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7章 我的思思什么时候变小结巴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坐上车,聂相思对坐在驾驶座的战廷深,“三叔,你送我去学校前,先去下药店,我买只口罩。”

    她现在这幅样子,未免去学校引起围观,所以戴个口罩比较保险。

    战廷深温和看了眼聂相思,“考试之前,你不用再去学校。”

    啊?

    聂相思奇怪的看着战廷深,“不去学校?“

    “嗯。我让你徐叔帮忙找了家教,考试之前你在家复习。”战廷深。

    “这不好吧?”聂相思声道。

    “你现在去学校不方便。”战廷深淡淡道,似乎并不想就此过多讨论。

    聂相思抿唇,沉默了会儿,才声开口,“我可以戴个口罩,没什么不方便的。”

    战廷深从后视镜看着聂相思,“吃饭的时候也戴口罩?”

    聂相思,“……”无话可。

    战廷深一手掌着方向盘,腾出一只手握了握聂相思放在腿上的手,温声,“在家复习不好吗?现在的孩子,不是都不喜欢去学校?”

    “可马上就是一诊考了。这学期我耽误的时间够多了。”聂相思闷闷。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郁闷的脸,长眉轻挑,“以你的成绩,还担心什么?”

    聂相思看了他一眼,没话。

    战廷深见她始终皱着眉,黑眸微眯,,“放心,徐叔给你找的家教必定是潼市最好的老师,专门辅导你,总不会比你去学校一个老师负责三四十人要有效力吧?”

    话都到这个份儿上了,聂相思除了同意,还能什么?

    于是,聂相思不去学校,就在家里复习的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

    聂相思和战廷深刚到珊瑚水榭别墅没多久,李恩便来了,是老爷子吩咐让他来这里给聂相思换药。

    沙发上,聂相思握着两只拳头坐着。

    李恩则半弯身站在她身前,动作心的将黏在聂相思脸上的胶布和药纱拆除。

    之前只能看到聂相思脸上的药纱,并不能看清她脸上实质的伤情。

    这下好了。

    没了药纱的遮挡,聂相思脸上长深的伤口便彻底暴露在了战廷深眼前。

    聂相思脸上的伤不可谓不严重。

    因为划坡的伤口很深,伤口两翼的皮肤微微外翻,能看到里面嫩红的血肉,再加之伤口附近的皮肤红肿着,看上去格外的吓人。

    在战廷深面前展露伤口,聂相思不大自然。

    之前她提出去她房间换药,却被战廷深强行留在客厅,她无奈,只得在客厅换药。

    聂相思腰板坐得笔直,睫毛看似低低垂着,啥也没看,实则眼角一个劲儿的朝战廷深瞟。

    战廷深此时的脸色不能好看,黑沉得像是要下刮十二级台风的天气,眸光幽邃,从眼眸里投射而出的视线,缕缕过着冷翳的寒流,让人不战而栗。

    “聂姐,您现在的伤口不能沾水,千万要注意。”李恩一面给聂相思伤口周围抹药膏,一面拧眉叮嘱,想必是看出聂相思脸上的伤口在之前有被打湿过。

    聂相思快速看了眼战廷深,乖乖抿着嘴巴,点头,“我知道了李医生。”

    “其实,您脸上的伤,应该缝线,好得快些。”李恩。

    “不要。”聂相思拒绝。

    她才不要在她脸上穿针引线呢,想想就吓人。

    “缝!”

    战廷深却道!

    聂相思,“……”

    李恩一顿,看着战廷深,“缝?”

    战廷深颔首,面色寒肃,“缝,就现在!”

    “行,我正好带了麻药和专用针线。”李恩道。

    “……我不要缝。”聂相思脸发白,可怜巴巴的看着战廷深。

    “乖。好得快。”战廷深言简意赅,态度坚决!

    “我不要!”聂相思气咧咧,“本来就可能留疤了,现在又在脸上戳一串针孔,我还不如不要这张脸了!”

    “咳咳。”李恩咳嗽,哭笑不得的看着聂相思道,“聂姐,我跟您保证,绝对不会在您脸上留下针孔。而且,缝合上,留下疤痕的概率也很多。”

    “……不,不会留针孔么?”聂相思愣了愣,傻兮兮的问。

    李恩笑,肯定的点头,“不会!”

    呃……这就尴尬了!

    聂相思抬起白嫩的掌心抚了抚额头。

    所以,多读书是对的!

