老高。

    见徐长洋又愕又惊的看着她,也只以为他是惊讶于自己脸上的伤,而不是伤的严重性。

    “待会儿。药呢?”

    战廷深问。

    徐长洋压着眉,盯着聂相思看了半响,才将手里的止痛药递给战廷深。

    “坐吧。”战廷深看了徐长洋和他请的家教,语气淡漠。

    随后,他起身,去接来温水。

    将止痛药从袋子里取出,打开,按照明书,抠了两粒药出来,将药亲手喂到聂相思嘴边,“张嘴。”

    许是习惯了战廷深这样,聂相思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他让她张嘴,她就张了。

    战廷深将药放进聂相思嘴里,又将手里的温水喂到她嘴边。

    聂相思乖乖低头喝了一口,轻仰起脖子和水将药咽了进去。

    药咽进喉管,在咽喉处留下一阵微苦。

    聂相思皱了眉。

    “再喝一口。”战廷深抿唇。

    聂相思低头又喝了口。

    看着她咽下,战廷深道,“还苦?”

    聂相思看了他一眼,见他眉心微微压着,刚要出口的一个“苦”字,变成了,“不苦了。”

    战廷深盯着她看了会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徐长洋俨然见怪不怪,所以看到眼前这幅腻歪的场面,也泰然自若,没什么不适。

    但家教老师就不一样了。

    看“稀奇”似的盯着战廷深和聂相思看。

    两人不是“叔侄”关系么?

    这么歪腻真的正常?

    聂相思没注意到家教老师脸上的表情,战廷深许是也没注意到,但也许注意到了,只是并不care。

    见战廷深将水杯放到茶几上,徐长洋才开口道,“介绍下,这位是卓萱,g大博士后,专研教学这一块,在有效教学领域有很高的知名度。”

    博士后?

    聂相思看着卓萱,她看上去辣么年轻,竟然已经是博士后?而且,还是研究教学的?

    战廷深没看卓萱,听徐长洋介绍完,却是看向身畔的聂相思,“如何?”

    “嗯?”聂相思愣,看着他。

    战廷深轻扯唇,“你的家教。你要是觉得不错,就留下。要是觉得不满意,就让你徐叔另找。”

    徐长洋,“……”

    卓萱,“……”当着她的面儿这么真的好?

    聂相思尴尬,瞟了眼卓萱微微抽动的脸,忙,“徐叔找的老师当然没话。”

    更何况,人家这么年轻就已经是博士了!

    她哪敢不满意?

    “那就是她了?”战廷深挑眉。

    聂相思闷声点头。

    战廷深微眯眼,看向徐长洋。

    徐长洋会意,看着卓萱道,“离相思一诊考还有一个礼拜,这期间你负责辅导她的功课,为了方便相思复习,这期间你需要住在这里,这个我在之前就告诉你,你也表示能接受。至于酬劳,一个礼拜,两万。”

    “……”两万!

    聂相思一双猫眼瞪园,鼓鼓的盯着徐长洋。

    这年头钱已经这么好赚了么?

    表示,她现在可以不满意么?!

    徐长洋察觉到聂相思投递过来的错愕眼神,嘴角淡出一缕笑,挑眉看向她,,“丫头,你知不知道你三叔一分钟能赚多少?”

    “多少?”聂相思眼睛亮亮的。

    徐长洋笑,“你问你三叔。”

    聂相思眨巴着大眼好奇的看战廷深。

    战廷深唇角挂着笑,“不用替三叔节约。”

    “……”那到底是多少么?

    战廷深皱皱眉,“没具体算过。”

    我去……

    还得算?

    那得是多少啊!

    “聂姐。”

    温柔的女声从前拂来。

    聂相思注意力便从战廷深一分钟能赚多少转移到了对面的卓萱身上。

    卓萱属于标准的江南女子长相,巧,温柔,知书达理,柔柔弱弱的,像水。

    “未来的一个礼拜,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卓萱。

    “还得请卓老师多多指教我这个笨学生。”聂相思干干的笑。

    “聂姐谦虚了。在来的路上,我跟徐先生了解过,聂姐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蔚然高中年级前茅。而且,听聂相思智力高达180.所以,辅导像聂姐这样高智商的学生,我很有压力。”卓萱是这么,可眼神中却透着自信。

    聂相思不知道什么,就笑着摸摸头,去看身边的战廷深。

    “这几天书房你用。“战廷深牵唇,柔声道。

    “……那你呢?”聂相思微楞。

    “我去公司。”战廷深。

    聂相思想了想,点头,笑道,“也行。谢谢三叔。”

    “傻!”

