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2章 三叔,我打扰到你工作了吗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于是,聂相思蓦地起身,走到床头桌,将她放置在上面的手机拿了起来,一鼓作气,拨出了战廷深的号码。

    电话连接上的轻音乐在聂相思耳边响起的刹那,竟已让她红了眼眶。

    “思思。”

    磁性沙哑的男声拂入耳廓。

    聂相思忙伸手摁住了眼角,指尖上的湿润让她有些慌。

    “思思?”

    男人微疑的嗓音再次传来。

    聂相思深呼吸,压着喉咙的颤抖,,“三叔,我打扰到你了吗?”

    “……”

    那边沉默。

    聂相思用手背抹了抹眼睛,“那你先忙,我待会儿再打。”

    她以为他是默认了他在忙,所以聂相思道。

    “哭了?”

    战廷深嗓音明显沉了。

    “……没有。我没事哭什么啊。”聂相思垂下睫毛,眼角不停的颤。

    “出什么事了?”战廷深压根不信聂相思的话。

    聂相思抿唇,“真的没。”

    “聂相思!”战廷深低喝,声线里藏着丝着急。

    “……真的没什么。你非让我,我什么啊。”聂相思调高尾音,有些埋怨无辜道。

    战廷深呼吸沉沉,片刻,“声音怎么回事?不是哭了会是这样?”

    聂相思眼泪从眼角滑了下来,屏气,将手机拿远,用力吸了吸鼻子,后才将手机重新贴回耳边,,“我刚醒。”

    聂相思想表达的是,她刚醒,声音透着哑,很正常。

    战廷深有一会儿没话。

    聂相思怕他不信,,“我还没吃早餐,好饿。三叔,你忙吧,我先去吃东西。等你空了,再打。”

    战廷深这会儿可能是真的忙,听到聂相思这么,微微沉默,道,“嗯。”

    “再见。”聂相思完,忙挂了电话。

    握着手机,聂相思转身坐在床沿,眼角湿了又湿,怔怔出神。

    ……

    聂相思以为她那样了,某人已经相信了。

    却不想跟他结束通话不到四十分钟,翟司默便来了。

    翟司默来的时候,楼下客厅没人。

    战曜和李恩在书房里没出来,战津亦在自己书房待着,盛秀竹在战瑾玟的房间里,也没出来。

    一些佣人看到翟司默来,都躲得远远的。

    恐怕是知晓战廷深和翟司默的关系铁,而翟司默等人又特别挺聂相思,想着聂相思刚出事,翟司默就来了,大概是来替某人来帮聂相思“兴师问罪”来了,可不都躲得远远的。

    翟司默一来就感到了气氛的怪异。

    在楼下待了几分钟,也没见人下来,甚至都没佣人上楼告知战曜等人。

    心里便更觉得奇怪。

    翟司默眯了眯眼,也没再继续傻等下去,直接上了楼,走到聂相思的房间门口,抬手敲门。

    此时。

    聂相思正坐在床上发呆,敲门声持续了好一会儿,聂相思才听到。

    以为是战曜找她来了,怕战曜看出她刚没出息的掉眼泪了,于是闭上双眼缓了十几秒才睁开,起身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见看不出什么异样,方朝门口走去。

    手已经伸出去握住门把手,正要拧开时。

    盛秀竹惊疑的嗓音忽地从外传来,“司默……”

    司默?

    翟司默……翟叔……

    聂相思握住门把的手像触了电,一下子收了回来。

    这个节骨眼,他怎么来了?

    聂相思提气,紧张的轻咬着下唇,站在门前,竖着耳边听外面的动静。

    ……

    “姨。”

    听到盛秀竹的声音,翟司默偏头看去,就见盛秀竹和战瑾玟站在战瑾玟房门口。

    两人看着他的神情,皆是震骇。

    翟司默双眸轻眯,俊脸上却笑吟吟的,“姨,我这可不算私闯民宅。我来了有一会儿,没见人出来,以为都出去了呢。”

    盛秀竹脸很不自然,看着翟司默的眼睛瞪大老大,且警惕,“你,你怎么来了?”

    “我这不好久没来了吗,想你们了,就过来看看。”翟司默身子一歪,靠在门板上,挑唇笑看着盛秀竹。

    眼角余光却在不动声色的瞥盛秀竹身边,脸色发白,不自觉往盛秀竹身后退的战瑾玟。

    真是奇了怪了!

    平日嚣张跋扈的战四姐这是突然变了性子了?

    翟司默嘴角笑痕加深。

    盛秀竹扫了眼楼下客厅,见客厅茶几上放了许多礼品,眼阔轻缩。

    难道他真是来窜门的?而不是因为知道了什么?

    可,平时可没见他单独来窜过门!