    省得老犯蠢!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变粉的耳尖,却笑不出来,伸手握住了聂相思搭在她额上的手。

    聂相思微怔,讷讷的看战廷深。

    当看到他眼眸深处涌现的心疼时,聂相思只觉心尖某个地方,要化开了似的。

    ……

    得到战廷深和聂相思的准可,李恩便开始准备缝合。

    戴上消毒过的手套,拿出麻醉剂和缝合所需的工具,给聂相思打了麻醉,约一刻钟左右,待麻药见效,方开始缝合。

    因为麻醉的缘故,聂相思感觉不到疼。

    除了刚开始开到李恩拿着针穿过她脸上的肌肤时有些心惊胆战外,后来啥感觉都没了。

    李恩能成为战家的家庭专用医生,医术自然不必,而且手法很娴熟。

    很快便将聂相思脸上的伤口缝合好。

    未免伤口感染,李恩还是给聂相思脸上覆上了一层药纱,并且留下了一些医用口罩,告知聂相思一周以后他再来拆线,而后就离开了珊瑚水榭。

    ……

    早上在老宅那边早饭都没吃,就回了这边。

    所以李恩一走,战廷深便进了厨房做早餐。

    没办法,张惠被放假了,家里上上下下只有她和战廷深。

    而聂相思厨艺为零,电饭煲都不会用,就只会烧个热水,煮个茶。

    所以煮饭的重任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厨艺精湛但轻易不会下厨的战廷深身上。

    因为是早上,所以战廷深只做了海鲜面条。

    但卖相和味道,堪称一绝。

    聂相思非常给面子的吃了个干净,并且汤也喝得一口不剩,就差舔碗了。

    吃完。

    战廷深又去厨房刷了碗。

    等他再次从厨房出来时,就见聂相思一只手抱着右脸,坐在沙发上龇牙咧嘴的。

    战廷深眉峰蹙起,阔步走上前,一手握住聂相思的手腕,将她的手从她脸上拿离。

    漆黑的眼瞳浮现明显的疼惜,“痛?”

    “……嗯。”

    聂相思皱着眉点头。

    刚上了麻药没感觉,吃面条的时候也没感觉到疼,可这会儿却疼得厉害,就像,有人在她右脸上连抡了两拳那种痛。

    战廷深薄唇绷着,当即松开聂相思的手,从茶几上拿起手机。

    聂相思看见,怔了下,茫然道,“三叔,你干么?”

    战廷深拨出了号码,才对聂相思,“叫李医生。”

    “……”聂相思汗,忙起身垫脚从战廷深手里抢过手机,挂断。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的动作,眉心跳了跳,微讶的盯着她。

    聂相思捏着手机,在心里叹气,望着战廷深,“三叔,我没那么娇弱。而且,过一会儿应该会好点。不用专门叫李医生跑一趟。”

    主要是。

    聂相思觉得这样的疼,应该属于正常情况。

    所以若是因为这个打给李恩,让他专门跑一趟,未免太大惊怪,题大做。

    到时不定,李医生还在心里笑话她矫情呢!

    战廷深凝着聂相思看了会儿,冷眸微缩,看了眼她捏在手里的手机,,“手机。”

    “三叔……”

    “我找徐长洋。”战廷深。

    “……“还以为他坚持要打给李恩呢。

    聂相思舒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蜜汁尴尬。

    粉唇抿了口,慢慢把手里的手机递给他。

    战廷深摊手揉了下她的脑袋,才从她手里拿过手机,拨通了徐长洋的号码,“待会儿过来时,去学院开点止痛药带过来。”

    不知徐长洋了什么,战廷深看了眼聂相思,再次开口嗓音有些沉,“过来再。”

    随后,战廷深便挂了电话。

    聂相思脸红红的,因为他的在意和体贴。

    战廷深将手机放回茶几,抬眸时,就看见聂相思一双黑润大眼水水的看着她,嘴抿着,白皙的脸亦透着微粉。

    战廷深喉头轻滚,上前,探臂勾住聂相思的细腰,低头,亲了亲她的眉心。额头抵着她的,深邃的眼眸仿佛带着暗光,深凝着聂相思羞涩扇动着睫毛的样儿,柔声,“你徐叔很快就过来了,忍忍,嗯?”

    “……噢。”

    聂相思低着头,一对卷密的睫毛扇得更快,声音更是轻得不能再轻。

    而且。

    心跳好快!

    战廷深心襟微荡,压低高挺的鼻翼,有一下每一下的摩挲着聂相思的琼鼻,喷洒在她脸上和唇上的呼吸,犹如烧沸的雾气。

    聂相思真心承受不来,软白的手轻抵在战廷深宽阔的肩胛,两扇睫毛根本不敢往上抬,垂着眼睛,低声低气,“三叔,你要不要去房间休息下?”

    战廷深眼瞳灼深盯着聂相思轻勘的唇,声线沙哑,“你跟我一起?”

    “……”聂相思脸大热,贝齿羞赧的咬着下嘴唇,“我,我不困,你去休息吧,我,我在客厅复习,复习功课,顺,顺便,等,等徐叔。”

    战廷深见聂相思的额头都变成了粉色,凉薄的嘴角清扬,醇洌嗓音裹挟着几分戏谑,“我的思思什么时候变结巴了,嗯?”

    那个“嗯”字,尾音调高,魅惑深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