    战廷深又揉她的头。

    聂相思噘嘴,伸手拨了拨被他揉乱的头发,暗想,她家三叔最近貌似特别喜欢摸她的头!

    卓萱看见,双眼又是一闪。

    ……

    聂相思和卓萱去了楼上书房。

    徐长洋看着对面轻捏鼻翼,长眉浅蹙的男人,“这次扔下法国的生意赶回来,就是因为相思受伤?”

    战廷深放下手,冷眸缩着,沉默的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挑唇,”几十亿的大单,不要就不要,任性。“

    “谁不要?”战廷深淡淡。

    徐长洋撇嘴,“那边指明要你亲自出席,否则合约就不能继续。现在你人都回来了,合约还想要?是你想得太多,还是觉得人家那边非你不可?”

    “除了我,他们别无选择。”战廷深道。

    徐长洋摊手。

    他这样,明显已然运筹帷幄。

    他合约丢不了,那么肯定就丢不了。

    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徐长洋想到聂相思脸上的伤,眉心微拧,“相思脸上的伤,谁弄的?“

    战廷深下颚微绷,黑眸快速掠过一抹阴光。

    徐长洋见此,眼眸轻眯,“不会又是你们家那位战四姐吧?”

    “哼!”

    徐长洋刚完,战廷深便冷冷哼了声。

    徐长洋了然的点了下下巴。

    既然知道聂相思脸上的伤是战瑾玟弄的。

    战瑾玟又是他的亲妹妹。

    这类……就属于家庭纠纷,他就不便什么了。

    跟战廷深在沙发坐了会儿,徐长洋便离开了。

    战廷深连续三天没有合眼,看上去虽然压根不像三天没休息的样子,依然精神抖擞,v587。

    但瞳孔里却隐隐有灼红的血丝浮现。

    战廷深起身,上楼,去卧室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没打算休息,有力的臂弯挂着一件羊绒大衣,便离开卧室,准备去公司。

    刚从卧室出来,就见书房的房门从里打开。

    战廷深步伐微顿,看着书房的方向。

    本以为出来的会是聂相思,却不想是卓萱。

    刚看到卓萱,战廷深还愣了下,似乎是没习惯家里有陌生女人出没。

    卓萱看到战廷深,同样怔了怔,旋即朝他点了点头。

    战廷深没什么表情,冷眸扫了眼书房,迈步朝楼下走。

    卓萱望着战廷深挺括精壮的背脊,脸颊竟有些发热。

    不得不。

    这个男人,绝对有让女人为之神魂颠倒的超高颜值。

    再加之他让男人望尘莫及的财势和权势,试问,又有哪个女人能拒绝得了这样的男人!

    卓萱站在楼上,目光近乎痴迷的看着战廷深走出别墅,久久收不回来。

    ……

    快十二点,聂相思在书房里做试题。

    卓萱则坐在战廷深平日办公的大班椅批改聂相思早些时候做的英语试卷。

    让卓萱感到震惊的是。

    聂相思所有的客观题竟是一个都没错。

    并且最后的作文也写得非常好,论点独特新颖,其中运用的很多词汇,已经远远超出高中大概。

    她就是再想给聂相思的作文扣一分,都找不到扣的理由!

    所以,聂相思这张英语试卷的最后得分是,满分!

    握住手里的笔,卓萱抬头看着趴在客厅沙发前长桌做题的聂相思,心下幽幽想,她这样的成绩,哪需要请家教啊!

    叩叩——

    书房门被轻轻叩响的声音从外传来。

    聂相思抿了口下唇,放下笔,跑去开门。

    房门一打开,就见张惠笑眯眯的站在门口。

    聂相思惊喜的张大嘴,“张阿姨,您回来啦?“

    张惠原本还笑着,可看到聂相思肿高的脸颊时,嘴角的笑意收得一分不剩,皱紧眉,紧张道,“姐,您脸上的伤怎么回事?”

    聂相思亲热的拉住她的手,云淡风轻的,“就意外啊。”

    “……什么意外?”

    张惠提气,“快弯下来些,我看看。”

    张惠个,大概一米五几的样子。

    聂相思比她高了差不多一个头。

    听到她的话,乖乖弯了身,眨巴着眼看着张惠边查看她脸上边抿唇叹息的脸,软软,“张阿姨,是三叔叫你回来的么?”

    张惠皱着眉点头,“我走的时候还好好儿的,不到两天。”

    顿了顿,张惠看着她,“这伤怎么弄的?”

    “真的是意外。”聂相思坚持。

    张惠能信才怪,嗔怪的盯了她一眼,伸手握了握她的手,,“午饭已经做好了,先生也快到了。快下来吃饭吧。”

    “……三叔出去了?”聂相思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