    一般情况,要么跟战廷深一块,要么就是送聂相思过来,再不然也是跟徐长洋等人一起来的……

    这么想着。

    盛秀竹皱了眉,看向翟司默,语气镇定,“来就来,带这么多东西干嘛?都是自家人,整这些虚的。“

    翟司默嘿嘿笑,“姨的是,下回咱不带了。”

    盛秀竹勉强勾了下唇,扫了眼他身后聂相思的房门,,“下楼坐吧。我让人给你煮你爱喝的茶。”

    “谢谢姨。”翟司默吊儿郎当的,“我看看相思,马上就下来。”

    “相思恐怕还在睡。”盛秀竹立刻道。

    “……”翟司默眯了眯眼,盯着盛秀竹微微绷着的脸,笑,“那行,我等相思睡醒了再看。”

    “今天是周日,难得放假,相思怕没那么早起。不定要等到中午起来,就着吃午饭。”盛秀竹又。

    “没事,我反正也准备留下来吃午饭。”顿了顿,翟司默看着盛秀竹,“姨,我留下来吃午饭,您不会不欢迎吧?”

    盛秀竹脸微僵,干笑,“怎么会。”

    翟司默对她笑了笑,随即看了眼聂相思的房门,双手插兜里,转身朝楼下走了。

    盛秀竹看着翟司默的背影,头疼的扶额。

    “妈妈。”战瑾玟不安的握着盛秀竹的胳膊,“翟司默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您,是不是聂相思跟我三哥告状了,所以我三哥让翟司默过来查看的?”

    盛秀竹紧皱着眉头,瞥了眼聂相思房间的方向,沉吟,“不会吧。”

    “怎么不会啊?聂相思一直看我不顺眼,现在我又不心划破了她的脸,她怎么可能不借题发挥,跟我三哥我的坏话?”战瑾玟恨恨。

    “……相思哪有看你不顺眼,明明是你一直跟她对着干。”

    盛秀竹难得的,了句公道话。

    “妈,您怎么能帮聂相思不帮我?我哪儿跟她对着干了?分明是她一直跟我抢我三哥,在我三哥面前装可怜装懂事,害我三哥因为她,现在一点也不喜欢我。”战瑾玟忿忿道。

    “行了。”盛秀竹有些烦,拂下她的手,冷淡,“你先去下楼,我去房间看看相思。”

    “妈……”

    战瑾玟不敢相信,一夜之间盛秀竹对她的态度竟然转变这么大。

    以前对她百依百顺,她什么她也从来不反驳她,还帮她。

    可现在,她在她面前,好像什么都是错的,什么都能让她不高兴。

    盛秀竹没继续听战瑾玟话,转身朝聂相思的房间走。

    战瑾玟盯着盛秀竹的背,用力跺了跺脚,没听她的下楼,折身朝战津的书房走去。

    ……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盛秀竹步伐微顿,回头看过去。

    见战瑾玟打开战津书房的房门走了进去,盛秀竹轻皱的眉头夹着愁绪,微摇了摇头。

    看了眼聂相思的房门,盛秀竹走过去,抬手敲门。

    聂相思就站在门口,外面的声音一字不落的飘进了她的耳朵里。

    知道翟司默下了楼,也知道来房间找她的是盛秀竹。

    聂相思微微犹豫,将房门打开了。

    盛秀竹走了进来。

    当看到站在门口,脸上贴着一大块白纱的聂相思,盛秀竹眼底快速掠过不忍。

    将房门关上,盛秀竹伸手,轻牵起聂相思的手,拉着她朝她房间的沙发走。

    聂相思看着盛秀竹,心情复杂。

    她听到战瑾玟跟盛秀竹,是因为她跟战廷深告状,所以翟司默才来了。

    状她是没告。

    但她的确给战廷深打了电话,虽然对这件事只字未提,可她担心,战廷深听出了什么。

    所以很有可能,翟司默突然来,便是战廷深授意。

    目的必然是来确认她这边的情况,看有没有出什么事。

    盛秀竹牵着聂相思坐在沙发上,而聂相思的手仍被她牵着。

    “奶奶……”

    “相思,对不起。”盛秀竹看着聂相思,发自真心道,“这件事是瑾玟的错,你是受害者。所以,你做什么都情有可原,我都能理解。”

    所以。

    她已经认定聂相思将受伤的事,告诉了战廷深。

    聂相思轻抿唇,“奶奶,我没有跟三叔我受伤的事。但我刚才确实跟三叔通过电话。”

    盛秀竹盯着聂相思,”就算你跟你三叔了也没关系,毕竟你三叔在这个家是最疼护你的人。发生这样的事,你选择告诉他,我能理解。“

    “我没想过将这件事告诉三叔。”聂相思皱眉,低声道,“我刚给三叔打电话,只是,只是想听听他的声音。”

    “相思……”

    “奶奶,我真的没有告诉三叔,也是真的没有想过把这件事告诉三叔。而且您放心,在翟叔没离开老宅之前,我绝不会走出这间房,让翟叔看到我脸上的伤。之后我会给三叔打电话,想办法打消他的疑虑。毕竟,我也不想因此,而耽误三叔的工作。”

    聂相思轻压着眉毛,盯着盛秀竹认真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