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3章 只有你疼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盛秀竹见此,停了会儿没话,随后拍了拍聂相思的手背道,“相思,你是个好孩子。”

    听到她这么。

    聂相思不否认自己心口有些堵。

    刚才盛秀竹的一席话。

    试探和警示的成分都有。

    试探她是否已将战瑾玟失手砸伤她的事告知战廷深。

    警示她,不要让翟司默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以免通过翟司默,让战廷深知道她的情况。

    聂相思自问不是受了委屈欺负能隐忍的人。

    辨别是非黑白,对错的最基本的能力还是有。

    今天的事,战瑾玟确实非有意针对她,故意往她脸上砸光盘。

    所以她并不怪她,哪怕她的脸有可能因此而毁容。

    她不怪她是一码事。

    她因此而伤心难过害怕是另一码事。

    试问。

    有哪个女孩儿愿意自己脸上留这么长一条疤?

    她自问给战廷深打电话寻求一下心里安慰并不过分。

    她在她们面前没哭没闹,什么都没,甚至还怕她们因此而过意不去。

    只是。

    若是相同的事,她跟战瑾玟对调身份。

    战瑾玟能把整个战家给掀翻,而对她这个罪魁祸首,提刀相向她都觉得可能。

    而战津和盛秀竹那时,恐怕也不会轻饶了她。

    越这样想,聂相思越能感受到战廷深对她的好,对她的纵容以及维护。

    人就是这样。

    只有在受伤遭到恶意对待的时候,才知道谁对自己最好。

    聂相思深呼吸,对盛秀竹道,“奶奶,我有点累。”

    “那你去休息吧,午饭我让人给你送来。”盛秀竹。

    聂相思嘴角勉强扯了下,没等盛秀竹离开,起身,朝床的方向走去。

    盛秀竹看着聂相思躺在床上,眼眸微闪,遂站起身,离开了聂相思的房间。

    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传来,聂相思闭着双眼,柔嫩的下嘴唇,被她咬得很紧。

    ……

    中午,佣人告知午餐准备好了。

    盛秀竹便起身招呼翟司默去餐厅吃午饭。

    翟司默从沙发站起身,朝楼上看了眼,“相思呢?”

    盛秀竹垂着眼睛,“刚才我去相思的房间,相思跟我,她最近学业太繁重,上课期间都没能好好睡上一觉,所以她想今天多睡会儿。”

    顿了顿,盛秀竹看着翟司默道,“你别担心相思了,待会儿我让人将饭菜给她送到房间里去。”

    翟司默皱了眉,面色狐疑,声,“相思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吧?这睡久了也不好啊。”

    “现在的孩子,别管了。我们去吃吧。”盛秀竹似乎并不想继续聂相思的事,对翟司默道。

    翟司默眯眼,朝楼梯走,“我去看看相思。”

    盛秀竹垂在身侧的手蓦地捏紧,抿紧唇看着翟司默朝楼上走,并未出口阻止。

    翟司默三两步上楼,大跨步走到聂相思门口,伸手敲门,“相思,翟叔来看你了,快开门。”

    盛秀竹眯了眼。

    而此时,战津和战瑾玟也从书房出来了,站在门口看着翟司默。

    翟司默对战津点了点头,继续敲门,“相思,我进来了?”

    盛秀竹闻言,轻提气,正要开口。

    聂相思慵懒的嗓音传了出来,“翟叔,你别进来,我还要睡,好困。”

    盛秀竹闭上嘴巴,想了想,对战瑾玟道,“瑾玟,去书房叫你爷爷下来吃饭。”

    战瑾玟想到之前战曜在聂相思房间吼她的事,听话,当即摇了摇头,往战津身边站了站,“我不去,我怕。”

    “你怕什么?你爷爷还能吃了你?”盛秀竹。

    “反正我不去。”战瑾玟嘟囔。

    盛秀竹心里发毛,“瑾玟……”

    “我去吧。”

    战津打断盛秀竹的话,淡淡。

    完便朝战曜的书房走了过去。

    盛秀竹拧紧眉,看了眼战津,随即盯向战瑾玟。

    战瑾玟对她瘪了下嘴巴。

    盛秀竹见状,心头没来由的火!

    忍住了,抿着唇,朝餐厅走了去。

    看着盛秀竹走进餐厅,战瑾玟甩着手大摇大摆的朝仍不死心站在聂相思门前的翟司默走去。

    翟司默看到她走来,嘴角斜了下,眯眼盯着她。

    战瑾玟走到他面前,站定,双手往后一背,看了眼面前紧闭的房门,歪头对翟司默道,“翟司默,你你干什么啊,聂相思都不吃,困了,你还一直叫叫叫,烦不烦?”

    战瑾玟一完。

    翟司默就对她露出了八颗白晃晃的牙齿。

    待战瑾玟皱眉不解时,一个爆栗扣到了战瑾玟的脑门上。

    “啊。”

    战瑾玟吃疼的捂住额头,愤怒的瞪向翟司默,“你疯啦,痛死了!

    这就痛啦?“翟司默笑着。

    “翟司默,你是不是男人啊?对女人要温柔一点,你不知道吗?”战瑾玟磨着后牙槽道。

    翟司默耸肩,双手放进裤兜里,弯身,狭长的眼眸直直盯着战瑾玟,痞痞挑唇,“你也对女人才温柔一点。但很可惜,你在我眼里,不是女人!”

    “……”

    战瑾玟睁大眼。

    什么意思?

    她在眼里不是女人,是什么?

    翟司默看着战瑾玟疑惑的双眼,站直身,,“看到你,我就像看到了一只上蹿下跳的猴子。”

    what?

    战瑾玟盯着翟司默,怒道,“你竟然我是猴儿?翟司默,啊……”

    战瑾玟还没完,额头又挨了下。

    “翟司默……“

    “再?还想要。”

    翟司默眯眼,朝她举了举拳头。

    战瑾玟怄得想杀人,负气扭身,蹬蹬蹬朝楼下跑,“妈,妈,翟司默他打我……”

    打?

    翟司默翻白眼。

    该!

    谁让她自己送上门来挨打!

    没再管战瑾玟,翟司默看向眼前的房门,抬手又叩了叩门,“相思,你这样不好吧?翟叔怎么也是专程来看你的,你怎么也打开门让翟叔看一眼啊。你现在连门都不给我开,我多没面子,多伤心啊。”

    “……翟叔,你别闹了。我真的很困。”聂相思声音懒懒的。

    “相思,好相思,你打开门让翟叔看一眼,就看一眼行不?”翟司默软声软气。

    “你好烦。”

    隔了一会儿,从里传来聂相思气咻咻的声音。

    翟司默一愣,悻悻摸着鼻子笑,“相思……”

    嘭——

    翟司默刚叫一声,身前的门板猛地震了下。

    翟司默愣住,盯着门板。

    “翟叔,刚刚我扔的还是枕头,你再吵我,下一个扔的就是你!“

    聂相思烦躁不已的开口。

    翟司默好笑,“也要你扔得动……”

    嘭——

    门板又震了几下。

    翟司默,“……”

    “司默?”

    战曜的声音从后传来。

    翟司默回身看去,笑道,“老爷子好。”

    战曜看着他脸上的笑,自己却笑不出来,朝他走过去,“什么时候来的?”

    “老爷子,您这话得可太让我伤心了。”

    翟司默哥俩好的将手臂搭在战曜肩上,另一只手装模作样的捂住自己的心口,忧伤的看着战曜,“我都来了快三个时了,您都不知道我来了?唉,伤心死我了。”

    “去!”

    战曜今天可没心情跟他大嘴炮,用胳膊肘把他拐开,压着眉毛盯着他,“怎么来了?”

    “想您了呗。”翟司默笑着。

    战曜瞪他,“嘴里没一句实话!”

    翟司默摆出一副无辜脸。

    战曜没工夫安慰他,皱眉看了眼聂相思房间的房门,顿了顿,抬手敲门。

    “翟叔,你再这样,我真的要生气了,我这刚要睡着。”聂相思忿忿的声音传出。

    躺枪的翟司默,“……”

    战曜怔了怔,稍加一想便明白过来,苍老的脸庞沉得更厉害。

    在门前站了会儿,抬头对翟司默道,“下楼吃饭吧。”

    翟司默眯眼,嘴角轻翘,点头。

    ……

    餐厅。

    “老爷子,刚我看李医生从您书房出来了,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翟司默状似随口一问。

    却不想,他这一问。

    餐桌上的几人皆停下吃饭的动作,朝他望了来。

    翟司默眼眸微深,盯着几人笑,“这是?”

    盛秀竹眨了眨眼,去看战曜。

    战曜从聂相思受伤开始,脸色就一直没好看过,这会儿更是难看。

    战曜没回答翟司默的问题。

    而翟司默也装作他刚才什么也没问的样子,继续吃饭。

    吃了午饭,翟司默就离开了。

    盛秀竹几人看着翟司默离开,皆是松了口气。

    战曜冷盯着几人,沉着脸暗哼了声,上了楼,朝聂相思的房间走去。

    “爷爷至于么?都生了一早上的气了,还让不让待了?”战瑾玟撅着嘴嘀咕。

    盛秀竹心头鼓包,抿紧唇看了眼战瑾玟,什么都没,也朝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

    战瑾玟见盛秀竹这般,有些委屈,伸手抱住了战津的胳膊。

    战津抬手,宠爱的抚摸战瑾玟的头,“没事,有爸在呢。”

    战瑾玟眼睛红了红,“爸爸,现在这个家,就只有你疼我了。”

    战津垂眸看着战瑾玟,对她笑了笑,“你是爸爸的女儿,爸爸当然疼你。”

    “嗯,爸爸最好了。”

    ……

    翟司默走出战宅大门,跳进自己的爱车,从仪表盘里拿出手机,见手机屏幕上已经有十几通未接来电,眼皮狠狠跳了跳,当即便回拨了过去。

    那端很快接听,“怎么现在才打来?”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不悦至极。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